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81章薑是老的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1章薑是老的辣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姚夢枕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成功阻止一嘲未遂」的香艷事件,但她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受到了郝帥極多的白眼。

馬雪倒是沒有怎麼指責姚夢枕,只不過她心中的鬱悶不爽,便是瞎子也看得出來,尤其是事後馬雪嘴角勉強牽起的笑容,怎麼看怎麼都生硬無比。

姚夢枕心中十分委屈,尤其是面對郝帥的白眼時,她心中真是有無限委屈都說不出來。

自己為了郝帥保住他的處男之身,容易么?

這個傢伙居然還不領情!

真是個大混蛋!

對於郝帥來說,他不高興的並不是姚夢枕壞了自己的好事,他也絕對不是分不清好歹是非之人,他只是覺得姚夢枕居然不相信自己……這讓他十分的不快。

尤其是接下來的氣氛極其尷尬,郝帥自己都不記得他是怎樣和馬雪應付完眼前這尷尬場景的了。

和馬雪來到醫院后,郝帥好不容易逮著了一個馬雪和母親在一起,而他和姚夢枕在一起的機會,他一把揪住姚夢枕,惱怒的說道:「喂,我就這麼像一個色鬼嗎?你之前也太誇張了吧?牆都差點被你撞塌了,你讓馬雪回去睡哪裡啊1

姚夢枕一巴掌拍掉郝帥的手,叉著腰,氣不打一處來的說道:「難道不像嗎?」

郝帥氣得笑了起來:「我哪裡像了?」

姚夢枕將郝帥從頭到腳的打量了一番,強詞奪理的反駁道:「哪裡都像!跟你說了要遠離女色,你就是不聽,我進去的時候你還捧著她的腳,若是我再進去晚一點,你捧的就不知道是她的哪裡了。」

郝帥氣得哇哇大叫,張牙舞爪的就朝著姚夢枕掐去:「你找死呀,都說了那是意外,她被燙傷了,我給她吹吹1

姚夢枕呀的一聲叫喊,扭頭就跑,一邊跑一邊罵道:「她難道不能自己吹嗎?非得你吹?你心面就是有邪念,對不對?」

郝帥的確被說中了心思,這樣一個漂亮的小美女當前,尤其是對方還有投懷送抱的意思,身為一個血氣方剛,正騷動不安的少年,要是一丁點兒想法都沒有,那郝帥修鍊的就不是《真龍虎九仙經》了,而是《葵花寶典》。

郝帥惱羞成怒,一路邊追便咬牙切齒道:「邪你妹呀,你有本事就站住,我一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邪念1

他們兩人在外面打鬧,只把這住院大樓弄得烏煙瘴氣,人人側目。

馬雪的母親做完了手術,人躺在床上,雖然看不見外面的情景,但也聽得清楚兩人打鬧的聲音,她不以為意,反而覺得這兩人天真可愛,雖然家中有錢,卻身上沒有半點嬌驕之氣。

馬雪的母親一把拉住馬雪的手,面露微笑,柔聲道:「小雪啊,郝帥是個好孩子,你要珍惜啊1

馬雪臉一紅,小聲嗔道:「媽,你說什麼呢?我跟他……什麼關係都沒有。」

這句話說到最後倒不像是嗔怪推脫,而像是遺憾與失落。

所謂知女莫若母,馬雪的母親見馬雪這番神情語氣,便知道自己女兒遇到了什麼難處,她心中一動,拉著自己女兒的手,輕聲微笑道:「小雪,你現在還年輕,可能不覺得。等你以後長大了,回頭再想想你現在,你就會無比後悔你沒有主動爭取眼前的這個好機會,像這樣好的男生,你這一輩子可不是隨隨便便想遇到就能遇到的啊1

馬雪俏臉通紅,她羞嗔道:「媽,你再說……我可走了1

馬雪的母親連忙笑道:「別別,害羞我就不說了,到時候錯過了你可別後悔。」

馬雪低著頭,過了好一會兒才俏臉通紅的說道:「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該主動的我都已經主動過了,可是……都,都……」

馬雪說到這裡,聲如蚊蚋,幾乎是一丁點兒都聽不清了。

若不是馬雪的母親了解自己的女兒,知道她下面要說什麼,要不然都還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馬雪的母親笑了笑,說道:「傻孩子,你是怎麼主動的,跟媽媽說說?媽媽給你支支招。」

馬雪羞不可抑,道:「媽,這種事情……」她飛快瞟了一眼門外,羞道:「怎麼能說出口的?」

馬雪的母親微微笑道:「怎麼不能說?咱娘倆小聲說說話怎麼了?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么?」

馬雪想了想,她鼓起勇氣,小聲將之前的事情都說了一遍,然後哀怨自憐的小聲說道:「他肯定是覺得我以前是在那種地方做的……覺得我不幹凈,所以……他不願意碰我。」

馬雪的母親愛憐的伸出手,輕輕撫摸著自己女兒的頭髮,她柔聲道:「我家小雪是為了救我才自己跳進那個火坑的,又不是自甘墮落,和那些女人是不一樣的。再說了,有的人,身上很臟,但他們心面很乾凈,還有的人,身上很乾凈,但是他們的心很臟很臟。」

說著,馬雪的母親用手慈愛的將馬雪的前劉海撫開,她笑道:「我家小雪不僅身子乾淨,心面也是很乾凈很乾凈的,這個媽媽是知道的。」

馬雪感動的看著自己的母親,眼圈有些發紅。

馬雪的母親柔聲道:「小雪,我就問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這個男孩?要是不喜歡,只是為了遷就我的病情而想要跟他在一起,那我寧願從這裡跳下去,也不願意你去做這些事情。天底下什麼都可以犧牲,但是自己的未來與幸福是不能犧牲的,你明白么?」

馬雪的母親輕輕握住馬雪的手,眼睛定定的看著她,一字一頓的問道:「小雪,你仔細想想,你真的是喜歡他么?如果真的是喜歡他,那媽媽就給你想一個辦法,讓你如常所願1

馬雪一呆,腦海中愣愣的便浮現出許多的畫面,少年的音容笑貌和許多過往的事情,她歷歷在目。

馬雪咬了咬嘴唇,輕輕點了點頭:「嗯……好像是有點點喜歡的。」

馬雪的母親卻稍微用力握了握她的手,搖頭道:「只是有點點喜歡可不行。」

馬雪的臉更紅了,她羞道:「好像是……有點喜歡。」

馬雪的母親依舊搖頭,道:「也不行,說實話1

馬雪用力咬著嘴唇,她似乎一直在迴避著什麼,在躲避著什麼,此時被母親逼得退無可退的時候,才被迫去面對自己內心的真實答案,她認真想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的說道:「媽媽,你別問了……我,我想我其實是很喜歡他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想到他,就會覺得緊張,覺得開心,但是看見他和其他的女生在一起,我就會覺得難過,覺得不開心。媽媽……你說這是喜歡一個人么?」

馬雪的母親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她緩聲道:「女兒長大了!喜歡就是喜歡,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尤其是這樣一個優秀的男孩兒,哪個女孩子家家的不喜歡?我家小雪比誰都不差,為什麼不跟她們去搶?」

馬雪此時倒也漸漸拋開了心中的羞怯,她大著膽子問道:「媽媽,你有什麼好辦法么?」

馬雪的母親胸有成竹的一笑,對她招了招手,說道:「你過來,我跟你說。」

馬雪半信半疑的湊到自己母親跟前,聽她貼耳一番細說,她一直聽得很是認真,聚精會神,等自己母親全部說完后,她才直起身,一臉為難的小聲道:「這樣……不太好吧?」

馬雪的母親微微一笑,說道:「為什麼不太好?」

馬雪低著頭,有些自慚形穢的說道:「不知道,我總覺得在他跟前用這種手段和心機會顯得我很輕賤……到時候讓他知道了,他會看輕看低我的。」

馬雪的母親呵呵笑了起來,說道:「小雪啊,你知道默多克這個人嗎?」

馬雪輕輕點了點頭:「知道,全世界最大的新聞集團的董事長。」

馬雪的母親笑道:「是了,連我這個老太婆都知道,不可能你不知道的。那你應該也知道他的老婆鄧文迪吧?」

馬雪自然知道鄧文迪是誰,這個女人出身寒門,卻利用自己的手腕和心機,硬生生攀上了世界最大新聞集團的老大默多克,然後趕走了他的正妻,自己搖身一變從小三上位成了正妻。

這種烏鴉變鳳凰,鯉魚跳龍門的真實案例震撼了全世界!

馬雪有些犯難,她猶豫不決,還想再說什麼:「可是……」

她母親打斷了她的話,說道:「小雪,我們這種出身寒門的人,要想活得更好,你告訴我,我們該怎麼辦?就像你這樣,把自己送到火坑裡面去?是,你是潔身自好,可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再說了,小雪,女人若是沒點心機,沒點手段,將來你怎麼在這個社會上立足?尤其是我們這樣無錢無勢的窮苦人家?」

馬雪的母親諄諄教誨的說著:「我們不偷不搶,不坑不騙,又沒有損害誰的利益,又沒有搶誰的老公,為什麼不能用點心機呢?」

馬雪聽得入神,眼中神色變換,顯然腦海中正在天人交戰。

這時她母親又補充的說道:「我相信郝帥平時在學校應該有很多女生去追求他吧?小雪,我可告訴你,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別到時候有比你更厲害的女生追到了他,你到時候哭都來不及呀!而且,你聽我說,你雖然外在十分出眾,但是我相信你的學校也有不下於你的女生,對不對?」

馬雪一愣,不解的問道:「媽,你怎麼知道?我以前沒跟你說過學校的事情埃」

馬雪的母親呵呵笑道:「所謂知女莫若母啊!你如果沒有什麼強勁的對手,以你心高氣傲的性子,怎麼會想到要主動去追求一個男生?而且,你若是沒有感覺到強大的壓力,又怎麼會如此犯難?」

馬雪聽了沉默不語,她咬著嘴唇,手指使勁揪著床單。

她母親見馬雪的神態,便知道她已經心動,她又道:「小雪,你固然很優秀,但是遇到外貌跟你不相上下的女孩子時,你的優勢又在哪裡?」

這一句話戳中了馬雪的軟肋,這也正是她一直跟方奕佳、葉霜霜過不去,看不順眼她們的地方。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們都是白富美,而自己……卻是一個窮苦人家的女兒!

憑什麼她們家中都那麼有錢,憑什麼她們身邊的人都這麼追捧喜歡她們,從來都是別人伺候他們,照顧她們?而自己卻要去伺候別人?

大家都是女孩子,都是春蘭秋菊,各擅齊場,憑什麼我要過得不如她們?

理由很簡單,因為她們的出身和家庭背景遠比自己好。

如果郝帥只是個窮屌絲,那馬雪一點兒都不擔心,也不會有任何的壓力,因為她若是主動去追郝帥,那是「委身下嫁」。

可郝帥並不是一個窮屌絲……他現在除了年紀還小,還不夠高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已經完爆所謂高富帥十幾條街去了。

而且馬雪也多少知道郝帥家的家庭背景肯定是電視劇裡面那種所謂的豪門,這種地方挑兒媳,那肯定是葉霜霜、方奕佳這樣的女生更佔便宜!

門當戶對,這是中國人兩千年的傳統觀念!

馬雪內心之中隱藏極深的自卑瞬間被自己母親揭了出來,讓她目光閃動,五指緊握。

馬雪的母親看著自己的女兒,見她目光從一開始的羞澀、迷茫,再慢慢變得堅定起來,她就知道自己的女兒已經拿定了主意,決定去聽自己的話了。

她笑著說道:「小雪,去吧,你有權力去追求屬於你自己的幸福,這是平等競爭,不是卑鄙無恥的小三插足,不用背負這麼大的心理負擔的。」

馬雪看著自己的母親,用力點了點頭,她說道:「我知道了,媽媽1

她深吸了一口氣,心中暗道:到底薑是老的辣啊,自己為什麼就沒有想過……要這樣做呢?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