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88章搬救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8章搬救兵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雅加達,印度尼西亞最大的城市和首都,位於爪哇島的西北海岸,同時也是東南亞第一大城市,是世界著名的海港。

盧靖元跟著自己的師父剛下飛機,來不及欣賞這座城市的美麗之處,便直奔雅加達的唐人街而去。

雅加達雖然是東南亞第一大城市,但是與香港這樣曾經的亞洲四小龍比起來,卻是多有不如,雖然許多地方可以見到高樓大廈,頗為繁華,但是很多地方依舊能看到髒亂差的情況,尤其是盧靖元與自己師父坐著計程車來到班芝蘭的唐人街時,更是讓他皺起了眉頭。

這裡的唐人街臨街的樓房多是兩三層、四五層的,半新不舊,根本看不到通常大城市中那種熠熠反光的玻璃外牆的高樓大廈,稍微新一些的建築也只是塗了一層彩色牆漆,還算寬闊的馬路被一道綠化帶隔開,綠化帶栽種著常開不敗的鮮花。

在街道的兩旁到處都是小店小鋪,琳琅滿目。有的擺滿了中國產的糕點和水果糖,一大袋一大袋,像極了大陸春節前夕的副食品批發市場;有的小店賣的是中國牌子的各種日用品,還有「美加凈」的牙膏和印有「還珠格格」的東西;在窄小的書攤上是各種漢語書籍和畫有財神爺與記有風水八字的中國掛歷。

除此之外便是很多程度不一、版本不一的華語教材;中醫藥鋪一家接一家,裡面絕大多數是來自中國的藥品,雲南白藥、三九胃泰、北京蜂王漿,以及中草藥材,一應俱全。

這裡的擁擠與雜亂簡直與盧靖元想象得實在是差了太遠,他不敢想像,自己師父說的大高手,就住在這種地方?

盧靖元驚詫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卻見他面色不變,帶著頭便往裡面走去,盧靖元無奈之下,只好硬著頭皮跟上。

兩人走入唐人街,立刻便有許多商人熱情的擁了上來,首先入目的居然不是華人,而是許多信仰伊斯蘭教的當地人。

這些穆斯林們操著印尼語、英語和半生不熟的華語朝著盧靖元和盧靖元的師父吆喝著,推薦著自己的商品。

盧靖元擰著眉頭與自己師父一路擠過這些穆斯林們,進入到唐人街的內部,便見四周的華人們紛紛也操著當地的印尼語言跟他們打著招呼,只有少部分的人操著比較生硬的福建話或者粵語,跟他們推銷著自己的商品。

兩人又往裡面走了大約一百米左右,很快便看見不遠處有一家寺院,香火繚繞,往來如織,正是唐人街中最大的寺廟金德院。

這座金德院紅棟朱瓦,綠欄金檐,雖然比不上香港的一些寺廟,與大陸的名寺古剎相比也相差了極遠,但是氣派卻也頗為不凡。

盧靖元扭頭有些興奮的看著自己的師父,說道:「師父,就是這裡嗎?」

在他看來,這位聖威德天尊法師想必便在這座寺廟之中,可沒料到的是,他師父扭頭沒好氣的說道:「廢話,這是寺廟,我說的這位聖威德天尊法師是道長!僧道能同住嗎?」

盧靖元頓時有些訕訕,他尷尬的應了一聲,又亦步亦趨的跟在自己師父後面,扭頭四處尋找了起來。

沒過多久,盧靖元便跟著自己師父來到一處頗為偏僻的一處小樓棟之中,盧靖元只見這棟小樓只有三層,而且牆身斑白老舊,許多地方牆皮都已經剝落,大門口坐著一個大媽,正跪在一個蒲團上,朝著一尊甚小的神像叩拜著,在這位大媽旁邊還坐著一個皮膚黝黑的婦人,這婦人懷中抱著一個仍在襁褓中的嬰兒,神情獃滯,在這婦人旁邊是兩名皮膚黑黑的小孩,正手持桃木劍,互相笑鬧著。

盧靖元的師父來到這裡,頓時一笑,說道:「就是這裡了。」

盧靖元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吃吃的說道:「師父……你確定真的是這裡嗎?」

盧靖元的師父呵呵笑道:「當然1

盧靖元失聲道:「可是,這裡也太……」

盧靖元的師父不悅的說道:「你難道看起來就很像一個殺手嗎?」

盧靖元頓時不說話了,老老實實的跟著自己的師父上前而去。

盧靖元的師父穿的是普通人的衣服,也沒有穿著道袍,他上前一禮,用粵語說道:「請通報一下聖威德天尊法師,有老朋友想見他一面。」

門口的幾人目光齊刷刷的向他看來,但很快老婦人繼續磕頭拜神,小孩兒們繼續玩鬧,只有在奶孩子的少婦抬起頭來,面容雖然有點黝黑,但是五官倒也姣好,她看見盧靖元的時候,目光很快從他臉上掠過,可看到清風的時候,卻是目光一閃,不冷不熱的操著生硬的粵語說道:「你是誰?」

盧靖元的師父笑道:「你告訴聖威德天尊法師,我是清風道長,他就知道了。」

這少婦睨了盧靖元和這位清風道長一眼,說道:「在這裡等著。」說著自己施施然轉山去。

盧靖元為人不好女色,他只看了這女子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一臉古怪的對自己師父說道:「師父,我到現在才知道您老人家的道號……」

清風嗤笑一聲,說道:「我以為以你的聰明,應該能猜到呢?我怕收了你這個徒弟又不長進,出去丟我的臉,所以就一直沒告訴你我的道號,反正你也沒學我什麼東西,這個師徒有名無實而已。」

盧靖元不解的問道:「那師父你為什麼還肯幫我?」

清風哼了一聲,說道:「你不知道我們神拳門最護短嗎?」

兩人正說著話,裡面的婦人又走了出來,朝著他們點了點頭,兩人這才跟著婦人往裡面走去。

盧靖元剛進門,便見四周光線陡然間暗淡了下來,入門第一間房便供著一尊神像,正是真空教的創始人真空祖師廖帝聘,在廖帝聘兩旁掛著兩幅文聯,渾忘色相,無我無人;古今宇宙,一切皆空。

再往裡走,便是頗大的一件道場,道場之中盤坐著十幾個衣著各異的男子,以華人居多,當中也有一兩個當地人,這些人都在打坐入定,彷彿一群石雕似的,身子都藏在陰影之中,一動不動。

盧靖元一路走來,只覺得這裡光線幽暗,燭火幽深,四周氣氛詭異,似乎有一種說不出的森然,雖然不見刀光劍影,雖然不見凶影血色,但這樣幽森的宗教氣氛卻讓他這樣殺人如麻的殺手也不禁有些發毛。

他正四處張望的時候,卻忽然間聽見一個低沉而沙啞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你似乎很害怕?」

盧靖元本來就有點毛毛的,聽到這突如其來的聲音,頓時渾身汗毛都倒豎了起來,他猛的向四周打量了一眼,卻不見四周有說話的人,盧靖元頓時心面就炸開了,他下意識的手往後一模,但這一摸卻沒摸到自己的槍。

盧靖元左右飛快的看了一眼,正要找防身的道具,卻又聽見自己耳中傳來一個聲音,說道:「別看了,就算給你一把槍,你又能怎麼樣?」

這一句話戳中了盧靖元的軟肋,他連對方人都沒看見,又怎麼能夠給對方產生威脅呢?

自己雖是赫赫有名的殺手,但是碰到這種道行高深,法力通神的大修行人,卻跟嬰兒小孩無異。

盧靖元只好求助似的朝著自己師父看去,他這一看,卻見清風在一旁畢恭畢敬的稽首而禮,他一驚,脫口道:「師父,你也能聽見他的聲音?」

清風眼睛一斜,說道:「不僅我能聽見,她也能聽見。」

盧靖元這才看見帶路的婦人此時正匍匐在地上,朝著一個方向跪拜著,一動不動。

盧靖元四處警惕的掃視了一眼,卻見四周牆壁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的揚聲裝置,也沒有任何的監視裝置,實在是讓人費解,這聲音的來處。

他正奇怪著,卻又聽見這聲音對清風說道:「清風,你來這裡幹什麼?」

清風恭敬的說道:「聖威德天尊法師,我來這裡是想請幫個忙。」說著,他將盧靖元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說道:「我知道自己道行微末,再加上現任掌門有命令在先,不准我們踏入大陸一步,所以……只好請您來出手解決這件事情。」

與清風說話的正是虛靈,他原本是真空教的大修行人,但由於作惡多端,被人封印進了璃天盤皇鍾之中,後來卻又被人給放了出去,只不過他逃出生天後,不思悔改,依舊我行我素,結果被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李雲東給擊毀了肉身,連自己的師弟也跟著搭了進去,自己只有金身陽神逃了出來。

虛靈在美國遭受重創,一路逃亡,大陸他不敢再回去,東南亞的許多國家他也不敢再去,生怕有人趁著自己虛弱,把自己給徹底滅了,因此便逃到了人煙較為稀少的澳大利亞附近。

可人煙稀少卻也有利有弊,固然不會有什麼大修行人威脅到他,但他也很難找到合適的肉身鼎爐。

躲了一陣的虛靈每天都在流失法力真元,他只得強行找了一個較為合適的肉身鼎爐,想要鳩佔鵲巢,借身還魂。

但他沒有想到的是,澳大利亞是發達國家,這個國家的警衛系統極為發達,他在佔據對方的肉身鼎爐的時候,恰好被這人的家人發現,然後家人立刻報警,四周警察蜂擁而至。

虛靈性格暴躁,扭頭就朝著這些警察們一陣亂打,只把警察們打得屁滾尿流,但這一下可捅了簍子,很快四周的教會中的神甫、牧師、驅魔者像馬蜂一樣朝著這邊趕來,只把虛靈打得落荒而逃,肉身再次損壞。

虛靈這下連金身都不是了,等級倒退回了陽神境界,落到印尼的時候,這才擺脫了這幫基督徒們的追殺。

可到了印尼的時候,虛靈已經虛弱得快要形神俱滅了,若不是半當中遇到了清風,只怕他早就煙消雲散得一乾二淨了。

在重新找到了肉身鼎爐后,虛靈的修為一落千丈,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樣囂張了,只好老老實實的縮著尾巴,在不起眼的地方重新開始發展自己的勢力,只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雖然實力大為退減,但比起許多修行人來說,卻依舊是遙不可攀的高手。

虛靈也從來沒有過自己實力消退,從金身高手退化成為陽神高手的覺悟,他依舊把自己當成是一個縱橫四方的大高手。

在他看來,清風說的這個少年不過是一個剛開始修行的毛頭小子,根本不成氣候,要是平常,他還不屑於出手。

但是虛靈這人雖然行事乖張,性格暴戾,但他言出必諾,有恩必報,在聽了清風說完后,他不假思索的便嘿嘿一笑,說道:「這麼個小娃娃也值得道爺我出手?算了,看在清風你的面子上,我就走一趟吧,也正好回去看看國內的修行界都什麼樣了1

清風和盧靖元一聽,頓時大喜,盧靖元更是喜形於色,說道:「天尊法師大人,那您跟我們一起去嗎?」

他說完后,卻不再聽見四周有聲音回應,盧靖元一愣,又試探性的問了一遍,可四周依舊一片寂靜,盧靖元很是驚訝:「師父?這……這是怎麼了?」

清風微微一笑,說道:「大修行人可一念之間輾轉千里,只怕聖威德天尊法師現在已經去得遠了。」他拍了拍盧靖元的肩膀,說道:「你就安心的等好消息吧。」

盧靖元大為驚嘆:「修行一道,真是高深莫測,神奇,實在是神奇!不過,師父,這位聖威德天尊法師,到底是什麼模樣啊?」

清風一愣,面色有些古怪的說道:「之前他陽神孤懸在外的時候,我倒是見過,但現在他肯定已經找到了肉身鼎爐寄宿,要說他現在什麼模樣……我可就真不知道了。」

=================================================

多謝大家關心,今天看了醫生,醫生說癥狀很像闌尾炎,想想唐唐我05年的時候也有慢性闌尾炎發作,莫非是痼疾發作?

下午腹若刀絞,忍著碼完一章,閃人出門去醫院掛急診了……

7年不進西醫院的紀錄終於到頭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