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91章便宜師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1章便宜師姐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從來也沒見過這所謂的羽化飛升到底是個怎麼回事,一聽到姚夢枕這麼一說,頓時也來了興趣,他興奮好奇的問道:「好啊,這羽化飛升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

姚夢枕嘿的一聲說道:「每逢有大修行人羽化飛升,天地之間必有異象。」說著,她抬頭看了一眼,郝帥也跟著抬起頭來,卻見天邊遠遠的飄來一片雲彩,這片雲彩不甚出奇只是頗為濃厚,層巒疊嶂,當中的顏色也十分奇怪,說不出是黃是紅是青。

郝帥看了一眼便低下頭來,催促道:「別看了,走走,去瞧瞧熱鬧去。」

姚夢枕一把抓著郝帥,很是認真的說道:「一會你千萬記得別露出任何的破綻,乾坤如意鏡也千萬別離身,這法寶一旦離開你的身邊,便會靈氣四溢,就會被其他人發現,到時候肯定是會被人給奪走的。這件法寶一旦現世被世人所知道,後果不堪設想1

郝帥左右看了看,拍了拍胸口,嘿嘿一笑,說道:「放心啦,都是貼著胸脯放的,丟命也不丟這個呀1

姚夢枕啐了一句:「呸呸呸,烏鴉嘴1

兩個人說說笑笑便沿著山路繼續向前走去,又走了一截路,便瞧見一座道觀遠遠的藏匿在山林之中,隔得老遠,便能聽見一陣水陸道場的鐃鈸聲和頗為吵雜的人聲清晰的傳來。

姚夢枕頗為緊張,咽了一口唾沫,東張西望了一眼,似乎想要找哪個地方可以混進去,她正看著,後面忽然間聽見一陣呼啦啦的腳步聲傳來,她和郝帥回頭一看,卻見一大群身穿道袍,頭戴道冠的道士走上山來,為首一人身材健碩,腳下生風,雙目熠熠。

姚夢枕一看這些人打扮,便立刻將郝帥拉到了一旁,小聲道:「讓路,別擋著他們。」

郝帥站在路邊,瞧見這些道士們從自己身邊經過,好奇的打量著,他只見這些道士當中也有一些身穿道袍的道姑們,其中有一名道姑個頭高挑,容貌清冷而美貌,站在為首的道士旁邊差一步的地方,亦步亦趨,另外在隊伍的最後,還有一名個頭頗為嬌小的道姑容貌可喜,長得很是漂亮。

這道姑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便扭頭一看,瞧見郝帥的時候,見他英俊年輕,便朝他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緊接著又沖他扮了個鬼臉。

郝帥連忙低下頭來,剛要問姚夢枕這些人是那個門派的道士,便聽見這些人走到道觀的門口,為首的一人大聲而恭敬的說道:「正一教張天和攜本派弟子鄒萍、張流芳等人,前來恭賀玄禪門新任掌門接任大典,並前來恭送斗戰天尊羽化飛升。」

姚夢枕正悄悄的打量著張天和鄒萍以及張流芳等人,她見這些人當中都是年輕人,為首的一人功力修為最高,但也不到金身級別,心中不禁暗自有些輕視,小聲對郝帥說道:「正一教真是衰落得夠可以的,這些年輕晚輩的修行人當中,就沒一個修為高的。」

郝帥奇道:「正一教?很厲害么?」

姚夢枕頓時瞪大了眼睛:「開什麼玩笑?我沒告訴過你嗎?正一教在修行界中的地位可相當於少林寺在武術界中的地位,天下武功出少林這句話多少有些不對,但天下道法出正一,這可不是瞎吹牛的1

郝帥忍不住抬起頭來,向之前朝他露齒一笑的美貌小道姑看去,說道:「我覺得裡面還有一兩個修為應該不錯埃」

姚夢枕瞪著郝帥,目光不善的說道:「我看你是覺得人家小姑娘長得漂亮,才這麼說的吧?」

郝帥頓時訕訕而笑,岔開了話題,扯了扯姚夢枕的衣袖,說道:「別說了,我們一會跟在這些人當中一塊兒混進去吧?」

姚夢枕吃了一驚:「啊?不好吧?」

「哎呀,有什麼不好的?」郝帥不由分說的將她一拉,兩人往這幫道士的後面大搖大擺的一站。

正一教最末尾的漂亮小道姑感覺身後多了兩人,扭頭一看,卻見一個相貌異常英俊的男孩兒正站在自己身後,一副自來熟的模樣,她好奇的問道:「你是誰呀?站在我們這裡幹什麼?」

姚夢枕被郝帥趕鴨子上架,氣得拿指甲直掐郝帥,眼角直抽抽,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

郝帥被掐得生疼,但他不動聲色,笑嘻嘻的說道:「這位師姐,我們其實也是正一教的俗家記名弟子,今天路過這裡打個醬油,沒想到卻能遇到這樣的盛事,想來跟著看看熱鬧而已,師姐行個方便?」

這美貌小道姑咯咯一笑,說道:「你們師父是誰呀?你們又叫什麼名字?」

郝帥胡吹亂侃根本不打任何草稿,張口就來,說道:「我師父叫做靈法真人,這是我的小師妹,叫做姚夢枕,道號……呃,貪吃真人1

姚夢枕一聽,大怒,怒目瞪著郝帥,叉腰道:「呸呸,你才是貪吃真人,你道號好色1

郝帥也不生氣,嬉皮笑臉的一稽首,說道:「非也非也,本真人道號郝帥,這位師姐可以稱呼我為郝帥小真人。」

這美貌小道姑見他們兩人說話有趣,笑得前仰後合,道:「好不要臉的道號,你們兩個別鬧了,我們這裡是正經的門派拜山,可不是你們玩鬧的地方。」

郝帥見她拒絕,也不慌張,反而誇張的說道:「這位師姐真是火眼金睛,慧眼如炬,一眼就看穿了我的謊言,不知道師姐貴姓芳名,讓我也死個明白1

姚夢枕在一旁忍不住用手按住了額頭,一臉崩潰,她實在是有些忍受不了郝帥在這情形下還想著口花花佔小美女便宜的死德性。

美貌小道姑笑吟吟的說道:「我叫張流芳,現在你知道啦?走吧走吧,別在這裡耽誤事情了。」

郝帥笑嘻嘻的說道:「流芳師姐,別著急趕我們走呀!所謂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咱們在這裡相見,又正好我又遇到了這種事情,這說明我跟正一教,跟師姐你有緣,跟修行有緣,你帶我進去看看,說不定將來我就入教修行,成為一個了不得的大修行人也說不定呢?」

張流芳笑得前仰後合,一雙眼睛彎成了一條線:「你?就你?還了不得的大修行人?」

郝帥一挺胸脯,說道:「幹什麼?瞧不起我呀?俗話說,自古英雄出少年,你怎麼知道我將來能有什麼樣的成就?」

郝帥若是在撿到乾坤如意鏡之前說這番話,說不得,要被人嗤之以鼻,但是他此時也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小小年紀倒也有了不少與常人不同的氣度,這一番話說的豪邁大氣,讓人不可小覷。

張流芳很是驚詫的打量了郝帥一眼,眼珠滴溜溜一轉,正要說話,她旁邊一名男道士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正好前面為首的張天和玄禪門前來負責接洽的人交接賀禮完畢,準備往裡面走,他扭過頭來,不耐煩的催促道:「小師妹,別跟他磨蹭了,我們準備走了。」

張流芳眼珠轉了幾圈,對自己的師兄說道:「周師兄,我覺得他蠻有意思的,要不,我就把他帶進去吧?」

這位周師兄吃了一驚,正要說話,一旁的郝帥聞言大喜,連忙打蛇隨棍上,笑嘻嘻的對這位周師兄一稽首,嬉皮笑臉道:「周師兄,你好,幸會幸會1

這位周師兄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給郝帥,然後扭過頭去,一臉愁苦的對張流芳說道:「小師妹,你別胡鬧啊,要是讓你師父知道了,你……」

張流芳一叉腰,哼了一聲,嗔道:「我這次好不容易被放下山來,你能不要提他嗎?」

張流芳人長得漂亮,在正一教龍虎山中極受年輕師兄弟們的寵愛,她一嬌嗔,其他人哪裡敢說個不字?

這位周師兄立刻苦笑不已,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捏著鼻子揮了揮手,一臉威脅的瞪了郝帥一眼:「小子,一會進去別搗亂,要不然,小心……」

張流芳打斷了他的話,嗔道:「周師兄,不要嚇唬他,說不定將來就是我們正一教了不得的大修行人呢1說完,她扭過臉來,朝著郝帥擠眉弄眼的笑著。

這位周師兄嗤之以鼻的一笑,扭過了頭去。

郝帥則是沒臉沒皮的湊了過去,一口一個師姐的喊著,喊得張流芳笑成了掩口葫蘆,一旁的姚夢枕看得直跺腳,心中暗自後悔,自己幹嘛就非得帶這傢伙來這個地方呢?這下好了,這傢伙居然自來熟,跟正一教的人攀上關係了,居然還又招惹了一個小美女!這傢伙,天生犯桃花嗎?

但不管姚夢枕怎麼不忿,她和郝帥一路卻是很自然的混了進去,剛一進去,兩人便藏在正一教的人群後面,悄悄的觀察著四周,郝帥只見這玄禪門的大殿前有一個頗大的道場,道場四周站滿了各門各派的修行人,張流芳則很是熱情的為郝帥講解著這場上的各門各派,倒是省了姚夢枕很多的口舌。

張流芳雖然年紀不大,與郝帥相差不多,但是在修行一事上,卻比郝帥知道得多的多,對於現在修行界各門各派情況的了解也比姚夢枕知道得多,她一溜煙介紹下來,郝帥也聽得認真,等好容易張流芳說話的中間有一道縫隙的時候,他終於插了一句話,問道:「師姐,這個玄禪門到底是什麼門派?怎麼你們這麼多門派都來祝賀參拜?這個門派很有名么?」

張流芳看了郝帥一眼,一臉憧憬崇拜的說道:「你不是我們修行界的人,不知道玄禪門很正常。這個玄禪門雖然新創立不久,但它的第一任掌門人可是來頭不小,這可是近五十年來我們中華修行界的第一人,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斗戰天尊,曾經力挫九尾天狐,一掌擊退滿天神佛。」

這一句話在郝帥聽來,他只當神話故事在聽,但是在姚夢枕這個仙界的仙子聽來,可真是駭人聽聞,驚得她花容失色,她忍不住失聲道:「什麼?你說什麼?這個人一掌擊退滿天神佛?上一次那個……就是他……」

姚夢枕下凡前由於一直在準備轉化成為鏡靈的事情,一直在修行閉關,因此沒有參加上一次的神佛大戰,她只知道是不動明王的轉世在凡間要行逆天之事,因此觸怒驚動了佛道兩界的滿天神佛,但她還真不知道,這事情的正主兒居然就是今天這玄禪門的前任掌門,是即將羽化飛升的這位大修行人!而這人居然是不動明王的轉世!

我了個媽媽咪呀,我居然帶郝帥來看不動明王的轉世的飛升?這真是老壽星上吊,活得不耐煩了呀!

不動明王是什麼人?這可是佛祖的化身啊,修鍊到都要飛升的境界了,這還不一眼就看穿她的前世今生啊?她的什麼身份背景不就都暴露了嗎?自己被暴露了,那郝帥豈不是也就被暴露了?雖說這轉世明王馬上就要飛升,但是保不齊他看出什麼,對自己的徒弟說些什麼,這些徒弟又跟其他人說些什麼,那他們不就暴露了嗎?

作死,真是作死!

姚夢枕事情震驚之下,險些脫口而出,把自己身份都給暴露出來,但她很快警醒了過來,連忙把下面的話給咽了回去,她連忙打了個哈哈,故作鎮定的說道:「上次我看電影就有這個情節來著,就是這個人嗎?」

張流芳好奇的問道:「啊?有電影拍過這一段嗎?哪部電影呀,我也想看。」

姚夢枕神色有些尷尬,手指連忙戳了戳郝帥,讓他幫忙把話岔開。

郝帥會意,連忙說道:「師姐,你還沒說這人叫什麼名字呢。」

張流芳卻盯著姚夢枕,好奇的問道:「你先說你看的電影叫什麼,然後我再告訴你1

姚夢枕暗自叫苦,正不知道該如何搪塞過去的時候,旁邊忽然間響起一個男生的聲音,操著帶有濃厚粵語腔的普通話,說道:「這位靚女,你叫什麼名字啦?我覺得我們好像在哪裡見過,好像很投緣的樣子,能不能交個朋友啦?」

這一番話救了姚夢枕,三人轉頭一看,卻見打扮得跟非洲大火雞一樣的袁浩,一臉豬哥相的看著張流芳。

袁浩跟張流芳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猛一眼也瞧見了她旁邊轉過騷,他頓時嚇了一跳,郝帥也同樣嚇了一跳,沒有想到居然能在這個地方遇見自己的這個便宜表弟!

他們兩人異口同聲的脫口驚道:「是你?」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