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93章絕非善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3章絕非善類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方奕佳一開始遇到這懷中抱著嬰兒的少婦的時候,那可真是一丁點兒都沒有往別的方面去想,她怎麼可能想得到,這個少婦居然是個大魔頭呢?

但方奕佳跟著這少婦剛一坐進計程車中,她便覺得有些不對勁了,旁邊的這個女人雖然臉上一直掛著笑容,但是方奕佳一靠近她,便覺得對方身上傳來一股滲人的寒意,尤其是這少婦懷中抱著的嬰兒,皮膚白得駭人,像是塗了一層白粉似的,不哭不叫,不鬧不笑,方奕佳一開始還想笑吟吟的去逗弄兩下,可身子剛傾斜過去,便瞧見這孩子外面包裹的衣服所露出的皮膚中泛起一層綠色如同鱗片一般的異物,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方奕佳吃了一驚,忍不住抬頭去看這女人,驚問道:「阿姨,您孩子怎麼了?是得病了嗎?」

這少婦斜斜的睨了方奕佳一眼,微微一笑,說道:「沒有啊,他可好得很呢。」

這一下眼神把方奕佳看的打了個冷戰,這種目光她以前見到過,正是在黃山的山腳下龍大強看著她的時候,又或者是在東吳市的銀行大劫案時,王麟浩等人看著人質時的眼神,冷酷,不帶一絲一毫的人類感情,就彷彿人類看著案板上的魚肉,手中的屠刀高高舉起,隨時都會落下。

如果沒有經歷過黃山和銀行大劫案的事情,那方奕佳只怕並不會怎麼在意,但是在經歷了好幾次的生與死後,方奕佳變得十分的敏感,她內心深處一下就警惕警醒了起來。

眼前這個女人,絕非善類!

方奕佳心中思如電轉,暗道:這女人到底什麼來頭,她為什麼要去找郝帥?會不會也是殺手?就像在黃山和銀行裡面遇到的那樣?

方奕佳心中想著,臉上卻也不敢多露出別的異色,依舊裝作若無其事,有一句沒一句的問著,等到她下車的時候,卻發現他們居然來到了天瓏山,這裡地處偏遠,正是地廣人稀,殺人埋屍的好去處。

這青山峻岭實在是把方奕佳看得直發毛,她腦海中頓時閃現出了無數優秀的香港電影代表作,譬如《人肉叉燒包》、《人皮高跟鞋》、《羔羊醫生》、《人頭豆腐湯》等等諸如此類的電影的恐怖畫面,她忽然間覺得這青山連綿,綠草茵茵的地方,只怕就是自己的埋屍之處。

方奕佳心中恐懼的扭頭看了一眼旁邊的這個女人,只見她似笑非笑的左右打量著,她見郝帥坐過的計程車正停在前方不遠處,便自己徑直朝前走去。

方奕佳心中雖然害怕,但是她一動,暗道:郝帥坐的車倒是停在這裡,說明他的確是到了這裡,這個女人只怕沒安什麼好心,我最好能夠把他引開,說不定她目的沒有達成,便也不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來。

方奕佳心繫自己喜歡的男生,沒來由的膽子便也大了一點,她深吸了一口氣,大著膽子說道:「阿姨,郝帥這個人沒有手機的,他已經不在這裡了,我們要不先回去再等他吧?這裡要找可上哪裡去找啊?」

這輛計程車此時正在返程,見到這少婦走來,還以為她要攔車,便靠邊停了下來,而這少婦也不客氣,自己拉開門坐了進去,手微微在座位上按了按,然後又在自己懷中嬰兒的臉上輕輕撫了撫。

坐在前排的司機很是不解的看了她一眼,問道:「小姐,去哪裡啊?」

這少婦微微一笑,並不答話,自己又輕輕的下車,然後將車門關上,只把這司機鬱悶得罵了一句十三點,便自己一踩油門,揚長而去。

方奕佳見她這番模樣站在路邊,臉上表情一變不變,像是在想著什麼,她連忙又說道:「阿姨,我們還是回去吧,這上哪裡去找郝帥呀?」

這少婦像是沒聽見方奕佳的話似的,緩緩轉身,扭頭朝著山上走去,方奕佳忍不住在後面喊了一聲:「阿姨?」

這少婦這才緩緩的轉頭過來,似笑非笑的說道:「他就在山上,我知道他在哪裡……」說著,她的手指輕輕撫摩了一下懷中的嬰兒,這嬰兒頓時渾身微微一動,眼睛剎那間睜開,露出一雙血紅的眼眸,彷彿地獄血池中最濃厚的血漿所凝結而成,讓人只是多看一眼便心膽俱寒。

這嬰兒眼睛猛的一睜,但很快又迅速合攏,緩緩的閉上,重新又變成一副酣睡的模樣,不知道的猛一眼看去,只會覺得這嬰兒白皙粉嫩,十分可愛。

方奕佳沒瞧見剛才這一幕,如果瞧見了,只怕會駭得立刻扭頭就跑,但如果她這樣做,也立刻會招來殺身之禍,正所謂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藏,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方奕佳自己大著膽子往上湊,反而救了自己一命而毫不知情。

方奕佳好奇不解的走上前,問道:「阿姨,你怎麼知道郝帥在哪裡?」

這少婦淡淡一笑,卻沒有說話,只是朝前走去,不緊不慢。

方奕佳瞧見她走去,心中暗自惴惴,不知道該跟上去,還是不該跟上去,跟上去吧,這個女人實在是太詭異,這荒山野嶺的,萬一她起個什麼歹念,那自己手無縛雞之力的,可是沒有半點兒辦法抵禦,可不跟上去吧,又擔心她見到郝帥后,對他做點什麼不好的事情。

這時候方奕佳腦海深處天人交戰,而另外一邊,袁浩已經遠遠的跟了上去,但是他可沒有跟蹤的本事,只跟了幾步便跟丟了,在半山腰上瞎轉悠,而不知道該往哪裡去。

姚夢枕和郝帥在離開了玄禪門后,很快出了山上人工開闢出來的青石山路,鑽進了山的后腰,姚夢枕一路走,一路看著天,又時不時的低頭看看地,同時一邊手指頭輕輕的掐算著什麼,等她走到山背後大約靠近半山腰的位置后,她這才站住了腳步,說道:「就這裡了1

郝帥停下來,左右看了一眼,只見四周綠樹掩映,雜草叢生,但在附近不遠處卻有一個凹陷進去的石洞,這個石洞四周缺樹少草,恰到好處的空出了一個頗為乾淨清爽的安身之處,在山洞不遠處還有一條頗為清澈的小溪淙淙而下,宛如絲帶。

郝帥奇道:「你怎麼知道這裡有山洞的?掐指還能算出這種事情?」

姚夢枕搖頭道:「這是根據周易演算法推算出來的,此處靠山傍水,陰陽交匯,正是靈氣生髮之所,有沒有這個山洞,這裡都是築基的好地方……」說著,她自己走進這個山洞中看了一眼,卻見這個山洞中並不通風,石壁上結著厚厚的青苔,姚夢枕伸手按了按,只覺得青苔不硬不軟,顯然濕度適宜,並不幹燥,但也並不太濕潤。

姚夢枕忍不住笑了起來:「雖然築基沒有藏身的地方也無所謂,但是有這樣一個可以提供藏身的石洞,那當然是更好不過的事情。郝帥,你就在這裡築基吧,我給你護法。」

郝帥頓時興緻盎然,之前看不到大修行人羽化飛升的掃興情緒也不翼而飛,他很是爽快的盤腿坐了下來,然後抬著頭看著姚夢枕,說道:「然後呢,我該怎麼辦?」

姚夢枕笑了笑,說道:「按照我跟你說的修行之術,自己運氣一遍,然後你自己體內的氣息就會自動流轉,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九個大周天,九九八十一個小周天之後,就會自動結丹啦。」

郝帥奇道:「九個大周天?大周天是什麼意思?走一遍大概要多長時間?小周天又是什麼意思?走一遍要多長時間?」

姚夢枕解釋道:「大周天是相對於小周天而言的,小周天指的是人體的經脈氣息在任脈和督脈兩條經脈上運轉行走,而大周天指的是在除了任督二脈之外的其他經脈上行走,至於運行的速度,這個就要看個人功力而言,你也別一味圖快或者一味圖慢,太快容易走火入魔,太慢則內丹結成的不夠渾厚紮實,力量不強,到時候跟人鬥法起來,很容易吃虧。」

郝帥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他微微閉上眼睛,調整了一下呼吸便開始調息運氣。

姚夢枕見他神色漸漸放鬆,整個人開始進入深沉的入定后,自己便也放下心來,小心翼翼的在旁邊坐了下來,然後手中捏著三根長針,一目不瞬的盯著郝帥的面部,只要稍有異狀,她便要上前打斷郝帥的入定築基。

而就在郝帥入定築基之時,方奕佳跟著身旁這個詭異的少婦也在漸漸的上山,這時候天空飄來一朵色彩絢麗的雲彩,不偏不倚正好位於天瓏山的山頂之上,方奕佳心繫郝帥,自然沒心思去看這等天空景觀,只有這少婦抬頭看了一眼后,眼中閃過一絲精芒,然後才繼續緩緩沿著山路走去。

她們兩人走到半山腰,這少婦忽然間腳步一轉,朝著沒有路的地方走去,方奕佳跟在後面頓時一愣,猶豫著要不要跟上去,她正猶豫著,忽然間聽見前面傳來一陣隱隱的呼喊聲,像是在喊:有人嗎?

這聲音十分朦朧模糊,方奕佳心中一動,暗道:這難道是郝帥?

她關心則亂,忽然間奮不顧身的沖了出去,直奔著這聲音而去,一邊跑,一邊忍不住大聲叫喊起來:「郝帥,是你嗎?郝帥1

她剛超過前面的少婦,跑出去十幾步遠,剛在山腰一個拐角處一轉彎,忽然間瞧見剛才被自己落在後面的少婦居然一下出現在了自己眼前!

這一下,可真把方奕佳駭得兩腿發軟,她一個屁墩便坐在了地上,渾身發抖,兩眼瞪大,像是見鬼了似的看著眼前的婦人。

這個少婦也似笑非笑的看著方奕佳,聲音之中殺氣四溢的問道:「你跑這麼快乾什麼啊?是想跑么?」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