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14章黑店鴻門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4章黑店鴻門宴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小姐一臉精彩的瞅了一眼旁邊的姐妹們,嘴裡面客客氣氣的應著,等掛了電話后,她雖然心中有些小失望,那種吃童子雞唐僧肉的興奮之情稍減,但是很快又自己讓自己振作興奮了起來,不管怎麼樣,到底是歌小帥哥嘛,自己從業好幾年,也從來沒見過這麼帥的小帥哥,也不知道跟這樣帥的小帥哥玩雙飛到底是個什麼感覺?想到這裡,這小姐竟是忍不住渾身都興奮了起來,下身都有些濕濡。

這小姐自己yy的想著,卻渾然忘記旁邊還有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姐妹們,等到旁邊有一個小姐實在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她肩膀上,笑罵道:「你發什麼浪呢,一臉的發春相1

這小姐如夢初醒,咯咯一笑,伸出一根手指,說道:「他答應了1

眾姐妹們登時一聲尖叫:「什麼?」

「他居然答應了?」

「這不可能1

「他剛才不是拒絕得很理直氣壯,義正言辭的嗎?這個混蛋傢伙,果然又是一個衣冠禽獸嗎1

「就是啊,憑什麼我就被拒絕了?」

這小姐笑吟吟的看著她們吵鬧著,忽然又說道:「對方要玩雙飛,你們誰跟我去呀1

這些小姐們登時沉默了一下,緊接著便又尖叫了起來:「我去我去1

這房間裡面一陣鬧騰,房間外面的馬夫聽了直搖腦袋,一臉羨慕嫉妒恨的啐了一口,罵罵咧咧道:「草,長得帥就是佔便宜,這幫騷貨只是光聽人說了一句,現在他媽的恨不得就免費送b上門了!草,賤貨1

這小姐自然不會去理會這些馬夫們的想法,她們裡面鬧騰了好一陣后,最終還是由之前和郝帥接通電話的小姐選了自己關係最好的姐妹,然後兩人喜滋滋的去洗白白,將身上噴得香香的,恨不得連下面都浸一遍香水,整得整個人還沒走到近前便遠遠的能聞到一股香水味,這才罷休。

由於生意極近,馬夫也懶得帶她們出去,又極度鄙視她們這種恨不得免費送b上門的行徑,連送都懶得送她們去地方,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觀,順便詛咒那個長的帥帥的傢伙一輩子永垂不朽,見女不舉。

這兩個自以為中大獎的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一路上風騷無比的朝著小旅館走去,她們一路心情蕩漾,連走路都輕飄飄的,像是在飛一般,出道這麼久,還從來沒接過這麼開心愉快的買賣!

兩個**的小姐們走進了小旅館,她們來到了房間門口,互相對視了一眼后,伸手敲響了門,兩個人竟突然間有了一種剛出道的感覺,心中緊張得怦怦直跳。

哎呀呀,和小帥哥雙飛到底是個滋味感覺呢?這小帥哥床上功夫怎麼樣呢?

好期待啊!

可就當她們滿懷期待的時候,忽然間大門一開,兩個小姐登時露出她們自己最好看的笑容,正準備給對方拋一個媚眼的時候,卻忽然間眼前一黑!

跟前站著的根本就不是帥帥的小正太,而是……一個皮膚黑黑的大黑鐵塔!

這兩個小姐登時就目瞪口呆,我靠,一定是我敲門的方式不對!

正太呢?帥哥呢?

這黑得跟全國停電一樣的貨是誰啊!這,這丑得可以避孕的貨是他媽的誰啊!

眼前這大黑塔瞧了一眼眼前這兩小妞,他皺了皺眉頭,問道:「你們找誰?」

這兩小姐忍不住伸頭探腦的向裡面看了一眼,其中接電話的小姐怯怯的說道:「之前不是這個房間要服務嗎?」她瞥了一眼房間號,弱弱的說道:「我沒走錯房間礙…」

大黑塔正是之前打鄒銘東和郝帥的朔哥,他冷笑了一下,正要說話,卻忽然間聽見房間裡面傳來一個聲音,說道:「等等,讓她們進來吧1

這兩小姐原本是想跟帥哥快樂雙飛的,可她們一看這情形,和期待差得太遠了,她們登時就有點不想接這生意了,一個小姐搖著頭,說道:「我們走錯房間了,對不起。」

可朔哥往她們跟前一攔,瞪著眼睛說道:「去那裡?我大哥讓你們進來,沒聽見嗎?」

這兩小姐登時就有些害怕,下意識的摸向了自己的手機,可裡面一個身材削瘦的男子卻從隨身的袋子裡面抽出一疊紅紅的票子來,晃了晃,說道:「不想賺錢啊?」

到底再帥的帥哥,比起這些紅紅的票子來,那還是吸引力不夠的,如果帥哥也出錢玩兒她們,那她們寧肯少收一點,也願意跟帥哥一塊兒玩,但是如果帥哥不給錢,或者乾脆找不到,那她們就會投向鈔票的懷抱了,畢竟……人家是出來做生意的,不是來談戀愛的。

這兩小姐一下看見這紅紅的票子,登時眼珠子就紅了,小地方做小姐的,生意不好做,一單生意有時候才100多點,還要給馬夫和雞頭抽成,落到她們手裡面也沒多少。

眼下見碰到了大金主,登時大為意動。

東邊不亮西邊亮,不能跟帥哥雙飛……跟大金主玩多p,也行啊!

她們互相對視了一眼,一咬牙便走進了房間。

剛走進房間,她們便瞧見韓姬男和鄒銘東也坐在角落裡面,登時嚇得花容失色,之前接郝帥電話的小姐驚道:「你們四個人?不行,我們吃不消的,不行不行,這活兒我們不做。」

臉型削瘦的男子卻是哈哈笑了起來,朝著鄒銘東和韓姬男一揮手,說道:「喂,你們兩個,出去旁邊房間再開個房,自己再喊兩個小姐,算是我歡哥今天請你們的1

鄒銘東和韓姬男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目光複雜的看了一眼這兩個小姐一眼,然後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他們剛走到門口,便聽見身後歡哥的聲音陰惻惻的傳來:「你們可老實著點,別以為能自己跑掉,我可是知道你們所有底細的1

鄒銘東和韓姬男登時渾身一顫,頭也不敢回的開門走了出去,身後卻傳來朔哥和歡哥兩個人的哈哈大笑聲以及兩個小姐們情不由衷的咯咯嬌笑聲……

作為兩個小處男,雖然處於被軟禁的不自由狀態,每天的生活過得十分憋屈,但是比這種憋屈日子更憋屈委屈的是……

他們他媽的居然被趕出來了,自己的兩個老大在裡面哈皮的與妹紙滾床單,這算是個什麼事情?

我們雖然是苦學生,窮*絲,可我們也想滾床單,也想和妹紙哈皮!

鄒銘東和韓姬男一臉的苦悶,心中怨尤更深,韓姬男出了門后,他左右看了看,小聲說道:「東哥,要不我們跑吧?」

鄒銘東一臉衰樣,他悶頭悶腦的說道:「跑?你往哪裡跑?你沒聽剛才老大說的嗎?」

韓姬男一臉希冀的說道:「你說郝帥會救我們嗎?」

鄒銘東臉色有些不好看,他說道:「不知道,但我估計不會,他可是跟我們有過節的。」

韓姬男試探性的說道:「可我們總算是同學一場吧?他不會見死不救吧?我看他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連張健都被他弄死了,他要願意幫我們,我們應該能脫身的吧?」

鄒銘東冷笑道:「他再厲害又怎樣?你當人家是同學,人家不見得把你當同學,再說了,這年頭,親爹親媽都靠不住,同學算什麼?你老媽要是管你,你能落到今天這一步,我老爸要是管我,我能走到今天這樣的境地?」

韓姬男登時不說話了,他沮喪難過的垂著頭,過了一會兒才抬起頭來,說道:「那我的紙條不是白寫了么?」

鄒銘東怒道:「我早就跟你說過了不要寫,你求他有什麼用?他要有辦法,早就想出辦法來了1

韓姬男膽怯恐懼的說道:「可是……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鄒銘東低著頭說不出話來,他叉著腰站在門口,聽著裡面傳來的****,不禁心中一陣煩悶,他嘆了一口氣,說道:「走吧,我們出去走走,散散氣。」

韓姬男哦的應了一聲,跟著鄒銘東便往外走去,兩人剛走到郝帥住房的門口,忽然間便見門一下被打開,兩隻手忽然間伸出來抓住了鄒銘東和韓姬男,將他們兩人拖了進去。

鄒銘東和韓姬男猝不及防,嚇了一大跳,等被拉進房間后,才看見郝帥嘿嘿壞笑著站在他們面前。

鄒銘東雖然嘴裡面說不指望郝帥能夠幫他,但是他向來嘴硬,心中卻是很是渴盼有人能夠幫自己一把的,只是拉不下面子而已。

此時瞧見郝帥站在自己跟前,他心中忍不住砰砰亂跳,但嘴上依舊說道:「郝帥,你怎麼在這裡?」

郝帥笑道:「這句話應該我問你們才對吧?你們怎麼跟這種人混在一起了?」

鄒銘東臉上一紅,他硬著頭皮說道:「我跟什麼人在一起,要你管?」

一旁的韓姬男大急,連忙伸手拉了拉他的胳膊,鄒銘東胳膊一掙,然後扭過了頭去。

韓姬男朝著郝帥訕訕的笑了笑,說道:「他就是這樣,郝帥,你別介意。那個……你看到我的紙條了?」

郝帥笑道:「我要沒看見,你們能被趕出來?」

韓姬男和鄒銘東一愣,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鄒銘東驚愕的說道:「那兩個小姐是你喊來的?」

郝帥登時得意的笑了起來:「不是我還有誰?」

鄒銘東忍不住說道:「我靠……你怎麼想得出來?」

韓姬男一臉佩服的看著郝帥,說道:「郝帥,還是你聰明厲害,隨便想個辦法就能把她們支開。」

鄒銘東此時也不禁有些佩服郝帥,一肚子歪門邪道的主意,不由的人不服,他問道:「那你現在又該怎麼辦?」

郝帥正要說話,卻聽見一陣敲門聲傳來。

鄒銘東和韓姬男臉色一變,兩人無比驚恐的互相對視了一眼,生怕是自己的老大前來抓她們。

郝帥對他們打了個眼色,示意讓他們不要驚慌,他讓兩人躲到了門后,然後走到門口,拉開了門,問道:「誰啊?」

郝帥只見門口站著的正是老闆娘。

老闆娘站在門口,兩隻手正在身前用力絞在一起,她目光閃爍,吞吞吐吐的說道:「你好,請問客人要不要用餐,今天晚上本店免費提供晚餐……」她有些結結巴巴的說著,但說到這裡,卻見郝帥和姚夢枕互相對視了一眼,她生怕這兩人拒絕,便搶著說道:「所有東西都是免費的,我們這裡口味很好的,歡迎客人品嘗,今天是搞活動,不用擔心。」

郝帥哪裡想得到這是一個鴻門宴,這個小旅館一剎那間也變成了孫二娘的黑店,他看了姚夢枕一眼后,笑了起來,說道:「那好啊,不吃白不吃啊1他說著,卻見鄒銘東和韓姬男躲在角落裡面朝著他使勁打著眼色。

郝帥便又接著笑道:「不過,我們這裡還有兩個人,能不能一起去啊?」

老闆娘心懷鬼胎,正惴惴不安的時候,哪裡顧得上那麼多,她連忙一口應道:「好的好的1

郝帥大喜,拍掌笑道:「好,今天晚飯有著落了,走走走,吃飯去1

說完,雨姚夢枕歡天喜地的便去吃免費晚餐去了,只剩下鄒銘東和韓姬男面面相覷的互相對視了一眼后,也只好無奈的跟了過去。

他們卻沒想到,這一餐平平常常的晚飯竟是殺機無限。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