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22章風流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2章風流少年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這一盆水來得突然之極,又正好是在郝帥緊張窺覷的時候,只嚇得郝帥渾身一個激靈,心臟瞬間縮緊,他條件反射的腦袋一縮,背部一弓,腳下在地上一點,身子如同炮彈一樣往後一撞,同時身子借著反衝的力量,一下便轉過身來。

郝帥腦袋後面像是長了眼睛似的,身子轉過來的一剎那,他的一雙手如同鐵鉗一樣,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精準掐住了對方的一隻抬起來的胳膊和對方的喉嚨。

郝帥剛掐住對方的喉嚨,便聽見一聲尖叫,緊接著入目的便是一張皮膚黝黑,但五官俏麗,明眸皓齒,立體分明的女子面孔。

這女子大約一米六左右,看起來也不過是十六七歲的年紀,雖然不大,但是身材卻長得玲瓏剔透,胸前波瀾壯闊,身上一身顏色鮮艷的名族服飾,頭上戴著明晃晃的銀器髮飾,由於被郝帥用手扼住喉嚨,驚恐萬分時,頭上的銀器一陣晃動,發出清脆的聲音。

郝帥另外一隻胳膊高高舉了起來,下意識就想捶下去,他這一拳打下去,便是成年的男性,只怕也一拳能打得臉面開花,更不用說這麼一個花枝招展的女孩兒了。

郝帥這一拳落下的時候,他跟前的這個女孩兒見他面目猙獰,一個拳頭如同鐵鎚一般朝著自己砸來,只把她嚇得緊緊閉上了眼睛,準備閉目等死。

郝帥眼見自己抓住的竟然是個漂亮女孩兒,他頓時一愣,舉起的拳頭登時停在了對方的面孔不到一寸的位置,扼住喉嚨的手也不自覺的鬆了幾分力氣,但依舊抓著對方的咽喉要害,只要對方大喊,他五指一收,立刻就能將對方的聲音掐斷在喉嚨裡面。

這女孩兒感覺到對方掐著喉嚨的手鬆了一下,她便大著膽子睜開眼睛看了一眼。

這一看卻見郝帥之前猙獰恐怖的神情漸漸消失,入眼的卻是一張俊秀白皙的少年面孔。

女孩兒一看,登時張口結舌,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少年,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一顆十六七年從未因為異性而劇烈跳動過的小心臟砰砰的亂跳了起來。

這一對少年少女驟然之間四目相對,一時間兩人都呆在原地。

可就這時候,屋子裡面傳來一聲呼喊聲,嘰里呱啦的也不知道說什麼,郝帥猜測大概便是裡面的人在詢問什麼。

緊接著裡面傳來一陣腳步聲,顯然是裡面的主人走了出來。

郝帥頓時大為緊張,萬一他跟蹤的兩個大毒梟警惕的跟出來與自己打了個照面,那自己可就要倒大霉了。

郝帥心中一動,一眼瞅見旁邊還有一個敞開的房間,他便一拉跟前的女孩兒,朝著房間裡面便奔了過去。

女孩兒不曾見過這般俊俏的漢家少年,一時間神魂顛倒,意亂情迷,,之前的怒火早就飛到了九霄雲外,就算心面有什麼矜持千不肯萬不肯,可腳下卻是不由自主的,痴痴獃呆的便被拉著過去了。

郝帥拉著女孩兒剛進旁邊的房間,裡面便出來了三個人,為首的一個是一個中年男子,皮膚黝黑,身材矮瘦,頭上包著頭巾,佩戴著極為誇張的銀飾,在他身邊的則是朔哥和另外一名臉色陰沉的毒梟。

朔哥走出來后,一隻手藏在身後,五指緊握著身後腰間別著的手槍槍柄,一雙眼睛,疾厲如電的在四周搜尋著。

郝帥靠在門口牆壁上,他一隻手掩在女孩兒的嘴上,另外一隻手在自己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自己緊張的側耳聽著旁邊的腳步聲。

他聽著外面的腳步聲離自己越來越近,心中不由得一凜,飛快的盤算著應對方法,他所在的房屋,沒有窗戶,唯一的去路就是眼前這個大門口,自己若是衝出去,必定被發現,雖然自己有把握能夠擊敗甚至是擊殺對方,但是想將對方一網打盡的想法卻是必定徹底泡湯。

若是自己只是以擊殺他們為目標,那何必辛苦幾千里的跟著他們來到這種偏遠而艱苦的地方呢?

郝帥正尋思著應對方法,卻忽然間瞧見眼前的女孩兒張著嘴,愣愣的看著自己,他心中一動,忽然手一伸,攬著對方女孩兒的纖細腰肢,一下將女孩兒拉到了自己的懷中,照著女孩兒紅唇便吻了下去。

郝帥自從被乾坤如意鏡改造過相貌后,當真是生得一副好皮囊,俊秀逸朗,明目如星,眉飛似劍,皮膚白細得便是女子也會心生嫉妒,最主要的是,郝帥的五官中,總是透出一股壞壞的味道,讓人一見難忘。

而這偏遠的老村山寨,要健壯黝黑,粗獷如山的男子,一抓一大把,但要找皮膚白皙,容貌俊秀的,那真是舉著燈籠也找不著。

這人有什麼,就不缺什麼,也不稀罕什麼,這女孩兒平日里見多了跟她一般的皮膚黝黑的男生,驟然瞧見郝帥這般從未見過如此英俊的漢家男生,登時一顆芳心便毫無懸念的被擄獲了。

女孩兒猝不及防,一下被吻得眼珠子瞪得溜圓,一時間像是忘記了反抗,手雖然條件反射的抵在身前,可是身子卻軟綿綿,不由自主的緊緊貼了上去。

聽見動靜,跟出來的三名男子,往旁邊房間一看,卻見一個少女正貼在一個男生的跟前,身子幾乎全部將少年的身形擋住,兩個人糾結的吻在一起,也看不清楚被壓在下面的少年的相貌。

朔哥一眼瞧見這個女孩兒穿著一件具有民族特色的藍色短裙,裙擺剛好包裹住女孩兒渾圓挺翹的臀部,再加上她這個姿勢,當真是勾勒出一條極為誘人的s型弧線,只把他看得眼中一熱,笑罵了一句:「媽的,這裡還有這等好貨色?」

旁邊他這面色陰沉的男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像是用眼神在警告他不準亂來,朔哥看見他這眼神,笑了起來,說道:「別這樣看我啊,我動誰也不敢動這裡的女孩子啊,我還想活著走出去呢1

面色陰沉的男子哼了一聲,收回目光,他疑惑不定的打量了一眼正在激吻的郝帥和這個女孩兒一眼。

他只見這個女孩兒雙手緊緊的摟住了這個男孩兒,吻得十分忘我投入,像是根本沒察覺到他們的到來,他便很快收回了目光,轉身離去。

倒是中年男子朝著裡面笑著說了幾句話,卻見這女孩兒忽然間腳一抬,將門口的大門一撥,砰的一聲將門關上。

中年男子一愣,隨即便啞然失笑起來,他扭頭對旁邊的面色陰沉的男子操著異族語言說道:「這是我們曼尼寨最漂亮的女孩兒,山寨裡面的男孩子都喜歡她,為了她可沒少打架,卻沒想到她偷偷摸摸有了心上人了,這下我們山裡面的男孩子可要傷心嘍1

這面色陰沉的男子笑了笑,沒有說話,很快跟著又進了屋子裡面。

郝帥一開始只是想借著對方打個掩護,本想著到時候再向對方賠禮道歉便是,甚至連挨一巴掌的覺悟都有了,卻沒想到一開始他只是和女孩兒嘴唇對著嘴唇,但沒過多久,女孩兒卻是面色紅潮,眼角含春,媚眼如絲,身子柔軟得像是水一般倒在了自己的懷中,小香舌居然順著他的嘴便靈巧的鑽了過來。

這一下可把郝帥驚出了一身冷汗,他張嘴也不是,不張嘴又怕對方惱火,惱羞成怒之下叫喊起來。

郝帥這一猶豫,對方的小雀舌便靈巧滑溜的鑽到了郝帥的口中,兩人口舌一觸,登時天雷動地火,一下便把郝帥壓抑了許久的**給勾了上來。

少數民族的女孩兒大多野性大膽,見著自己喜歡的,便異常奔放,女孩兒感覺到郝帥的變化,自己也越發的情動,身子在郝帥的懷中扭了起來。

郝帥暗自叫苦,忍不住伸手去將對方推開,卻沒想到對方力氣大得出奇,緊緊摟著自己不肯撒手,之前是自己主動,眼下倒是這女孩兒變得異常主動。

郝帥只覺得對方的小雀舌生疏而大膽的挑逗著自己,弄得他體內翻滾的火焰蹭蹭蹭的往上冒,這樣下去,自己必定重蹈覆轍,肯定腎氣再次爆棚。

郝帥無奈之下,只要一咬對方的香舌,咬得女孩兒哎喲一聲,捂著嘴便縮了回去,一臉怨懟驚訝,同時又野性大膽的看著自己。

女孩兒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瞧著郝帥,越看越覺得眼前的少年俊秀風流,英俊的一塌糊塗,自己見所未見,這樣的俊俏兒郎肯定有許多的女孩子喜歡!她一咬嘴唇,又雙手一摟郝帥的脖子,像一隻野性的小野豹一樣,照著郝帥又吻了過去。

說來也是郝帥這一副好皮囊佔了天大的便宜,若是他長得奇醜無比,這女孩兒別說讓他吻自己了,只怕話都是不肯跟他模哪裡可能會有這般的奇景艷遇。

同樣這女孩兒也是生得性感俏麗,充滿了異族風情,若是長得跟鳳姐一般,郝帥只怕自己當場就跟這些毒販火拚至死,只怕都是絕對不肯動一下親吻的念頭的。

郝帥眼見對方食髓知味,又貼過來索吻,他暗自叫苦,心道:不是吧?你上癮了啊?我,我剛才又不是故意的,我錯了還不行嗎?想害死我啊?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