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26章邊界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6章邊界線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突然間驚醒,一下抓住了打過來的這隻手,待要還擊時,卻發現入目的是阿伊索特嫫那張俏臉。

阿伊索特嫫皮膚黝黑,此時天才蒙蒙亮,越發的顯得她皮膚素黑,只有張著的嘴裡面露出的一拍貝齒雪白得耀眼。

阿伊索特嫫一大早便悄悄的來到了郝帥的住處,快要到門口的時候便瞧見郝帥腦袋歪歪斜斜的靠在窗檯邊,昏昏沉沉的,一點一點的往下栽去,她頓時心中一樂,想要嚇唬這個傢伙一番,可沒想到,自己反倒被這個傢伙嚇了一大跳。

阿伊索特嫫一張口險些要發出一聲驚呼,郝帥眼疾手快,連忙伸出手來一下掩住了阿伊索特嫫的嘴,然後朝著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阿伊索特嫫將躥到了嘴邊的驚呼聲給咽了下去,瞪著郝帥捏著自己手腕的手,小聲責怨的說道:「快放手,手腕被你捏斷了1

郝帥這才鬆開了手,他見阿伊索特嫫揉著手腕,嘴裡面不停的吸著氣,一臉埋怨的看著自己,他訕訕的笑了笑,說道:「對不起啊,我還以為是……」

阿伊索特嫫朝著郝帥扮了個鬼臉,嗔道:「不是我,難道是鬼嗎?」

郝帥也不好說什麼,只是道歉,房間裡面的姚夢枕本來就睡得不深,她聽見動靜醒了過來,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說道:「幾點了?」她一眼瞧見窗口的阿伊索特嫫,便有些茫然的說道:「啊,要出發了嗎?」

阿伊索特嫫本來就沒有生氣,只是與情郎輕嗔薄怒而已,她瞧見姚夢枕睡眼惺忪的樣子,十分的可愛痴萌,也不禁心生親近歡喜之意,她笑道:「是啊,他們都走了好一陣子了。」

郝帥登時有些著急,他很怕他們去晚了跟不上這些人,那可就前功盡棄了,他連忙回頭對姚夢枕打了個眼色,姚夢枕也會意,很快爬了起來,在旅行包裡面翻騰著,準備找洗漱的東西出來刷牙洗臉。

郝帥一看,哭笑不得的一把拉著姚夢枕,說道:「別弄了,路上再說吧,趕緊走了。」

姚夢枕一驚,道:「啊?不刷牙洗臉就出門啊?」她一隻手捂住了嘴,嫌憎的說道:「到時候說話臭都臭死了1

郝帥呵呵一笑,說道:「放心啦,我不會嫌棄你的1

姚夢枕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少來,是我嫌棄你!走走走,快離我遠一點兒,嘴巴臭死了!真臟,不刷牙洗臉就出門。」

郝帥瞪了姚夢枕一眼,抬手欲打,佯怒道:「少廢話,快點1

姚夢枕呀的一聲,跳了起來,一副警惕的模樣看著郝帥,一邊整理著身上,一邊背著行囊。

阿伊索特嫫笑吟吟的看著郝帥和姚夢枕嬉鬧,她笑道:「你們兄妹倆關係很好呢,我也有個妹妹,可惜跟她關係不怎麼好。」

郝帥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好奇而隨意的問道:「怎麼?你們姐妹關係還不好?」

阿伊索特嫫提到這裡,有些意興闌珊的說道:「唉,別說了,三言兩語說不清楚的,這種家長里短的事情呀,理不斷剪還亂。」

郝帥見她一句話裡面夾雜著兩句成語和一句名詞,忍不住便笑著說道:「你普通話和語文學得不錯啊,真是不簡單。」

阿伊索特嫫拍了拍窗口,得意的笑道:「那是,我在班裡面學習成績很不錯呢,你呢?不過我看你這麼壞,肯定不是個好學生。」

郝帥順著她的話,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被你說中了。」

阿伊索特嫫像是又想起昨兒個郝帥戲弄阿勒阿卓的事情來,她咯咯笑道:「阿卓昨晚生了一晚上的悶氣呢,我隔著老遠都能聽見他在砸東西。」

郝帥苦澀著臉,說道:「那怎麼辦?我趕緊從這裡逃出去,好不好?他會不會報復我?」

阿伊索特嫫笑得前仰後合,說道:「昨天你捉弄他的時候,可沒見你怕過呢。」

郝帥嘿嘿一笑,不再說話,他與姚夢枕此時也收拾完畢,兩人背好了行囊,看著阿伊索特嫫。

阿伊索特嫫笑著說道:「那我們就出發吧。」

這時候正是清晨時分,早晨的太陽還不甚明朗,尤其是這深山老林的山寨之中,大清早的雲蒸霞蔚,空氣之中潮濕無比,伸出手去在空中抓一把,然後五指一收,似乎都能捏出水來似的。

郝帥左右一看,卻見四周放眼之處都是南方叢林叢林,舉目所視皆為參天大樹,當真是鬱郁華冠,巍然壯觀。

這茂密的叢林之中許多的南方樹木千奇百怪,郝帥和姚夢枕都看直了眼睛,名字也喊不出來,樹邊更有許多鮮艷可愛的野花,十分的招人喜歡。

而且這茂密的叢林之中間或有潺潺小溪,山澗小河涓涓而下,十分的幽深靜謐,但這種山澗溪流的感覺又與他們在黃山在天瓏山所遇感覺不一樣,內地的山林雖然茂密,也有一抬眼鬱鬱蔥蔥不見藍天的感覺,但這些樹木緊緊相鄰,樹葉密集,幾不透風,即便是在黃山山腳下落難迷路的時候,他們也始終知道,他們依舊處在文明世界,旁邊不遠處便是二十一世紀的現代文明,過不多久便又能回到車水馬龍的鋼鐵都市之中。

可這裡,郝帥和姚夢枕感覺像是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似的,到處都是說不出名字的古樹,一棵棵最少都是上百年的古樹,又高又大,樹榦歪歪斜斜,頂上的蓬蓋如同巨大宮殿的屋頂一般,遠遠的鋪灑開來,在這一巨樹的周圍幾乎看不見其他的樹木,像是一個領主守護著自己的一片地盤,在地盤範圍之內,絕對沒有任何的挑戰者和挑釁者,它們繁多而茂密的樹根杜絕了其他樹木生存發展的幾乎所有營養空間,只有樹下長著茂盛的奇花異草能夠在樹根的縫隙中旺盛的生長著,宛如古代領主庇護下的妻妾子女們。

郝帥和姚夢枕從一棵樹走到另外一棵樹有時候走上幾十步甚至還走不完,一些樹木走到近前會發現巨大的樹榦之中甚至可以藏進去十餘個人而外面絲毫察覺不出半點兒端倪來。

在東吳市這樣地處東南沿海發達經濟區的經濟城市之中,是絕對看不見這樣的壯觀奇景的,正如同地處偏垂的人進了城市之中,見到了現代城市的種種發達與先進,往往會嘖嘖而嘆,猶如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般,而郝帥和姚夢枕也同樣如此,他們兩人一路走,一路東張西望,便是郝帥這樣心中藏著事情的人也忍不住看得嘖嘖而嘆,連連稱奇。

阿伊索特嫫今天穿得極少,身上只穿著一件類似於肚臍裝一樣的短裝,兩條胳膊露在外面,身下只穿了一條極短的短裙,露出兩條渾圓的修長的大腿,小麥色的肌膚透出一股別樣的活力,尤其是她身上像是塗抹著一層油彩,整個人油光閃亮的,顯得十分健康性感。

她在前面像小鹿一樣歡快活潑的蹦蹦跳跳,引著郝帥和姚夢枕往林子深處走去。

郝帥和姚夢枕離了山寨,進入這茂密深邃猶如海洋一般的叢林當中,一開始還能驚嘆高呼,但過了一陣,他們可就喊不出來了,只能齜牙咧嘴的抓著身上被蚊蟲蜇出來的一個個小包。

郝帥一巴掌打死了一隻蚊子,卻只見這蚊子大如巴掌,一眼看去他還以為自己一巴掌打死了一隻乾瘦乾瘦的小鳥兒,一旁的姚夢枕也是一邊叫嚷著拍著蚊子,一邊憤憤不平的說道:「混蛋,居然敢咬你姑奶奶!我要是法力還在,非把你們震死不可!氣死我了1

姚夢枕也當真是虎落平陽被蚊欺,她若是全盛時期,氣息釋放出來,別說蚊蟲了,獅虎也不敢靠近。

他們兩人在後面與蚊蟲搏鬥,在前面歡快探路的阿伊索特嫫卻毫髮無損,她一個人自顧自的在前面走出老遠一截路,回頭一看,卻見身後沒人了,頓時嚇了一跳,這深山老林之中若是迷路,如果沒有極其變態的野外生存能力,那基本上就是個死字,她如果把這兩個人弄丟了,那可就等於害了這兩人的性命。

阿伊索特嫫連忙回頭去找,可沒走幾步,她便瞧見郝帥和姚夢枕兩人叫苦連天的在原地抓著癢,連路也顧不得往前趕了。

阿伊索特嫫忍不住撲哧一笑,隨即便一臉自責的快步來到郝帥跟前,自己隨身取出一個銅製的小方盒,她打開盒蓋,露出一塊黃油似的膏狀物,用手指摳了一點,然後照著姚夢枕的身上抹去。

姚夢枕見那黃膩膩的東西十分的古怪,味道又十分的辛辣刺鼻,還以為是什麼髒東西,嚇得身子往後一縮,尖叫了起來。

阿伊索特嫫手僵在空中,她一愣,但很快便反應了過來,笑著說道:「這是驅蚊蟲的,你們擦在皮膚露出來的地方,就不會有蚊蟲蛇鼠來騷擾你們了。」

郝帥一聽,登時鬆了一口氣,哪裡還管這東西乾淨不幹凈,好聞不好聞,連忙開玩笑的嗔怪道:「你有這樣的寶貝東西也不拿出來,我們都快被吸成人幹了。」

阿伊索特嫫笑道:「這東西漢人在進偏遠山寨的時候都會買一份,我哪裡知道你們沒有隨身帶著?要是知道,我就送你們一盒了,免得你們餵飽了這裡的蚊子。這裡的蚊子可厲害呢。」

郝帥一邊用手指摳著防蚊的黃油,一邊看著阿伊索特嫫,笑道:「難怪你今天身上油亮油亮的。」

阿伊索特嫫一聽,大為緊張,說道:「很難看么?」

郝帥笑道:「沒,有點像健美比賽時候塗的油,感覺有點怪,但是在你身上,挺好看的。」

一旁的姚夢枕一開始還有些不情願,但奈何旁邊蚊蟲的威懾力實在是太強,她扭扭捏捏自己也抹了這防蚊油,弄得自己整個人油光閃亮的。

只不過她和郝帥皮膚白皙,抹上了這黃油以後,整個人看起來怪怪的,要黃不黃,要白不白,十分的滑稽,不像阿伊索特嫫那樣本身就皮膚頗為黝黑,一塗之後,當真有一種古銅色的青銅雕塑的感覺,既性感又野性。

郝帥和姚夢枕塗完后,互相對視了一眼,彼此指著對方的容貌哈哈笑了起來,但剛笑了之後,便覺得不對勁,兩人又各自奔到河流邊看了一眼,瞧見自己古怪的容貌,頓時又大叫了起來。

郝帥以前本來不是一個很看重容貌的人,但那是因為他的容貌也沒有什麼稀奇出眾的地方,但現在不一樣了,他是一個走到哪裡,都能吸引眼球的美男子,自然不可能再對自己的容貌一點兒都不在意。

自古以來,往往越是美貌之人,越是在意自己的相貌,絕無例外。

兩人一聲叫喊,像是活見了鬼似的,不遠處的阿伊索特嫫卻是捧腹大笑。

郝帥和姚夢枕互相嘲諷對方模樣古怪,氣味難聞了一陣,繼續又跟著阿伊索特嫫上路,只不過這一次阿伊索特嫫不敢一個人走得太快,只是在前面引著路,她手提一把弧線優美,鋒利驚人的彎刀,一路砍著地上茂密的雜草,一路向郝帥介紹著這附近的風土人情。

這樣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阿伊索特嫫忽然之間面色一喜,指著前面不遠處說道:「快看,馬上就到邊界線了1

郝帥順著她的視線一看,果然便瞧見不遠處立了一塊長方形的石碑,上面雕刻著一個威嚴煌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

郝帥便知道,他們只要邁過這個石碑,就來到了另外一個國家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