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27章這哪裡是出國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7章這哪裡是出國啊!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對於很多人來說,穿越國界線出國,是一個很遙不可及的事情。

如果郝帥沒有撿到乾坤如意鏡,如果他不是郝潔雄的孫子,他也許不過就是一個平凡而普通的少年,縱然有些奇才急智,但如果起點太差,再加上大環境又格外的競爭殘酷,也許他這輩子都出不了國,只能在市井之間打滾廝混。

甚至許多成天出國的人,也不一定就見識過邊防線上的國界碑究竟是個什麼樣子,祖國的邊界線又是個什麼情況。

很多人在海關出關出國的時候,備受盤查,在影視作品中見到邊界線上的衛兵巡邏,或者關卡處的士兵荷槍實彈的嚴格檢查,便以為邊境線出入境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但實際上只要有門路,出入境其實是非常簡單的。

否則,改革開放初期,大量北方人湧入蘇聯,倒賣兩國各自的產品,大發橫財,被稱為倒爺的這批人,就不可能能夠通過檢查嚴格的邊界線。

在北方邊界線上的地形多為平川,一眼望去,十里之內都能看見人影晃動,就這樣,依舊有許多的偷渡的人往來進出,更不用說在南方多茂密叢林,視線盤查極為受阻的情況下了。

郝帥和姚夢枕跟著阿伊索特嫫來到邊界碑的旁邊,姚夢枕對於國界線這種東西十分的淡漠,根本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但郝帥就不一樣了,他有些緊張而好奇的問道:「這附近沒有巡邏的士兵的嗎?」

阿伊索特嫫笑了起來,指著旁邊一個方向,笑道:「這裡是沒有路的,所以平時幾乎不會有士兵在這裡巡邏,在那個方向有一條通往緬甸的公路,在那裡,有很多的士兵和關卡,想要出入境就要經過嚴格的檢查了。」

郝帥有些恍然,他回頭與姚夢枕打了個眼色,示意讓她跟上,自己一邊跟著阿伊索特嫫,一邊問道:「你對這些很熟悉啊,以前經常……呃,出入邊境線嗎?」

阿伊索特嫫回頭笑著,絲毫沒有半點兒異色,她露出雪白的牙齒,笑道:「當然啊,我六歲就被父母親帶著從這裡走過好些來回了。」

她見郝帥神色詫異,很是不解,便又解釋道:「我們寨裡面窮,又沒有什麼很值錢,或者拿得出手的土特產,只好從旁邊的其他地方來回倒騰一些各自的特產,以此來賺一點點錢。」

郝帥見她還會說北方方言的倒騰二字,忍不住笑了起來,很是佩服她的普通話水平,他好奇的問道:「你們平時都倒騰一些什麼東西?」

阿伊索特嫫不假思索的說道:「從我們這邊,有時候湊錢在城裡面帶一些手機過去,然後在那邊賣,這些電子產品,很好賣的,而且又小,帶起來也方便。」

郝帥奇道:「那邊喜歡這個?買得起嗎?」

阿伊索特嫫像是明白了什麼,她笑了起來,俏生生的翻了郝帥一個白眼,又有些嬌嗔,又有些生氣似的,說道:「我們可不像你們內地的城裡人,用那麼好的手機,上次班裡面有個學生帶了一個蘋果手機,可把班上許多人的眼睛都羨慕得紅了。」說著,她好奇而頗有興趣的看著郝帥,說道:「你有么?」

郝帥笑了起來:「我是窮學生,沒錢,用不起那玩意。」

阿伊索特嫫也沒有半點兒輕視和鄙夷,她只是有些失望的啊了一聲,但隨即又多了幾分親熱與親近,蹦蹦跳跳的來到了郝帥身邊,挽著他的胳膊,笑吟吟的說道:「沒事啦,我也沒有!不過,以後我要是看到城裡面有便宜的,我幫你收一個,然後送給你,好不好?」

郝帥笑道:「我可擔當不起,那東西好貴呢。」

阿伊索特嫫咯咯笑道:「也不算很貴啦,二手貨,有些是贓貨,你不嫌棄就好。」

郝帥也是常年在市井之中打滾的人,一聽便明白了:敢情阿伊索特嫫是在城裡面收一批便宜的看起來很新的二手貨,翻新貨,又或者說偷來的手機再銷贓到他們這裡,然後他們拿到其他地方去賣。

由於收到的時候格外的便宜,出入關的時候又沒有任何的關稅,所以拿到外面賣的時候油水著實不少。

郝帥以前就窮慣了的,自然不可能因為現在成了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就回過頭來去小看輕視那些依舊生活掙扎在貧困線上的人們,他笑著對阿伊索特嫫說道:「我怎麼會嫌棄?不過該多少錢,我給你就好,這點錢我還是花得起的。」

阿伊索特嫫笑吟吟的也沒把他這句話當成是話,少數民族的女孩兒多直爽,不像漢家兒女那樣腸子彎彎繞得厲害,有什麼便說什麼,她笑著說道:「可不行,說好了送你就是送你的,你要是不要,我就不喜歡你了。」

郝帥自然這時候不可能說:那你就別喜歡我吧?

他還有求於人呢!

雖然說起來有些卑劣,但在人家的地盤上,總得配合著一點吧?更何況,眼前這個女孩兒著實討人喜歡,郝帥跟她有肌膚之親,雖然談不上就因此喜歡上了這個女孩兒,但反感肯定是沒有的。

郝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沒有說話,一旁的姚夢枕看不下去了,她用力乾咳了一聲,瞪了阿伊索特嫫一眼,像是在說:喂,你要臉不要臉啊?旁邊還一個人啊?

可偏偏阿伊索特嫫壓根就沒有往這方面想,在她看來,男歡女愛,自己表達自己的情感,有什麼好驚訝稀奇的,她還以為姚夢枕是因為自己答應送郝帥禮物,沒有答應送給她禮物,她有些不高興,阿伊索特嫫雖然沒有什麼心機,但是這種最基本的人情世故她還是知道的,她連忙笑了起來,對姚夢枕笑道:「姐姐也給你送一個,好不好?」

姚夢枕都無語了,瞪大了眼睛看著阿伊索特嫫,簡直不敢相信這世上有這般打蛇隨棍上的人,自己是這個意思么?

好在一旁的郝帥使勁給姚夢枕打著眼色,姚夢枕這才沒發作出來,但是很有些大漢民族主義情結的她心面暗自嘀咕了一句:這蠻夷就是蠻夷,真是沒心沒肺。

姚夢枕有這般情結,可郝帥卻是沒有,他一路與阿伊索特嫫親熱的說說笑笑,三人水波不興的穿過了國界線,來到了另外一個國家,緬甸。

阿伊索特嫫一邊走,一邊跟郝帥說道:「現在我們在的位置就是緬甸的佤邦,這裡呀,顧名思義呢,絕大多數的當地居民都是佤族,這裡以前是我們國家的一部分,只是到了清朝呢,就劃分出去了,只不過分國不分家,邊界依舊不明顯,兩邊的人往來十分密切。」

郝帥知道她經常往來,便知道她肯定對這裡的風土人情了如指掌,算得上是一個合格的導遊,知道這些事情也很正常,他跟著阿伊索特嫫走了好長一截路,大約兩個小時過後,兩人才算走出山區。

郝帥走出山區的那一剎那,忽然間覺得眼前一亮,似乎又從原始世界回到了文明世界,只不過眼前的所謂文明世界和他的家鄉東吳市,那是絕對沒法比的。

郝帥站在山坡上居高臨下的看去,卻見眼前的城市只不過像中國內地的一個小城鎮,比縣級城市的吳江市還要差上許多,視線所及之處,到處都是矮矮的房子,最高的也不過是五六層的用白色石灰刷成的樓房,稀稀拉拉的,十分不美觀。

儘管如此,郝帥依舊還是有些心潮澎湃:不管怎麼樣,小爺我也是出過國的人了!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啦!

郝帥滿懷著好奇興奮的帶著同樣好奇而有些輕鄙的打量著眼前這一切的姚夢枕,跟著阿伊索特嫫下山往城鎮中走去。

雖然在山上看起來這城鎮離他們很近,但望山跑死馬,郝帥和姚夢枕又走了老遠一截路,走得兩人暗自叫苦不迭,這才算是進了城。

但不管怎麼樣,這看起來破舊宛如城鄉結合部一樣的小城鎮依舊比原始森林要好了許多,到處能夠聽到叫賣的聲音,甚至很快便有一個皮膚黝黑的當地居民騎著三輪摩托便跑了過來,一開口震住了郝帥。

他說道:「要住宿嗎?要買特產嗎?我帶你去,住宿五十塊塊,買特產一百塊1

郝帥傻眼了,這,這哥們的普通話倍兒地道啊,比,比我還標準啊!他,他是哪國人啊?

但不等郝帥問,阿伊索特嫫叉腰朝著這人呵斥道:「喂,你當我們是生客使勁宰啊?還住宿五十?你怎麼不去搶啊?我每個月往來這裡不知道多少次,你要這樣宰人,我找其他人了,難道這裡就你一個人騎摩托嗎?」

說著,阿伊索特嫫抬手便朝著其他人招手。

這位皮膚黑黑的三輪哥有些慌了,連忙伸手攔住了她,不好意思的朝著郝帥笑了笑,說道:「好吧好吧,你說是多少?」

阿伊索特嫫不假思索的說道:」按照行價,去旅館,三塊,去市場,五塊1

三輪哥想了想,一點頭說道:「走吧1

郝帥頓時哭笑不得,我了個擦,這位兄台開價真狠吶,一開就是五十一百?阿伊索特嫫砍價也太tmd狠了,從五十一百砍到三塊五塊?我了個擦,你不去搞營銷真屈才啊!

三人擠了擠上了摩托,好在三人體積重量都不大,倒也坐得下。

一路上這輛摩托便在車水馬龍中穿行著,郝帥則瞪大了眼睛看著四周,他一眼看去,這裡的人們相貌與中國人幾乎沒有任何的差別,當中能看到不少身穿綠色軍裝的軍人,扛槍從街邊走過,軍裝樣式和九十年代的解放軍幾乎沒有什麼差別。

尤其是當郝帥經過市中心的時候,他看到一個圍起來的廣場門口,屹立著頗大的石門,石門上雕刻著六個金光閃閃的大字,這六個大字寫道:佤邦人民廣場!

郝帥倒吸一口冷氣,心道:我了個去,漢字?我沒眼花吧?這,這不應該是國外,他們應該用自己國家的文字嗎?

這時候剛巧他們從這個廣場大門口的馬路上經過,旁邊一個飯攤上坐著幾個穿綠色軍裝的女軍人,其中一個女軍人大聲喊了一句話,說的也是漢語:「喂,吳正,怎麼這麼咸啊?你放了多少鹽啊?」

郝帥哭笑不得,這哪裡是國外啊??我,我不是來到雲南省的一個特區了吧?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