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34章恐怖力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4章恐怖力量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天一真人沒有想到,時隔五百年,人類的科技水平已經突飛猛進到了驚人的地步,在以往,他這樣的金身高手,可以睥睨蔑視一切軍隊,哪怕是陸地兵種之王,在戰場上橫衝直撞的重騎兵也絲毫不能奈何他分毫。

能夠與他相抗衡的,有且只有一種力量,那便是與他同等級的修行中人!

但隨著火器的出現與發展,修行人不再是人世間笑傲天下的絕對王者。

其中最有名的案例便是八國聯軍侵華時期,程式八卦掌的大宗師程廷華,一生修為登峰造極,以武入道,修為極近金身,打遍京城無敵手,可是在八國聯軍侵華時期,程廷華在京城東單牌樓偶遇一隊德國巡邏兵在調戲少女,八卦程毫不猶豫上前將德國兵暴打一頓,但等他回到家的時候,發現家門口的衚衕裡面,已經密密麻麻堆滿了手持長槍的德國兵。

德國兵亂槍齊發,一代武學大宗師便死於亂槍之下,屍首被懸挂於北京城九門之外,其頭顱、遺體由其弟程殿華、長子程有龍以及津門大俠霍元甲趁夜冒死偷出,這才得以全屍下葬。

而比起程廷華更具悲劇色彩的是一代形意拳武學巨擎薛巔,其人為當時曾任中央國術館館長,武學修為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比之武學巨匠號稱天下無敵的「孫祿堂」絲毫不遜色分毫。

薛巔在當上中央國術館館長的時候,五湖四海的高手聽了不服氣,紛紛上門挑戰,薛巔聞言,將眾人聚在一堂,當眾繞著一張八仙桌打了一套拳法,他在桌一頭打,打著打著,突然間人就到了另外一頭,其速度之快,大堂之中數十人,竟然無一人看見!

這場上眾人無一不是武學高手,眼力自然十分驚人,可他們竟然沒有一個人瞧見薛巔是怎樣從桌子的這一頭到桌子的另外一頭的,這樣驚人的身形速度,實在是太可怕了!

以至於到場的所有人,不敢再提挑戰之事,連看都看不清楚人家的身形,那怎麼打?

從此之後,薛巔被公認為除孫祿堂、尚雲祥之後最強的中華武學大宗師之一,公認他的武學修為到了武術的最高境界:化境,已經以武入道!

曾著《逝去的武林》一書的作者李仲軒聽說自己有個師叔薛巔極為厲害,想上門切磋,其師尚雲祥聽到后,駭然色變,連忙勸阻,說:薛巔武人文相,看起來斯斯文文,動起手來如神如魔,只要與他動手,對手無論是親是疏,是敵是友,非死即殘!千萬不能招惹。

這樣的「拳霸」在新中國成立初期,由於加入了當時被認定為「邪教」的一貫道,因此被解放軍用重機槍活活掃死在自己的家中。

以他這樣高境界的武學大宗師,死後無人敢為其著書立說,即便是在互聯網上也搜索不到其生平簡介,這是絕無僅有的。

中華百年的武學大爆炸時期,湧現的大宗師大宗匠多不勝數,但他是唯一一個以彗星姿態照亮武學天空,又迅速徹底黯淡消失得無影無蹤的一例,其人在最後時刻與軍隊對抗的時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得而知。

但無論是八卦程,還是拳霸薛,他們的下場都一樣……死在了火器之下。

天一真人的法力修為遠超程廷華和薛巔,但他面對的武器威力也遠遠超過了當時那個年代的武器。

如果天一真人知道程廷華和薛巔的事,也許就不會這樣的託大,他並不是過於狂妄,而是過於的「無知」,對這個時隔五百多年的世界太過於「無知」。

正所謂「無知者無畏」,天一真人面對著火神炮的時候,絲毫沒有半點避讓的意思,實際上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用速度瞬間摧毀對手,他甚至可以讓這裡所有的火力支援車在瞄準自己的一剎那,自己再后發制人,將所有的火力支援車上面的人全部秒殺!

但是,他沒有,他選擇了正面硬撼,於是,這早就了他慘敗的悲劇,也造就了修行史上第一例肉胎凡人擊敗金身高手的先例。

當火神鞭第一時間抽打到天一真人的身前金身盔甲上時,他便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這股力量的威力之大,遠超出他之前遇到的那些武器,而且如果僅僅只是威力超出了幾倍,那還另說,但這一次的力量,不僅僅威力幾倍於之前,而且速度之快……簡直可怖!

子彈雖然只從一個方向打來,但天一真人只覺得自己就像是在經歷著一場狂風暴雨,四面八方都是驚濤駭浪,他體內的真元以極為驚人的速度,瘋狂的消耗著。

修行人如果修鍊到了金仙境界,那麼修為到達了「與天地同壽,與日月齊暉」的境地,其法力真元源源不息,當然便不可能被這樣的武器威力所擊潰。

但可惜的是,天一真人並沒有那樣高強的修為境界,他只是一個金身高手,體內的真元法力來自於平時修鍊時候的儲存,和自己肉身鼎爐的五臟氣血中的運輸、轉化能力。

一個人修為越高,他的五臟和肉身鼎爐就越強,那麼他將體內精氣血轉化為法力真元的速度也就越快,但如果消耗的速度超過了他補給的速度,就會導致「入不敷出」的情況,最終會導致一場可怕的潰敗與崩潰。

天一真人此時便是這樣的境地,他能夠感覺到自身的法力真元在瘋狂的被消耗著,他眼角處的血管根根爆裂開來,額頭上的青筋更是緩緩的滲透出血跡,他整個人隨時都有要肉身鼎爐崩潰爆裂的跡象,而他絲毫不知道對方的攻擊何時才能停止下來!

這一刻,天一真人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如果他不是如此託大,當面跟人硬撼的話,又何止於此?

此時他再想從這裡逃走,卻已經是不可能了,因為他若是想逃離,就必須要再次發力調動真元,這就好像一個舉重運動員舉著足以壓垮他的上千斤重物,是不可能說離開就離開的。

就在眾人以為這一場可怕的攻擊似乎永遠都不會停歇的時候,突然間場上的槍聲戛然而止,恐怖的火神之鞭瞬間消失在夜色之中。

但眾人的耳中依舊響徹著火神炮瘋狂的怒吼聲和子彈撞擊在金身盔甲上發出的可怕震動聲。似乎天空依舊在轟鳴著,大地依舊在顫抖著!

郝帥和姚夢枕和所有人一樣,瞪大了眼睛向場上看去,卻見場上煙霧瀰漫,幾乎籠罩了整個操常

他們不知道天一真人究竟死了沒有,如果他沒有死,那他們只能束手就擒,因為他們將沒有任何再反抗的餘地!

姚夢枕放下手中的武器,飛快的從車上跳了下來,朝著郝帥奔去,他們兩人已經打空了這裡所有車輛上面的所有武器的所有子彈,而郝帥卻依舊站在車上,手中緊緊的按著武器的按鈕,加特林機槍的槍管依舊在飛快的旋轉著,發出嘶嘶嘶的聲音,槍口冒著陣陣的青煙,車身上的彈殼堆積如山,冒著騰騰熱氣。

姚夢枕一把抓住郝帥,將他從槍把手上拉扯開來,大聲喊道:「郝帥,沒子彈了,別打了1

郝帥這才如夢初醒,此時他眼睛裡面滿是猙獰的血絲,一張原本英俊清秀的面孔變得十分的可怖猙獰,他彷彿走火入魔似的,直到姚夢枕在他耳邊大聲呼喊,一指戳在他的靈台穴,他才慢慢的清醒下來。

郝帥剛清醒下來,便立刻扭頭向場中看去,無比緊張的說道:「他死了沒有?」

郝帥話音剛落,便忽然間聽見場上傳來一聲極為憤怒的咆哮聲。

這一聲怒吼,嚇得郝帥和姚夢枕渾身一顫,兩個人的眼中閃過一絲絕望,場邊的士兵們也都震驚的一聲大嘩,紛紛朝後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在這樣恐怖的掃射下,這個人竟然還沒有死!!

這還是人類嗎?

此時場上所有的探照燈都打在了天一真人的位置上,眾人視線朝著場上看去,他們只見煙霧漸漸消散,天一真人的身形緩緩的顯露了出來,他周身依舊散發著淡淡的金光,但與之前濃烈得猶如實質一樣的金光已經不可同日而語,這時候的金光淡得已經幾乎微不可見。

天一真人的七竅之中在緩緩的滲出鮮血,由於法力真元的巨大透支,他的肉身鼎爐消耗了大量的精氣血,透支了他大量的生命力,讓他他的容貌與模樣彷彿一下老了二十歲,此時看起來彷彿一個奄奄一息的老人。

但由於此時是黑夜,眾人又隔著較遠,因此燈光雖強,但天一真人的變化,眾人一時間瞧不太清楚,他們都被天一真人的恐怖力量而震撼畏懼,他們幾乎每一個人都被震懾得不敢動彈!

姚夢枕看見天一真人還活著站立場中,渾身依舊散發著金光時,腦海中頓時嗡的一聲炸開來,她脫口道:「完了,他沒死,快跑吧1

郝帥的眼珠也瞬間睜大,心頭狂跳,閃過一個念頭:我真的要死在這裡嗎?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