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35章最後的稻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5章最後的稻草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天一真人的恐怖表現震撼了這裡所有的人。

如果說,剛才還有人敢將槍口無意中對準天一真人的話,那現在,他們真是對天一真人頂禮膜拜的心思都有了,被如此恐怖的火力掃射,居然還能活下來,這不是神是什麼?

郝帥同樣震撼無比,他知道自己能打出來的牌幾乎已經全部打出來了,能動用的武器也幾乎全部用完了,他現在除了兩個拳頭,幾乎沒有任何的武器,乾坤如意鏡如果沒有了功德,也不過是一件可以使用「天下無敵」道法的臨時性道具而已,根本發揮不出它極為強悍的鬥法功能。

郝帥此時已經是山窮水盡,走投無路,一旁的姚夢枕恐懼震驚的一拉郝帥的胳膊,緊張的說道:「郝帥,快走吧,他應該一時半會追不上我們的!除非你想用那個道法1

郝帥死死的盯著天一真人,他直覺上感覺有點兒不對勁,如果天一真人毫髮無損,只怕他立刻就會狂撲過來,將他們像碾壓螞蟻一樣活活碾死。

可是對方現在站在場中,一動不動,彷彿一尊雕塑似的。

郝帥一咬牙,他沉聲道:「等會1

姚夢枕大驚:「還等,你真的不想活了嗎?」

郝帥咬牙道:「不對勁,這個傢伙不對勁1說著,郝帥忽然間朝著天一真人大聲喊道:「喂,老不死的,花生米好吃嗎?我這裡還有一鍋花生米,要嘗嘗嗎?就是小心撐死啊1

姚夢枕目瞪口呆,我靠,你真是作死啊!這個時候居然還敢挑釁?

天一真人聽了這話,心中之怒真是可想而知,他最看不起的小嘍,連築基都沒有通過的小崽子,居然敢這樣囂張的跟自己說話,而且最讓他無法忍受的是,這樣一個貨色,居然讓現在自己這樣狼狽,他至少瞬間透支了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的陽壽!

生命力就等同於人的陽壽,一個人能活多久,就取決於他的生命力,而生命力的長短,取決於人體肉身鼎爐的強壯與否和健康與否。

人體的五臟幾乎代表著人體肉身鼎爐的最主要器官,人體最重要的氣血精元都是從這五個地方生髮出來的,它們如同人體生命力的發動機。

而剛剛短短的幾分鐘,天一真人的發動機就超負荷運轉,一下給他的五臟造成了巨大的損傷,以至於天一真人瞬間老了二十歲左右。

天一真人此時渾身五臟俱焚,經脈欲裂,他的體內就像一個所有水管全部爆裂,所有傢具全部壞損,所有電器全部歇菜的房間,到處都是一片狼藉,就沒有一個地方是完好無損,可以立刻利用的。

要想讓這個房間重新運轉起來,就必須先得抽光這個房間裡面的水,然後再挨個修補傢具和電器。

而這房間中的水,就相當於人體之中隱藏在其他經脈中的氣息,它們平時不怎麼顯眼,但是鬧騰起來,可是真要人命。

天一真人此時就在瘋狂的調息著,控制著自己體內瘋狂暴走的氣息,他壓根都不敢回郝帥的話,生怕自己一張口,一股寶貴尚存的真元就這樣消散了。

郝帥見天一真人居然不還嘴,他頓時狂喜,忍不住嘶聲大喊道:「他受傷了,快點開槍打死他啊!快點打死他1

可是……之前天一真人給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恐怖了!

一個能夠以肉身力量硬扛火神炮的存在,誰敢去挑戰?再給他們人手一把火箭筒,只怕也不敢吶!

除非……有人能夠證明,天一真人的確是受了重傷,再也抵受不住子彈的攻擊,他們才會將槍口瞄準這個恐怖的對象。

誰想當這出頭鳥,誰就去吧!

死道友不死貧道,這永遠是人類趨利避害的天性。

就在這個時候,在這萬籟俱寂的夜色之中,天一真人忽然間一聲怒吼,他抬起手來,遙遙一指郝帥,眾人只見郝帥憑空像是被一把看不見的巨手用力推了一把似的,整個人猛的向後飛去,一下撞在軍火庫的水泥牆壁上。

天一真人忍不住哈哈狂笑了起來,他笑聲剛脫口而出,便覺得喉嚨一甜,險些噴出一口鮮血,好在他反應極快,硬生生的將這口血吞了回去。

這口血他若是吐出來,對他的傷勢極有好處,但此刻咽了下去,卻是讓傷勢變得更加厲害,但天一真人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他知道這口血若是吐出來,只怕形勢立刻逆轉,周圍的人會像黃蜂一樣蜂擁而上,到時候他能不能再抵擋得住,那就是一個大大的問號了。

可自家事自己知道,旁人卻是絲毫不知道的。

眾人眼見天一真人還有如此神威,頓時一片嘩然,齊齊的向後退了一步,心中不約而同的想道:幸虧沒聽這個傢伙的!

這一下,更是打死他們也不敢出手了。

姚夢枕一聲驚叫,朝著郝帥跑去,卻見郝帥在牆上緩緩滑落,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嘴角流出鮮血,她驚道:「郝帥,你沒事吧?」

誰料郝帥忽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

姚夢枕目瞪口呆:「你被摔壞腦袋了嗎?還不跑,還有心思笑?」

郝帥哈哈大笑道:「夢枕,我笑你精明一世,怎麼這個時候犯糊塗了?」

姚夢枕不解的看著郝帥,心道:壞了壞了,肯定是腦子摔壞了,這個時候居然還能說胡話1

郝帥抬起手來,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咧嘴一笑,說道:「你想想,以這個老怪物的力量,他可能一下殺不死我嗎?」

姚夢枕也是關心則亂,她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都在郝帥的身上,因此很多事情都沒有仔細深思,此時她猛的一愣,脫口道:「你是說……」

郝帥嘿的一聲笑,抬眼向天一真人看去,冷笑道:「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1

姚夢枕眼睛一亮,有些興奮的說道:「對啊!你說的對啊!他剛從封印法寶中被放出來,想必身上也不太可能有法寶1

郝帥眼睛盯著天一真人,目中滿是殺機,他知道,眼下的情勢已經徹底逆轉,他從一個旁人看起來極為微小,根本不可能有勝算的小螻蟻,搖身一變,變成了可怕的獵人,而場上那不可一世的天一真人從強大的獵人變成了搖搖欲墜的獵物。

郝帥緩緩站了起來,朝著外面走了過去。

眾人只見這個少年的身影又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他們頓時又瞪大了眼睛,驚疑不定的看著場中,一場似乎本來已經塵埃落定的戰鬥,此時彷彿又多了幾分懸念。

天一真人瞧見郝帥,心中咯一下,暗叫不好,他一直自負傲然的神情中終於出現了一絲慌亂,他下意識的身子向後仰了仰,目光中充滿了憤怒、震駭和一絲驚慌。

郝帥在眾人注視下朝著天一真人走去,他面含冷笑,一步一步,沉穩而堅定的朝著天一真人走去,他大聲道:「來啊,再動手啊1

天一真人被郝帥咄咄逼人的氣勢震得不由自主的想往後退,但他身形剛動,便忽然間意識到了什麼,他強壓著體內的傷勢,大聲嘶喊道:「殺了他!誰殺了他,我讓他當主管此地1

眾人一聽,目光頓時一凝,所有視線都集中到了郝帥身上。

郝帥卻是不驚不慌,他大聲道:「這裡本來就是你們的地方,為什麼要他讓?」

天一真人惱怒的大吼道:「你們再不動手,老夫殺光你們所有人1

正所謂虎死不倒威,天一真人之前的表現實在是太恐怖太震撼了,他這一句話使得眾人在積威之下,下意識的抬起了槍口,朝著郝帥指去,場上的氣氛頓時變得無比肅殺。

郝帥心中一緊,他大聲又道:「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否則為什麼要你們動手,他不自己動手?現在你們一人一槍都能打死他了1

這一句話如同晨鐘暮鼓,一下點醒了這裡所有的人,眾人眼睛一亮,心道:對啊,這個傢伙這麼強,為什麼他不自己動手,要我們動手?想必是……

人們之所以會服從暴力,是因為恐懼與害怕,是因為暴力的強大,但當這股可怕的力量變得衰弱下來的時候,人們便會心思浮動,當這股力量衰弱得眾人發現他們能夠將其擊倒的時候,那麼反抗將會隨之而來。

天一真人聽見郝帥這句話,便心中更慌,他下意識的朝著四周看去,只覺得四周人們看著他的目光都變了,不再是一種敬畏而恐懼的目光,而是一種看著獵物的目光,一個個虎視眈眈,都想上來撕咬一口似的。

郝帥與天一真人越走越近,他瞧見天一真人臉上的驚恐,心中越發確信自己的判斷,他一指天一真人,殺氣騰騰的大吼道:「殺了他1

眾人的槍口嘩啦一聲,齊刷刷的指向天一真人。

天一真人又驚又怒,他知道情況已經危急到了最緊急的時候,他不敢再有任何的保留,瞬間便將體內剩餘的法力真元全部釋放了出去,一聲獅子吼的咆哮道:「誰敢殺我1

這一聲大吼,震得四周空氣猛的一顫,在他周圍彷彿釋放出了一個空氣炸彈似的,一個巨大的空氣波向四周猛推了出去,場邊的士兵們紛紛痛苦的扔下槍,雙手捂著耳朵。

而就在這一聲驚人的大吼中,一個少年的聲音清晰的從當中透了出來,雖然聽起來有些稚嫩,但是清澈透亮,宛如雛鳳初鳴:「我敢殺你1

天一真人猛的瞪大了眼睛,他瞧見郝帥加速沖了上來,當真是如同一頭初生牛犢,眼中只有狂熱的之色,沒有半點兒畏懼。

天一真人嘴巴一張,喉嚨中冒出一個嘶啞的聲音,絕望而輕微的說道:「吾命休矣1

剎那間,郝帥便撲到了他跟前,他騰空一躍,整個人的膝蓋一下騎在了天一真人的腦袋上,他兩條強有力的大腿夾住了天一真人的腦袋,然後借著撲過去的去勢,腰部用力一擰!

這時候便是一根碗粗的木樁只怕也被郝帥的大腿給擰斷了!

嚓一聲,天一真人的腦袋一下被擰得幾乎轉到了背後面,他身子搖晃了一下,軟軟的跪倒了下去。

而騎在天一真人肩膀上的郝帥也順勢落在了地上,他赤手空拳,手無寸鐵,但卻比場邊所有呆若木雞,手持槍械的人都要顯得恐怖而強大,都要顯得威風凜凜!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