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39章心狠手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9章心狠手辣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等人的突然「失蹤」讓這裡的士兵和軍官們一陣慌亂,他們不敢想像他們在得罪了一個能夠神出購螅會招來怎樣的災禍。

隨著這個工廠沸騰起來以後,小鎮也跟著沸騰了起來,士兵們瘋狂的搜尋著郝帥等人的下落,緊接著更多的士兵坐著車輛,一車一車的開進了工廠之中,將這個地方圍得水泄不通,四周的崗哨安插得密密麻麻,就算是一隻蚊子都飛不進來。

他們生怕郝帥會像之前的天一真人一樣,以一人之力震懾住他們這裡所有的人。

郝帥給他們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這樣的「超人」並不是絕對的刀槍不入,他們的強大是有上限的,只要他們的攻擊強度達到一定程度,就足以殺死這樣的「超人」。

只要知道一個人有辦法對付,並不是不可戰勝不可殺死的,這些軍人就會變成非常可怕的殺人機器,整個工廠像變成了一個兵營,到處都是巡邏的士兵,他們一個個子彈上膛,虎視眈眈,掃視著這裡每一寸土地和每一個陰影角落。

但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讓他們如臨大敵的對象並沒有遠遠的逃走,也沒有想要攻擊他們所有人的意思,他只想完成自己這一趟的初始目標……讓這些毒販們付出他們應該有的教訓與代價。

此時的郝帥帶著姚夢枕和阿伊索特嫫小心翼翼的躲在角落之中,耐心的等待著屬於他的機會。

經過了一晚上的折騰,工廠之中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在五樓的一間頗為豪華的房間之中,佤邦的四號人物趙正國正躁怒的在房間中背著手,快速的走來走去著。

這個佤邦的第四號人物長得和其他佤邦人一樣,皮膚黝黑,個頭矮小,只不過他的法令紋極深,兩頰又深深凹陷下去,讓他看起來極有威嚴,眉心中央深邃的川字紋更是顯露出他頗深的心機。

在聽到楊承恩的死訊后,趙正國瞬間就意識到:自己上位的時候來了!因此他立刻調動士兵,駕車往這裡趕來。

這個地方實際上分兩層,外面一層是防衛森嚴的兵營,而裡面一層則是毒品加工廠,每天都有未經加工的半成品罌粟膏被送到這裡來,經過煉製后,再加工成鴉片、海洛因等等毒品。

在佤邦這個以毒品交易為主要貿易收入的地方,這個工廠可謂是整個佤邦重要的錢袋子之一,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毒品都從這裡生產出來,發送到世界各個角落之中。

因此,這個地方的重要,不言而喻。

如果有其他國家的軍隊來攻打這個地方,整個地區的佤邦人民都會變成兇猛的戰士向侵略者發起兇猛的進攻,因為他們都是靠這種毒品經濟生存下去的,誰斷了毒品生意,誰就斷了他們的財路。

正所謂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他們不起來拚命才怪。

民眾尚且如此,更不用說那些高官了。

之前楊承恩健在的時候,這個地方被他經營得水潑不進,只要外面有敵對派系的人調兵進來,立刻就會演變成為內鬥。

因此趙正國一直窺覷著這一塊巨大的肥肉,卻始終不敢下手。

但是突然事件發生了,天一真人殺死了楊承恩,讓他地盤上的士兵們群龍無首,給了趙正國以絕佳的機會。

不過趙正國老成持重,在第一時間打聽了裡面的情況后,他並沒有第一時間動彈,而是飛快的調兵遣將,將自己能夠調動的軍力全部聚集了起來,同時靜觀其變。

天一真人的強悍之處他沒有親眼看見,因此他對這個恐怖的金身高手並沒有過多的畏懼之心,他唯一擔憂的是整件事情可能是楊承恩一手導演出來的,萬一他發兵進去,那就等於是自投羅網了。

耐心的趙正國一直等到晚上郝帥與天一真人展開恐怖激烈的大戰,密集的槍聲傳徹十里之外,他才終於下定了決心,決定調動自己的軍隊開往工廠。

趙正國來的時間十分的趕巧,正好是郝帥和天一真人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由於槍聲太過於密集,趙正國並不敢第一時間明目張的攻打,而是選擇了與他平日里私交尚可的一名軍官私下聯繫了一下,嘗試著讓他倒戈。

結果自然不言而喻,失去了三號人物的領導,這麼多的士兵就變成了沒有主見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這時候再出來一個高層的領導人物,當然他們就毫不猶豫的倒戈相向。

在得知一個少年和一個少女居然殺死了天一真人後,趙正國震驚之餘,又不免心懷叵測,他肯定不能容忍這塊已經到嘴的肥肉被人指染,他不知道這個少年和少女到底什麼來頭,有多厲害,但他絕對不能允許這塊地盤落在別人的手中,更不能容忍這些士兵都對兩個陌生人產生狂熱的崇拜之情。

他們要服從崇拜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他,趙正國!

趙正國毫不猶豫的下達了殺人滅口的命令,只不過畏懼對方會悍然反抗,可能會造成巨大的傷亡,因此他採取了較為迂迴較為緩和的手段,讓對方麻痹大意,直到他徹底調兵進來,將這裡全部控制住以後,才最終撕破臉皮,一舉將對方擒下。

趙正國雖然心機深沉,但他並不是一個善於謀略的人,給他出這個主意的,不是別人,正是郝帥跟蹤的兩名毒販中的老大,林天。

林天自然能夠一眼認出郝帥和姚夢枕來,干他們這一行的人,如果不養成謹小慎微,多疑多心的習慣和性格,那他們早就死了千八百遍了!

吳江市在小旅館中他們僅僅只打了一個照面,但林天就已經將郝帥記在了腦海之中。

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少年和少女為什麼要跟著自己,但……在吳江的時候看見這個少年,來到了佤邦又看見了這個少年,而且這個少年還跟那個恐怖的金身高手死戰一場,這個事情要是沒有鬼,那林天真是死也不相信!

而且,就算是偶然和巧合,林天也絕對不會將這一切置之不理,這個少年身上讓他有一種可怕的預感,讓他坐立不安,讓他如針芒在背。

這個性格陰鷙,心狠手辣的毒梟決定先發制人,不管對方是不是針對自己而來,因此他主動找到了趙正國,讓他對郝帥下手。

林天原本是楊承恩的老顧客老買家,從佤邦走私進入雲南境內的毒品,有二十分之一都是經過他的手的,數字上看起來雖然不多,但換算成為金額,就十分駭人了,足有上億元之多。

這樣的客戶即便是趙正國也是十分重視的,而且他提的意見正好與趙正國不謀而合,於是一次針對郝帥的陰謀便因此而展開了。

只不過,任何時候理想是美好的,但現實是殘缺的。

他們千算萬算,一丁點兒都沒想到郝帥居然在他們眼皮底下消失了!

這比這個少年一路像天一真人那樣碾壓過來,更讓人覺得恐怖,滲得慌。

沒有人喜歡提心弔膽的日子,趙正國尤其如此。

雖然殺人滅口的主意趙正國也贊同,但是此刻他卻像是忘記得乾乾淨淨似的,朝著面前的林天和他的手下朔哥陰惻惻的說著:「現在好了,人跑了,你說該怎麼辦吧?」

林天雖然是這裡的大客戶,但是他只是一個大拆家而已,並不是最上游的上家,在人家的地盤,他也不敢放肆。

這個陰鷙的毒梟小心翼翼的說道:「這個情況我也沒有預料到,要我說,也許他們已經跑遠了,不敢再回來了。」

趙正國冷冷的說道:「哦?你怎麼知道?你能確定?換了是你,你能咽下這口氣?」

林天頓時被噎住,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趙正國,眼見這個比他更加心狠手辣的大毒梟兼一方軍閥,眼中閃過一抹殺機,他頓時心中一凜,心思飛快的盤算了起來。

林天想了想,剛要開口,卻忽然間聽見門口傳來幾下敲門聲。

趙正國眼帘微微一抬,冷冷的說道:「進來1

很快,大門打開,一名士兵端著一套茶具走了進來,在放下茶具后敬了一禮。

趙正國酷愛喝茶,他走到哪裡,這套茶具便跟著他帶到哪裡,他朝著這名士兵微微點了點頭,然後示意讓他出去。

而就是這麼短短的開門時間,一直隱身躲藏在一旁的郝帥終於等到了機會,他扭頭朝著姚夢枕點了點頭,然後捏著阿伊索特嫫的手朝著房間裡面溜了進去。

阿伊索特嫫像是做夢似的,眼見這扇門兩旁都是手持八一杠的士兵,嚇得她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尤其是經過這兩個士兵身邊的時候,她渾身汗毛都倒豎了起來,生怕這兩名士兵突然間就將槍口指向了她。

阿伊索特嫫戰戰兢兢的從門口跟著郝帥悄悄的溜了進去,剛進門她便跟著郝帥飛快的躲在了房間角落之中,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嘴巴,她瞪大了眼睛,驚恐而緊張的看了看房間裡面的林天和趙正國,又看了看一旁的郝帥。

她沒見過趙正國,但從這些士兵對他的恭敬來看,也能猜到這一定是當地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這樣的一個人物,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她,一句話就能決定許多人的生死命運,成百上千的人保護著他的性命。

而郝帥……在重重追捕的情況下還不跑,居然還想著來找他的麻煩!

這真是老壽星上吊,活得不耐煩了呀!

阿伊索特嫫心面正翻江倒海,忽然間她卻聽見這房間裡面,林天陰森的說道:「趙將軍,這個人雖然跑了,但我像我大概能猜到他會去哪裡,在哪裡出現。」

趙正國眼睛一眯,眼縫中射出一道殺氣騰騰的目光:「哦?你說在哪裡?」

林天沉沉一笑,說道:「這個人我來的時候在曼尼山寨見過,當時沒見到他的正臉,只見他跟曼尼山寨裡面的一個女孩兒廝混,那時候覺得有點兒眼熟,可現在卻想了起來,他跟著那個曼尼山寨的女孩兒一起來的這裡,想必他們是一起的,我想,您只要在山寨裡面布下埋伏,一定能將這個傢伙逮個正著1

趙正國目光一閃:「哦?真的?」

林天呵呵一笑,說道:「趙將軍,您覺得我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嗎?」

趙正國冷冷的說道:「可曼尼山寨是在中國,你想我引起嚴重的外交糾紛嗎?」

林天一不做,二不休,森森然一笑,說道:「如果曼尼這種全部都是木質結構山寨突然失火,把全村人都燒死了,那誰又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這一句話驚得阿伊索特嫫渾身鮮血冰涼,她駭然失色,下意識的便一聲大喊:「不要1

這一聲大喊,不僅把郝帥嚇了一跳,更把趙正國和林天嚇了一跳。

趙正國下意識就拔出槍來,大聲怒喝道:「誰!1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