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43章還我功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3章還我功德!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鄒銘東和韓姬男兩人臉上還淌著眼淚,便突然間聽見旁邊響起了郝帥的聲音。

兩人猛的睜開了眼睛,卻見郝帥正站在他們跟前,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他旁邊還站著兩個女孩兒,一個嬌俏可愛,一個皮膚黝黑,正是姚夢枕和阿伊索特嫫。

韓姬男絕處逢生,一下忍不住撲過去緊緊抱住了郝帥,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郝帥,郝帥1

鄒銘東在鬼門關前打了個滾兒,他倒還勉強撐得住,不像韓姬男這樣失態,他回頭看了一眼,卻見四名士兵歪歪斜斜的倒在一旁,他們手中的槍口依舊散發著森寒的光芒,讓人不寒而慄。

鄒銘東想起自己差一點點兒就要死於槍下,他忍不住眼中淚水再次奪眶而出,讓人分不清他究竟是羞愧而落淚,還是因為大難不死而狂喜。

郝帥眼見韓姬男一個大老爺們撲在自己身上又哭又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身上還傳來一股奇怪的味道,他便一臉的嫌憎,伸手去推他,說道:「喂喂喂,別把鼻涕往我身上擦啊,臟死了1

誰料韓姬男這個時候就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似的,逮住了就不肯撒手,任憑郝帥去推,他也是紋絲不動。

郝帥一時間哭笑不得。

一旁的阿伊索特嫫此時也已經是醒了過來,她聽姚夢枕解釋了之前發生的事情后,便十分緊張害怕,擔憂恐懼的想要離開這裡,一來是這裡實在是太過於危險,二來雖然林天已死,但阿伊索特嫫十分擔憂自己的族人會不會受到牽連,想趕著回去看看情況。

阿伊索特嫫擔憂的回頭看了看,她知道此時他們已經不再是隱身,只要一個探照燈掃過來,他們就會暴露在眾人視線之中,緊接著就會有鋪天蓋地的子彈打過來,將他們掃成篩子。

阿伊索特嫫緊張的小聲道:「我們趕緊走吧1

郝帥實在是受不了了,一掌砍在韓姬男的脖子上,將他砍暈了過去,然後朝著鄒銘東說道:「喂,鄒銘東,我問你一件事,這件事你要老老實實的回答我,如果你撒謊,我就把你丟在這裡,如果你說實話,我就帶你和韓姬男一起離開這裡。」

鄒銘東此時對郝帥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他抹了抹眼淚,說道:「郝帥,你說吧,你問什麼我都說。」

郝帥說道:「在吳江市的時候,你們住的那個小旅館還記得嗎?」

鄒銘東點了點頭,說道:「記得1

郝帥面色變得有些凝重嚴肅,他說道:「那我問你,小旅館的火是誰放的?是不是跟你們來的這些人?」

鄒銘東有些愕然,他搖頭道:「不是,是另外一伙人,他們還特意來告訴我們,要我們趕緊離開。」

郝帥心中暗道:該死,果然跟錯人了!可不是他們,那又會是誰呢?

郝帥這個念頭剛動,一旁的姚夢枕忽然呀的一聲,一拉郝帥的胳膊,說道:「哎,你說會不會是我們在旅館碰到打老闆娘的那個人?」

郝帥一愣,隨即眼睛一亮:「對啊!有可能啊1

鄒銘東見狀,連忙說道:「我知道這個人,這個人我們老大……啊,不,是林天跟我說過,說他是當地的地頭蛇,能不要惹盡量還是別惹。」

郝帥冷笑道:「我倒是想會會他1

鄒銘東默然不語,他現在就算是聽到郝帥要殺上九重天,他也不稀奇。

阿伊索特嫫抓著郝帥的胳膊,帶著乞求與認真的說道:「郝帥,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你為什麼要到這裡來,但我求你趕緊帶我離開這裡,我想回去,我想回家1

郝帥聽見阿伊索特嫫最後話裡面幾乎帶出了哭腔,他有些愧疚的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手,輕聲說道:「對不起,把你卷進來了,我這就帶你回去,放心,你和你的族人都不會有事的。」

阿伊索特嫫此時歸心似箭,她勉強朝著郝帥笑了笑,目光不由自主的眺望向了自己山寨所在的方向。

郝帥也不多做停留,再次使用了一個那延天女印,帶著姚夢枕,阿伊索特嫫、韓姬男和鄒銘東沿著來時的原路進行返回。

就在他們悄悄溜到門口,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工廠之中忽然響起一陣極為凄慘的嘶喊聲,正是朔哥的喊叫聲,緊接著便是一聲清晰可見的咆哮聲,郝帥雖然聽不懂這樣的土語到底是在說什麼,但聽起來像是在嚴刑拷打逼問著什麼,郝帥微微一笑,這一切原本就在他的計劃之中。

鄒銘東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複雜,而韓姬男則朝著地上輕輕啐了一口唾沫,一臉的咬牙切齒,大仇得報的快感。

這個時候正是深夜,他們幾人趁著,一車一車的士兵進出,大門開合的時候,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跟著溜了出去。

雖然是夜幕深沉,但城鎮之中卻是開了鍋似的,到處都是人聲鼎沸,時不時的還有一陣槍聲突然響起。

他們幾人一路挑著人少的地方走著,小心翼翼的出了城后,便鑽進了樹林之中。

阿伊索特嫫對這片山林熟悉之極,便是閉著眼睛也能走出去,她剛一進這叢林之中,便如魚得水,快速的在前面奔跑了起來。

郝帥在後面喊了一聲,指了指姚夢枕和鄒銘東等人,示意他們跟不上阿伊索特嫫的速度,她才不情願的慢了下來,但即便是這樣,也依舊腳步如飛,時不時的回頭看著郝帥等人,用目光催促著他們。

郝帥知道這個時候無論勸她什麼都不管用,他便只好小聲的對姚夢枕說道:「有什麼能夠讓我們瞬間回到山寨的道法么?」

姚夢枕不假思索的說道:「當然有!不就是縮地千里的道法嗎?不過,這種法術是共鳴共振式的法術,你得先在你要到達的地方預埋一個母符籙,然後你再使用子符籙的時候,就能夠瞬間傳送到這個地方來。不過,我先提醒你,這種法術估計要耗費大量的功德。」

郝帥掃興的說道:「說了這麼多,都是廢話!難道現在就沒有一點兒能夠讓我們加快回到山寨的法術嗎?」

姚夢枕目光掃了掃不遠處的阿伊索特嫫和鄒銘東、韓姬男等人,她瞪著眼睛說道:「你想讓他們發現啊?我倒不是懷疑他們會不會出賣你,而是萬一他們哪天說漏嘴,把你的事情給說出去,到時候有禍事的,可不就是你一個人了,只怕他們,甚至是他們身邊的家人,都要跟著倒霉。」

郝帥點了點頭,道:「你說的對!不過,一會我怎麼跟他們解釋之前發生的事情?還有這個可以隱身的那延天女印?」

姚夢枕立刻一副我不認識你的表情,她躲得遠遠的,說道:「這個你就自己想辦法吧,我最不會撒謊了。」

郝帥瞪了她一眼,小聲嘟囔道:「我怎麼覺得你天生就會說假話啊?」

姚夢枕很難得的沒有與郝帥爭執,她裝作沒聽見似的,繼續朝前走這。

郝帥反而落在了最後,他見阿伊索特嫫走在最前面,歸心似箭,鄒銘東和韓姬男也亦步亦趨的跟在她後面,像是生怕被她扔下,迷失在這片叢林裡面似的。

四人很是沉默的在叢林中趕著路,氣氛沉悶而壓抑。

姚夢枕實在是無法忍受這樣的氣氛,她忍不住湊到郝帥跟前,低聲說道:「哎,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郝帥說道:「什麼事?」

姚夢枕說道:「你明明能直接打死林天,為什麼還要陷害嫁禍他?」

郝帥有些得意的說道:「你笨啊!這些土著人知道林天殺死了他們的老大,你說他們會不會報仇?如果他們去報仇,你說林天的後台老大們,會不會有心思去找鄒銘東和韓姬男他們的麻煩?」

姚夢枕一愣,愕然道:「不是吧,這是你當時一瞬間想出來的?」

郝帥得意洋洋的說道:「怎麼樣,佩服我吧?」

姚夢枕一臉認真的看著郝帥,很用力的點了點頭:「佩服……你真是一個天生做壞事的料!天生壞胚呀你1

郝帥怒道:「靠,我連他們的後路都給他們想好了,救他們於水火之中,這還是壞胚啊?」

姚夢枕嘻嘻笑道:「是是是,你是好胚,好壞的壞胚!嘻嘻,不過就是有點兒可惜林天的功德值了,這個傢伙這麼壞,如果把他殺了,肯定很多的功德。」

郝帥一愣,心道:我靠,當時我怎麼沒想到?

但木已成舟,事已至此,他想要反悔也是不行,郝帥一臉大義凜然,正氣磅的說道:「你這個人才是壞胚,我輩江湖中人行俠仗義,不講究回報,這才是俠客之道!要是斤斤計較,那算什麼大俠客,大英雄?」

姚夢枕笑道:「是是是,大英雄,你不偷偷看看現在你功德到底有多少了?」

郝帥心中一動,也有些好奇的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乾坤如意鏡,他見三人離他們也有一段距離了,自己便是拿出乾坤如意鏡來,他們只怕也瞧不清楚。

郝帥朝著姚夢枕招了招手,示意她走到自己身邊來,然後借著身子的掩護掏出了乾坤如意鏡。

郝帥和姚夢枕同時好奇的伸長了脖子朝著鏡面上看去,卻見鏡面上浮現出一行字。

這不看倒還好,一看之下,兩人登時目瞪口呆。

他們只見上面漂浮著一行飄渺的白字。

宿主功德:柒佰!

七,七,七七百!

郝帥和姚夢枕倒吸一口冷氣,互相對視了一眼,強忍著最大的力氣才沒有發出一聲暴發戶似的嘶喊:發,發財啦!!!

這莫非是殺了天一真人和趙正國的功德?

一個天一真人和趙正國就這麼多功德,那,那林天呢?又會是多少功德?

郝帥念及於此,心中真是悔得滴血,他內心深處發出一聲悲憤至極的嘶喊聲:你奶奶個腿啊,還我功德值!你們這些用槍殺人也不掉經驗值的混蛋們,坑爹啊!!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