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45章再欠情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5章再欠情債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和姚夢枕等人一路跋山涉水,摸黑走了許久后,他們終於返回到了山寨之中,這個時候天已經微亮。

熱帶地區早上天亮得早,雖然天邊微藍,清晨的太陽將遠天燒得微紅,但也只不過是五點左右的時間而已。

經過一天的折磨,又是一晚上的長途跋涉,在看到山寨的第一眼后,鄒銘東和韓姬男便累癱在了地上,像狗一樣喘著粗氣,說什麼也是起不來了。

阿伊索特嫫則是激動得朝著山寨快步沖了過去,大聲叫喊了起來:「爺爺,奶奶!阿爸,阿媽1

她聲音脆亮,宛如山澗的百靈鳥,一下傳遍了整個山寨。

山寨中雖然已經通了電,但當地人都保持著早睡早起的作息習慣,這個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坐在家門口編著竹篾,做著手工活兒,聽見阿伊索特嫫的聲音后,便朝她看來,當下便有人笑道:「阿伊索特嫫,你回來了?怎麼一天都不見你人影,去哪兒野去了?」

阿伊索特嫫見山寨安然無恙,族人們也都安靜祥和,她頓時放下心來,但她猶自有些不放心,大聲問道:「阿姆,我阿爸阿媽在嗎?」

這位老阿姆呵呵笑道:「在在,他們應該還在睡覺呢。」

阿伊索特嫫頓時放下心來,她正要回頭,卻忽然間聽見一聲驚訝的呼喊:「阿伊索特嫫?你終於回來了1

阿伊索特嫫扭頭一看卻見阿勒阿卓站在一處竹樓上,驚喜的看著自己。

阿勒阿卓領著林天等人在到了佤邦的城鎮后,拿了報酬便自己快速返回了,準備兩天後再去接他們回來。

阿勒阿卓經常出入佤邦,知道這是一個混亂不治的地方,他自幼在城裡面上學,早就已經習慣了城市裡面雖然受到管束,但同樣也會有安全保障,同時又乾淨舒適的生活環境,讓他在佤邦這種一言不合就要拔槍殺人的地方住兩天,那實在是太可怕了。

阿伊索特嫫也同樣是如此,她的計劃原本就是要帶郝帥到這裡,然後就返回的,但她沒想到郝帥要在這裡過夜,她無奈之下也只好獃了下來,如果不是這樣,她也是絕對不會在這裡多呆的。

事實上,中國人到佤邦無非幾件事:販毒、賭博、從事軍火生意,以及極少部分的人會自願來到這裡參軍,體驗戰爭的感覺。

但無論是什麼理由,幾乎不會有人到這裡來旅遊,除非是有佤邦的軍方陪同保障,否則一般人在這裡旅遊,就像是在巴基斯坦的大街上旅遊一樣,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子彈從犄角旮旯裡面飛出來,直接打爆腦袋。

曼尼山寨雖然貧窮,但安詳而平靜,佤邦雖然比起像原始部落的曼尼山寨起來,稍微進化了那麼一點點,但那裡卻給人一種更加落後,更加野蠻的感覺。

阿勒阿卓送完林天自己回到山寨后,很是驚訝的發現阿伊索特嫫和那個漢族的小男生都不見了,驚怒之下的他還以為他們兩個私奔了,可等找到阿伊索特嫫的父母一問才知道,原來阿伊索特嫫送郝帥他們去佤邦了。

阿勒阿卓快步衝下竹樓,剛要驚喜的一把抱住阿伊索特嫫,卻見她身後郝帥和姚夢枕悠悠跟了過來,他頓時臉色一垮,有些嚴厲的說道:「阿伊索特嫫,你這次太過分了,怎麼能擅自領外人偷渡呢?要是被抓到……」

阿伊索特嫫見到族人沒事後,心中憋著的一股氣頓時鬆懈下來,她一下軟軟的朝著地上坐去,一晚上的趕路和提心弔膽,耗盡了她所有的精力。

阿勒阿卓一驚,連忙一把扶住了她,說道:「阿伊索特嫫?你怎麼了」

阿伊索特嫫坐在地上,累得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說道:「沒什麼,就是腳有點兒痛。」

阿勒阿卓低頭一看,卻見阿伊索特嫫的鞋子已經磨得開口了,裡面滴淌出鮮血來。

阿勒阿卓又驚又怒:「怎麼會弄成這樣?」

阿伊索特嫫還沒來得及說話,阿勒阿卓便猛的一抬頭,朝著郝帥看去,怒道:「是不是他們?」

阿勒阿卓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撲到郝帥跟前,揮拳便要打。

阿伊索特嫫大急,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力氣,一下撲了過去,一把抓住了阿勒阿卓的胳膊,大聲道:「別動手1

郝帥也沒想到一回來居然就有人這樣歡迎自己,他愣了一下,倒也沒有激動得想要還手,在他的眼裡,阿勒阿卓雖然比自己高大,但……他不過是一個根本沒法給自己造成威脅的弱者罷了。

阿勒阿卓被阿伊索特嫫抓住揮拳的胳膊,他心中更加的氣憤,醋罈子翻了一地,他扭頭怒喝道:「阿伊索特嫫,你放手,你快放手1

阿伊索特嫫怒道:「你先住手!你要是敢動手,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1

阿勒阿卓這不是第一次被威脅了,但偏偏他就吃這一套,聽到這一句話后,阿勒阿卓憤怒的朝著郝帥怒視著,鼻子裡面噴著粗氣,彷彿一頭憤怒的公牛。

阿伊索特嫫拉著阿勒阿卓,朝著郝帥說道:「你們快走1

郝帥也不希望阿伊索特嫫因為自己跟族人鬧翻,他對姚夢枕打了個眼色,兩人很是低調的從阿勒阿卓身邊穿過,在經過鄒銘東和韓姬男身邊的時候,伸腳踢了踢他們,說道:「喂,走了,別呆在礙事了。」

鄒銘東和韓姬男兩人此時對郝帥奉若神明,他們立刻翻身爬了起來,亦步亦趨的跟在郝帥身後。

阿勒阿卓看著郝帥他們離開,他憤怒的說道:「阿伊索特嫫,你為什麼老護著他?為什麼老向著一個外人?」

阿伊索特嫫無比認真的看著阿勒阿卓,緩緩的說道:「不,阿卓,我保護的是你。」

阿勒阿卓像是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啞然失笑道:「什麼?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阿伊索特嫫抓著阿勒阿卓的拳頭,將他的拳頭一點一點的按了下去,她說道:「阿卓,你根本不知道,你揮拳相向的究竟是什麼人,你和我……都看錯他了。」

阿勒阿卓從來沒有見過阿伊索特嫫如此說話,他一時間愣住了,驚疑不定的看著阿伊索特嫫,說道:「他什麼事情?難道……」

阿伊索特嫫惱怒道:「你想到哪裡去了?我告訴你,他是天神派下來的使者,不是你能冒犯的1

阿勒阿卓氣得笑了起來:「阿伊索特嫫,我看你是被沖昏了頭了1

阿伊索特嫫抓著阿勒阿卓的手,語速飛快的將自己所見所聞說了一遍,語氣中帶著深刻的敬畏。

阿勒阿卓如聽天書,嘴巴張得大大的,哪裡肯信阿伊索特嫫所說?

等阿伊索特嫫說完后,阿勒阿卓極為震驚的看著她,一邊向後退著,一邊搖著頭,說道:「阿伊索特嫫,你……你瘋了……已經瘋了,你就這麼喜歡他嗎?為了他,你甚至不惜編出連三歲小孩都不信的話1

阿伊索特嫫神色一下變得十分複雜,她瞬間腦海中閃過許多的畫面,從認識這個男生的第一眼起為他的相貌所傾倒,隨著又在佤邦的工廠中他的冷靜與機智,這一切的一切無不讓阿伊索特嫫自慚形穢。

他是一個從大城市來的英俊男孩兒,他機智勇敢,身手過人,還有著無法解釋的力量,而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小山寨的女孩兒,也許她長得漂亮,性感,野性。

但是去過城市的阿伊索特嫫知道,在外面的世界,有許許多多漂亮的女孩兒,她們當中許多人的相貌、身材要遠勝於她,而像他這樣的男孩兒,一定永遠不缺少追求他的漂亮女孩兒。

她又怎麼可能爭得過她們呢?

阿伊索特嫫不是一個喜歡認輸的人,但是……郝帥帶給她的震撼實在是太強烈了,以至於讓她自慚形穢,自卑難言。

阿伊索特嫫低下頭來,有傷心有落寞有悲傷有不甘,她看著阿勒阿卓,緩緩說道:「阿卓,你說的沒錯,我是喜歡他……但是……我知道我……我配不上他。」

阿勒阿卓一愣,隨即便憤怒的說道:「阿伊索特嫫,你說什麼?你是我們這裡最美麗的百靈鳥,是我們這裡最漂亮的女孩兒,多少男孩為了你徹夜難眠,多少人為了你的美貌而傾心!你,你怎麼能這麼說1

阿伊索特嫫笑了笑,低聲說道:「阿卓,別說了,我知道的。但我真的覺得我配不上他,真的……」說著,阿伊索特嫫用手掩住了自己的臉,失聲痛哭了起來,轉身快步跑去。

阿勒阿卓跟在她身後追了兩步,大聲喊道:「阿伊索特嫫1

在西雙版納偏僻的叢林之中,清晨的太陽光披灑在這片綠色蔥蔥的山寨上,熱烈的陽光浸潤著這裡的每一片樹葉,每一寸土地,讓這裡的一切看起來生機盎然。

可無論是阿伊索特嫫還是阿勒阿卓,他們的心面都沉寂冰冷如同死灰。

女孩兒一去不回,頭也沒有再會過來一次,阿勒阿卓知道,這一次他永遠的失去了她。

而重新回到木樓,準備出發去西藏的郝帥並不知道,自己又欠下了一次情債,而他,永遠也還不清他這一生所欠下的情債。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