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46章詩人郝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6章詩人郝帥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在山寨中休息了一天,便再次啟程這一次他沒有再帶著鄒銘東和韓姬男,雖然他們再三執意的要跟著郝帥,但郝帥還是拒絕了。

畢竟他修行已經延誤了很長一段時間了,他不能再繼續耽擱下去,而且往西藏的路上,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事情出現,到時候他可罩不住這兩個拖油瓶,萬一出了點什麼事情,自己於心不忍,也會非常遺憾。

而且,郝帥之前救了他們一次,按理說應該是有功德值算在其中,但是由於功德值數額較大,再加上又有天一真人和趙正國這個大毒梟的功德計算在內,這已經是一筆算不清的糊塗賬,所以郝帥就算想將他們兩人帶在身邊刷救命功德的話,也有「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的嫌疑。

韓姬男雖然由於強烈的不安和恐懼不敢離開郝帥的身邊,但鄒銘東卻是隱隱約約感覺到郝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畢竟他一路過來,也算經歷了不少大風大浪,為人成熟了許多,不再像以前那樣咋咋呼呼,張揚狂妄了。

鄒銘東在勸住了韓姬男后,兩人便與郝帥在西雙版納分道揚鑣。

郝帥留給他們一筆回家的路費后,準備在西雙版納乘坐前往西藏的長途大巴車,但是讓他有些鬱悶的是,他這一次離開山寨,原本一直粘著他的阿伊索特嫫卻沒有能來送他,這讓他很是費解。

郝帥坐在大巴車上向外張望著,似乎想最後看見阿伊索特嫫趕來相送的情形,可直到汽車開動,他都始終沒有見到。

但郝帥不知道的是,當汽車緩緩開動的時候,在離汽車站不遠處的人群中,阿伊索特嫫正躲在人群中,偷偷的眺望著漸行漸遠的汽車,她神情哀傷,以往的歡快與野性似乎在這一瞬間都不見了,彷彿一隻活潑歡快的百靈鳥而被關在了籠子裡面。

她雖然身體是自由的,但她的心已經被一個叫郝帥的籠子緊緊的禁錮住了。

阿伊索特嫫知道,自己也許要花一輩子的時間從這個籠子中跳出來,也許一輩子都跳不出來。

郝帥離開西雙版納的時候,心情莫名的惆悵和感慨,既有因為阿伊索特嫫的事情,又有因為在佤邦經歷的一場激戰。

這一場激戰帶給郝帥的幫助是巨大的,不僅僅是心智上的錘鍊,更是戰鬥經驗上的豐富,同時還帶來了大量的功德值,可謂是無本萬利。

但這些感慨並沒有糾纏郝帥多久,他並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男生,當汽車徹底離開西雙版納,進入高速公路的時候,郝帥便很快沉浸在大好河山的壯麗與奇景之中了。

坐旅遊大巴車從西雙版納進入西藏,需要繞遠路經過雲南再穿過四川,最後才到西藏的拉薩,而這雲南四川兩個地方雖然緊緊相連,有些地方甚至民風習俗都有些類似,但是地理形狀卻絕不相似。

郝帥一路過來,雖然多見山嶺連綿,綠樹青蔥,但這些山脈大多都並不算很高,而且當中間或夾雜著巨大的奇石,有的密集扎堆宛若森林,有的孤立嶙峋宛若鰥寡老人。

而當他們進入四川的時候,卻明顯感覺到氣溫陡然加熱,一開始還隨處可見的綿綿青山此時氣勢陡然一變,變得雄峻陡峭起來。

郝帥一路看著這些起伏落差極大的山峰和山谷,只覺得心潮澎湃,似乎自己體內的氣血也隨著這些忽高忽低的山間山谷而一上一下。

尤其是當長途大巴車賓士在半山腰上開鑿的公路上時,郝帥往下看去,只見山坡下的深淵深不可測,似乎掉下去就能通往另外一個世界。

郝帥不由自主的感慨道:「以前在地理課本上看到評價四川的文字,說『峨眉天下秀,夔門天下雄,劍門天下險,青城天下幽』今天可算是長見識了,知道什麼叫做天下雄和天下險了。」

由於不用再提心弔膽,一旁的姚夢枕顯得十分的淡然,她可不像郝帥這樣鄉巴佬似的四處張望,在九重天上,什麼樣的奇觀奇景她都見過,這樣的人間山水……她可不稀罕。

姚夢枕有些嘲弄的譏笑道:「看不出來你還會吟詩。我們還沒到夔門和劍門呢。」

郝帥絲毫不覺的臉紅,他拱了拱手,嘻嘻笑道:「過獎過獎,在下不才,願為此情此景賦詩一首。」

姚夢枕可是知道郝帥肚子裡面有幾斤幾兩,要說他能鬥智斗勇,她信,因為他是這方面的天才,可若說是讓郝帥去拽文弄墨,那真是殺了姚夢枕也不信。

姚夢枕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你要是能做出詩來,我就跟你姓1

郝帥哼了一聲,一臉矜持傲氣,說道:「真是門縫裡面看人,把人給看扁了!你聽好了!我這首詩驚天地泣鬼神,一吟出來就能嚇尿你呀1說著,他乾咳一聲,目光忽然變得深邃而幽遠看著窗外的連綿山景。

姚夢枕見他這裝逼犯的模樣,更是笑得前仰後合,自然是不肯相信郝帥的話。

這長途汽車最是無聊,車裡面的人都十分枯燥的干著自己的事情,聽到郝帥和姚夢枕兩個小孩兒的說話,他們一個個好奇的側耳旁聽著,要看這個男孩兒吟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詩來。

在這眾目睽睽下,郝帥一臉的深情專註,緩緩吟道:「遠看高山黑糊糊,上頭細來下頭粗。如把高山倒過來,下頭細來上頭粗。」

他話沒說完,旁邊的姚夢枕便已經是笑得險些撒手人寰,整個人咕咚一聲從座位上滾落了下來,搶天呼地的大喊了起來。

車上的其他人更是一個個哈哈大笑,就連司機都忍不住一腳踩在了剎車上,將車停在了一旁,笑得直捂肚子。

有的人一邊揉著肚子,一邊抹著眼淚道:「哎喲,這也是詩嗎?笑死我了1

「真是驚天地泣鬼神啊1

「好詩好詩1

「張大帥要告你侵權啊1

「嘻嘻嘻,下頭細來上頭粗,這不是那東西嗎?」

「呸,你這個老色胚,這都能想到那上面去1

郝帥卻一臉認真的看著姚夢枕,說道:「改姓吧,郝夢枕同學1

姚夢枕抹了一把眼淚,爬了起來,嗔道:「你這也算詩呀?你這連打油詩都算不上呀1

郝帥賴皮道:「你又沒說這詩是好是壞?它是不是詩嗎?」

姚夢枕嗔怒道:「是個屁呀!你不是說驚天地泣鬼神的嗎?」

郝帥驚訝的高呼:「這首詩還不夠驚天地泣鬼神的嗎?」

車上的人聽了又是一陣大笑。

他們正歡騰的時候,這夏季的四川天氣變化多端,遠遠的便見飄來一大片烏雲,只一會兒便將車輛遮蓋住了,黑壓壓的像是一下從白天變成了黑夜,嚇得眾人一時間倒是收了笑容,有些擔憂恐懼。

司機連忙發動了汽車,繼續向前行駛,他回頭大聲道:「陣雨,沒事,一會就過去了1

他話音剛落,天空便嚓一聲劃過一道閃電,嚇得車上的人一陣尖叫。

姚夢枕自然不怕這個,她哼了一聲,眼珠一轉,指著天上的閃電說道:「你有本事再吟一首,我就服你1

郝帥想了想,一拍大腿,說道:「你聽好了!忽見天上一火鐮,疑是玉皇要抽煙。如果玉皇不抽煙,為何又是一火鐮?」

車上眾人們剛才還有些恐懼驚慌,聽到郝帥這一吟詩,頓時又哈哈大笑了起來,之前的恐懼氣氛剎那間不翼而飛。

姚夢彰打跌,她捧著肚子笑道:「哎喲喂呀,玉帝哥哥要是知道你這樣編排他,他飛氣得鬍子都吹起來不可1

車上的人們都在捧腹大笑,自然也不會有人注意到一個可愛女孩兒的這番言語有什麼不對,聽見了的也只當是一個小女孩兒天真爛漫的話語,不會有人當真。

坐在郝帥前面的一個老人一邊笑著一邊摘下自己的眼鏡抹著眼淚,他說道:「小朋友,張大帥的詩集背得不錯啊,會活學活用1

郝帥厚著臉皮,嬉皮笑臉的拱手道:「哪裡哪裡,見笑見笑1

說著,他瞪了姚夢枕一眼:「喂,現在服氣了吧?快點跟小爺我姓1

姚夢枕勉強止住笑,朝郝帥扮了個鬼臉,說道:「呸,你想得美呀!我只說我對你服氣,沒說要改名呀1

郝帥驚道:「喂,你之前還說來著1

姚夢枕叉腰蠻橫道:「我耍賴了,你怎麼著?」

郝帥一臉被打敗的表情,他拱了拱手,道:「得,自古女子與小人難養,我服了1

眾人聽了他們說話,又是一陣大笑。

車上人們一路歡笑,很快便到了半路上一個城鄉結合部的小城鎮之中。

這時候車在半路上停了下來,該上廁所的去找廁所,而更多的人則湧向了路邊的小餐館之中。

由於這趟長途汽車是包飯錢的,因此乘客們都被集中在了一個小飯館之中。

郝帥和姚夢枕也不挑食,跟著眾人端了一份盒飯,兩個人便坐在了一旁一張小桌子上。

他們兩人容貌出眾,之前在車上又逗得大傢伙笑得腮幫子發酸,自然引得大傢伙一直對他們指指點點。

直到飯店的門口忽然間走進來兩個大蓋帽,這兩個大蓋帽在房間裡面掃了一眼,然後一直門外的大巴車,說道:「誰是司機?」

司機連忙站了起來,說道:「我是我是。」

一名大蓋帽拿出兩張列印的相片,說道:「認識這兩個人不?有沒有見過他們?」

這名司機一看,頓時一愣,只見這兩張照片上一個男生嘴角透著頑皮的笑容,另外一個女生俏麗美貌,不是郝帥和姚夢枕,那又是誰?

這司機下意識的朝著郝帥和姚夢枕的方向看去,心道:這兩個小孩兒難道犯了什麼事兒?

可他這一看,卻見之前郝帥和姚夢枕還坐著的位置上,此時已經空蕩蕩的,人去桌空了。

===================================

之前關於功德值的事情,記憶有點兒混淆了,是使用了天下無敵道法后,三千功德做神仙應該變成三萬功德,而不是六千。

特此修改~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