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47章築基如分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7章築基如分娩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正當大蓋帽詢問郝帥和姚夢枕下落的時候,這兩人早就已經嗅到了一絲不安,悄悄的使用了那延天女印,利用隱身效果迅速躲藏了起來,偷偷溜了出去,只剩下大堂裡面其他的乘客們十分的詫異。

尤其是坐在他們旁邊的遊客們,更是驚詫得目瞪口呆,他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剛剛這個人還在這裡,他們目光只是移開了一會兒,轉眼間再看回來的時候,人就不見了呢?

難不成這兩個小孩兒是幽靈不成?不可能吧?

這大堂也沒有後門啊!

大蓋帽聽到這些乘客說見到過郝帥和姚夢枕后,立刻便互相之間興奮的對視了一眼,他們其中一人飛快的拿起了對講機,對裡面說了起來,一口濃重的四川口音:「隊長,娃兒已經找到了喲,就是人不得見咯1

對講機裡面的隊長一聽就急眼了:「撒子?不是說找到了嗎?咋個又不見了喲?」

大蓋帽苦笑著說道:「這裡有人說剛剛還見到了這兩個娃兒,可轉眼間就不得見了喲1

對講機裡面的隊長大怒:「亂彈琴,他們是能上天還是能入地啊?找,快點兒把他們給老子找出來!今天兒是最後期限,找不出來,老子剝你的皮1

大蓋帽搖頭嘆了一口氣,隨即調了一個頻道后,朝著對講機裡面吼道:「你們幾個瓜娃子都給老子聽到,再不找到這兩個娃兒,老子剝了你們的皮1

他這凶神惡煞的模樣被郝帥和姚夢枕瞧見,便是好人也當成了壞人,更何況兩人剛從佤邦逃出來,警惕心正處於警戒線之上,自然一瞧見有人找他們,立刻便大為警惕提防。

兩人偷偷溜出飯館后,車也不敢再坐上去了,生怕他們回去后,有人一激動打電話報警,那可是一樁麻煩事。

兩人藏好了地方后,姚夢枕不解而好奇的對郝帥問道:「哎,你說他們為什麼要找我們啊?會不會是那些人要追殺我們?」

如果如姚夢枕所說,那這個後果就太可怕了,被一幫武裝毒販追殺,這可滿世界藏都沒地方藏,以後他們估計要過很長一段東躲西藏的日子,直到郝帥的實力成長到一定程度,可以完全無視甚至是碾壓他們。

可這種東躲西藏擔驚受怕的日子是極其不利於修行的,否則為什麼修行人都要結廬為境,清心寡欲呢?

郝帥想了想,搖頭道:「應該不是,這幫傢伙在自己的地盤上是橫得很,但是到了我們國家,那他們就什麼都不是了,這幫當官的雖然一個比一個黑,但他們絕對不至於跟他們互相勾結……」

郝帥說著,他皺起了眉頭,說道:「我倒是擔心……之前三番兩次想要暗殺我的那些人……他們會不會跟這些警察有勾結?」

姚夢枕也擔憂了起來,她想了想,說道:「不管怎麼樣,是不能再坐車走了,我們得呆一陣再說。」

郝帥點頭道:「好,我們先鑽到山裡面躲一會兒,他們不可能一直搜索我們,等他們走了我們再出來。」

姚夢這個主意不錯,但你得準備好水和食物。」

郝帥朝著姚夢枕擠眉弄眼了一番,眨巴了一下眼睛,說道:「包在我身上。」

姚夢枕一看他這神情表情,便知道,這個傢伙,又要使壞了!

就在郝帥一肚子壞水兒正憋著壞主意的時候,在這個飯店旁邊的一家小賣鋪中,老闆正在與一名乘客破口大罵的吵著架。

老闆是一個身材精瘦,皮膚較黑的中年男子,一口的四川話,神情十分的蠻橫:「格老子滴,你哪個眼睛看到老子換你滴錢了喲1

這名乘客是一個白白胖胖的上海人,說著一口的上海普通話:「你這個人怎麼這個樣子的啦?明明我給你的錢不是這一張,是有一個印記的,可你卻說這張錢是假錢,拿回給我的時候,這張錢已經沒有印記了,明顯錢是被換了的嘛!你講不講道理的啦?」

旁人一聽,便知道這兩人因為一張真假錢而吵了起來,誰也無法證明這張錢究竟在給之前是假的,還是在給了之後是假的,總之是一筆糊塗賬。

四川人性格相對霸道,這老闆雖然身形比上海人矮了一截,但氣勢上卻高處一大頭來,他一拍櫃檯,怒道:「我日你仙人滴板板!你個龜兒子誣陷老子,老子砍死你喲1說著,手往櫃檯下一模,居然真摸出一把亮的殺豬刀來。

上海遊客一看,登時就有些發毛,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尖叫道:「哎喲喲,這是要殺人吶!這個小赤佬是要殺人吶1

老闆揮舞著手中的菜刀,怒道:「殺你個龜兒子還不容易?你給老子把話說清楚咯,老子到底有沒有得拿你的錢1

上海人性格相對偏軟,而這個男子顯然便是典型的上海人,明顯有些膽怯,但又不肯放棄,他蹭蹭的往後躲了兩步,然後尖聲大喊道:「儂就是拿了,就是拿了1

老闆大怒,揮刀咆哮道:「瞎了你的狗眼喲!老子這錢剛拿到手,根本就沒得離開過你的眼睛,你非說老子拿咯,活見鬼喲1

他話音剛落,忽然間上海男人目瞪口呆的指著他,吃吃的說道:「鬼,鬼……」

老闆又驚又怒:「鬼你個仙人板板1他下意識的回頭一看,登時也嚇了一大跳,手中的刀都掉在了地上,砸在腳背上都沒有察覺。

他只見自己店中許多的麵包速食麵和礦泉水都被裝在兩個塑料袋中,兩個袋子撐的滿滿的,然後漂浮在空中,自己晃蕩著,彷彿有一個看不見的人在拎著它們。

這老闆駭得聲音都帶著哭腔,他喃喃道:「我日你仙人板板,真的活見鬼了喲1

他和這上海人只嚇得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便見這兩個塑料袋自己飄了出去,等出去了以後,他們才同時一聲發喊,用各自不同的口音喊出了同樣的話來:「鬼呀!1

兩人一聲慘嚎,聲音一下傳出去老遠。

郝帥拎著袋子回到姚夢枕身邊,姚夢枕便忍不住笑罵了起來:「你這個人,真是的,好端端的嚇唬他們幹嘛?」

郝帥眨巴了一下眼睛,說道:「一會你就知道了。」

他話音剛落,便見四周的人們都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

兩名正在跟車上遊客們做著筆錄的大蓋帽聽見聲音后,也都停下了筆,抬頭看去,兩人互相打了個眼色,一名大蓋帽朝著對講機講了幾句話后,便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這名警察在詢問了嚇得不輕的四川老闆和上海遊客后,很快便將情況反應給了上面,沒過多久便有一輛警車開了過來,上面下來一輛警官,仔細的向他們詢問著事情經過。

郝帥這時候才朝著姚夢枕笑了笑,說道:「行了,他們的視線都挪開了,我們走吧1

姚夢枕這才知道這是郝帥調虎離山的辦法,她朝著郝帥笑了笑,目光中流露出讚許之色,兩人很快偷偷拎著兩袋食物和水,溜下了馬路,朝著山中鑽了進去。

鑽山這種事情,看起來好像很簡單,尤其是站在旁邊看山的時候,覺得爬起來肯定十分輕鬆,只一會兒就能爬上去,但真爬起來,那就絕對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兩人也沒想著要爬上山,可剛鑽入樹林之中,郝帥便覺得四周空氣怡人,似乎有一股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勾得郝帥體內氣息不自覺的便開始加速流淌。

郝帥深吸了一口氣,他只覺得心曠神怡,並沒有覺得有任何的不妥,他扭頭對姚夢枕笑道:「我還是覺得我們中國的山水更好,空氣更好。」

姚夢枕哼了一聲,說道:「那窮山惡水當然了,你聽說過那裡出過什麼大修行人嗎?別說那破地方了,就是我們去的西雙版納,風景那麼秀麗,哪怕是一路經過的雲南,雄山奇景那麼多,但你聽說過那裡出過什麼特別有名的大修行人嗎?」

郝帥一愣,搖頭道:「沒有1

姚夢爭以說,天下修行有四大寶地,取其一者,可接天地靈氣。其一便是華中和華東腹地,泰山、恆山、黃山、嵩山,句容山、龍虎山大多集中在這一片地區,名山秀水數不勝數,自古以來大修行人無數。再者就是四川,這裡有峨眉山、青城山等名山勝跡,地勢獨特,四周環山,外緊而內松,自上古時代便有修行人紮根於此,可謂是修行天府。」

郝帥聽得好奇,忍不住又問道:「那第三呢?」

姚夢枕說道:「其三就是華北地區,這裡雖然也多名山,但由於地處偏寒,條件不如前面兩者優越,但依舊算得上是上佳寶地。其四嘛,就是新疆天山了,新疆百分之九十九的地方都不適合修行,但天山卻是唯一例外。新疆大多地方多酷暑酷寒,多戈壁黃沙,少見高山,多見平原沙漠,但唯獨這片地方不僅靈氣逼人,而且依山傍水,有天池之絕美,又有雄山掩映,就算是九重天的瑤池也不過如此。」

郝帥聽得悠然嚮往,不禁感嘆道:「這樣的人間寶地,以後一定要去上一去,這樣才沒白走萬里路。」

說完,他忽然間好奇的問道:「對了,怎麼沒有西藏?我們不是要去那裡修行築基嗎?」

姚夢枕說道:「那裡只適合築基,不適合修行,條件太艱苦了,只有最堅定的信教徒才能在這種地方堅持下來,不適合我們道家修行人修鍊。」

郝帥還要再說什麼,忽然間他猛的感覺到自己兩腎劇烈的抽搐起來,渾身氣血快速奔騰,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只一會兒便宛如萬馬奔騰似的。

一旁的姚夢枕瞧見郝帥臉色不對,只一會兒功夫,他的臉色便變得一片血紅,她臉色一變,伸手在郝帥的手腕上一摸,脫口道:「不好,你體內的氣息受到了感應,現在已經沸騰難以自控,你必須要立刻築基1

郝帥脫口道:「我靠,不是吧?還沒到西藏呢1

姚夢枕道:「廢話,你要生孩子的話,難道孩子要出來,你還跟孩子說你再堅持一會兒,我還沒到醫院呢?」

郝帥破口罵道:「你才廢話呀,我又不是大肚子1

姚夢枕急道:」少嗦了,築基和生孩子的道理是一樣的1

郝帥哭笑不得:「哪裡一樣了?」

姚夢枕很是嚴肅對郝帥說道:「很簡單,無論是哪一個,你都耽擱不起1

郝帥:「……」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