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51章相見返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1章相見返程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姚夢枕看見郝帥不假思索便放出一條火龍,頓時驚得目瞪口呆,隨即便跳了起來,跺足道:「喂喂,一個子午炎龍爆是四十點功德啊,你真是敗家子啊你,現在有幾個子午炎龍爆給你放?」

郝帥之前一下得到了七百點功德,真是大發橫財一筆,很有點財大氣粗的氣派,功德一股腦兒來的多,又來的快,花起來自然大手大腳,不知道珍惜,一個四十點功德的子午炎龍爆想也不想就放了出去。

等放出去以後,郝帥這才發現自己功德值一下變成了可憐的六十點,彷彿從一個暴發戶一下又變成了窮酸鬼。

郝帥訕訕的朝著姚夢枕笑了笑,說道:「就當放個焰火,慶祝一下我築基成功……」他眼珠一轉,嬉皮笑臉的說道:「也慶祝你老人家終於長大了一點點嘛1

姚夢枕指著天上猶自燒紅一片的雲彩,嗔怒道:「你知道這多大動靜嗎?引來修行者怎麼辦?」

郝帥自知理虧,他心虛的抬頭看了看,卻見天空當頭的一片雲彩紅彤彤的,像是剛才被火龍燒著了似的,他訕笑道:「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到的。」

姚夢枕哼了一聲,一臉擔憂的抬頭又看了看,揮手說道:「算了,我帶你找個地方安頓一下,你先用幾個小法術試試,熟練一下再說。」

郝帥大喜,連忙點頭應了一聲,跟著姚夢枕往山林裡面鑽了進去。

而這時候在山林外面,郝帥之前放齣子午炎龍爆的時候,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這條飛天的火龍,再加上這條火龍去勢極快,猶如閃電,因此注意者寥寥。

但再寥寥,也是有人看見了的。

不過,幸運的是,看見這條火龍的人,是與郝帥一同乘坐長途大巴車的乘客。

一名高個乘客張口結舌的看著天空,呆立了好一會兒才揉了揉眼睛,像是不敢相信自己所見,他一下激動了起來,一把拉住了旁邊的一名乘客,說道:「你看見了沒有?你看見了沒有1

旁邊的乘客驚訝的看著他,說道:「什麼?你說什麼,看見什麼了?」

高個乘客激動的說道:「我看見天上飛過去……一條……一條……」一時間他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詞,只急得抓耳撓腮。

旁邊的乘客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笑非笑的說道:「飛過去……一條火鐮?」

高個乘客脫口道:「對對,飛過去一條火鐮1

旁邊的乘客像是要大笑,但強行忍住了,他說道:「我知道了……」

高個乘客激動的說道:「你知道什麼了?」

旁邊的乘客一臉認真的說道:「我知道……玉皇大帝想抽煙1

高個乘客一愣:「啊?」

旁邊的乘客哈哈大笑了起來道:「如果不是想抽煙,為何天上飛火鐮?」

高個乘客氣得跳腳:「你神經病啊?我真的看見了!真的!一條火鐮,不,更像是一條火龍1

旁邊的乘客哈哈大笑了起來:「你電影看多了那!剛才肯定是看眼花了,要不然,你去火龍飛出來的地方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龍珠?湊齊七顆能實現一個願望喲,親1說著,他似乎也為自己的幽默感而感動,越發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高個乘客氣得面色漲紅,他哼了一聲,扭過了頭去,看著火龍飛出的方向,目光閃動,嘴裡面嘟囔了一句:「我就是看見了。」他心中蠢蠢欲動,想要去一探究竟,可是一看到那森林密布的叢林,又回頭看了看隨時要走的客車,他便打了退堂鼓。

等到這兩名遊客回到車上的時候,他們卻得到了一個消息:前方道路封閉,他們不得不在這裡暫時停留一陣才能通過。

這個消息讓所有的乘客們頓時大嘩,當場就鼓噪了起來,但攔著道路的警察們只是搖頭,連解釋都十分簡單:前方道路損毀,修路,暫不通過!

這些旅客們喧嘩而無奈的鼓噪著,但並不知道,這一切只因為一個少年而起。

郝帥和姚夢枕躲在山林裡面修鍊,雖然時間不長,只有短短的一兩天時間,但外面已經因為他們兩人而鬧騰得亂成了一團。

郝帥在山林中修鍊了一兩天,又消耗了二十點功德后,他已經能夠基本熟練的掌握一些小型法術,並且能夠隨心所欲的如臂指使,雖然做不到操控子午炎龍爆玩個向後翻騰四周半難度係數3.0的動作,但郝帥此時已經有信心操控子午炎龍爆像定位導彈一樣追蹤目標,不至於像以前那樣,放子午炎龍爆的時候需要嚴格的地形要求,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會傻兮兮的追著郝帥鑽山洞的。

這毫無疑問極大幅度的提升了郝帥的戰鬥力,而且他築基以後,體內已經開始有了法力真元,只要開始學習修行法術,他就能夠不需要耗費功德的使用法術,不至於每一次鬥法都需要消耗大量的功德。

但杯具的是……郝帥此時能夠在乾坤如意鏡中看到法寶小世界中儲存的海量法術寶典,但是……他沒有功德可以兌換學習。

郝帥隨便在小世界中翻了一圈,發現最便宜的一本法術書籍也要一千點功德,貴得簡直離譜,氣得他退出乾坤小世界后便破口大罵了起來:「奸商,真是奸商,居然一本破書要一千點功德!老子要殺兩個金身高手才能湊齊一千點功德!魂淡啊1

姚夢枕很是認真的補充道:「是壞的金身高手,殺好的會被倒扣功德的1

郝帥瞪著姚夢枕,他忽然間心中一動,臉色飛快的由怒轉喜,一臉諛笑道:「夢枕,親愛的夢枕……」

姚夢枕打了一個冷戰,一臉如臨大敵的說道:「幹什麼?你又不安什麼好心了?」

郝帥嬉皮笑臉的說道:「你以前那麼厲害,應該會很多法術吧?不如教教我,怎麼樣?」

姚夢枕想也不想,斷然否決道:「不行1

郝帥大叫了起來:「為什麼不行?」

姚夢枕說道:「鏡靈可以指導法主修行,可以指導法主修鍊,可以指導法主煉築法寶,但不能直接教授法主修鍊法術1

郝帥驚道:「這是什麼狗屁規矩,什麼狗屎設定?我完全不能理解嘛1

姚夢枕很是認真的說道:「教你修行,教你修鍊,甚至是教你怎樣才能煉化法寶,這都是大方向的指引問題,就好像你問我去西方是哪個方向,我可以用手指給你看。但如果你問我一個具體的地址,要如何去,路上經過什麼地方,會有什麼危險,會遇到什麼人,會遇到什麼事,這個我就不能教你了。必須你自己對照著法典,然後我在旁邊教你。」

郝帥一臉崩潰的說道:「你不是說你自己下凡前打遍天下無敵手來的嗎?隨便背幾個法術口訣給我聽聽不就行了嗎?」

姚夢枕嗔道:「你以為是背九九乘法表啊?法術口訣你知道有多長,有多拗口嗎?你知道有時候為了詳盡如實的記載一個法術,修行人要花多少本書籍才能夠完整的記載下來嗎?而且,最主要的是……這些記載文字無比深奧生澀,而且當中最關鍵的口訣是絕對不會記載於書籍的,那都是掌門對門徒口口相傳繼承下來的1

郝帥一臉恍然,指著姚夢盞了這麼多,我聽明白了……你也不會1

姚夢枕惱羞成怒道:「廢話!姑奶奶我是神二代,生下來就是小金仙,天生就會使用各種法術,干毛要去學這些東西啊?我知道法術運行的原理,但那些口訣卻從來沒人教過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呀1

郝帥聽了一陣木然,啞口無言,他現在空有一身法力真元,卻沒有法術可以用,這就像一個人有了很多錢,但沒地方花,沒東西買一樣,鬱悶得他想吐血。

但郝帥並不知道,修行界對於道法的控制並不算嚴格,他們鼓勵世人修行,但相反的是,對於道術的修行卻控制極嚴,因為道法更多的是一種境界與思想,它是鼓舞人向善的,但道術就不同了,嚴格意義上來說,這是殺人伎倆,只要學會一兩個,就立刻能變成可怕的殺人兇手。

這個道理就好像一個人去學強身健體的方法,肯定不會有人去管他,甚至這個人去軍事學院學軍事理論,也不會有人多說什麼,但一個人如果去買槍支彈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學了道法,雖然這個人的身體素質會比尋常人強上許多,但面對很多武器的時候,依舊會顯得十分尷尬,但如果會了各種法術,那就完全不同了,因此修行界對於道術的控制極為嚴格,道法會元中記載的所有法術,全部都是殘缺版,裡面最重要最精髓的口訣,全部都存在當今門派掌門人的腦海之中,絕不外傳。

這也是為什麼乾坤如意鏡中的法術用起來只消耗幾十點功德,而要兌換出***術書籍,就貴得要死的原因所在。

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這是傻子都知道的道理。

姚夢枕是生而知之者,天生就會法術,對法術的理解也十分的有自己的獨到之處,但那僅僅只是在戰鬥中的經驗而已,譬如這個法術在什麼情況下用最好,最有殺傷力,她最是有發言權。

但如果說,這個法術的奧秘所在讓她來逆推詳解,那就真不是她擅長的了。

修行界和大千世界一樣,有的人精通戰鬥,有的人精通理論,有的人是實戰派,有的人是學院派,就好像戰士絕對不知道原子彈是怎麼造成的,而科學家也無法拿起武器衝上戰場一樣。

郝帥一聲哀嘆,終於放棄了學法術的心思,他看了看自己僅剩的四十點功德,現在忽然間覺得之前的財大氣粗都是幻覺,都是浮雲,心中一陣唏噓。

兩人在山中吃光了所有的存貨和凈水,這才從山中下來。

下了山後,郝帥還沒到馬路邊的小旅店和小飯店,便瞧見他們乘坐的大巴車居然還在原地,不遠處警車封路,到處都是警察,只嚇了他一跳。

郝帥道:「我靠,這幫人還沒走啊?」

這時候路邊有一個人瞧見了他們兩人的身影,興奮的一指他們,大聲喊了起來:「找到了,找到他們了1

郝帥和姚夢枕驚得正要扭頭就跑,卻忽然間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大喊了起來:「小帥!夢枕!是你們嗎?」

郝帥一愣:「老媽?不,不了個是吧?她怎麼在這裡?」

姚夢枕也瞪大了眼睛,她瞧見鄒靜秋從人群中飛奔了出來,快速朝著他們奔跑而來。

鄒靜秋一臉驚喜,她一陣風似的衝到郝帥和姚夢枕身邊,一把將他們摟進了懷中,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打著郝帥:「你這個臭小子,怎麼說走就走啊?你嚇死媽媽了,你知不知道?」

郝帥訕訕的笑了笑:「老,老媽……你,你怎麼在這裡?我,我不是給你留了紙條嗎?」

鄒靜秋抹著眼淚,氣道:「你這是先斬後奏!你知道你嚇死我了嗎?這麼多天也沒有一個消息1

郝帥和姚夢枕互相對視了一眼,兩人心虛的低下頭來。

鄒靜秋原本想著見到兒子的時候,一定要狠狠打他一頓,看他下次還敢不敢這樣不辭而別,可真見到郝帥的時候,卻只顧得上流淚哭泣了,只要兒子不再跑,什麼都好說。

至於郝帥和姚夢枕有什麼變化,那都已經顧不上了。

這三人抱成一團的時候,旁邊開過來一輛黑色的陸虎極光,車門一開,葉豐一身黑西裝黑西褲黑皮鞋黑墨鏡,跟特工似的從車上下來,他打量了郝帥一眼,愣了一下,隨即便笑了起來,畢恭畢敬的說道:「少爺,請上車吧,老爺他讓我們四處找你們,可算找到了。」

郝帥心中暗自覺得自己的這個爺爺也算得上是神通廣大,居然能在這裡堵住他們,他回頭看了看姚夢枕,見她點了點頭后,這才帶著她上了汽車。

等鄒靜秋也上了車后,葉豐這才上車駕車離開。

旁邊的乘客們目視著這輛車離開,沒過多久,警察們便高呼了起來,宣布前方的道路已經修好,可以通行了。

這一下,傻子都明白怎麼回事了,乘客們紛紛鼓噪了起來。

有些人不解看著遠方,說道:「這個小娃娃到底什麼來頭?」

旁邊有人意味深長的說道:「不知道,但肯定不是普通人……」

===============================================

有人說《護花》沒有狐狸好看,我笑了,其實這一卷應該是第一卷,這個故事才剛剛開個頭,真正好看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