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5章又見王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章又見王婧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佟歡一聲發誓倒是把旁邊的幾個浪蕩子給驚醒了過來,黃新也是心中大動,見獵心喜,但聽見佟歡如此說法后,心中便暗自叫苦,知道這妞兒肯定沒自己的份了。

佟歡盯著眼前的女孩兒,越看越是喜歡,他忍耐不住,上前就像去搭訕,可他腳步剛動,便見這女孩兒身後傳來一個聲音:「霜霜,等我一下。」

卻是一個婦人的聲音。

他們順著聲音看去,卻見一輛凌志車停在學校門口,車上下來一個風韻猶存的婦人,這女人相貌依稀與這女孩兒有幾分相似,只是顴骨稍高,帶刻薄相。

這女子正是易舒蘭,她今天送葉霜霜來上學,可在外面找了幾圈都找不到停車的地方,只好先暫時將車停在門口,自己匆忙下了車,想要陪著女兒去班主任處。

可易舒蘭剛走幾步,門口便有門衛一指這輛純白色的凌志怒道:「這是誰啊,把車停在這個地方?有沒有公德啊?」

易舒蘭扭頭一看,卻見自己的車擋在學校門口,只留了一個車道的空間,這門口的車又多,一些車進不去,一些車也出不來,門口堵得嚴嚴實實的。

易舒蘭在外面轉了幾圈都找不到停車的地方,此時正心面毛躁得厲害,又聽見門衛一聲怒喝,臉上便覺得有些掛不下來,她怒道:「我的車?不停這裡你告訴我停哪裡?這附近還有哪裡可以停車?」

門衛怒道:「我管你停哪裡?但這裡就不行!開走開走,沒看見門口已經堵住了嗎?」

易舒蘭大怒,正要說話,一旁的葉霜霜上前一把拉住了她,低聲道:「媽,今天開學第一天你就跟門衛吵起來,以後你讓我怎麼在這裡上學啊?」

易舒蘭這才忍下了氣,她瞪了門衛一眼,朝著汽車走去。

佟歡雖然不學無術,讓他去考試,他能考出驚天地泣鬼神的分數來,將全班的分數線拉低到一個痛不欲生的地步,但他對於吃喝玩樂,跑車美女卻是樣樣精通,他一瞧易舒蘭開的是沒上市多久的凌志gs450h,頓時一驚,脫口道:「來頭不小啊?有錢人啊1

這一款新上市的凌志是豪華運動車,市場價為90萬到100萬,算得上是相當好的車了,能開這樣車的人,非富即貴。

佟歡雖然二,但也不完全是個傻子,他知道自己父親正在面臨換屆問題,自己能不惹麻煩,還是盡量少惹麻煩的好,如果不是這樣,以他的性子,之前也不會跟郝帥善罷甘休,眼下他瞧見葉霜霜的母親開了一輛這麼好的車,這一下倒讓他有些猶豫了,不敢隨便亂下手。

否則以他的性子,說不得便搭訕上去了,對方若是識相能從的,那最好不過,若是不識相的……哼哼哼!

佟歡這一猶豫,一旁的黃新立刻瞧出來了,他勸道:「歡哥,這妞兒反正也是咱們學校的學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回頭弄清楚她的底細就行了。」

佟歡點了點頭,戀戀不捨的看了葉霜霜一眼,這才扭頭離去。

葉霜霜絲毫不知道她今天轉校第一天就招惹了一中的校霸,她好奇而略帶興奮的打量著這個全新的環境,目光搜索著什麼,像是想要在人群中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

兩個月不見,他可還好?他有沒有什麼變化?

最重要的是,他……心面還有自己嗎?

而此時被葉霜霜牽挂的正主兒正與侯天寶朝著教室走去,兩人一路說說笑笑,多是敘舊的話語,侯天寶對郝帥可謂是十分崇拜,一副馬首是瞻的樣子,馬屁如潮。

馬屁人人愛吃,郝帥也不例外,他笑著與侯天寶說著話,快要到班級的時候,侯天寶一指班級教室,興奮的說道:「帥哥,我們到了,這就是我們班。」

就在這個時候,教室裡面走出來一個男生,大約一米六五左右,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相貌頗佳,皮膚白皙,很有小白臉風範,只不過跟郝帥這樣笑起來壞壞的男生比起來,卻是少了一股味道。

這個男生走路的時候下巴微抬,一副眼高於頂的架勢,他瞧見侯天寶,又瞧見侯天寶旁邊的郝帥,頓時一愣,脫口道:「侯天寶,這是誰?」

侯天寶笑著一指郝帥,說道:「解元,這是我們班的新生,也是我以前的同學。」說著,他回頭對郝帥說道:「帥哥,這是我們班的副班長,叫解元。」

郝帥笑道:「這名字好,吉利,不知道考高考會加分不?」

解元上下打量了郝帥一番,見他穿戴平常,只是笑吟吟的站在那裡,雖然是一個新生,但沒有半點兒新生的怯意,一見面便開口調侃自己的名字。

他平日里本來就是個心高氣傲之人,在學校也是頗有小名的校草,很有追求者,在班上更是女生們矚目的焦點,此時郝帥一來,他便覺得對方的相貌遠勝自己,自己自付不如,心中更是不爽,尤其是對方到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來,絲毫沒有要客氣的模樣,很有點兒反客為主,更是讓他有一種「領地被侵犯」的感覺。

社會關係學中指出,人在一個地方呆久了,慢慢的就會生出「領地」情節,,如果這個時候突然之間有一個生面孔出現,就會下意識的產生警惕和緊張,甚至是敵意的情緒。

如果這個人是異性,又與自己沒有利益衝突,自然相對就好解決,可如果是同性,而且對方又頗為高調,絲毫沒有「人在屋檐下」的覺悟,那就毫無疑問的會引起強烈的「排斥」情緒。

解元現在便是如此,他冷冷的打量了郝帥一眼,冷笑道:「長得倒是不錯,只不知道高考會加分不?」

說完,他下巴微抬,桀驁不馴的看著郝帥,像是一個領地被侵犯的野獸一樣盯著郝帥。

若是在以前,說不得郝帥便上去跟對方吵起來,一逞口舌之快了,但是他這個暑假從東吳市走到了西雙版納,又從西雙版納出鏡,大鬧佤邦,隨後又遠赴四川築基,可以說在祖國的西南轉了個圈,走的路可不止一萬里。

古人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是使人成長最快的辦法,讀書使人明事開智,學識增長;而遠行則使人增長見識閱歷,更快的成熟一個人的心智,前者開發的是人的智商,而後者開發的是人的情商。

侯天寶知道郝帥以前脾氣大得很,動輒與人打架,此時聽到解元的話,很是緊張的對郝帥小聲說道:「帥哥,他跟你開玩笑呢,副班長平時人很好的,只是……」

郝帥的情商本來就不低,這一趟遠行下來,見了不少事情,自然成熟了不少,他聽了解元的話,也不生氣,只是對他笑了笑,然後拍了拍侯天寶的肩膀,說道:「走吧,我們去教室。」

解元有一種一拳打空的感覺,他瞪了郝帥一眼,面上有些下不來,但他有想要再說什麼,可一開口,便瞧見郝帥氣定神閑的朝自己走來,那氣度那氣勢卻是他從未見過的,讓他話到嘴邊便說不出來。

解元看著郝帥從自己身邊經過,他哼了一聲,扭頭朝著教師辦公室走去。

此時郝帥與侯天寶走進教室,兩個人剛出現,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教室裡面正在八卦的女生們一瞧見郝帥,頓時驚得呆了,她們只見門口站著一個男生,面如冠玉,目朗如星,嘴角噙著一絲絲淡淡的笑容,透出一股壞壞的笑容,那味道……一下勾得她們心中一顫,一時間竟是說不出話來,教室裡面一片安靜,女生們眼中一片花痴,男生們卻是說不清道不明的眼中滿是羨慕嫉妒恨。

王婧此時正在埋頭寫著作業,她愛看閑書,學校的課業又重得不可思議,因此很多作業要第二天來補,此時猛然間教室一下安靜了,她心中奇怪,抬起頭來向門口看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頓時驚得王婧站了起來,脫口道:「是你?」

郝帥沒想到在這裡居然又能碰到一個熟人,他哈哈笑了起來:「我以為誰呢,原來是小婧啊1

王婧平日里從來只有她調戲別人的份,哪裡有人敢調戲她,她大怒道:「不準喊我小婧1

郝帥沒臉沒皮的功力已經達到了二十四小時全天候不分場合不分對象的境界,他嬉皮笑臉的笑道:「阿婧啊,好巧,沒想到咱們兩現在是同學啊?」

王婧只覺得四周的目光都齊刷刷的向自己看來,尤其是自己的閨蜜歐陽晴雨也用狐疑的目光看著自己,她一下又想起來上一次宴會上的時候遇見這個混蛋的尷尬情形。

王婧有些惱怒慌亂,說道:「不準喊我阿婧1

郝帥此時已經湊到了王婧身邊,大咧咧的一拉旁邊的座位,也不管旁邊是誰的座位,自己便坐了下來,弄得旁邊座位的主人看著他坐下,欲言又止。

教室裡面的學生們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郝帥,他們簡直不敢想象高二三班的大姐頭,一中有名的刺兒頭校花,居然被人調戲得臉蛋都紅了!

郝帥笑嘻嘻的說道:「別這麼絕情絕義嘛?好歹當初你也上我家來吃過飯,也見過我媽了,怎麼就翻臉不認人呢?」

教室裡面的學生們一聽,頓時嘩然,一個個八卦之心熊熊燃燒。

什麼情況?班長大人到底和這個新生什麼關係?

歐陽晴雨更是張口結舌的看著王婧,心道:好哇,你原來外面已經有相好了的,還是一個這麼帥的大帥哥,居然不告訴我?還裝純潔,裝清高?我真是瞎了眼吶!

小男生小女生們城府不深,心面想什麼,全部都表現在了表情和眼睛上,王婧自然看得明白,她氣得頭暈腦脹,一時間方寸大亂。

原本好端端的一句話,為什麼讓這個傢伙一說,吳么怪怪的?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