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9章飛來之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章飛來之禍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葉霜霜見佟歡沖了出去后,這才鬆了一口氣,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用手扶住了課桌,拍了拍胸脯,這才感覺到自己的心像是要跳出來似的,饒是她已經換過了心臟也有些承受不祝

這個時候,班上的其他同學們已經是對葉霜霜佩服得五體投地,他們一個個用敬佩崇拜的目光看著葉霜霜。

旁邊一個女生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窗外,對葉霜霜說道:「葉霜霜同學,你小心佟歡報復你啊,他這個人可凶了。」

葉霜霜笑了笑,她氣跑了佟歡,這對她也是一個歷練和長進,她笑著回應了一下同學們,說的十分客氣,可心中卻道:我能應付他一次,自然能應付第二次。

葉霜霜小心翼翼的在教室裡面等了一會兒,見佟歡沒有沖回來打擊報復后,這才大著膽子走出了教室,她左右看了一眼,腳步飛快的朝著三班走去。

可葉霜霜剛出去,便忽然間瞧見易舒蘭迎了上來,嚇得她連忙站住了腳,裝作出來透風,若無其事的樣子問道:「媽,你還沒走啊?」

易舒蘭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很希望我走啊?」

葉霜霜心中暗自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將佟歡的事情告訴自己的母親,可她又怕自己說了以後,自己老媽二話不說又帶自己轉校,孟母三遷這種事情,她可是絕對乾的出來的。

葉霜霜轉念一想,將這個念頭按捺了下來,說道:「沒有啊,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

易舒蘭哼了一聲,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可告訴你,你自己悠著點兒,別讓我逮住你,逮住一次,你就會後悔的。」

葉霜霜也忍不住怒道:「你這樣防這防那,為什麼還把我送到這裡來?直接把我再送到其他學校不就好了嗎?」

易舒蘭臉色一變,她其實也有過這樣的想法,只是自己老公攔著,這才作罷,他的話也有幾分道理: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除非你帶著她離開東吳市,否則你去哪個學校,人家跟著到哪裡,你怎麼辦?

易舒蘭和葉群的生意便在東吳市,讓他們離開這裡到其他城市去,那顯然是不現實的,無論是讓自己老公帶著女兒去異地讀書,又或者是自己帶著女兒去異地讀書,那都是不妥的,自己老公現在事業正蒸蒸日上,萬一單身的時候哪個不要臉的女人乘虛而入,那豈不是虧大發了?

正所謂兩害相權取其輕,易舒蘭只好捏著鼻子將自己女兒依舊往一中送,只不過她心中的這些想法,自然是不能和女兒說的。

易舒蘭性格強勢霸道,不能容忍女兒的反抗,她一瞪眼,說道:「你還有理了?別逼我真的給你再換一所學校,我為了讓你上這個學校,花了多少,你是看在眼裡的,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媽,就給我自覺一點,離那個小子遠點。」

葉霜霜不敢再說話了,她低下了頭,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一眼郝帥所在的班級,雖然她離郝帥是如此之近,但她卻第一次覺得他們相隔得如此之遠。

易舒蘭警告了自己女兒后,自己又再三叮囑了幾句,這才轉身離開。

葉霜霜被自己老媽這麼一打岔,她也沒了心情再去找郝帥,只得怏怏的回到了教室。

但好在佟歡沒有繼續回來,班上上課的老師們見到佟歡位置空著,也沒有一個人去問,只當這個人不存在,自己上自己的課。

就當葉霜霜在隔壁教室怏怏不樂的時候,郝帥在自己的班級卻很快融入了環境,他此時已經在修行上登堂入室,自然學業上的興趣與心思便大為衰減,如果不是自己老媽強烈要求,他才不想要來上這種課呢。

一旁的王婧瞧見他在自己座位上魂游天外,上了四堂課,他便走神了四堂課,心中暗自冷笑:這個傢伙還真打算做學習成績全班墊底的學習委員啊?

很快到了中午放學,下課鈴剛響,班上的學生們便一窩蜂的衝出了教室,那架勢彷彿跟百米賽跑似的,郝帥還沒反應過來,教室裡面便已經空蕩蕩的,不剩幾個人了。

郝帥有些愕然,他左右看了一眼,見王婧還在自己的座位上皺著眉頭解著題目,便問道:「哎,班上的人呢?怎麼一眨眼就都不見了?」

王婧頭也不抬,說道:「這個點兒,你說能幹什麼去了?」

郝帥想了想,說道:「那還能幹什麼?都回家吃飯了?」

王婧抬起頭來,祭:「現在十二點,一點半就要上課,你來得及回家吃飯么?」

郝帥嚇了一大跳:「什麼?中午就休息一個半小時?」

王婧哼了一聲,又低下頭去,說道:「你最好用點功吧,郝帥同學,你雖然不在乎學習成績,但不要拖累了班級的平均分才好。」

郝帥不以為然的反問道:「難道你們眼裡面只有分數嗎?」

王婧不解的抬起頭來,說道:「作為一個學生,學習成績都不好,你還能幹什麼?」

郝帥出去了一趟,眼界大開,早就不再將視線局限於課堂之中,絕大多數的人之所以在課堂上死磕,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沒有其他更好的出路,就像當年讀書人科舉考試一樣,他們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拚死也要闖過去。

沒有好文憑就沒有好工作,這一度是決定一個人未來命運的衡量標準。

哪怕是王婧這樣超然於同齡人的佼佼者也不例外,她雖然是一個官二代,但是王磊對她寄予厚望,希望她將來能上北大或者人民大學,因此這需要她加倍的努力,刻苦的學習,以極高的分數才能考上這些重點大學。

郝帥卻是一個從來就不願意安分守己的人,他不屑於規則,不安於規矩,不尊於權威,他在哪裡都像是一個異類,從來都是特立獨行之人,永遠與眾人不一樣。

他此時眼前已經有一扇修行的大門緩緩推開,自然不願意再去擠那人山人海的獨木橋,而且他壓根就不是一個讀書的料。

郝帥笑了笑,說道:「當然可以干很多事情,只是你們沒有發現而已。」

王婧不以為然,她瞅了郝帥一眼,繼續埋頭開始做起作業,同時自己在書包中翻出了一個麵包,一邊啃一邊解著題目。

王婧不僅智商高,而且學習極為刻苦,常年佔據年紀第一,也正因為這樣,她在學校大姐頭的稱號才越發的響亮,因此她也從來不把自己看成是官二代,倒因此看著郝帥這個「富二代」心中生出許多想法,覺得他不過是一個紈子弟而已。

可這個念頭的背後,王婧也曾隱隱的想過,郝帥既然背景如此之硬,為什麼當初又住在那樣貧寒的房子裡面?

但王婧雖然從來是個好奇寶寶,但她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去追查的,因此這個疑問她一直藏在了心中,原本想要等再見他的時候問一下,可沒想到開學第一天就鬧了個不愉快,使得她有話也不好說出口了。

郝帥見她不願意搭理自己,跟以前那個王婧很有些大相徑庭,他也覺得索然無趣,自己收拾了東西準備出教室。

剛出了教室,卻見姚夢枕迎面而來,這個下凡的仙子第一天上學,興奮得晚上都沒合眼,此時一蹦一跳的躥到了自己跟前,裝模作樣的哈的一聲大叫,想要嚇唬郝帥一下。

可郝帥此時已經築基,耳聰目明遠超常人,剛出教室就已經聽到旁邊一陣風聲傳來,任憑姚夢枕叫得大聲,他也心如止水,面上含笑,絲毫不為之動遙

姚夢枕很是掃興,撅著嘴嗔道:「你真討厭,就不能配合一下嗎?」

郝帥兩眼發直,忽然跳了起來,大聲驚呼道:「哎呀,嚇死人了1

姚夢枕從來沒有在這麼多人的學校上過學,她本來就性子活泛,很有點兒人來瘋的意思,今天上課,被班上的男生們驚為天人,一個個圍著她轉,追捧得跟影視巨星似的,就差沒讓她簽名了,一上午下來,要追求她的男生排成了一溜兒。

她以前受人追捧慣了,按理說本應該水波不興才是,可她下凡后遇到了郝帥這麼個前世冤家,在他手裡面吃虧吃癟得十分壓抑鬱悶,而且也從來不見他追捧喜歡過自己,因此仙子姐姐心中很是不平衡,但今兒個才知道,原來姑奶奶我還是有這麼多人喜歡的嘛!

正是懷著這樣的情緒,姚夢枕也不計較郝帥這賤賤的動作和反應,她哼了一聲,很是大度的說道:「算了,本宮不跟你計較了!小帥子,快,本宮餓了,帶本宮去就餐吧1

郝帥很是配合的彎著腰,陪著笑臉,托起她一隻手,尖著嗓子說道:「是,咱家帶娘娘去就食1

姚夢枕嗔道:「是就餐,不是就食,我又不是狗1

郝帥點頭哈腰道:「是是是,就餐就餐!娘娘起家咯1

兩人說說笑笑,奔著學校食堂而去,雖然是第一天來,但是一路問著便找到了食堂所在,可剛進門,兩個人就傻眼了,這食堂裡面密密麻麻坐滿了人,就像是下了一滿鍋餃子似的,滿噹噹的插針難進。

姚夢枕和郝帥面面相覷,郝帥道:「娘娘,這……這怎麼辦?」

姚夢枕吃吃道:「還,還能怎麼辦?等唄?」

兩人擠進食堂,在人群隊伍後面開始排隊,可這隊伍長得好似長龍,排得人****,兩人擠在人群中只一會兒便有些透不過氣來,郝帥苦笑道:「娘娘,咱們換個地方就餐吧?」

姚夢枕喜歡熱鬧,但這麼多人卻也是吃不消的,她連忙點頭,兩人逃難也似的逃出了食堂。

剛一出門,兩人便覺得四周豁然開朗,空氣剎那間清新無比,他們各自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得世界美好,生活美滿,除了肚子依舊咕咕叫喚得十分厲害之外,便再沒有了缺陷。

姚夢枕看著郝帥,說道:「咋辦啊?上哪兒吃?」

郝帥左右看了一眼卻見旁邊還有一個食堂,卻是一個清真食堂,他笑道:「我們就去那裡吃吧。」

姚夢枕此時肚子裡面餓得翻江倒海,哪裡還管是什麼餐館,她催促道:「快走快走。」

郝帥卻是不知道,這清真食堂專門給學校裡面信奉回教的新疆學生,為了照顧少數民族信仰而開的,平時幾乎不會有其他的學生進去,他們兩人剛一進門,便見迎面撲來一股燒香的味道,食堂中坐著一些穿著新疆少數民族服飾的學生,也有一些穿著比較現代的新疆學生坐在角落安靜的吃著飯,這些人多以女生居多。

郝帥和姚夢枕剛進門,便聽見旁邊傳來一陣嘰里咕嚕的吵架聲,卻是他之前在校門口看見的古麗夏娜和一個男生在用新疆話激烈的爭吵著,古麗夏娜憤怒的喊了幾句,原本白皙勝雪的皮膚此時變得有些漲紅,而與她爭吵的一個男生皮膚較黑,深目高鼻,頭髮略黃,個頭高大,他與古麗夏娜爭吵著,伸手去抓古麗夏娜的胳膊,卻見古麗夏娜猛一掙扎,扭頭就往外跑。

古麗夏娜衝出來的時候掩著嘴,心情激蕩,也沒怎麼留神,腳在地上一絆,身子便朝著地上跌了過去。

郝帥正在她身邊不遠處,眼見她身子一歪,他便腳下趕了一步,上前伸手將她一把扶祝

可郝帥這一扶,卻是扶出了一個大麻煩。

這清真食堂之中原本低低的交談聲頓時消失,所有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向郝帥看來,緊接著,所有的新疆學生都站了起來,一下將他們兩人都圍得嚴嚴實實的,一個個怒目而視,虎視眈眈。

====================================

抱歉抱歉,一來太忙了,二來,我真的卡文了。

劇情銜接點最難寫了~~~~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