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0章誰保護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章誰保護誰?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穆斯林教徒向來是這個世界上最具攻擊性的一群人,他們極其抱團,排外性極強,而本身就是少數民族的新疆人,就更抱團了,在東吳市這樣以漢人居多的城市裡面,他們抱團之緊,排外之強,人多散漫的漢人是絕對無法想像的。

很多的時候,只要有一個人受欺負了,他們的族人聽見了,只要是需要他們幫忙,他們甚至能夠坐飛機去這個城市助威助拳,擺平了以後再又飛機返回,過程中可以不收一分錢酬勞,純義務,純支持。

這可比論壇上各種「友情支持、精神鼓勵、我頂樓主」給力多了,而且他們又有民族政策保護,因此新疆人在內地橫行,那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哪怕是在學校裡面也是如此。

民族班的新疆學生們平日里幾乎不與漢人往來,女生們就更不搭理漢人了,這不僅僅是他們民族排外,更是因為教義如此。

伊斯蘭教不僅是世界三大宗教裡面最具攻擊性的宗教,同時也是最保守的宗教,時至今日,許多穆斯林地區依舊保留著女性出門必須戴面紗的習慣,她們不能和陌生人說話,甚至被看了露在外面的皮膚都是嚴重的違禁行為。

在穆斯林世界,盯著一個女性看,這是極其不禮貌的行為,如果說去觸摸一個不認識的女性,那就更誇張了,在極端保守地區甚至左手摸的砍左手,右手摸的砍右手,如果不小心親了一下,那對不起,只好砍腦袋了。

古麗夏娜雖然不是身處極端保守地區的教民,但穆斯林世界整體保守,而且新疆人排外,古麗夏娜又是他們眼中的天山雪蓮,幾乎所有新疆班的男學生都喜歡她,想要追求她,哪裡容得了外人染指?

平日里能和古麗夏娜說上幾句話就已經是歡喜一整天的事情了,至於摸摸小手,那隻能是在夢裡面想一想了。

古麗夏娜平日里眼高於頂,根本看不上班上的男生,至於漢家兒郎,那就更瞧不上眼了,在她眼裡,她所認是萍她,不是眼露強烈的驚艷貪婪之色,就是露出自卑的眼神,有賊心的瞧見了她身邊的那一大票虎視眈眈的保鏢,自然嚇得屁股尿流,賊膽也沒了,只敢用猥瑣的目光打量著她,讓她好生鄙夷。

在她看來,漢人膽小懦弱,散漫狡猾,不講信義,根本不值得她多看一眼。

便是佟歡這樣學校有名的「色胚二愣子」,他也是不敢招惹王婧和古麗夏娜的。

前者是因為太過於古靈精怪,容易被她反過來玩兒死,後者則是因為身邊「保鏢」太多,招惹了任何一個都像是捅了馬蜂窩一樣,便是他父親碰到了這樣的民族問題,也要大為頭痛,縮手縮腳。

由此可見,古麗夏娜平日里之招搖,之橫行,自然可想而知。只是,古麗夏娜萬萬沒有想到,今日里竟然被一個陌生的漢家兒郎給摸到了自己,而且郝帥是雙手托舉,一隻手托著古麗夏娜的胳膊,另外一隻手則結結實實的托在了古麗夏娜的胸口上。

穆斯林人皮膚接觸尚且是大禁,更何況是如此部位?

古麗夏娜頓時面色漲得通紅,她又羞又怒,一聲尖叫,抬手一巴掌就朝著郝帥的臉上抽了過去。

郝帥剛一接觸到古麗夏娜的胸口,頓時手就像是觸電了似的,連忙一縮手,他這一下縮手,古麗夏娜就失去了依託,她本來就是前傾摔倒,身子的大半重量都是郝帥支撐起來的,郝帥這一下抽手,她呀的一聲,身子便朝著地上摔去,結結實實又摔了一個狗啃泥,這一巴掌也結結實實的抽在了地上,痛得她手掌都麻了。

這一下變故,食堂裡面的新疆學生們頓時一陣嘩然,他們齊刷刷的站了起來,朝著郝帥圍了過去,之前跟古麗夏娜吵架的男生更是怒不可遏,一指離門口最近的學生,用新疆話大聲怒道:「把門關上,還有窗戶,都關上1

他們可都是從小就打架之人,來了內地以後更是打架如同吃飯一樣正常,反正也不怕被抓,抓了警察也不敢管,最嚴重也不過是開除學籍送回去而已。

雖然這裡許多的新疆學生還是很珍惜這種來內地念書的機會,他們也渴望能夠賺更多的錢,而融入到以漢人居多的大環境之中,是致富的最好途徑,但只要有了什麼事情,那其他事情就往後放了,這樣的團結和不分好歹的抱團,正是新疆人為什麼現在橫行無忌的原因之一。

郝帥還沒反應過來,自己身後的大門口和窗戶就已經被人給關上了,四處都堵得嚴嚴實實的,滴水不漏。

郝帥和姚夢枕互相對視了一眼,郝帥苦笑道:「這下好了,吃飯也能吃出個大麻煩來。」

姚夢枕瞪了他一眼,怒道:「呸,分明是你手賤,托哪裡不好,偏偏要托這個地方。」

郝帥頓時叫起撞天屈來:「我只是下意數一把好不好?哪裡想得了那麼多?」

姚夢枕也知道郝帥肯定不是故意的,他雖然平日里嬉皮笑臉,沒個正形,但也不是貪花好色之徒,更不可能在這種場合做這種事情。

只不過,這種事情她知道,未必管用,這些目光不善的新疆學生們,他們可不知道,就算他們知道……也不一定會放過他們。

古麗夏娜此時從地上爬了起來,她打出生有記憶到現在,還從來沒有這樣狼狽過,她羞惱得淚珠兒都快掉下來了,下意識的捂著胸口,一雙大大的眼珠子惡狠狠的瞪著郝帥,像是要從他身上剜下一塊肉來。

一旁和她之前吵架的男生見她如此,忍不住驚怒交加的問道:「你被他摸到什麼地方了?我去殺了他1

女孩兒家麵皮薄,尤其是當著這麼多人,古麗夏娜立刻放下手來,她強忍著身上的疼痛和羞意,怒道:「穆拉帝立,我的事情不要你管1

穆拉帝立怒道:「現在這可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他一揮胳膊,怒道:「上,給我打死他,出了什麼事情,我負責1

古麗夏娜雖然平日里跋扈驕橫,但那她也是個知道好歹的,她知道自己剛剛跟穆拉帝立吵了一架,這個男生腦子一熱,真能做出什麼不可彌補的大錯出來,她雖然恨這個男生輕薄,但也不至於要殺死對方,而且,這個男生若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他們只怕都讀不成書了,他們家人花錢送他們到這裡來,可不是為了讓他們丟臉被開除來的。

古麗夏娜臉色一變,大聲喝道:「都住手1

這一食堂的學生正摩拳擦掌準備痛扁眼前這個膽大妄為的少年,聽見古麗夏娜這一聲大喊后,都下意識的停了下來,扭頭朝著郝帥看去。

郝帥聽見他們嘰里呱啦的爭吵著,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但想來也不是什麼好事情,他心中暗自苦笑,扭頭對姚夢枕說道:「完了,第一天上學就要被開除了。」

姚夢真討厭,我還沒玩兒夠呢1她目光滴溜溜的四處打著轉,雖然一大屋子人圍著他們,但她臉上看不見一丁點兒的畏懼之色。

說來也是,他們在佤邦從槍林彈雨中都過來了,這一屋子學生雖然一個個目光不善,凶神惡煞,但是對於他們而言,這種威懾力,簡直弱爆了。

他們兩人在房間裡面被困住,可在外面也有學生髮現了不對勁,侯天寶便是其中一人,他從食堂打了飯菜出來準備去教室吃的時候,瞧見郝帥和姚夢枕進了清真食堂,他剛想打招呼,告訴郝帥讓他們不要去這裡吃飯,沒想到才進去,大門和窗戶便被人氣勢洶洶的關了起來,嚇得他臉色都變了。

侯天寶是沒有膽子直接去上門幫忙的,他想也不想,扭頭立刻朝著教學樓狂奔而去,準備去找老師幫忙,可他經過教室的時候,卻見王婧正在教室裡面吃著中飯,連忙沖了進去。

王婧在學校可是大姐頭,極有威信,有時候說話比老師還管用,侯天寶見她在,便不再想去找老師,畢竟郝帥第一天上學就驚動老師,這可不太好。

侯天寶衝進教室,嚷嚷道:「班長,不好了,不好了。」

王婧頭也不抬,很是淡定的說道:「啥事兒啊,大寶同學?」

侯天寶個頭不小,塊頭也不小,但膽子出奇的小,是班上眾人取樂的對象,很多女生開玩笑的叫他大寶,因此他的真名反而沒什麼人喊。

侯天寶手中飯盒中的菜油都翻了出來,污了他一手尚且不曾察覺,他抬手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頓時額頭上一片油光閃亮,他緊張的說道:「郝帥被一群新疆學生堵在清真食堂了1

王婧一驚,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漢族學生和新疆學生之間的矛盾向來不是一天兩天了,雖然表面上一團和氣,但私底下沒少打過架,只不過新疆學生下起手來沒有顧忌,又黑又狠,漢族學生則怕這怕那,而且一中學風濃厚,打架的學生也破少,好勇鬥狠之輩更少,因此兩邊打架輸多贏少。

王婧自然是知道的,她立刻就沖了出去,拉著侯天寶便往樓下跑,一邊跑一邊問道:「怎麼回事?」

侯天寶道:「不知道,我就見他們進去沒多久,大門就被人給關上了,你快去,去晚了只怕要出事情。」

王婧跺足道:「這個傢伙,真是個大麻煩,走到哪裡都惹事兒1

他們兩人一路飛快,直奔清真食堂,來到門口的時候,卻見已經有不少學生圍在四周,指指點點,交頭接耳,卻是沒有人敢上去敲門。

王婧一到,四周人見她到來,頓時讓開一條路,王婧也當仁不讓,兩條眉毛一挑,二話不說便上前砰砰砰的砸門,大聲道:「古麗夏娜,快開門1

古麗夏娜和穆拉帝立正在激烈爭吵著,郝帥和姚夢枕則在一旁看著,那模樣一丁點兒害怕和恐懼的覺悟都沒有,反而倒像是在一旁打醬油的看客,一臉的好奇。

古麗夏娜聽見王婧的聲音,她一驚,心道:怎麼把她給惹來了?

王婧可不像佟歡這樣色厲內荏,她性格強硬,吃軟不吃硬,而且背後是王磊,這可是手握實權的公安系統的人物,招惹了她,那可真不是什麼好事,雖然他們有民族政策保護,但是人家硬是狠下心來三天兩頭找他們麻煩,那也是頭大如斗的事情。

而且他們是來求學鍍金的,又不是來小偷小摸,混社團的,犯不著跟招惹王婧這樣的人物。

古麗夏娜一指門口,怒道:「穆拉帝立,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不要借題發揮,你在這裡惹事,以為就是你一個人的事情嗎?你們這麼多人……」說著,她一指四周的學生,怒道:「你們父母有的人帶著你們千里迢迢,背井離鄉的來到這裡,送你們到這裡來讀書,就是為了看你們打架鬥毆的嗎?這麼多人打一個男生和一個小女孩兒,難道很光彩嗎?」

古麗夏娜說的是新疆話,她說到最後,聲厲色疾,厲聲道:「開門,快給我開門1

她這一聲厲喝,門口的學生們紛紛乖乖的開門。

門外的學生們一看大門打開,都好奇的向裡面看去,想要看郝帥和姚夢枕怎麼樣了。

王婧一眼瞧見裡面沒有打起來,她頓時鬆了一口氣,毫不猶越去,她四周掃視了一眼,雖見對方怒目而視,卻面不改色的說道:「古麗夏娜,你們把門關起來幹什麼?」

古麗夏娜操著一口流利的漢語,怒道:「王婧,我給你面子,少得寸進尺,帶著他們快走,以後不要再來這個地方1

王婧哼了一聲,對一旁的郝帥打了個眼色。

郝帥示意,他雖然不怕這些人,但也不是二愣子,沒事要惹三分事兒出來,他對姚夢枕打了一個眼色,轉身準備出去。

可郝帥剛到門口,卻見古麗夏娜喝道:「站住1

郝帥頓時站住了腳步,他回頭一看,卻見古麗夏娜走了過來,惡狠狠的對他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郝帥苦笑道:「今天是一個意外……」

古麗夏娜啐了一口唾沫,怒道:「沒膽的漢人!我不管你叫什麼名字,但今天的事情我跟你沒完1說完,她一指大門口,怒道:「給我出去1

郝帥知道自己雖然是好意,但……畢竟理虧,他高舉雙手,說道:「好好,我走我走。」他搖著腦袋走了出去,對姚夢枕苦笑道:「再找個地方吃飯吧,這個地方不歡迎我們。」

古麗夏娜見他一點兒愧疚和畏懼都沒有,便以為他是故意這樣的,心中越發的生氣,看著郝帥的背影咬牙切齒,她扭頭對王婧說道:「現在你滿意了?不過我可告訴你,你今天能保護他們一次,但你不可能次次都保護他們1

王婧看著郝帥的身影,扭過頭來,她似笑非笑,意味深長的說道:「不,古麗夏娜,我保護的……是你們啊1

=========================================

更晚了,不好意思,大章奉上~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