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1章第一天的麻煩事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章第一天的麻煩事兒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古麗夏娜聽見王婧這句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她怒道:「王婧,你別以為我怕你,誰要你保護了1

王婧見古麗夏娜以為自己是在威脅她,顯然她理解錯了自己的意思,她便冷笑著說道:「古麗夏娜,剛才你們如果和他動起手來,只怕吃虧的不是他,而是你們吶1

古麗夏娜臉色一變,說道:「你什麼意思?」

王婧瞅了一眼郝帥和姚夢枕的背影,她有心想要告訴古麗夏娜一點郝帥的身份和背景,可話到嘴邊又覺得不妥,畢竟她之前見到郝帥的時候,他家境貧寒得令人髮指,可搖身一變又變成了一個超級富二代,這樣的轉變讓王婧暗自猜想這個傢伙是不是有意想低調來內地讀書,並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身份。

王婧知道,像這樣的事情,並不罕見,金正恩就曾經隱姓埋名在瑞典的貴族學校就讀,當時稱為安恩,而他周圍的同學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就是朝鮮的第一繼承人。

像這樣的事情,在上流社會,貴族豪門,屢見不鮮,哪怕是國內一些低調的富二代,紅二代也是常有的事情,並不是所有的富二代、紅二代都是張狂高調之人,這些人當中還是有許多低調而且極有本事之人。

王婧私下覺得郝帥便是這樣的一個男生,只不過……他既然低調在內地讀書,為啥又走哪裡都能惹出一大堆事情來?

王婧想不明白,她也不打算把這事情給古麗夏娜捅個明白,畢竟她們關係相當一般,平時走在路上點個頭都已經是十分友好的舉動了,她可沒有義務去三八給古麗夏娜聽,說對了,人家不一定領情,說錯了,那可不一定會招惹出什麼麻煩來。

王婧念及於此,便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她不冷不熱的說道:「沒什麼別的意思,只是勸你別招惹他,有些人你是可以惹的,有些人,你是不能惹的。」

古麗夏娜正在氣頭上,這一句話無異於火上澆油,她瞪著王婧好一會兒,怒哼了一聲,這才重重的轉過身去。

一旁的穆拉帝立想要上前說話,卻見古麗夏娜扭頭厲聲沖他用新疆話怒喝了一句,嚇得他下意柿艘徊劍不敢上前。

王婧見這些新疆學生們雖然眼神不甘不忿,但大多都回了食堂,她便也暗自鬆了一口氣,扭頭往回走去,她沒走幾步路,便見郝帥和姚夢枕正在不遠處笑吟吟的看著她。

王婧沒好氣的說道:「上學第一天就惹事,你這個人真是走到哪,麻煩就跟到哪裡。」

郝帥動作誇張的一揖到底,說道:「多謝俠女搭救,在下感激不盡,只好以身相許1

這一句玩笑話換得旁邊姚夢枕怒目而視,王婧也是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說道:「可不敢,我無福消受,你要是以腎相許,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正好我想換一個新的愛瘋五。」

郝帥哈哈一笑,扭頭朝著旁邊的侯天寶說道:「聽到沒有,班長大人想要換手機,愛卿還不速速把汝等腎臟捐獻出來,以腎相許1

侯天寶沒想到郝帥拿自己開涮,他賠笑道:「帥哥,我還想換手機呢,要給了腎,我拿什麼換啊?」

郝帥見侯天寶湊趣,哈哈笑了起來,使勁拍著侯天寶的肩膀,說道:「不錯不錯,你小子我喜歡。今天是你通風報信的吧?行,以後重重有賞1

王婧見他跟沒事人似的,渾然不把之前的事情當成事兒,便忍不住叮囑道:「郝帥,我知道你背景硬,但你也不要第一天上學就惹事兒好不好?你惹誰不好,偏偏要去惹古麗夏娜,她是好惹的嗎?如果真把她惹毛了,你就相當於得罪了整個東吳市的所有新疆人,他們能一呼百應成群結隊的來找你的麻煩。」

郝帥無奈的說道:「這真是一個誤會,我也不是故意的,她要摔倒,我伸手一扶,結果就扶出事情來了。」

王婧狐疑道:「就這樣?不會吧?古麗夏娜雖然性子傲了一點,但也不至於不講道理埃」

姚夢枕冷笑道:「對啊,他的確只扶了一把,但你得看扶的位置是哪兒埃」

王婧聰明伶俐,一聽便聽出了弦外之音,她俏臉一紅,惡狠狠的剜了郝帥一眼,嗔怒道:「早知道就不幫你了。」

郝帥佯怒的瞪了姚夢枕一眼:「小赤佬,儂搗糨糊是伐?都跟你說了無數遍了,我不是故意的1

王婧哼了一聲,說道:「人家才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丟了這麼大一個臉,我看你以後有麻煩了,而且,你別指望我會幫你第二次。」

郝帥笑嘻嘻的說道:「別啊,班長,我的好班長,別翻臉不認人啊,今天你幫了我一把,我請你吃飯,怎麼樣?」

王婧毫不領情,說道:「現在你去食堂吃,就吃點殘羹冷炙,要吃你去吃,我可不奉陪。」

郝帥笑道:「別介,我就不信你們學校附近沒有餐館,我請你下館子,怎麼樣?」

王婧更加不領情了:「早不說?我都吃過中飯了1

郝帥嘆了一口氣,說道:「吶,這是你不去的啊,可不是我不請,我的人情可就已經還了啊1

說著,他對侯天寶一招手,說道:「喂,阿寶,咱們吃飯去。」

侯天寶臉拉得老長,他看了看手中還捧著的飯盒,卻見裡面打的飯菜有一半都已經灑掉了,他憨憨一笑,說道:「那好,不過應該是我請你,上次你……」

郝帥瞪了侯天寶一眼,不讓他把下面的話說出來,喝道:「幹什麼,不給面子啊?」

侯天寶聞言一窒,吶吶道:「哪敢。」他知道郝帥是為了照顧自己的面子,不讓自己把以前自己想自殺的事情說出來,他內心暗自感激,心中尋思著找個機會一定要報答郝帥。

一旁的王婧可不知道侯天寶的心思,她聽見郝帥的話,原本要走,卻又留了下來,她說道:「不行,今天你第一天上學就欺負我,還給我惹麻煩,不吃得你破產,我就跟你姓1

郝帥仰頭打了個哈哈,笑道:「你別把肚子吃大了,回頭說是我弄大的。」

王婧俏臉一紅,她嗔怒道:「你不開黃腔會死啊你1

郝帥笑嘻嘻的說道:「走走走,吃飯去。」

四人約好了扭頭朝著校門口走去,這一中的旁邊自然有許多小餐館,也都經濟實惠,對於現在許多零花錢寬裕的學生來說,也吃得起飯,這裡也能看見許多來餐館改善伙食的學生。

既然是郝帥做東,王婧也客隨主便,跟著他坐到了一個角落之中,只是飯店裡面也瞧見了班上的同學,這些同學瞧見她和郝帥一塊兒來吃飯,雖然旁邊還有一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小姑娘,還有一個肉丸也似的侯天寶,但依舊還是惹來了不少曖昧的目光。

大姐頭果然有姦情啊!

他們審視打量著郝帥,見他無論是哪個角度看過去,都稱得上是英俊過人,真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帥哥,尤其是這個男生笑起來的時候壞壞的感覺,那卻是其他的靚男帥哥所沒有的感覺和氣質。

便是班上男生也不得不充滿妒意的承認,這個男生的確是吸引眼球,難怪王婧會對他高看一眼。

王婧自然是看出了他們眼神中的潛台詞,越發的羞惱,但眼下這個場景卻是狡辯不得,她很清楚這時候的解釋就等於掩飾,越抹越黑,還不如悶頭吃飯,化悲憤為食慾,最好能把這個混蛋吃破產!

一想到這裡,王婧便咬牙切齒的準備狠狠點了一桌的大菜,好讓郝帥狠狠的放血一頓。

只不過,王婧也知道,以郝帥的背景,別說一餐,就是她吃十餐,百餐,一千餐,也都不可能把郝帥吃破產,這不過是小女生的發泄罷了,畢竟她也只不過是十六七歲的女孩兒而已。

郝帥見她點菜的時候一溜兒報了許多菜名,忍不住說道:「哎,你吃得完嗎?可不準浪費啊1

王婧哼了一聲,說道:「幹什麼?花不起錢啊?」

郝帥打了個哈哈,說道:「點,儘管點,我看你能點多少菜1

王婧眼珠一轉,她原本想痛宰郝帥一頓,順便把這裡所有人的單都給買了,雖然這是小店,但是豁出去了使勁點,還是能點出個幾千塊錢來的,但轉念一想,誰知道這個傢伙會不會耍什麼鬼花樣讓自己背這個黑鍋?

這裡這麼多人,他不怕丟臉,自己還怕呢!

念及於此,王婧便偃旗息鼓,有了息事寧人的心思,她哼了一聲,只點了兩三百塊錢的菜,算是小小懲戒一番,她道:「我吃不完打包1

郝帥嬉皮笑臉的說道:「那多不好意思,還讓你幫我打包。」

王婧瞪了他一眼:「美得你,我是打包回去自己吃1

郝帥故作驚訝的說道:「啊?你要打包這些菜回去吃我的口水嗎?」

王婧冷笑道:「不,我回去喂我們家的旺財吃1

郝帥奇道:「你還有一個弟弟叫做旺財啊?」

王婧冷笑道:「對,我還養了一個寵物叫郝帥1

他們兩個人鬥口,你來我往,倒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只把侯天寶和姚夢枕看得插不進話,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很是明智的選擇了袖手旁觀,隔山觀虎鬥。

很快飯菜擺了上來,郝帥和王婧這才作罷,兩人說得口水都幹了,互不相讓的對視了一眼后,灌了一口水,一聲發喊便又在飯桌上較起勁來,一旁的姚夢枕和侯天寶也不客氣,兩人甩開了膀子便是一陣猛吃。

這一陣山吞海咽,很快一桌飯菜被四人席捲一空,正到要買單的時候,王婧卻見郝帥吃吃沒有買單,只是拿著眼睛看著姚夢枕,而姚夢枕也是拿著眼睛看著郝帥,她心中忽然閃過一絲不祥之感,她說道:「你們……該不會是沒帶錢吧?」

郝帥瞪著姚夢枕,說道:「你不買單?」

姚夢枕驚怒道:「你的錢比我多,為什麼要我買單?」

郝帥怒道:「廢話,去築……去外面的時候,不都是我花的錢嗎?」

姚夢枕怒道:「我的錢早就花光了,你那麼多錢,怎麼都用完了?」

郝帥道:「靠,你忘記我還貼錢給了鄒銘東他們了?」

姚夢枕頓時無語,她一下想氣鄒銘東和韓姬男他們回去的路費的確是郝帥貼的,那可不是一筆小錢。

姚夢枕和郝帥互相對視了一眼,忽然氣焰頓消,可憐巴巴的說道:「那怎麼辦?你不是要不我賣在這裡吧?」

郝帥嘆了一口氣,說道:「怎麼說也是同甘共苦的一家人,就委屈你在這裡洗幾天盤子吧。」

姚夢枕嗔怒道:「不要,我要去告訴你媽媽,說你虐待我1

郝帥嚇了一大跳,連忙打躬作揖,陪笑道:「娘娘息怒,咱家知錯了,娘娘千萬高抬貴嘴啊1

姚夢枕哼了一聲,別過了頭去。

郝帥無奈,只好將目光看向王婧。

王婧沒想到今天跟著郝帥來吃飯,居然會碰到這麼一檔子事情,她驚怒交加,怒道:「郝帥,你還要臉不要臉了?」

郝帥涎著臉皮說道:「班長大人,幫個忙吧?」

王婧摸了摸身上,只摸出了二十塊錢,她將錢往桌上一拍,怒道:「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1

郝帥只好又朝著侯天寶看去,一副「大哥有難,小弟速速支援」的表情。

侯天寶摳摳索索的在身上摸出了幾張皺皺巴巴的錢,說道:「就這麼多了。」

郝帥一看,卻見桌上只有十八塊錢,比王婧還是不如,他長嘆了一聲,在自己身上只摸出了一百塊錢,說道:「差兩百多呢,咋辦?」

王婧怒道:「沒錢你還敢打腫臉充胖子?早知道你這麼不靠譜,就不跟你出來吃了1

郝帥也不生氣,他笑嘻嘻的對王婧說道:「要不然,委屈你在這裡洗幾天盤子?」

王婧氣得笑了起來:「好啊,要我父母來問了,我就說是你害得我這樣的,到時候只怕我父母會去找你媽媽說一下這個事情……」

郝帥立刻求饒,道:「好好,當我沒說1

姚夢枕忍不住催促道:「喂,別嗦了,快點想辦法吧,要不然你去找……」

郝帥知道姚夢枕是讓自己去找郝潔雄,他毫不猶豫的斷然否決道:「不行,山人自有妙計!,你們看我的1

說完,他深吸了一口氣,大聲道:「老闆,加菜!1

王婧和姚夢枕頓時駭得臉色發白,她們心驚肉跳的看著郝帥,心道:我了個擦,這個架勢……是要吃霸王餐啊?反正錢不夠了,乾脆多吃一點是不是啊?

拜託,這餐館可是在學校門口啊,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你吃霸王餐,以後怎麼上學啊?

郝帥,你冷靜點啊!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