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5章難兄難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章難兄難妹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余樹方氣得快要瘋了,她為師二十載,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羞辱。

這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登時眼淚都差點快要流下來了。

郝帥卻一時間有些迷茫,他之前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和反應,就像人在睡醒的時候突然間遭到外界的刺激,肯定會做出下意識的反應。

一些警惕心較弱,沒有受過特殊訓練的人,他們的下意識動作是躲閃和恐懼,但對於一些經過特殊訓練,和經歷過特殊事情的人來說,他們的下意識動作肯定是反擊。

等郝帥定睛看見講台上的余樹方時,他頓時暗自叫苦,知道自己又惹事了,一旁的王婧也一臉無語的看著郝帥,說道:「你在二中的時候也這樣嗎?」

郝帥苦笑著對王婧說道:「哪樣?」

王婧在桌子下指了指余樹方,強忍著笑,說道:「這樣。」

郝帥無奈的說道:「這是一個意外。」

王婧打了個哈哈:「這句話聽起來真耳熟,好像之前聽到過。」

郝帥說道:「這真的是一個意外1

王婧道:「這句話也很耳熟。」

余樹方渾身發抖,她恨不得把這個新生給生剝活吞了!

這個傢伙居然敢如此挑釁自己的權威,好好,好得很!

「郝帥!1餘樹方一聲尖叫,聲音尖銳得讓班上的學生們都捂緊了耳朵。

郝帥無奈的站了起來,低眉順眼的裝著良民:「余老師,我不是故意的……」

余樹方才不想聽他的解釋,她一指門外,厲聲道:「出去,在外面站著!下課了我們再說你的事情,現在不要耽誤其他學生上課1

對於余樹方而言,她只想儘快找回自己的威嚴,要不然,這些學生以後就真的沒法帶了。

郝帥自知理虧,他也暗自叫屈,只好朝著門口走去。

班上的學生們見他一臉認罪服法狀,也都不敢笑了,一個個噤若寒蟬,生怕惹惱了老師,被喊家長。

郝帥慢吞吞的走出了教室,還沒關門,便聽見裡面余樹方怒道:「你們還有誰想出去一起陪他嗎?」

班上鴉雀無聲。

郝帥走出了教室,卻見偌大的校園裡面頗為空曠,到處都是郎朗的讀書聲和老師的上課聲,操嘗走廊上幾乎空無一人,他一個人像一根柱子一樣杵在教室門口,十分的礙眼。

郝帥正覺得尷尬的時候,卻見旁邊不遠處教室裡面走出來一個女生。

這個女生個頭高挑,深目高鼻,皮膚白皙塞雪,正是古麗夏娜。

古麗夏娜出了教室后,立刻便掏出自己的手機,一邊打,一邊快步走著,嘴裡面嘰里呱啦的說著新疆話,神情緊迫,像是有什麼著急的事情。

郝帥瞧見她,便想到之前在食堂裡面為了扶住她,一把按住了她的胸口,當時沒覺得怎麼樣,可事後想想,卻覺得入手處柔軟而有彈性,十分的惹人遐想,他目光不由得便往古麗夏娜的胸口瞅去。

少年慕艾,乃是天性,郝帥這一眼瞅去,這才留意到這個極為漂亮的新疆姑娘胸膛高聳,不似絕大多數同齡女生,倒真像是一個熟透的新疆水蜜桃,似乎一手抓下去都能捏出水來。

古麗夏娜感覺到有人看著自己,她抬眼一看,卻見之前摸過自己胸口的那個男生居然在看著自己,那目光真是說不出的猥瑣,她對郝帥的第一印象極差,連帶著他那張英俊近乎邪魅的面孔也變得難看了許多,原本靈氣四溢的眉眼也變成了賊眉鼠眼,尤其是他目光看過來的時候,那眼神賊兮兮的,讓人恨不得想上去把他眼睛給挖掉。

古麗夏娜手持著電話,飛快的從郝帥身邊經過,走過的時候,她惡狠狠的剜了郝帥一眼,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

郝帥朝著她賠笑了一下,表示之前的歉意,可古麗夏娜認準了郝帥是個色胚,只怒哼了一聲,扭頭而去,理也不理他,倒讓郝帥有些尷尬的訕訕笑了笑。

古麗夏娜帶起一陣香風,直衝樓梯間,剛到拐角處的時候,忽然間瞧見一個人影朝著自己懷中撞了過來,她有了之前郝帥的教訓,這一次可反應快得很,立刻一聲大喊,跳到了一邊。

等她定睛看清楚的時候,卻見是姚夢枕一臉笑嘻嘻的看著自己,這個漂亮的小女生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著,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是眼神中的那份古靈精怪讓人瞧著有點兒滲著慌。

古麗夏娜瞪了一眼,心道:你跟他在一起,顯然也不是什麼好人!

她哼了一聲,繼續一邊嘰里咕嚕的說著電話,一邊朝著樓梯下面走去。

姚夢枕看著她離去后,這才伸頭探腦的朝著郝帥班級所在的走廊看去,一看之下,卻見郝帥一臉鬱悶的站在門口,她頓時大樂,咯咯笑了起來。

郝帥聽見遠處傳來撲哧一聲笑,他扭頭一看,卻見姚夢枕幸災樂禍沒心沒肺的笑著,他忍不住沒好氣的走了過去,嗔道:「喂,你不上課啊?」

姚夢枕擠眉弄眼的說道:「你呢?你也不上課啊?在外面幹嘛呢?」

郝帥打了個哈哈,說道:「老師派我出來站崗放哨1

姚夢枕見他打腫臉充胖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不要臉!第一天就被罰站了吧1

郝帥臉色一變,但他很快反應了過來,賊兮兮的笑了笑,說道:「喲,不錯嘛,還知道這個?那你呢?你別告訴我你出來看望我的啊!我看你也是被罰站了吧1

姚夢枕哼了一聲,說道:「有個男生騷擾我,我把他給打了1

郝帥抱著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你還好意思笑我!上學第一天就打人1

姚夢枕嗔道:「你呢?為什麼被罰站?」

郝帥頓時臉色垮了下來,臉色糗糗的說道:「我把老師給打了……」

姚夢枕目瞪口呆:「啊?咋回事?」

郝帥哼哼唧唧的說了上課時候的事情,姚夢枕聽完后,捧腹大笑,笑得前仰後合:「我只聽說過五十步笑百步的,沒聽過一百步笑五十步的!你這個比我過分多了1

郝帥忍不住嗔怒道:「喂,老師罰站也不好好罰站,跑我這裡來幹什麼?」

姚夢枕擠眉弄眼的嘲弄道:「那你呢?跑到我這裡來幹什麼?」

郝帥一臉理直氣壯的說道:「老師讓我到外面站著,她可沒說在在哪裡站著1

姚夢枕更是一臉義正辭嚴的說道:「老師也是這樣跟我說的1

兩個無法無天的傢伙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們正笑得歡快,旁邊教室忽然間探出一個頭來,一名老師朝著他們怒道:「哪個班的學生,在外面吵什麼吵?要嚷嚷走遠點1

郝帥連忙陪著笑臉,說道:「是是是,這就走遠點1

說著,他對姚夢枕撇了撇嘴,說道:「吶,這是老師讓我們走遠一點的。」

姚夢枕掩嘴笑道:「那我們去多遠呢?」

郝帥想了想,下意識的將手揣進了口袋,手指頭碰到今天找保鏢訛來的錢,心中一動,頓時有了主意,他道:「對了,我們去撈點外快怎麼樣?」

姚夢枕奇道:「你今天不是才撈了一筆外快么?」

郝帥帶著姚夢枕朝著樓梯下面走去,說道:「總不能每次都這樣弄吧?成狼來了怎麼辦?萬一哪次真要他們救命的時候,他們不來了,那豈不是杯具了?」

姚夢枕嗤笑道:「萬一你啥時候真的有危險了,他們來了也沒用。」

郝帥想了想,說道:「你說得倒也有道理。」

姚夢枕問道:「那我們去哪裡撈外快?」

郝帥說道:「別問那麼多了,跟我去了就是了,正好今天弄了點錢,有了本金,這課上得實在是太無聊了一點,正好出去找點樂子。」

姚夢枕深以為然,小腦袋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嗯嗯嗯1

兩個第一天就被罰站的傢伙絲毫沒有半點兒被罰的覺悟,他們堂而皇之的朝著校門口走去。

這時候古麗夏娜也正好從另外一個地方走來,朝著校門口走去,她朝著校門口的保安,大聲道:「請開下門,我有急事1

門口傳達室的保安問道:「有什麼事情?」

古麗夏娜說道:「我叔叔出事了,我要立刻趕過去。」

保安也就盡職一問,古麗夏娜真要出去,他哪裡敢不放?這幫新疆學生,他可不敢惹,更何況人家如果真的是親戚出了事情,自己攔著不放,那可就真捅了馬蜂窩了。

保安很快開了鐵柵門,古麗夏娜急急忙忙的趕了出去,很快郝帥和姚夢枕也來到了門口,郝帥大咧咧的說道:「麻煩開下門。」

保安瞅了他們一眼,說道:「你們什麼事?」

郝帥一指姚夢枕,說道:「她生病了,我帶她出去看玻」

保安一瞅,姚夢枕臉色紅潤,活蹦亂跳,哪裡有半點生病的模樣,他狐疑的問道:「啥病啊?不像是要生病的樣子啊1

郝帥一臉正色的說道:「精神病1

姚夢枕大怒:「你才精神病呢1

郝帥看著保安,一本正經的說道:「精神病都這樣,不肯承認自己是精神玻」

姚夢枕怒視郝帥,伸手去掐他腰間嫩肉。

郝帥躲閃了一下,朝著保安怒道:「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開門?一會她要咬人了1

他話音剛落,姚夢枕便怒道:「我咬死你!你才精神病1

郝帥大聲道:「看看!我說是精神病吧!快開門,快開門1

保安被他們鬧騰得腦子有點發暈,他還從來沒在一中見過這樣的學生,他忍不住又問道:「你們哪個班的?老師知道你們離開不?」

郝帥道:「高二三班的,老師讓我們走的1

保安不疑有他,開門將他們放了出去。

姚夢枕和郝帥出了門,她怒目瞪著郝帥,怒道:「你才是精神病1

郝帥哈哈大笑了起來,一揮手,說道:「走走,洒家帶你發財去1

姚夢枕哼了一聲,說道:「我要分一半1

郝帥笑道:「好說好說1

姚夢枕眼珠一轉:「我六你四1

郝帥大怒:「你得寸進尺啊你!小爺我跟你拼了1

他們兩人出了校門,正打鬧著,不留神旁邊忽然間躥出來一個人影,一陣香風迎面而來,卻是古麗夏娜怒視著他們,開口怒道:「你們跟蹤我幹什麼?」

============================================

更新預告,明天有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