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7章志在必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章志在必得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法寶主要分三種,一種是修行類法寶,以輔佐修行人自我修行為主要功效,譬如乾坤如意鏡;還有一種是輔助類法寶,以提升修行人鬥法時的法力為主,能夠讓人鬥法的時候有一分力氣變成兩分力氣,甚至十分力氣;而另外一種法寶則是直來直去,以殺傷力見強的法寶,世間法寶多以這種法寶居多。

如果說乾坤如意鏡是修行類法寶中的極品至尊法寶,那番天印就是殺傷鬥法中的極品至尊法寶!

這可是道教三清之一的元始天尊利用不周之山的斷壁殘石,親手打造而成的法寶!

姚夢枕萬萬沒有想到,她居然能在這個地方看見番天印!

姚夢枕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待她再定睛一看,卻果然瞧見上面刻著清晰的文字,只是年代顯得太過久遠,以至於字跡看起來很像是一副圖案。

這個法寶即便是在姚夢枕尚未下凡的時候都不敢小覷的法寶,可以說任何一個三流的神仙只要擁有了這個法寶,立刻便能成為戰力超一流的仙人!

一個法寶對於修行人而言,其重要性就好比武器之於戰士。

雖然說一個經過特殊訓練的戰士,即便是徒手也能夠殺人,但如果他們能夠擁有武器,那殺傷力將成倍增加。

郝帥之前遭遇金仙高手,僥倖剛好身邊有火神炮這樣的大殺器,偏偏對方又輕敵託大,否則他現在早就化為佤邦的一掊黃土了。

這個事情給姚夢枕觸動極大,她意識到一個問題:現在他們能遇到金仙高手,那以後又會遇到什麼高手?

指望郝帥身邊的那兩個保鏢來保護他們,那是絕對不現實的,這個世界上還是靠自己最為可靠。

郝帥的修行已經算是一日千里,不可謂不快了,但是比起那些早就已經修行有成的修行人來說,卻還是天差地遠。

隨著郝帥修行的不斷變強,他肯定還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情,他再怎麼低調,也會慢慢的為人所知道,一旦修行界知道了他這個人,那對方就不太可能再輕視他,而如果拉開了面對面硬打的話,那郝帥的勝算將變得極低。

哪怕是姚夢枕現在要向郝帥下手的話,她肯定會先與郝帥打消耗戰,先把郝帥的功德值消耗光了再說,一旦把郝帥的功德值耗光,那他幾乎就是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所以郝帥如果有一個強有力的法寶在手,那就等於有了自保的能力,遇到一定的高手也不至於全部依靠著乾坤如意鏡了。

乾坤如意鏡雖然厲害,但畢竟是修行類的法寶,用來鬥法的話,那真是明珠投暗,用錯了地方。

一旦番天印被郝帥收為己有,那……

想到這裡,姚夢枕的小心肝撲通直跳。

一旁的郝帥見姚夢枕看見了這石頭,就像是見著了親媽一樣激動,他忍不住奇道:「你發什麼呆呢?」

姚夢枕抬起頭來,飛快的朝著賭石攤掃了一眼,然後強忍著心中驚濤駭浪的激動,低聲道:「郝帥,這是個寶貝,趕緊買下來1

郝帥一眼看去,只見這石頭上面盈盈的一層白光已經消失,只有一層斷面上露出一點古怪的圖紋,他笑道:「這是什麼寶貝?你啥時候還懂金石了?」

姚夢枕一臉緊張的壓低了聲音,說道:「這是番天印,番天印啊!1

郝帥倒是見過姚夢枕這種類似的神情,上一次是在網吧打工的時候,看見一哥們玩網游打著了極品裝備,忍不住在網吧裡面嚎了一嗓子,嚇得所有人都向他看去,當時郝帥就對這哥們的表情印象深刻。

郝帥奇道:「番天印是什麼印?是印章嗎?」

姚夢枕一臉鄙夷的看著郝帥,那神情就好像有人走在馬路上,問你邁克爾喬丹是誰,他搖頭說不知道,但隨後又問,是踢足球的那個嗎?

事不同,理相同。

混修行界的,不知道番天印,那真好像玩音樂的不知道貝多芬,玩體育的不知道喬丹,玩文學的不知道托爾斯泰,玩金融的不知道亞當斯密,玩哲學的不知道黑格爾,玩軍事的不知道大小毛奇,其無知程度簡直喪心病狂,令人髮指。

讓人忍不住便要鄙視千百遍啊千百遍,一個白眼還不夠,還讓人恨不得再附送一根手指。

姚夢枕狠狠的翻了一個白眼,壓低了聲音,說道:「這可是元始天尊煉製而成的法寶,是仙家重寶!要是有人知道了這個重寶要現世,是會搶破頭的1

郝帥好奇的打量著姚夢枕手中的番天印,在他看來,如果不是之前它流淌出一陣白光讓人覺得詫異的話,現在看來,它不過就是一塊破石頭。

石頭上面有圖紋的多得去了,去南京雨花亭,到處都有圖紋美輪美奐的雨花石。

有些石頭上面甚至還有人的面孔,那一丁點兒都不稀奇。

賭石這玩意,看的是石頭裡面有沒有藏玉,而不是看開出來裡面有什麼花紋。

郝帥對於賭石這行雖然不算很精通,但也多少知道一些,他知道古董這個行當,深奧似海,而所有的古玩行當裡面,以「玉」最為深奧難測,而在「玉」這一科目中,又以賭石最為莫測。

行話有道:神仙難斷寸玉,大師往往失手。

意思便為賭石這個行當,除非有透視眼,否則根本無法斷定這石頭裡面有沒有玉。

有些玉石外表上看起來玉脈豐富,一切開裡面儘是白板,賭石之人一夜之間便能傾家蕩產,而有些玉石看起來外面就是石頭,可一切開,裡面卻是晶瑩剔透的翡翠,那瞬間這人便能一夜暴富。

其中大起大落,刺激驚險,什麼股票、地產,那統統是渣!

雖然賭石行當風險極大,但依舊是有跡可循的,郝帥見這石頭外面,皮殼粗礪,像是經歷了許久的歲月,堅硬無比,但是裡面卻鬆脆易碎,手指頭輕輕一摳,便能掉下石屑塵土,而且切開的石面看不見半點兒的玉脈,甚至連帶一點兒綠色的痕都沒有,顯然是一塊賤得不能再賤的普通石頭,連磚料都不是。

郝帥忍不住對姚夢枕說道:「你確定?」

姚夢枕大急,忍不住怒道:「你把我的那份錢給我,我來買!不信拉倒1

說著,她便要衝到之前賭石的那人跟前去買下這個番天櫻

郝帥連忙一把拉住了她,說道:「哎,等等1

姚夢枕扭頭怒道:「你幹什麼?不相信我就算了,我自己買1

郝帥將姚夢枕生拉硬拽的拖了回來,低聲道:「笨蛋,你現在去買,人家不宰死你才怪了!你看看這個賭石的傢伙,他氣成什麼樣了?」

姚夢枕抬頭一看,卻見賭石的這個男人氣得面色漲紅,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又是沮喪不甘,又是憤怒惱火。

郝帥接著說道:「你現在去找他買,那不是往槍口上撞嗎?他虧本了這麼多錢,正好在你身上找回來。」

姚夢枕知道他說的有道楞拉不下面子,她梗著脖子說道:「那,那……我們哪怕花光所有的錢買下來,都值1

郝帥笑了笑,說道:「放心,我相信你,你說它是寶貝,那它就一定是寶貝。」

姚夢枕之所以生氣,就是因為郝帥不相信她,現在見郝帥這樣說,登時一肚子氣消得乾乾淨淨,她焦急緊張的拉著郝帥的衣袖,說道:「一定要買下來,實在不行強搶也行,不管怎麼樣,要不惜一切代價拿到這個番天印1

郝帥笑道:「知道了,實在不行,我們不是還有散財童子嗎?」

姚夢枕回頭一看,卻見之前被郝帥訛了一頓的兩個保鏢遠遠的跟在後面,時不時的看看他們。

姚夢枕卻搖頭道:「不行,這個事情不能讓他們知道,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這個法寶是可以和乾坤如意鏡相媲美的法寶,一旦被人知道你得到了它,立刻江湖大亂,修行界肯定會掀起腥風血雨!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你有重寶,但又沒有保護它的能力,那必定會有奇禍,甚至因此而家破人亡都毫不稀奇1

郝帥登時肅然,不敢再開玩笑,他仔細的看了看姚夢枕手中的石頭,見她說得如此嚴重,心中便認真了起來,他點了點頭,伸出手,說道:「你把這東西給我,我幫你去買下來,一會你在我旁邊,不管什麼情況,你都不要說話,不要開口,聽到了沒有?」

姚夢枕不解的問道:「連說話都不行嗎?」

郝帥笑了笑,說道:「你不是一個會撒謊的人,在一旁別說話,要不然讓這人看出我們著急想買這石頭,那他們就能坐地還價,別說你多少錢能買走,到時候他賣不賣你都是個問題。」

姚夢枕恍然,說道:「那好,那好,你快去!實在不行,我們搶了石頭扭頭就跑。」

郝帥笑道:「你這不是不打自招嗎?平白無故搶一塊石頭,這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1

姚夢枕低聲說道:「知道了知道了,快去吧,反正一定要把這個寶貝弄到手,如果實在不行,哼……」

姚夢枕低低的哼了一聲,嬌嫩的面孔上浮現出一絲冷冷的殺機。

===============================

更新預告:明兒個有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