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9章大惡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章大惡人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以往遇到過不少跟自己較勁的對手,譬如姚夢枕、王婧,又譬如方奕佳,不過不管是誰,都沒有人在他這裡討過好去,但凡有佔過便宜的,必定會被郝帥占回來。

郝帥對於番天印是志在必得,被人橫刀奪愛,其中惱恨自然可想而知。

郝帥表面上做得大度,心面卻是暗自咬牙:臭娘們,你要是敢買,老子就……

他腦海中正轉動著念頭,古麗夏娜卻是一愣,她目光流轉的掃量了郝帥一眼,見他臉上一點點異色都沒有像真不在乎這塊石頭的樣子,她心道:難不成這個傢伙不想要這塊石頭。

郝帥想得一點兒也沒錯,古麗夏娜現在看郝帥真是不順眼到了極點,但凡郝帥想要做的事情,她都想去破壞,出一口惡氣,哪怕出不了惡氣,噁心一下這個混賬傢伙也是好的。

她見郝帥費這手段去碰瓷,想必是想訛這塊石頭,既然費這心思,必定有所值,誰會為了一塊毫無用處的石頭去花這心思?

所以,古麗夏娜不管這石頭到底是什麼,只要她買下來了,必定會大大的噁心到這個混蛋。

卻沒想到,郝帥如此乾脆的就扔給了自己,不由得古麗夏娜心中疑惑。

古麗夏娜眼珠轉了轉,她雖是女孩子,卻也是性格強硬果決之輩,伸手便朝著郝帥手上的石頭抓去。

可有意思的是,古麗夏娜伸手去抓的速度不快,但也不慢,剛好給了郝帥一個反應的時間和機會,就像不急不緩進兵的軍隊一樣,逼至城下,看你是不是空城之計。

可郝帥是什麼人?這可是從小就坑蒙拐騙,摸爬打滾出來的人,再加上修行之後,幾次在鬼門關打轉,臉上絲毫看不出半點異色,再加上他對番天印的價值和了解不像姚夢枕那麼真切,因此倒真的是沉得住氣,手拿著石頭真是半點兒不晃,穩如泰山。

古麗夏娜接過郝帥手中石頭的剎那,她目光真是如電如劍,盯著郝帥一目不瞬,她是絕色美女,性子又從小孤傲,被一群人捧在手心中,早就捧出了相當的氣場和氣勢。

尋常男子,別說與她對視,就算站在她旁邊,都會覺得如針芒在背,坐立不安,更不用說被她這般逼視了。

古麗夏娜見郝帥眼神坦蕩,與自己對視絲毫不曾躲避,手更是紋絲不動,十分的坦然,她不由得心中越發的疑惑:難道自己真的料錯了?

但是不能啊,自己明明見到他沒有被砸到啊,而且他撿到這塊石頭的時候跟旁邊的女孩兒一度鬼鬼祟祟的交頭接耳,自己可是看在眼裡的,如果是他不是要訛這塊石頭,那又是為了什麼,難不成……是故意為了騙我?

古麗夏娜心中道:不可能,他怎麼知道我一定會橫插一手?

想到這裡,古麗夏娜心中一動,目光飛快朝著姚夢枕一瞥,卻見姚夢枕站在一旁,一言不發,臉色雖是如常,但眼睛卻是盯著古麗夏娜手中的石頭。

姚夢枕雖然也是見慣大風大浪之人,又得到了郝帥的叮嚀,不要說話,但她畢竟城府不深,而且又太在乎番天印,雖是裝著鎮定,但眉宇間還是泄漏了心中的真實想法。

古麗夏娜頓時心中大定,她冷笑了一下,對著平頭男道:「你這塊石頭多少錢,我買了。」

平頭男以前沒怎麼在這裡見過古麗夏娜,此時一見,登時驚艷,他眼珠滴溜溜的亂轉,狡猾的將問題推了回去:「你說多少錢?」

古麗夏娜眉頭一皺,道:「兩百,我買了1

平頭男心中暗自嗤之以鼻,兩百夠幹什麼?

但對於賭石而言,他買下的石料一大塊最多也不過是一兩千,而且真正賭石的其實是去中緬邊界或者緬泰邊界,那裡才是真宗賭石的地兒,這裡不過是玩票,賭不出什麼好玉,自然不可能一塊石頭賣出天價,古麗夏娜出的價倒也實誠。

只不過平頭男之前輸得惱羞成怒,見她有心想買,便動了貪婪之心,想坐地還價,他眼珠轉了轉,道:「兩千1

古麗夏娜見他獅子大開口,氣得兩條眉毛倒豎,正要說話,卻見郝帥忽然說道:「喂喂,剃平頭的,你先別著急喊價!你這樣喊價,是不是說明這塊石頭是你的?」

平頭男嗤笑了一聲,道:「不是我的,難道還是你的不成?」

郝帥冷笑道:「好,你承認就好!一會我去驗完傷,報完警,你可別不承認1

平頭男心中一緊,一臉警惕的看著郝帥,道:「喂,你真想碰瓷啊?」

郝帥冷冷說道:「我是不是碰瓷,你問問她?」說完,一指古麗夏娜。

平頭男朝著古麗夏娜看去,卻見她眉頭一皺,卻是一猶豫,之前斬釘截鐵的勁頭卻是沒了。

古麗夏娜惱怒他獅子大開口,再加上他長得十分猥瑣,形容比之郝帥惡劣得真是天差地遠,郝帥固然可恨,但這個傢伙卻更是面目可憎,自己幫他出頭,卻這般回報自己!她的仇恨值自然一下暴增。

平頭男心中大為訝異,不知道古麗夏娜為什麼一開始這麼熱忱,後面又猶豫冷淡,當然,他肯定不會把問題歸結到自己頭上的。

郝帥毫無章法出牌打亂了兩個人的思路,讓他們完全摸不著頭腦:這個少年到底要幹什麼?

郝帥其實就是想擾亂他們的思維,這樣他們就會不由自主的跟著自己的思維節奏去走。

郝帥又道:「喂,剃平頭的,說話啊,這石頭到底是不是你的?」

郝帥一臉有恃無恐,威脅的冷笑著。

平頭男已經混亂了,他覺得郝帥要碰瓷,自己之前答應了這石頭是他的,結果他就立刻一口咬死了自己拿石頭砸傷了他,開口訛詐,雖然說半路上殺出了個古麗夏娜,可現在她這一猶豫又讓情勢變得陰暗不明。

眼下郝帥咄咄逼人的逼問,讓平頭男變得有些猶豫,他本來就是色厲內荏之輩,有心想逞威風,但不知道這少年什麼背景,旁邊又有一個這麼漂亮的新疆美女,再加上這裡新疆人又這麼多,得罪了這個少年,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但得罪了眼前這個新疆美女,旁邊這麼多虎視眈眈的新疆人,那可真是兇險立刻當頭。

但不管怎樣,平頭男自然不可能這樣就被郝帥嚇倒。

他硬著頭皮瞪著郝帥,又斜睨了古麗夏娜一眼,道:「你們聯手起來碰瓷?」

古麗夏娜氣得臉都紅了,她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平頭男,道:「你瞎眼了嗎?」

郝帥也一副怒髮衝冠的樣子,道:「你是傻逼嗎?老子會跟這種惡婆娘是一路人嗎?」

古麗夏娜氣得風了,怒道:「郝帥,你把話說清楚,誰是惡婆娘1

郝帥也怒道:「老子不就是摸了你一下嗎,你他媽的至於處處跟老子做對嗎?」

古麗夏娜登時腦子嗡的一聲,臉色漲得通紅,像是要滴出血來似的,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但目光憤怒得幾乎要噬人。

旁邊原本看著郝帥目光不善的新疆人登時面面相覷,他們大多都認識古麗夏娜,知道她心高氣傲,別說跟她有肌膚之親了,就算是想跟她親熱的說幾句話也是極難,這個漢家小子居然還摸過她?

不過他們看著這漢家小子實在是一個難得的美男子,也指不定古麗夏娜對他另眼相看?

這些新疆人雖然有人不忿他們的天山雪蓮被一個漢人佔了便宜,但原本想幫古麗夏娜出頭的人,也多決定袖手旁觀,看看再說,而且怎麼看都像是小孩子鬥口,意氣用事的樣子。

一旁的平頭男頓時覺得眼前這兩人定時合夥打他的主意,兩人雖是異口同聲反駁,但如果不是這樣,為什麼這兩人如此熟悉?

平頭男眼珠一轉,正要把這個燙手山芋往外扔,卻見古麗夏娜一下扭過頭來,兩眼惡狠狠的盯著他,說道:「我給你五百1

郝帥登時道:「我出一千1

古麗夏娜惡狠狠道:「七百1

郝帥毫不猶豫道:「一千1

平頭男完全傻眼了,他不知道這兩個人葫蘆裡面到底賣的什麼葯,上一秒鐘還覺得他們兩個像是在訛詐他,怎麼下一秒鐘又突然開起價來了?

這,這是什麼情況?

平頭男痴痴獃呆的試探性對古麗夏娜說道:「他出一千,你呢?」

古麗夏娜胸口氣得起伏不定,她過了一會兒,從身上摸出一把小刀來,這把小刀呈現出優美的弧線形,做工精良,通體金色,刀鞘上鑲嵌著幾顆漂亮的寶石,只看得人心生歡喜。

古麗夏娜氣急敗壞道:「一千加這把寶刀1

平頭男眼珠直勾勾的盯著這把寶刀,以他的眼光來看,這把刀上的寶石即便是假的,也最少值一千塊錢,如果是真的……

當然,不可能是真的,人家傻的嗎?拿鑲有真寶石的刀來換這塊裡面有可能是玉石的磚料?

別說裡面有沒有可能有真玉,就算有,全部是上等好料的真玉,也賣不出幾萬塊錢。可這刀上的寶石如果是真的……那可發大財了。

平頭男思如電轉,立刻毫不猶豫,斬釘截鐵的說道:「成交1說完,手一伸,攤在古麗夏娜跟前,道:「錢呢1

古麗夏娜被氣昏了頭,摸出身上所有的錢,交到平頭男跟前,但將刀交出去的時候卻是猶豫了一下,但一見郝帥在一旁咬牙切齒面如死灰的樣子,登時便又交了出去,心中只覺得出了一口惡氣,但卻又堵得慌。

這刀上的寶石自然不是真的,否則古麗夏娜就算腦殘到無可救藥也不會拿來交換,只是這刀是她小時候家人買給她的玩具,從小陪著自己長大,很有感情,此時盛怒之下,一時衝動將它換了出去,心中隱隱有些後悔。

平頭男也不看這刀的真偽,也不看錢的真偽,那了錢和刀后,扭頭便跑,像是生怕她反悔似的。

在他看來,他們就算是訛他,自己拿一塊破石頭換了這麼些玩意,那可是賺大發了,自己跑掉不就是了么?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古麗夏娜此時心中已經有些後悔了,但在郝帥面前卻不願意輸人輸陣,她瞪了郝帥一眼,冷笑道:「不好意思,沒讓你的計劃得逞1

郝帥盯著古麗夏娜,卻是忽然笑了起來,前仰後合,最後笑得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古麗夏娜原本就有些後悔,被他這一笑,登時心裡發毛,她硬著頭皮道:「你笑什麼?」

郝帥笑得樂不可支,一拉旁邊姚夢枕的手,道:「走走,我們走。」

古麗夏娜大怒,上前攔住郝帥,怒道:「你笑什麼,不說清楚不準走1

郝帥哈哈大笑道:「我笑你真是天底下第一號的大笨蛋1

古麗夏娜臉色一變,她心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莫非自己上了這個傢伙的惡當?

古麗夏娜臉色變了幾變,她立刻朝著旁邊賭石攤的攤主道:「這塊石頭真的一錢不值?」

賭石攤的老闆一臉同情的看了她一眼,低聲道:「倒也值一點錢。」

古麗夏娜心存僥倖,道:「多少?」

賭石攤老闆有些難為情,一旁的郝帥大笑道:「值一塊磚頭錢1

賭石攤老闆雖然不說話,但是臉上表情苦笑不已,顯然是默認了郝帥的話。

古麗夏娜認識這個老闆,他經常在這裡擺攤,自然知道他不可能和郝帥一起來騙自己,她登時如遇雷擊,整個人呆在當場,眼淚都幾乎在眼眶裡面打著轉。

偏偏一旁的郝帥笑得前仰後合,道:「哎喲,笑死我了,古麗夏娜,這塊石頭你一定要好好留著啊,這可以當作傳家之寶。」

古麗夏娜渾身發抖,過了一會兒,她一聲大喊,惡狠狠的將石頭朝著郝帥砸去。

這一下去勢頗猛,換做一個人只怕砸得頭破血流,可郝帥卻是穩穩接住,哈哈大笑道:「喂,你不要了嗎?這可是傳家之寶啊?」

古麗夏娜氣得牙齒咯咯直響,咬牙切齒道:「恨不能拿來砸死你1

郝帥哈哈大笑著將石頭朝著古麗夏娜拋了過去,道:「剛才沒砸死,再砸一次1

古麗夏娜怒極,接住就朝著郝帥砸去,這一次郝帥又穩穩接住,他一臉賤兮兮的笑道:「沒砸中,再來?」說完,又扔了回去。

古麗夏娜狂怒,將石頭朝著旁邊一扔,怒氣沖沖轉頭就走。

郝帥卻彷彿沒夠似的,在後面嚷嚷道:「喂,不玩了?再玩玩嘛?你的傳家之寶不要了?」

古麗夏娜暴怒扭頭道:「送給你陪葬1說完,狂怒而走。

她沖回了自己爺爺身邊,氣得眼淚水不絕於面,阿仆杜力奇道:「古麗夏娜,你哭什麼?」

古麗夏娜生性好強,在旁人面前不肯承認自己吃虧,但是在自己爺爺面前卻乖如小貓,她老老實實的將話說了,眼淚吧嗒吧嗒的直掉,哭道:「漢人就是狡猾,我恨死他們了1

阿仆杜力捋著自己的白鬍子,稍微一思索,呵呵笑道:「你趕緊出去看看,看你扔出去的石頭還在不在?」

古麗夏娜一愣,隨即胡亂抹了一把眼淚,一下躥了出去,她剛一出去,放眼一看,卻見之前扔在地上的石頭早就不見了,她忍不住扭頭對左右問道:「我扔掉的石頭呢?」

旁邊有人道:「被那個傢伙撿走啦1

古麗夏娜登時如遇雷擊,她瞬間將一切想得明明白白,渾身都哆嗦了起來。

這個叫郝帥的傢伙,真是天底下第一號的大惡人!!

古麗夏娜眼淚氣得狂飆而出,她厲聲怒道:「郝帥,我要殺了你!1

=====================================

這是29號的更新,更晚了,4600字大章奉上,30號有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