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0章貨吃兩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章貨吃兩頭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古麗夏娜一聲尖叫,立刻引得四周人紛紛朝她看來,當下有一些愛慕者便掄胳膊挽袖子的衝到她身邊,擰眉瞪目道:「古麗夏娜,是誰惹得你流淚?告訴我,我去把他腦袋擰下來1

古麗夏娜卻只是朝著他們流著眼淚怒道:「要你們管,滾,給我滾1

這些人熱臉湊上了冷屁股,頓時灰頭土臉,訕訕的各自而回,待回到自己的攤位,又不免同伴嘲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古麗夏娜沖了回去,依舊淚流不止,在她有記憶以來,還從未有人這麼欺負過她,偏偏這個大苦頭還是她自己主動湊上去吃的。

阿仆杜力在一旁看著暗自搖頭,他知道自己這個孫女眼高雨天,誰都瞧不上眼,今天倒好,結結實實的吃了個大虧,自己想勸都不知道該怎麼勸。

古麗夏娜哭了一會兒,忽然一抹眼淚,咬牙切齒的就往外衝去。

阿仆杜力連忙喊住她,道:「古麗夏娜,你去哪裡?」

古麗夏娜硬梆梆的說道:「我去把我的錢和刀要回來1

阿仆杜力失笑道:「潑出去的水怎麼還能收得回來呢?」

古麗夏娜怒道:「那是他騙走的1

阿仆杜力臉色一收,正色道:「是你送上去讓他騙的!不管騙也好,還是你心甘情願也好,你忘記我們這一行的行規了嗎?」

無論是古玩還是賭石,都講究貨出兩訖,意思是只要兩方買賣的東西到了對方手中,那即便事後吃藥打眼,那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絕對不能再上門去找麻煩。

雖然說在旁人看來十分的不可思議,自己買了假貨為啥就不能追究呢?

但……這個行當就是如此,自己上當那隻能認倒霉,再找上門去,那真是丟人丟份。

古麗夏娜聽見阿仆杜力這麼一說,腳步登時站住,她忍著眼淚,回頭道:「爺爺,這些錢都是你辛辛苦苦賺來的,我不去討回來,心面難過!而且,那把刀……」

說到這裡,古麗夏娜便覺得心中委屈宛如刀絞,眼淚噗噗跌落。

她本來就漂亮,更兼且性格剛硬,此時委屈落淚,梨花帶雨,當真是我見猶憐,便是鐵人也忍不住要心軟。

阿仆杜力走到古麗夏娜跟前,和藹的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古麗夏娜,你得知道,這個世界上比金錢更可貴的是什麼?」

古麗夏娜抹著眼淚,直搖腦袋,她現在真是腦子裡面亂糟糟的,只有一個可惡可恨的傢伙在她腦海裡面晃蕩,賊兮兮賤兮兮的嘲笑著她的蠢笨。

阿仆杜力也不管古麗夏娜怎麼想,他笑了笑,說道:「比金錢更可貴的,是心胸啊1

古麗夏娜聽了氣苦,道:「爺爺,我們這樣被人欺負,你還說這種話,難道非得被人欺負死了,才好么?」

阿仆杜力性格溫和,是東吳市新疆人圈子裡面有名的老好人,剛到東吳市來做生意的時候,他做生意老實,誠信,有口皆碑,而且他自己所賺之前除了留下一部分支持古麗夏娜的學費和生活費以外,自己幾乎一分錢不留,全部寄給自己老家的清真寺,用以援助當地貧困兒童,自己卻過著近乎清教徒一樣的生活,因此他在新疆人當中威望極高。

但阿仆杜力很倒霉的是碰到了幾個當地混混,被訛騙后賠了不少錢,周圍人皆是義憤填膺,古麗夏娜更是恨屋及烏,把所有漢人都恨上了,認為漢人都是大騙子,一個比一個狡猾,可偏偏阿仆杜力卻不以為意,不認為自己是上當受騙,並笑著擺手,念誦古蘭經的經文:你應當把親戚、貧民、旅客所得的周濟分給他們,你不要揮霍。並說,這一切都是真主的考驗。他們來這裡做生意,遇到這樣的事情也是正常。

可他這樣想,別人卻不這樣想,尤其是古麗夏娜血氣方剛,看見漢人就橫挑鼻子豎挑眼,今天被郝帥這麼一欺負,當真是結下了解不開的梁子。

阿仆杜力聽見古麗夏娜的話,直搖腦袋,道:「那些真心向惡之人,真主會懲罰他們的,用不著我們動手,而那些並不是真心為惡之人,他們會迷途知返。」

這些話古麗夏娜如何聽得進去,她跺了跺腳,轉身沖了出去,只剩下阿仆杜力搖頭嘆息。

阿仆杜力父母早亡,是他一手帶著她長大,她從小又自卑又自尊,養成了很是矛盾的性格,看起來剛強不可一世,可實際上內心脆弱不堪,旁人看著她覺得她早熟懂事,可只有阿仆杜力才知道,她實際上依舊是一個幼稚的孩子。

將來若是一直這樣,必吃大虧。

今天不就是這樣么?

就在古麗夏娜氣得發狂的時候,始作俑者郝帥和姚夢枕早就跑得遠了。

兩人一路撒腿狂奔,且不管是不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反正這番天印弄到手再說。

郝帥這麼一番鬧騰,別人的注意力自然就轉移到了他的身上,而不是這塊石頭的身上,不會再有什麼人想到這塊石頭是什麼了不起的寶石,而是想到……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厚顏無恥的混蛋?

年紀還這麼小,就行這等卑劣下流,無恥齷齪的手段,將來長大了還得了?

實際上,這樣想的不是別人,正是姚夢枕。

姚夢枕停下腳步后,看著郝帥,目光熠熠,直搖腦袋,一言不發。

郝帥則得意洋洋的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番天印,笑道:「看,小爺我出馬,手到擒來!不花一分錢1

姚夢枕嘖嘖道:「佩服佩服1

郝帥哈哈大笑,得意到了極點,道:「佩服吧?」

姚夢枕笑嘻嘻道:「佩服你厚顏無恥天下第一,坑蒙拐騙手段無雙,佩服佩服1

郝帥臉色一變,佯怒道:「喂,是誰之前還想為了這個東西殺人來著?」

姚夢枕眼皮一翻,說道:「我哪有1

郝帥見她翻臉不認,氣得笑了起來:「行,你就抵賴吧,反正現在這個寶貝到手了1

姚夢枕這才眉開眼笑起來,說道:「快快,拿給我。」

郝帥笑著將手中的番天印遞給她,說道:「這法……呃,這東西要怎麼用?」

姚夢枕笑道:「回去再告訴你。」

郝帥笑道:「回去?回哪裡?家還是學校?」

姚夢枕瞪著眼睛道:「當然是家啦1

在她看來,學校這種地方既然沒了新鮮感,就可去可不去了,紀律校規什麼的,對她都是浮雲。

但郝帥可不敢,鄒靜秋現在閑散在家,回家那不是打著燈籠上茅房,找屎嗎?

郝帥瞪著眼睛道:「第一天就曠課,不好吧?正好現在也快下課了,趕緊回去還來得及,免得挨老師罵1

姚夢枕想了想,強自按下現在就擺弄這個法寶的慾望,不甘心的撅了撅嘴,道:「好吧,那現在回去吧。」

郝帥不花一分錢弄到了番天印,心中真是得意開心到了極點,他笑著一揮手帶著姚夢枕打道回府,也不想著賺錢大業了。

可兩人走到公交車站,卻瞧見一個熟人站在公交車站台上小心翼翼的東張西望著,正是平頭男。

郝帥瞧見這人,只看在眼裡,沒有做聲,對身後的姚夢枕打了個眼色后,便裝作沒有看見他似的,兩人躲在一旁,只等他上了一輛公交車后,這才跟著上去。

巧的是,這一趟公交車人還不少,大多都是老頭老太太拿著免費的老年卡去遠處大型超市購物去的,他們成群結隊,拉幫結夥,一上車便高聲喧嘩,鬧得平頭男也沒心思去注意旁邊。

而且上了車以後,平頭男自覺安全,哪裡留意到旁邊郝帥就在他不遠處盯著他?

郝帥打量了他一陣后,眼見這幫老頭老太太要下車,而公交車快要到站的時候,借著一個剎車,朝著平頭男一撞,然後迅速夾雜在人群中低頭下車。

平頭男一開始還不以為意,等過了幾站后,一模身上,登時叫苦連天,原來他之前從古麗夏娜那裡弄來的錢和小刀都被人摸了個乾乾淨淨。

而郝帥下了車后,姚夢枕便一把拉住了他,道:「你把那女人的小刀給偷回來了?」

郝帥笑吟吟的抽出手中的這把小刀,見刀鋒雖然沒有開刃,但做工精良,而且香氣撲鼻,十分惹人喜歡,他笑道:「是啊,以後我天天在古麗夏娜面前擺弄這把刀,氣也氣死了她。」

姚夢枕嘖嘖道:「誰要得罪了你,真是倒霉得很。」

郝帥哼道:「誰讓她沒事橫插一手的?要不是小爺我激靈,你就準備動手奪寶吧1

姚夢枕岔開了話題,問道:「那如果她找你討要呢?」

郝帥拿著小刀揮了揮,道:「那就看她態度好不好啦!不好的話,我幹嘛要理她?犯賤么?」

姚夢枕道:「那她態度好呢?」

郝帥將刀還回刀鞘,嘖嘖道:「那就還給她嘛,畢竟做人留一線,日後好想見嘛1

「日後好想見?」姚夢枕跟郝帥混得久了,心思早就不那麼單純,這句話她聽起來怪怪的,忍不住酸溜溜的說道「我看你是見她漂亮,心軟了吧?」

郝帥打了個哈哈,也不回答她,笑道:「趕緊走,快下課了。」

兩人快速返回學校,剛到校門口的時候,正好還差一兩分鐘下課,姚夢枕要與郝帥分道揚鑣,她自知自己現在的實力不如郝帥,這番天印放在郝帥那裡自然比在她這裡要保險得多,而且郝帥機敏狡猾,即便是碰到比自己強的對手也有辦法周旋,再者他身後有保鏢跟隨,即便出了事情,也會有緩衝的餘地。

因此郝帥帶著這塊大石頭便朝著教室而去,到了教室門口后,正好下課鈴大響,郝帥手中的石頭沒有地方藏,正不知道該往哪裡放的時候,教室門忽然間打開,卻見余樹方站在門口,黑著臉看著他,很快目光滑落到郝帥手中的番天印上。

余樹方怒道:「你剛才幹什麼去了?這是什麼?」

郝帥藏都沒處藏,他眼珠一轉,思如電轉,弱弱的說道:「余老師,如果我告訴你……這是我在工地上撿回來的磚頭,你信么?」

余樹方大怒:「你當我是傻瓜嗎?這附近哪裡來的工地,我不信1

郝帥一臉驚訝佩服的說道:「余老師真是明察秋毫,火眼金睛,我也不信1

郝帥說得一本正經,班上的學生們忍不住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只有餘樹方的臉色越來越時難看。

======================================

這是30號更新~31號沒更新,從北京回蘇州了~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