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1章捅了大婁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章捅了大婁子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如果沒有接觸過郝帥,余樹方根本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如此調皮的學生,根本不會有她治不了的學生。

可今天她面對郝帥的時候,卻有一種老鼠拉龜,無處下嘴的感覺。

這個傢伙厚顏無恥,油鹽不進,簡直到了一定境界!

余樹方氣得渾身發抖,她怒道:「郝帥,明天把你媽媽喊來1

班上學生們的笑聲立止,這幾乎是所有學生們的致命傷處,也是老師們僅次於考試的殺手。

班上的學生們噤若寒蟬,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看著郝帥,有幸災樂禍的,有目光同情的。

郝帥卻是早就料到會有這下場了,他很有點光棍精神,輸人不輸陣的訕笑道:「哦,那,來去路費給報銷嗎?」

班上的學生們忍不住又是一陣低低的笑聲傳來。

余樹方怒道:「我教書這麼多年,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的學生1

郝帥很是認真的說道:「余老師,你眼界要開闊一點啊,做老師的,眼界不開闊怎麼能行呢?」

余樹方怒極,抬手就是一巴掌想朝郝帥打去,可抬手要落下的時候,卻瞧見郝帥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那眼神中絲毫沒有一丁點兒的害怕,反而隱藏著一絲冷冷的寒意。

這股目光不怒自威,根本不像是一個高二的學生所能擁有,余樹方的手抬了起來就落不下去了,她下不了台,只覺得背後的目光灼熱扎人,讓她如針芒在背。

余樹方一跺腳,扭頭就沖了出去,她沖了出去后,沖回自己的辦公桌上,氣得滿臉漲紅,不顧辦公室裡面還有其他人,重重的將懷中的備課本朝著桌上一摔,怒道:「氣死我了!氣死我了!1

其他的老師們嚇了一跳,紛紛向她看來,道:「余老師,咋了?」

李曉欣朝她瞅了一眼,大概猜到了幾分,不知怎麼的,心中居然有一絲幸災樂禍之感,但她還是很禮貌的問了一句:「余老師,你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

這一句話可惹毛了余樹方,她立刻便將脾氣撒在了李曉欣身上:「李曉欣,你班上那是什麼學生?故意跟老師做對就算了,居然還當著班上這麼多學生的面跟老師頂嘴!我教了二十多年的書,就沒見過這樣的學生1

李曉欣聽得訕訕而笑,心中暗自不以為然,什麼叫做你班上的學生,難道你就不是郝帥的老師么?

李曉欣人長得漂亮,自然有許多愛慕者和追求者,她旁邊坐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教師便是其中一個,叫做孫思遠,是高二三班的數學老師,長著一張馬臉,眉毛粗長,一臉*絲之氣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宛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孫思遠畢業於湖南師大,算是名牌大學畢業,他見到李曉欣時便驚為天人,發誓要將李曉欣追到手。

但偏偏李曉欣對他十分不感冒,一直委以虛蛇,孫思遠毫無察覺,窮追猛打,找到機會便大獻殷勤。

聽到這麼一番話,又見到李曉欣這委屈模樣,孫思遠登時站了出來,笑道:「李老師,余老師,對付這種學生,就不能跟他們客氣,你越是跟他們客氣,他們越是欺負到你鼻子上來。」

李曉欣心道:你說得倒是容易,站著說話不腰疼。但臉上卻是笑著說道:「孫老師說得對。」

孫思遠聽她這麼一說,臉上喜色更甚。

余樹方卻是冷笑了一聲,哼道:「明天等他家長來了,我一定要跟他們好好談一談1

孫思遠嗤笑了一聲,說道:「余老師,這種學生要是找家長有用,他們就不會變成這樣了1

余樹方斜睨了他一眼,道:「那你怎麼辦?」

余樹方笑了起來,頗有些自得的看了一眼李曉欣,道:「一會是我的課,看我把他治得服服帖帖的,反了他了1

其他的老師有的煽風點火,有的不懷好意的說道:「孫老師,你可要小心點,我聽說這學生家庭背景很硬的,是校長特招放進來的。」

孫思遠一愣,心面登時有些發毛,但眼瞅著旁邊的女神有些下不了台,自己狠話撂出去了,這時候下軟蛋,那豈不是讓女神鄙視?

不行,怎麼樣也得雄起一把,怎麼說一中都是重點中學,自己「大義」在手,到哪裡都不怕,要是家長敢調皮,哼,給丫爆網上去,不知道現在微博厲害么?

孫思遠打定了主意,冷笑道:「特招的怎麼樣?難道不是學生了?我就不信治不了他!他家長來了,要是敢出蛾子,連他家長一塊兒治1

余樹方笑了起來,說道:「孫老師說得沒錯,學生就該以學業為主,要好好的治一治,殺雞儆猴,要不然以後這學生怎麼教?」

李曉欣人可一點兒都不傻,知道對方心面怎麼想的,但她也樂見其成,這姓孫的若是能將郝帥治得服服帖帖,她也會從中受益不是?

李曉欣朝著孫思遠嫣然一笑,道:「孫老師說得對,一會我們等你好消息。」

孫思遠見李曉欣這一笑,登時腳都軟了,他笑道:「好好,這個學生最好一會兒乖的,否則,哼哼哼……」一臉「勿謂言之不預也」的意思。

所謂「勿謂言之不預也」,意思就是:老子要收拾你,別怪沒跟你打過招呼。

但可惜的是,郝帥自然是不知道這一點的。

他回到了教室,也懶得搭理周圍同學好奇的目光不斷的向他手中的石頭看來,自己便藏進了課桌的書包裡面。

王婧掃了他一眼,冷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郝帥也懶得去管她,他心面一門心思便在番天印之上。

說來也是情理之中,換了任何一個正常人,撿到了一個大寶貝,自然要愛不釋手的琢磨一番。

可郝帥身在教室之中,自然不可能將其拿出來把玩觀看,但私底下在課桌裡面書包裡面仔細的摸一摸,那卻是可以的。

只不過這一摸,可摸出了事情來。

姚夢枕知道,任何一個法寶要想認主,必須要這個修行人將體內的法力真元傾注於法寶之中,才能夠讓法寶與主人產生共鳴,兩者之間才能有意識溝通。

可越是強大的法寶,就越難被征服,越難認主,尤其是這種以鬥法為主的法寶,要想讓其認主,當真不是簡單的事情。

有時候當一個修行人法力不夠卻要強行收服法寶的話,很有可能被法寶自身的靈氣反噬,反而走火入魔,形神俱滅。

郝帥剛剛築基,體內的內丹宛如嬰孩,用來修鍊運氣尚可,要是用來煉化法寶,那卻是痴人說夢。

這就好像一個人剛出生就讓他去揮舞刀劍,那怎麼可能呢?

因此郝帥剛觸摸到這番天印的時候,這個法寶根本沒有任何的動靜,而且姚夢枕也絲毫不擔心郝帥會因為煉化法寶的時候被法寶反噬,因為郝帥現在的法力真元弱得根本不能引起番天印的共鳴。

番天印是什麼法寶?

這可是修行界數一數二的強力法寶,若是隨隨便便一個修行人就能降服,豈不是天大的笑話么?

但不管是姚夢枕沒有料到的是,郝帥的身邊並不僅僅只有一個番天印,他還有另外一項法寶,乾坤如意鏡!

郝帥手在課桌裡面倒騰著,手指頭不停的摳著番天印上面的石頭,他不知道這個法寶離發現究竟有多長的年頭了,但他知道的是,肯定時間不短,不過慶幸的是他手指頭一摳,他就能摳下許多石頭碎塊來,只一會兒功夫,他便將番天印外表的石衣摳得七七八八,但依舊有許多堅硬的外殼依附其上,郝帥摳得手指頭生疼都絲毫摳不動半點分毫。

郝帥摳完了石頭后,自己用指頭婆娑著番天印的外殼,他觸手處雖然覺得石面有些發涼,但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異樣,根本不像乾坤如意鏡那樣,自己摸上去以後,就立刻會有認主的反應。

郝帥心中好奇,拿著番天印左右翻轉,心中暗道:這個法寶要怎樣才能使用?

他修行也有一段時間了,知道這種法寶要想使用,必定是先收服,使其能夠與自己心意相通,然後才能驅使,但是要想收服這種法寶,必定是調動自己體內元氣,然後輸入到法寶之中。

郝帥想到這裡,便主動調動了自己體內可憐的一丁點兒法力真元往番天印之中輸入進去。

可這一輸入,猶如泥牛沉大海,根本沒有半點兒反應。

郝帥登時有些氣餒,這時候恰好又已經上課,孫思遠拿著備課本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孫思遠一進教室,便瞧見郝帥愣頭愣腦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一個方向,像是在發獃,他心中暗哼了一聲,走到講台上,道:「上課1

王婧高聲喊了一句:「起立1

班上的學生們嘩啦一聲站了起來,只有郝帥一個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琢磨著:為啥番天印沒有一點兒動靜呢?

一旁的王婧忍不住瞅了他一眼,低聲道:「郝帥1

郝帥沒有任何動靜。

孫思遠登時臉上便有些抽搐,以為郝帥是要給自己下馬威看,他正要發作,一旁的王婧急了,輕輕踢了郝帥一腳,驚得郝帥一下站了起來,扭頭向她看去,大聲道:「怎麼了?」

王婧恨不得一拳打在郝帥的臉上,她用眼神掃了掃一旁的孫思遠,那眼神像是在說:你妹啊,上課了,你發什麼呆呢!

郝帥頓時反應了過來,連忙快速的朝著孫思遠一鞠躬,道:「老師好1聲音又大又響亮,引得班上其他學生一陣偷笑,王婧翻了個白眼,帶著其他學生們這才向老師齊聲說道:「老師好1

孫思遠一下沒了發作的機會,他強忍著怒意,冷笑道:「同學們好1

等班上的同學們坐下后,孫思遠便冷冷的瞅了郝帥一眼,心道:「郝帥啊郝帥,一會你最好別讓我抓到你小辮子,否則,哼哼哼!

而郝帥這個時候,腦海裡面卻突然間閃過了一個念頭:自己的法力真元沒有任何反應,可乾坤如意鏡不是可以用功德兌換法力真元么?其中的「氣血精元」兌換的不就是這個么?

郝帥想到這裡,忍不住興奮起來,立刻調動功德值兌換成了最精純的仙氣真元,朝著番天印之中輸了進去。

他可不知道,這一下,可捅了大婁子……

==============================

明天有更新,順便宣傳下護花群:226433481,歡迎加入!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