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4章生死一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章生死一線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姚夢枕剛剛一接觸郝帥的脈搏,便覺得郝帥體內的氣息亂得猶如洪水泛濫,幾乎不能自制,她心中一驚,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郝帥會變成這樣?

他又不是不知道,上課的時候不適合入定修行啊!

難道是……

姚夢枕沉著臉,心中一動,裝作找東西,伸手在郝帥的課桌中一翻,她的手剛伸進書包,便覺得觸手處一團火熱,彷彿摸到了一個燒紅的鐵球,嚇得她立刻手便縮了回來,隨即她便驚怒交加。

這個傢伙居然膽大包天到敢妄圖自己現在就征服番天印?

你,你不過是一個剛剛入門的菜鳥,就敢與番天印通靈?你當你是在世金仙啊!

姚夢枕又氣又憤,但隨即又想到:好像自己也沒有跟郝帥提起過如果征服法寶失敗會有什麼後果吧?可,可是以郝帥的能力,他怎麼能夠引起番天印共鳴的?

這個道理很簡單,要想讓一頭大象憤怒還擊,必定要先給予大象能夠感覺到威脅的攻擊,如果一隻螞蟻咬了大象一口,大象是肯定感覺不到任何威脅與疼痛的。

毫無疑問,郝帥在修行界來說,就相當於這樣的一隻小螞蟻,而番天印正是這頭大象!

可螞蟻是怎樣激怒大象,引起大象反擊的?

總不可能像笑話裡面說的那樣,大象走過來的時候,螞蟻伸出一條腿,想絆大象一跤吧?

姚夢枕心中正百思不得其解,忽然間心中一動,猛的一下想起另外一件法寶,乾坤如意鏡!

對啊,郝帥的法力修為的確不夠,但是他有乾坤如意鏡啊!

姚夢枕頓時懊惱自責,心中悔恨。

一旁的王婧見她臉色變幻,端的是精彩,她小聲試探性的問道:「怎麼樣?」

姚夢枕猛的抬頭,心中猶豫,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把話說出來。

現在的郝帥體內氣息混亂,急需一個人幫他調息運氣,這就需要一個極為安靜的環境,像現在這樣肯定是不行的,而且,她給郝帥調息運氣的時候也最好不能讓人看見,否則一定會被人發現他們的身份。

就在她猶豫的這一下,外面傳來一聲大喊,正是郝帥的保鏢大聲呼喊著:「讓開讓開,救護車來了1

姚夢枕這一遲疑,很快四周的學生就讓開了一條路,幾名護士跳了下來,抬著擔架便沖了進來。

四周學生們紛紛讓開了一條路,護士和保鏢沖了進來,抬著郝帥便往擔架上一放。

姚夢枕知道這個情形要想幫郝帥調息運氣,那是做夢,她便也不阻攔,看著他們抬著郝帥便上了救護車。

這時候校長、李曉欣等老師都紛紛趕到,他們看見這個情形都是大吃一驚,目瞪口呆。

姚夢枕見郝帥被送上救護車后,她也快步想要上救護車,誰料一名護士瞧見她,當下便攔了下來,說道:「小妹妹,你不能上去。」

姚夢枕心急如焚,她大怒道:「你敢攔我?」

姚夢枕一聲大喝,以往在九重天飛揚跋扈,縱橫無匹的氣勢登時顯露出來,當真是霸氣外露,喝得這名護士渾身一顫,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求助似的向另外一名醫生看去。

王婧在一旁連忙道:「她是郝帥的家屬,讓她上去吧。」

旁邊的醫生只好一揮胳膊,道:「行,讓她上去吧1

姚夢枕也不客氣,蹭的一下跳上了車,自己摸著郝帥的脈搏便細細的內視觀察了起來。

護士和醫生們此時也紛紛跟著上車,而正在細心搭脈的姚夢枕忽然見到幾個人影坐在了自己旁邊,她頓時一愣,扭頭一看,皺眉道:「你們來幹什麼?」

護士和醫生瞠目結舌,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過了一會兒,一名醫生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小妹妹,我們是醫生,當然要上來了,沒有我們,誰救他命啊?」

姚夢枕很是詫異的看著他們,道:「廢話,當然是我啊?」

醫生像是臉上被人打了一拳似的,一臉崩潰抓狂,心道:這是哪兒來的小孩啊?大人怎麼教的?

他耐著性子正要對姚夢枕說話,卻見姚夢枕手在郝帥胸口按了幾下,皺著眉頭,嘴裡面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一旁的護士小聲道:「哎,再不搶救就來不及了1

醫生忍著怒氣,道:「小妹妹,你讓一下,我們要救人了,你不想你家人出事吧?」

姚夢枕此時按著郝帥的脈搏,正細心的探看著郝帥體內翻滾的氣息情況,聽見旁邊呱噪,忍不住便呵斥道:「閉嘴,沒看我正在忙嗎?」

醫生看不下去了,跟旁邊的一名小護士打了個眼色,這名小護士上前便一把抱住了姚夢枕,剛要開口勸說,卻見姚夢枕大怒一肘打來,結結實實打在她眼窩上,一下便打得她變成了黑眼圈。

旁邊的醫生和另外一名護士見狀大驚,連忙撲了上來,想要制服姚夢枕。

可姚夢枕是什麼人?她三拳兩腳便將這倒霉可憐的兩名護士和一名醫生打翻在地,她打翻后見這兩名護士和醫生都破口大罵起來,心中惱火他們的聒噪,隨手找了車上的醫用膠帶,將他們捆了起來,又將他們的嘴都貼了起來,這下才算安靜了一點,自己又轉身繼續為郝帥調息。

這短短的一點點時間,可謂是黃金救命的時間,姚夢枕這一調息,真是雪中送炭,如同下了一場及時雨,郝帥體內亂成一團的氣息登時有了一股外力引導,雖然並不怎麼強勁,但總算比混亂無主要好多了。

如果郝帥此時沒有築基,那這一次突入而來的走火入魔立刻就能讓他筋脈寸斷而死,光是他體內暴走狂奔的氣息就足以讓他所有的筋脈變成麵粉。

而郝帥築基過後,他體內有了內丹,這就意味著郝帥的體內有了一個可以收容並且中轉的中樞,之前之所以體內的氣息狂奔亂走,就是因為郝帥昏迷不醒,體內的氣息沒有人去引導,但姚夢枕以外力形式進入引導后,一個修行人築基與否,有沒有內丹,這一下差別就看出來了。

這個道理就像是戰場上,沒有築基的人就像是游擊隊,沒有正規系統的訓練,沒有自己的城池營地,而築基以後的人就像是正規軍,有著嚴謹正規的訓練,有著自己的營地和城池。

兩者同時遭遇重創的時候,雖然一樣都是潰敗,但遇到收容和整理的時候,前者毫無疑問需要花費的精力會更大,甚至會反過來衝擊收容和整理的一方;但後者就不一樣了,後者一旦遇到收容和整理,立刻就能安穩鎮定下來,畢竟都是受過訓練的職業軍人,立刻就能轉化為戰鬥力,重振旗鼓。

這一點點時間毫無疑問便救了郝帥的性命。

等車子一路風風火火的到了醫院,這時候郝潔雄、郝文菁等人都已經在醫院門口翹首而盼著了,旁邊還有一個早早準備好的醫療分隊,護士和醫生站在手推病床前,只等郝帥一來便推送急救室。

郝潔雄一看見救護車沖了進來,立刻便揮著胳膊,急道:「快快,來了來了1

周圍的醫生護士呼啦啦如同潮水一樣涌了過去,可他們等著裡面的人打開車門將病人護送下來,卻不見裡面有任何的動靜,他們不由得面面相覷,茫然不解。

等車外面的醫生不耐煩了打開救護車的車門一看,四周人登時目瞪口呆!

他們只見,救護車之中的一名醫生和兩名護士都被捆得跟粽子一樣,嘴巴上還貼著膠布!

這,這是神馬情況?

劫匪劫到救護車頭上來了?吃錯藥了吧?

郝潔雄瞧見這一幕,猛的一下嚇得險些暈了過去,他還以為有人挾持了郝帥,想要圖謀不軌!

可等他定睛一看,卻見一個嬌小的身影靠在郝帥身旁,神情嚴肅緊張,正是姚夢枕。

不等四周的醫生和護士們發作,郝潔雄便驚疑不定的大聲道:「姚夢枕,你在幹什麼?」

姚夢枕頭也不抬,大聲道:「閉嘴1

郝文菁忍不住說道:「警衛,警衛在哪裡!太不象話了1

醫院的保安連忙沖了過來,姚夢枕這才抬起頭來,滿頭大汗的厲聲喝道:「想要他活命就都給我閉嘴1

郝潔雄心中一震,連忙大聲道:「別動,大家別動1

姚夢枕瞅也不瞅他一眼,立刻收回目光,緊緊的盯著郝帥,顯然是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郝潔雄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是隱隱猜到了什麼,他連大氣都不敢多出一口,目光死死的盯著姚夢枕和郝帥,他不做聲,四周的人也都不做聲,一時間醫院門口居然安靜得跟墳場一樣,只有不遠處馬路上還有車輛行駛與鳴叫的聲音陣陣傳來。

郝文菁見狀,忍不住低聲道:「爹地,這樣恐怕對郝帥不好吧,耽誤了……」

她話沒說完,忽然間郝帥渾身震動了一下,長出了一口氣,姚夢枕也往後一倒,面如薄紙,整個人像是虛脫一樣往後一靠,道:「沒事了,讓他休息一陣就好了,稍微補一下就行。」說著,她揮了揮手,道:「我好睏,讓我睡一會兒,沒事別來打攪我。」

說完,她整個人軟軟的便倒了下來,人靠在郝帥的旁邊便暈了過去。

郝潔雄屏氣凝神的上前,一摸郝帥的脈搏,頓時感覺到他的脈搏雖然有些虛弱,但是已經跟正常人沒有什麼區別,一點兒都不像是一個快要死的人,他頓時心中的一塊巨石放了下來。

而就在郝帥被姚夢枕從鬼門關上拉回來的時候,在一中校園裡面卻早已經是翻了天。

==================================

抱歉,昨天臨時有事,明天有更新,咳咳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