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8章熱鬧的病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章熱鬧的病房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瞧見葉霜霜,登時喜出望外,喜形於色,一下坐直了身子,喜道:「霜霜?你怎麼來了?」

葉霜霜原本還心中糾結著要不要去見郝帥,一方面怕自己老媽知道了來橫的,另一方面又怕郝帥已經不喜歡自己,弄得自己傷心難過,她正左右為難,腦海中天人交戰時,卻突然間聽到了郝帥被老師打得吐血的噩耗。

這一下可把葉霜霜嚇得不輕,心中的糾結一下全部拋棄了,二話不說便直奔三班去問個究竟,恰好這個時候王婧作為班長要帶著學生去看望一下郝帥,巧的是這時候正好也是放學的時候了,於是葉霜霜便跟著一塊兒來了。

王婧第一眼瞧見葉霜霜,很有些驚艷的感覺,這種我見猶憐的女孩兒向來很是討人喜歡,王婧也不例外,她瞧見葉霜霜很是面生,便多少猜到她是新來的新生,當她提出要一起去看郝帥的時候,心中便不由得冒起了一個念頭:這女生跟郝帥是什麼關係?

該不會是男女朋友關係吧?

王婧心中暗自古怪,心道:這不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么?

且不論王婧心中怎麼想,葉霜霜拋開了心中的糾結來到醫院看郝帥,卻見他們一行人直奔醫院最高檔的vip病房,要進去的時候,門口還站著兩個鐵塔似的保鏢,進門還要通報,這等架勢實在是讓人心面覺得怪怪的,讓她不由得一下想起自己當初在郝帥那個破破爛爛的家中給他輔導功課時的情形。

那時候雖然郝帥的家中破舊貧寒,但比起現在來,卻讓女孩兒覺得更加的可親可喜。

眼下這陣仗讓葉霜霜一下覺得兩人之間似乎出現了一條看不見的鴻溝,一下拉大了兩人之間的距離,讓葉霜霜再次心中惴惴不安起來。

但萬幸的是,郝帥在第一眼瞧見自己的時候,他依舊是那樣的激動歡喜,這多少讓女孩兒患得患失的心理一下得到了巨大的安慰,她忍不住甜甜的笑了起來,燦然幽雅若蘭花綻放。

葉霜霜忍著歡喜和一絲絲羞意,她忍不住低了低頷首,捋了捋耳鬢的秀髮,輕聲道:「我怎麼就不能來了?」

郝帥大咧咧的笑了起來,道:「能來能來,快進來,快進來1

一旁的王婧瞧見郝帥的反應和神情,心中越發的確認了自己的觀點,暗道:還真是男女朋友關係啊?嘖嘖,郝帥這個傢伙,也不知道怎麼坑蒙拐騙把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兒給騙到手的!話說,這麼漂亮清純的女孩兒不能是沖著郝帥的錢來的吧?

王婧眼珠一轉,故作訝異的問道:「你們認識啊?」

不等郝帥和葉霜霜說話,一旁的侯天寶大聲道:「郝帥和葉霜霜以前是二中的同班同學。」說著,他笑嘻嘻的對葉霜霜道:「葉霜霜,你啥時候跟郝帥好上的,是我走了以後么?」

葉霜霜俏臉通紅,幾乎要捂著臉扭頭而去,但她腳下卻像是生了根似的,穩穩的站著不動。

郝帥知道葉霜霜麵皮薄,他佯怒的瞪了侯天寶一眼,道:「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1

這一句話卻是暗中承認了之前的話,讓葉霜霜的臉紅得更加厲害了,但她雖然羞澀,心中卻反而越發的歡喜了起來。

一旁的姚夢枕瞧著很不是滋味,她沒有體驗過這種感情,只是覺得看見其他的女孩兒出現在郝帥身邊,瞧著他那開心愉快的模樣,心面就不舒服,有一種自己心愛的玩具被人奪走的感覺。

郝帥哪裡知道她這樣的小孩兒心思,只是自己熱情的招呼著王婧、葉霜霜和侯天寶坐下,他們三人剛坐下,鄒靜秋和郝潔雄聞聲從裡面房間趕了出來。

鄒靜秋一眼瞧見王婧和葉霜霜居然在一塊兒,她頓時一愣,隨即露出笑容,歡喜的說道:「你們兩個怎麼來了?」

這一句話把好幾個人都嚇住了,王婧暗道:看來真是男女朋友關係了!連家長都見過了!這,這已經不是早戀那麼簡單的事情了吧?這算娃娃親嗎?

葉霜霜卻是驚疑不定的打量著王婧,心中暗自猜測這個女孩兒跟郝帥什麼關係,怎麼會跟鄒靜秋關係這麼好?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郝帥人長得帥,又幽默活潑,只要不惹他,他一向嘴皮子很甜很會討女孩子喜歡,偉大的花邊讀物《金瓶梅》中,幫西門慶同志和潘金蓮同學拉了千古第一臭媒的王婆女士曾經總結過泡妞五大法寶,分別是:潘驢鄧小閑。

潘自然指的是貌若潘安,相貌永遠都是異性相處的第一先決條件,這個道理就好像世上有兩種動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本質無甚區別,一種動物是豬,一種動物是熊貓,但兩者受到的喜歡程度截然不同,為啥?外貌決定了差距!

一個醜女和一個美女,同樣腦殘,說起話來語無倫次,但在異性眼裡,前者就是天然呆天然萌,後者嘛……說,你來地球有什麼目的?

而驢則指的是男人的「本錢」大小,秦朝時期第一假太監嫪毐曾經將自己的本錢伸進車輪之中,任憑馬匹拉扯,車輪不轉,因此被人稱為「驢貨」。

而鄧則指的是漢文帝時期的大財神鄧通,其人富可敵國,家財億萬,壟斷鑄錢和開礦國家兩大主流產業,稱得上是富豪中的戰鬥機。

女人心目中最完美的情人便是以上三點硬性指標的綜合,換做現在便是:180平米,180厘米和180毫米。

而後兩點則是軟性指標,小則指的是小心意,要有細膩心思,懂得噓寒問暖,懂情調,懂小女兒心思。

至於最後閑這一點,指的是有時間有空閑來陪女孩兒,這一點雖然幾乎人人都可以做到,但問題是,當一個男人有了上面四點的指標后,身邊會有多少女孩兒?還會有多少時間陪在一個女孩兒身邊?

一個男人條件再好,再優秀,沒辦法陪在這個女人身邊,那又頂個屁用?就好像一餐飯再好吃,再豐盛,吃不到嘴裡面,那搞個毛毛?

郝帥現在不過是十七歲,正是個頭瘋長的時候,以這勢頭來看,將來長到一米八幾毫無懸念,相貌什麼的,就不用說了,葉霜霜不知道潘安有多帥,但是在她看來,潘安八成沒郝帥更帥。

至於驢什麼的,這個葉霜霜沒往那上面想過,小女生雖然也多少懂了許多,但畢竟是黃花閨女,清純得很,不會往那方面想,但如果把驢這一點轉化為男人的性感和魅力的話,那郝帥絕對是破表的數值。

鄧就不用說了,這個病房一天就四位數,這已經很說明問題了,如果再不能說明問題,門口那兩個保鏢能夠說明問題了吧?

自古以來沒有窮*絲還雇保鏢的吧?

而小這一點,郝帥有時候雖然有些大條,但是該關心的時候,他往往表現得十分貼心如意,這也是讓葉霜霜心動不已的地方。

而閑這一條……好吧,以郝帥的性格閑的時候,他能整天膩著一個人轉,但如果不閑了,幾個月都瞧不見人影,暑假便是這樣么!

但不管怎麼說,綜上這幾條來看,無論是橫著看,還是豎著看,這樣的男生實在是不可能不招女孩子喜歡,未必所有女孩子都會喜歡,但招蜂引蝶是一定的,自己的閨蜜好友方奕佳不也由一開始的仇人屬性轉變成了情人屬性么?

有一個方奕佳就已經夠了,葉霜霜可不希望旁邊又多出一個競爭者來,而且王婧也十分美貌,而且她身上有著葉霜霜也艷羨嫉妒的充沛活力,英姿颯爽。

而郝潔雄就更不同了,他好奇的打量著葉霜霜,看著眼前這個女孩兒他多少明白為什麼郝帥當初暗戀她了,儘管有著那樣的母親,郝潔雄已經先入為主的對葉霜霜有些反感,但眼前這個女孩兒依舊讓他又重新拉回不少分數。

郝潔雄在一旁正淡淡的看著,沒過多久,病房外面又出現兩個人影,依舊是被保鏢攔住了,但門口卻跳著一個人,聲音直透進來:「郝帥,你這個沒良心的,轉校了就把我們忘記了嗎?」

郝帥一看,卻見門口站著一個俏麗高挑,扎著馬尾辮的女孩兒,正是方奕佳,方奕佳的頭髮高高紮起,露出飽滿圓潤的額頭,她本來就臉型極好,這樣一紮,光是看背影便覺得這是一顆美人頭。

而方奕佳的旁邊站著一個頭髮波浪卷的女孩兒,個頭比方奕佳稍矮,但是容貌艷美得令人心驚動魄,便是門口兩名見多識廣的保鏢都不敢直視,不是馬雪又是誰?

郝帥看見她們兩人,奇道:「咦,你們怎麼也來了?是不是我一倒霉,你們就都得到消息了?」

門口兩名保鏢見郝帥這麼一說,便知道這是郝帥的朋友,自然便放了進去,放進去后,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暗自搖頭,一臉的羨慕嫉妒恨:富人家的公子,真是奢淫腐敗啊!居然有這麼多的妞兒!!可恥可恨啊!!!

方奕佳性格活潑,一進房間便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她熱情的與鄒靜秋打了招呼,又禮貌的與郝潔雄打了招呼后,便嗔怪的對郝帥說道:「喂,你是不是把我們給忘了?整整一個暑假都沒消息,你跑哪裡去了,說,快說1

說起關係遠近,跟郝帥有肌膚之親的方奕佳自然在心理上有著極大的優越感,在表現上也淋漓盡致的體現了出來,剛來便喧賓奪主,讓一旁的葉霜霜笑容有些勉強,姚夢枕更是瞪起了眼睛,像一隻警惕的小母豹。

郝帥見到這一屋子大大小小的美女嘰嘰喳喳,鶯鶯燕燕,雖然放眼望去養眼無比,但他卻隱隱覺得有些不妙,心中生出一絲絲不祥的念頭來……

這麼多妞兒……一會不會打起來吧?

==========================================

13號更新,14號有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