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9章刷功德的目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章刷功德的目標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方奕佳和馬雪的到來讓病房變得更加熱鬧,她們兩個再加上王婧、葉霜霜,當真是春蘭秋菊,各擅齊常

郝帥在一旁氣焰大消,看著女孩兒們嘰嘰喳喳的說著話,一旁的鄒靜秋看著也有些頭大如斗,她隱隱看出有些不對勁,女孩兒們表面上看似相處和諧,但她能嗅到空氣中那隱隱的火藥味。

王婧雖然不參合在葉霜霜、方奕佳和馬雪的勾心鬥角之中,但在同樣優秀的美女面前,她也不願意弱了聲勢。

三個女人一台戲,這裡四個漂亮女生,那就是大片兒了。

鄒靜秋心中暗道:這個臭小子招蜂引蝶,將來若是傷了這麼好的女孩兒的心,那可怎麼辦?不行,改天得跟他說說!

鄒靜秋雖然這樣想,但郝潔雄卻是心中暗喜,作為男人,尤其是作為一個大家族的族長,他可不認為自己的乖孫有什麼問題,越是招蜂引蝶,越是說明他優秀,只要不兒女情長就行了。

郝潔雄笑吟吟的對鄒靜秋說道:「我們兩個別在這裡礙眼了,出去轉轉吧,讓他們好好敘敘舊。」

鄒靜秋點了點頭,然後飛快朝著郝帥打了個眼色,示意讓他不要調皮,然後便跟著郝潔雄走了出去。

兩個家長一出去,幾個女孩兒明顯鬆了一口氣。

方奕佳原本就活潑的性子越發的輕快起來,她像機關槍一樣里啪啦的朝著郝帥發難,道:「喂,你這個傢伙,這麼有錢為什麼也不買一台手機!弄得人都找不到!真是討厭,你暑假都去哪兒了!說,不說以後跟你絕交1

郝帥苦笑著舉起雙手,道:「我說我說。」他飛快的與姚夢枕打了個眼色,卻見姚夢枕先是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便心中會意,知道姚夢枕是讓他說其中無關緊要的事情,不要說那些跟修行有關的事情。

郝帥便將他和姚夢枕遠行的事情講了出來,葉霜霜等人本來就是來看望郝帥的,心中也對他整整一個暑假不曾冒頭很是不滿,此時聽他說自己的見聞經歷,都坐在椅子上,或者坐在床邊,認真安靜的聽著。

郝帥本來就是個飛揚跳躍的性子,沒人的時候尚且能夠自娛自樂,更何況此時一大票美女盯著自己說故事,他當下更是舌綻蓮花,說得天花亂墜,雖然當中隱去了不少內容,但依舊說得跌宕起伏,引人入勝,尤其是他說到在旅館中的遭遇時,更是聽得屋子裡面的幾個美女屏氣凝神,眼睛瞪大。

雖然郝帥就在她們眼前活蹦亂跳,但郝帥說到下藥的事情時,她們都忍不住輕輕的低呼了出來,葉霜霜更是捂著了嘴,不可置信的說道:「天哪,還有這樣的事情?」

王婧更是瞪大了眼睛,道:「你沒報警?」

郝帥道:「小爺我人稱智勇雙全俏小生,文武皆備俊郎君,對付這種偷雞摸狗的伎倆用得著報警?」

一句話說得房間裡面幾個女生都哈哈笑了起來,紛紛啐道:「呸,好不要臉1

郝帥這時卻臉色一變,接著往下說,當他說到房東和她的女兒一同葬身火場的時候,病房裡面剎那間陷入了一片安靜,天真善良的女孩兒們大多都已經眼淚在眼眶裡面打著轉兒,隨時都會落下。

王婧倒還好些,她更多的是義憤填膺,道:「這是誰幹的!你沒」

郝帥搖了搖頭,原本輕佻的面孔也變得有些深沉,他淡淡的說道:「只知道是一個當地的惡霸乾的。」

方奕佳氣得柳眉倒豎,道:「這種人渣,怎麼能放過!一定要讓他有報應1

馬雪出身貧寒,小的時候經常被人欺負,她感同身受最為深刻,她怒道:「這種人肯定會遭天譴!誰殺了他,那真是替天行道1

王婧畢竟不同,她道:「怎麼能亂用刑?這種人找出他的黑材料就能整死他1

方奕佳口直心快道:「這有什麼用?官官相護你不懂么?真幼稚1

王婧臉蛋漲紅,道:「我幼稚?你這才是幼稚!一個人再壞也不能私下動以刑罰!要不然要法律有什麼用1

馬雪平日里和方奕佳毫不對盤,此時卻站到了方奕佳一邊,她冷笑道:「法律?原來我們還有法律嗎?我一直以為是官老爺怎麼說,案子就怎麼辦嗯?」

這一句話踩到了王婧的痛腳上,她怒道:「你太偏激了!是,這個社會是有太多的不公平,我也承認的確有官官相護的情況,但你不能因為一碗飯裡面有沙子,你就連這碗飯都一起倒了1

馬雪常年在娛樂場所打滾,各種各樣的人都見多了,氣場絲毫不弱於王婧,她針鋒相對道:「那我就換一碗飯吃1

王婧冷笑道:「如果你只有一碗飯,不吃就餓死呢1

方奕佳道:「那就餓死1

王婧哈哈大笑道:「聽聽,這才是幼稚的話1

這句話刺激了方奕佳的自尊心,她怒道:「你說什麼?你才幼稚,你們全家都幼稚1

王婧冷笑道:「我只是把你對我說的話送還給你而已。」

一旁的葉霜霜見她們三個一言不合便一陣大吵,她慌忙和稀泥道:「別吵別吵,大家都冷靜點。」

郝帥也沒想到自己說起這件事情,居然會有這樣大的反應,但她們說者無意,郝帥卻是聽者有心。

自己正愁沒有功德值呢……

眼下,似乎她們一語點醒夢中人啊!

那個放火燒店的混蛋,還有幕後主使者,不就是最好的刷功德的目標么?

一想到這裡,郝帥眼前飄蕩的似乎都是功德值,他幾乎能想象自己功德飆升的情形,又為民除害,又刷刷功德值,一舉兩得,多好!

郝帥想到這裡,不由得興奮起來,他扭頭朝著一旁的姚夢枕看去,卻見她同樣眼睛放光,兩人目光一對,登時都明白了對方的心意,一時間摩拳擦掌,恨不得衝到吳江市去揪出這些惡霸,將他們殺個七八十遍,刷他幾萬功德出來才好。

他們兩人心中有了其他心思,便沒有留意到旁邊王婧和方奕佳、馬雪已經吵翻了天,葉霜霜在其中拚命勸架也是沒用,幾個女生的聲音激烈,清晰的傳了出來。

門口的兩名保鏢本來看到這麼幾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女生都擠在郝帥的病房之中,心中羨慕嫉妒恨到了極點,但此時聽見裡面的動靜,又有些幸災樂禍:還是一個老婆好啊!

在房間裡面吵架的王婧嘴皮子利溜,邏輯思維能力極強,但方奕佳也是嘴皮子快的角色,雖然思辨能力和見識都不如王婧,但勝在有盟友馬雪在旁邊相助,兩邊倒是戰了個旗鼓相當,誰也說不服了誰。

一般遇到這樣的情況,兩邊就會自然而然的尋求幫助,女孩兒們目光不由自主的朝著郝帥看去,方奕佳道:「郝帥,你來評評理,你怎麼說?」

王婧也道:「郝帥,你說說,法理在上還是人情在上1

法理與人情,這是一個永恆辯證的話題,郝帥如何說的清楚,更何況他現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一件事情上。

自己啥時候有空能和姚夢枕去找那些惡霸人渣們的麻煩?

到了吳江市,該怎麼把他們找出來?

該用什麼方法把他們幹掉?

又或者說,要怎麼幹得無聲無息,還不讓人發現?

郝帥心面盤算著這些念頭,恨不得立刻就飛到吳江市,為燒死在火場中的母女報仇,順帶再刷一點功德值回來,正要也試一試番天印的威力。

他正想著,忽然間感覺到有人推著自己的肩膀,一雙手在自己眼前晃著。

郝帥心中想著除暴安良的事情,心中自然殺氣沸騰,他猛一抬眼:「嗯?」

這一下可把王婧、方奕佳、馬雪都嚇著了,王婧見過殺人犯,認識殺人犯心中殺機突現的時候,那眼神是什麼樣子;方奕佳和馬雪更是親身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孫健和王麟浩給她們留下了畢生難忘的記憶。

郝帥眼中一閃即逝的凶光與這些人眼中的殺氣何其相像!

方奕佳和馬雪一時間不敢說話,王婧更是死死的盯著郝帥,心中驚疑不定,只有一旁的葉霜霜沒有察覺出什麼,她嗔道:「郝帥你也真是的,也不勸勸,就看著她們吵架啊?」

郝帥這才笑了起來,他笑道:「剛才想走神了,不好意思,你們說什麼了?」

他這一笑,如同春風化雪,方奕佳和馬雪這才鬆了一口氣,方奕佳嘴快的將剛才的話重複了一遍,然後說道:「你評評理,誰說的對?」

郝帥一聽,大手一揮,大咧咧的說道:「要我說啊,王婧說的有她的道理……」

王婧頓時笑了起來,心道:這個郝帥還算明白事理嘛。

方奕佳卻是大怒,又羞又恨:這個混蛋當著別人的面落我的面子,什麼意思嘛!

誰料郝帥接著說道:「不過呢,佳佳和馬雪說得也有道理。」

方奕佳一聽他說佳佳,登時滿腹的牢騷都飛到了九霄雲外,她展顏朝著郝帥甜甜一笑。

王婧卻是大怒,道:「喂,你太沒節操了吧,兩邊都討好,我鄙視你啊1

方奕佳嗤笑道:「郝帥,要我說啊,她是讀書讀壞了腦子,你說對不對?

王婧大怒,道:「你才讀書讀壞了腦子!遇到事情只知道衝動熱血,根本不知道理性思考1

方奕佳怒道:「呸,你才是讀壞了腦子,你不僅僅是讀壞了腦子,還讀得人都變成冷血動物了1

她們兩人一時間又爭吵了起來,這下馬雪可不參合了,在一旁看著打醬油,目光卻始終盯在郝帥的身上。

王婧和方奕佳爭吵了一陣,毫無結果,方奕佳再次求助於場外外援,她對郝帥道:「喂,你說,誰讀書讀壞了腦袋?」

郝帥頭大如斗,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他很快心中一動,便說道:「我出一道題,你們誰答得上來,誰就沒有讀壞腦子1

方奕佳立刻道:「你說1

王婧也不甘示弱,道:「說1

郝帥一本正經的說道:「這是一道數學題,你們可聽好了。」

方奕佳頓時笑了起來,道:「我奧數可是全市前十1

王婧瞥了她一眼,冷笑了一下,道:「所以腦子壞掉了么1

方奕佳大怒,橫眉怒對道:「你說什麼?」

葉霜霜在一旁苦笑道:「你們兩個別吵了,聽郝帥說嘛。」

兩人這才怒哼了一聲,一起看向郝帥。

郝帥乾咳了一下,認真的說道:「問,一艘船上原本有一百零五隻雞,三百八十頭牛,二百三十匹馬,經過一個港口后,運下了十八匹馬,運上了三十二隻雞,中途還死了四十頭牛,請問……」

王婧和方奕佳都飛快的開動了自己的大腦,她們原本以為郝帥要出一道複雜的題目,沒想到就是一道簡單的數學題,連乘除都沒有,還是加減的!

兩人心中都暗自嗤笑:這算什麼題目?太簡單了!

方奕佳眼疾手快,等郝帥說出請問這兩個字的時候,她便脫口道:「我知道了1

郝帥笑眯眯的看著方奕佳,道:「你知道什麼了?」

方奕佳見自己搶先,得意洋洋道:「結果啊,你這個太容易了,我閉著眼睛都能算出來。」

郝帥笑道:「那好,你聽好我的問題。」

一旁的王婧不服氣道:「憑什麼她先回答。」

方奕佳得意道:「我先搶答啊1

王婧怒道:「誰管你搶答不搶答了1

郝帥看著王婧,道:「你也知道答案了?」

王婧冷笑道:「小學生都知道答案!你要是不偏袒她,我肯定答出1

方奕佳也冷笑道:「連你都答得出來,我需要偏袒么?」

王婧扭頭對她怒目而視:「什麼叫做連我都答得出來?」

郝帥像是察覺不出兩人的爭吵似的,他慢條斯理的說道:「既然你們兩個都知道答案,那麼我就說出我的問題吧。」

兩人鬥雞似的扭過頭,異口同聲道:「快說1

郝帥一本正經的說道:「艘船上原本有一百零五隻雞,三百八十頭牛,二百三十匹馬,經過一個港口后,運下了十八匹馬,運上了三十二隻雞,中途還死了四十頭牛,請問……船長几歲?」

方奕佳:「……」

王婧:「……」

==================================

明天有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