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30章宣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章宣言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這無厘頭問題問得一屋子人一下安靜了下來,隨即她們便爆發出一陣哈哈大笑聲,王婧和方奕佳一時間都忘記了爭吵,王婧笑罵道:「郝帥,你能正經一點嗎?」

方奕佳也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嗔道:「郝帥,跟你說正經的呢1

郝帥卻是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很正經啊,你們不是知道答案嗎?」

王婧和方奕佳頓時笑容一止,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盡皆無語。

郝帥一攤雙手,道:「既然你們都不知道答案,那很顯然,你們兩個都讀壞了腦子。」

好嘛,這一下連兩個人一塊兒罵了,拉仇恨拉得杠杠的。

王婧和方奕佳果然火力都被吸引了,她們兩人一塊兒笑罵道:「你才讀壞了腦子1

郝帥笑嘻嘻道:「我可沒讀壞腦子。」

王婧哼了一聲,道:「你沒讀壞腦子?你說一個答案來聽聽1

方奕佳也道:「對,你說說看1

郝帥攤開手,笑道:「因為我壓根就不讀書啊,所以怎麼會壞腦子1

屋子裡面的女生一愣,頓時又大聲笑了起來。

葉霜霜捂嘴笑得花枝亂顫,她之前的擔憂此刻全部不翼而飛了,在這個少年的身邊總是能夠感覺到開心和快樂,讓她忘記很多煩心的事情。

姚夢枕在一旁一臉的鄙視,她心道:郝帥這貨要生在古代,一定是個大大的奸臣,就知道哄人開心。

方奕佳則單純得多,笑得前仰後合,一隻手還搭在郝帥的肩膀上,一邊笑,一邊笑罵道:「你也好意思說?我都替你臉紅1

馬雪則抿嘴笑著,目光十分複雜的看著郝帥,沒有人知道她心中想著什麼。

王婧則又不一樣了,她卻是嗤笑道:「你還真是有理了,做學生做到你這個份上,算是極品了。」

郝帥卻一臉正色的對王婧道:「那你告訴我,做學生應該怎樣?」

王婧一臉理直氣壯的說道:「當然是好好學習……」

郝帥立刻打斷了她的話,冷笑道:「還天天向上,是吧?」

王婧有些不悅道:「難道整天曠課遲到,跟老師做對就是學生應該做的么?」

郝帥反問道:「那我要問你一句,我們為什麼要做學生呢?」

王婧一愣,隨口道:「很簡單啊,學習知識,將來……」

郝帥又搶著說道:「別跟我說什麼報效祖國埃」

王婧瞪了他一眼,道:「考個好大學啊1

郝帥又道:「考個好大學以後呢?」

方奕佳這時候參合進來了,她道:「當然是找份好工作啊!總不能家裡面一直養著自己吧?」

郝帥道:「對,考一個好大學,然後找一份好工作!可找一份好工作的目的是什麼呢?」

這一句話可一針見血的問到了點子上,屋子裡面除了姚夢枕這個天生衣食無憂,不知人間疾苦的「神二代」之外,其他人雖然年紀小,但都是優秀聰明的女孩兒,和同齡中只知道狗血劇和肥皂劇的一問三不知的女孩兒不同,她們已經開始構建自己的世界觀、價值觀,開始思考一些較為深奧的問題。

尤其是家境最差,和這些優秀女孩兒在一起自卑心大增的馬雪,她更是牙齒緊緊的咬著嘴唇。

郝帥這個問題一下問到了她的心坎上,她不止一次重複反問過自己這個問題:我們讀書究竟是為了什麼?為了考個好大學?考了好大學以後呢?為了找份好工作?為了找份好工作以後呢?

為了更有錢?更幸福?或者……為了證明自己比別人更強?

人有百種活法,目標也各自不同。

這一番話讓女孩兒們都若有所思,只有姚夢枕這個沒心沒肺的女孩兒瞪大了眼睛看著她們,脫口道:「這還用想嗎?當然是賺更多錢,買更多好吃的啦1

方奕佳哈哈大笑了起來,道:「夢枕你說到我心面去了,我就是這樣想的。」

郝帥笑道:「你們兩個吃貨。」

方奕佳朝郝帥俏麗的翻了個白眼,宜嗔宜喜。

郝帥向王婧看去,道:「你是為了什麼?」

王婧想了想,說道:「我要成為中國最厲害的女刑警。」

郝帥一臉驚恐,道:「好可怕的樣子1

王婧朝著郝帥兇巴巴的說道:「所以你將來別做壞事,要不然我會抓你哦1

郝帥嘻嘻笑了笑,朝著葉霜霜看泉霜,你呢?」

葉霜霜抿著嘴,偏著頭,想了想,她輕聲道:「我想開一個公司,一個我自己的公司。」

這一番話只有熟悉她的人才知道,這其實是葉霜霜內心深處一個想擺脫母親束縛的具象想法而已。

郝帥笑了笑,朝著馬雪看去,道:「你呢?」

馬雪想了想,眼神一定,道:「賺錢,賺很多很多的錢1

王婧奇道:「到底多少才算很多很多?」

馬雪道:「多到我和我媽媽一輩子怎麼花都不用擔心會再變成窮人。」

王婧頓時沉默不說話了,她這樣的官二代是無法體會窮二代的想法的。

一旁的葉霜霜見氣氛有些尷尬,她連忙轉移話題,對姚夢枕道:「夢枕,你呢?」

姚夢枕還沒說話,郝帥便嗤笑道:「你問她?她跟我一樣,壓根就不讀書。」

姚夢枕大怒,道:「放屁呀!姑奶奶我各種經典爛熟於胸,三千道……」她後面那個「法」字還沒說完,郝帥便乾咳了一聲,隱蔽的瞪了她一眼。

姚夢枕頓時像是噎住了似的,連忙話頭硬生生一吞,接著說道:「……三千道題目信手拈來1

郝帥聽得險些笑了出來,王婧卻是沒聽出破綻,她驚訝的說道:「姚夢枕,你這麼厲害啊?」

姚夢枕哼了一聲,道:「那是當然1

王婧笑道:「那你以後的目的是什麼?」

姚夢枕頓時沉默了,她心道:我會告訴你我的目的是把郝帥培養成天下第一高手,然後和他一起一同應劫么?

郝帥大概能猜到她心中所想,下凡的鏡靈來目的是什麼?還不就是為了應劫么?他連忙和稀泥道:「行了,別問她了,她年紀這麼小,哪裡有什麼理想。」說著,他對王婧道:「王婧,你覺得你這個理想,必須要靠讀書實現么?」

王婧還沒來得及說話,卻見外面傳來一個聲音,卻是鄒靜秋走進了房間,道:「小混蛋,你說什麼呢?這麼大的理想,不讀書怎麼實現?王婧說得對,做學生的,不好好學習,你還想幹什麼?」

郝帥嚇了一跳,卻見自己老媽和郝潔雄從門口走了進來,怒目瞪著他。

郝帥一見到自己老媽,立刻賠笑道:「老媽,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

鄒靜秋在幾個女生面前,一點兒面子都不給自己兒子,她怒道:「那你是什麼意思?」

鄒靜秋什麼都可以跟自己兒子好商量,但唯獨讀書這個問題,絕對不跟他商量,不想讀書?可以,別認我這個媽了,出去自個兒混去吧!

郝帥被自己母親如此艱苦的拉扯大,哪能做出這等大逆不孝的事情來?

再說了,讀書也不是要他命的事情嘛。

郝帥不敢再和自己老媽頂嘴,他訕訕笑道:「是是是,您老說得對,我錯了,兒子錯了還不行么?」

鄒靜秋是被自己這個不省心的兒子嚇到了:曠課、逃學、罷課、掉落山崖、被槍擊、玩失蹤、現在又不想讀書!

這,天底下哪裡有這麼不省心的兒子啊?

鄒靜秋怒視著自己的兒子,心中滿是委屈和惱火,房間裡面一下就安靜了下來。

一旁的葉霜霜和方奕佳、馬雪互相對視了一眼,覺得房間裡面的氣氛一下怪怪的,她們三人很是機靈的說道:「阿姨,我們先回去了,改天再來看望您和郝帥。」

鄒靜秋轉過臉來,勉強朝著她們笑道:「你們都是好孩子,以後多勸勸他,現在不讀書,將來是要被人瞧不起的。」

方奕佳很是乖巧的說道:「放心啦,阿姨,郝帥他很聰明的,如果他認真讀書,肯定成績比我們都好。」

郝帥連忙道:「老媽,看看,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1

鄒靜秋怒道:「問題是,你肯好好讀書嗎?」

郝帥脖子一縮,訕訕一笑。

房間裡面幾個女生忍不住莞爾一笑,郝帥被鄒靜秋瞪得有點無處藏身,他在病房裡面呆不下去,便從床上跳了下來,道:「我送送她們。」

鄒靜秋一驚,道:「你身體要緊不要緊?」

郝帥挽了挽胳膊,做了個健美運動員的動作,道:「我現在能打死一頭牛1

姚夢枕冷笑道:「蝸牛1

郝帥扭頭怒目而視。

一旁一直默然不語的郝潔雄笑了起來,道:「既然沒事,那出去走走也好,但千萬不要劇烈活動。」

郝潔雄一說話,鄒靜秋就不說話了,她無奈的瞪了郝帥一眼,關切的叮嚀道:「別走遠了。」

郝帥應了一聲,朝著幾個女孩兒打了個眼色,自己一溜煙出了房間。

待出了醫院后,郝帥將葉霜霜、方奕佳、馬雪她們送上車,回頭將王婧送走的時候,王婧忽然對他問道:「郝帥,你真的覺得讀書這麼沒用么?你不要覺得自己家裡面有錢,讀書就沒用了。」

郝帥一愣,隨即笑道:「我可沒說讀書無用,只是說,讀書只是一種形式,其本質是學習,但學習的方法有很多種,並不一定要是學校裡面那種近似工廠監獄一樣的形式。」

王婧不解道:「不按照現有的教育體制來,難道你有更好的辦法?」

郝帥笑了笑,道:「我哪兒有?今天只是就事論事,這麼一說而已。」

王婧有些失望,她還以為郝帥會有自己的想法,不過說來也是,目前是個瞎子都看得出我國的教育體制已經腐朽到信用體系要崩潰的地步,在這種教育體制下教出來的孩子,簡直就是流水線上的作品,千篇一律!想象力、創造力被壓抑到了極點。

但是,大家都知道有問題,真正提出要怎樣改革和變化的,卻少之又少,又或者說,還沒有更多更大的事情來刺激這一場變革的出現。

這麼多智者都沒有辦法的事情,郝帥怎麼可能會有辦法?

王婧啞然失笑,她很快上了車,對郝帥招了招手,轉身上了車。

而在另外一邊,葉霜霜、方奕佳還有馬雪三人同坐一輛計程車,在上了車前,三人還和郝帥有說有笑,但上車后,三人頓時便沉默了下來,葉霜霜和方奕佳並排坐在最後,馬雪坐在副駕座上,位置微妙,氣氛詭異到了極點。

等馬雪在自己家附近下了車后,葉霜霜和方奕佳這才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又迅速的躲閃開來。

兩人雖然表面上依舊是大家眼中的閨蜜,但是自從葉霜霜來了一中以後,方奕佳知道,她和葉霜霜再也回不去以前的日子和感情了。

而且葉霜霜現在捷足先登,近水樓台,而她……這個看似曾經領跑過的女孩兒,此時已經落下了一大截。

方奕佳很快到了自己的家附近,她悶聲不響的打開車門下了車,葉霜霜看著她的背影,嘴巴張了張,想要說什麼,但最終還是欲言又止。

可就在方奕佳關門的那一剎那,她忽然回頭,對葉霜霜輕聲道:「霜霜,我不會認輸的。」

說著,她關上了車門,只剩下葉霜霜坐在車中,看著自己這個曾經最為要好的閨蜜漸行漸遠,慢慢的只剩下一個模糊的背影,和一聲重重的嘆息聲在她心底緩緩沉落。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