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31章神馬世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章神馬世道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的話彷彿是一種預言,等他再回到學校的時候,卻發現學校的學生們都用一種十分古怪的目光看著他,像看著另外一個世界的動物,尤其是老師們,一個個看著他,如臨大敵,跟看見鬼子進村似的。

本來嘛,換了哪個老師碰到這樣的刺兒頭不頭疼啊?

現在高二三班的老師們已經儼然成為全校老師最同情最幸災樂禍的人了,而郝帥,他也成為了上課第一天就大出「風頭」的人,他出名了,雖然這種名他並不想出。

剛進學校,四周的學生們便對他指指點點,一些女生們看著他更是吃吃而笑,郝帥分明聽她們交頭接耳道:「哎哎,看見沒,那個就是郝帥1

「帥是挺帥,名副其實啦,就是……感覺好弱的樣子。」

「是啊,聽說被老師一巴掌打得狂吐三升鮮血呢1

「嘖嘖,跟賈寶玉一樣。」

「嘻嘻,你不是喜歡寶哥哥嗎?」

女孩兒們毫不負責任的嘰嘰喳喳,可氣壞了郝帥本人。

尼瑪,吐血三升?這得多沒常識才能以訛傳訛到這份上啊?

正常人體的鮮血為四到五升,失血超過30%就會休剋死亡,吐血三升?小爺我早就極樂千古了好不好!你丫生物課是化學老師教的嗎?我吐你一臉的三升血呀!

寶哥哥?你妹的寶哥哥呀,你見過能徒手擊斃悍匪的寶哥哥嗎?你說的不會是十三太保的「保」哥哥吧?

一開始郝帥還能怒氣沖沖的上去糾正她們的錯誤:「這位同學,我只是流了一點點血,還有,我不是寶哥哥,我沒有那麼弱啦1

女生們見到他走過來,頓時如作鳥獸散,或叫或笑,一眨眼工夫便散得乾乾淨淨,但沒過多久就像麻雀一樣在不遠處重新又聚攏了起來,嘰嘰喳喳的又小聲道:「哎哎,他跟我說話了也1

「是跟我說話啦,三八1

「明明是在跟我打招呼1

「哎呀,真是帥呀,不愧是吐血三升的男人1

郝帥聽了這話,真是連「吐血三升」的心都有了,什麼叫做「不愧是吐血三升的男人」啊?這名號他媽的也不怎麼露臉啊!

當然了,郝帥是不屑再於去與這些沒見識的娘們兒爭辯這些事情的,最關鍵是……他爭辯了也沒用,人家愛怎麼想,就會怎麼想,無論你當事人怎麼解釋,那都是徒勞的。

郝帥很是鬱悶的來到了教室,教室裡面嘰嘰喳喳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一個個目光古怪的盯著他。

只有侯天寶看見自己的時候依舊如故,遠遠的便滿臉堆笑的湊了上來,興奮道:「帥哥,你出院了?身體好些了沒?」

郝帥沒精打採的哼了一聲,道:「嗯……」

侯天寶見他興緻不高,便訕笑著對旁邊的王婧說道:「大姐頭,郝帥出院了。」

王婧眼帘都不抬一下,埋頭做著題目,道:「看見了。」她說完后,忽然想起了什麼,抬頭對郝帥道:「今天有考試,你可別給班上拖後腿啊1

郝帥一聽,驚呼道:「啊?今天就考試啊?」

王婧奇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郝帥可不知道,一中之所以成績在全市突出拔尖,不僅僅在於師資力量強大,校風嚴謹,更在於……這所學校有著優良的……題海傳統和瘋狂的考試傳統。」

在二中的時候,老師時不時的考試突襲就已經讓郝帥頭大如斗,生不如死了,但來到了一中,他很快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真正的「考考考,老師的法寶」,如果說二中的老師將「考試」這個法寶玩到了高中畢業的水準,那一中的老師則將「考試」這個法寶玩到了國家院士級別的水準。

二中平時的時候,平均每門一個月一考,期末或者期中的時候,每門一星期一考,就已經讓學生們叫苦連天了;而在一中,平均每門是一星期一考,基本上每個星期開始都會有考試來檢查學生們的學業,而到了期中,考試數量會突然飆升,達到驚人的每門每三天就考一次試,到了期末,或者到了高三高考前期,那真是最後的瘋狂,平均每門每天都考一次,考得學生們外焦里嫩。

郝帥聽王婧解釋完后,他頓時覺得未來的日子一片灰暗,自己將來只怕要生活在暗無天日的世界之中,一抬頭,漫天都是考卷!

郝帥正暗自叫苦,心中暗道:娘啊,這可怎麼得了,這不是要我親命嗎?這麼多考試,這麼多題目,它們認得我,我可不認得他們啊!這世上要是有個專門修行的學校就好了!就像哈利波什麼特一樣,那多好?

當然了,郝帥也知道,這顯然是不現實的,否則國家第一天就拆了這種學校,當然了,這也阻止不了郝帥心面的yy:你丫有種就考修行知識,小爺我不拿全班第一,我光屁股跳江南style!

當然了,這也是不可能的。

當考晶手中的時候,他便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理想的豐滿與現實的骨感」是個啥滋味了。

這一刻,郝帥真是覺得修行是一件天底下最美好的事情,他恨不得立刻就衝到無人的地方去打坐練氣,離這些該死的試卷越遠越好。

而且,自己還有番天印等著自己去使用實驗呢,放著這麼一個大殺器在自己手中不能用,那真是放著天下美味在老饕的眼前,光看不能吃啊!

太特么的痛苦了!

可是……雖然自己已經瞄準了刷功德的目標,但郝帥很快就發現了要實施一件事情,往往會遇到現實中各種各樣殘酷的挫折。

他錢不夠去吳江市!

找郝潔雄要錢是絕對不靠譜的,找保鏢再訛一筆,這也是不靠譜的,畢竟人家是來保護自己的,老是訛他們,這算是什麼事兒,太缺心眼了吧?這事可一不可二,而且,他們回頭去找郝老頭去要,轉手又給自己,那豈不是變成了變相找郝潔雄要錢花?

那可不行,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小爺我是個有志氣的人,不能幹這麼沒志氣的事情!

可這錢從哪兒來呢?

文物市場郝帥是不敢再去了,再去只怕要被那些新疆人痛扁一頓,雖說從古麗夏娜那裡繞著彎訛了一筆,但這錢用起來燙手,郝帥總覺得心面擱著慌,而且……一千塊頂啥用啊?

他和姚夢枕去吳江市,兩人又沒證件,不能坐火車,不能坐長途,只能打車去!

打車去吳江市的話……到那裡,這錢就沒了!別說吃穿住用了!

如果想故技重施再坐免費警車的話……那可是玩笑開大了,郝潔雄早就把東吳市所有關節都打通了,他再來這一出,保證這警車直接就把他送回東吳市的家裡面去了。

當然了,這些都是次要的,錢么?克服一下,這個客觀問題總是能解決的。

最大的問題是……現在郝帥的功德值已經山窮水盡了!

連一點的功德值都沒了!

全部在番天印裡面被耗光了!

沒功德值跑到人家的地盤上去刺殺他們?這也太囂張了吧?人家是有槍的!好歹弄幾張能扛子彈的符咒啊,萬一不小心那顆子彈飛到自己身上,那不是玩兒大發了?

郝帥心面這個苦悶憋屈啊,真是難以啟齒,就在他正苦悶憋屈,老師準備宣布考試開始的時候,門口忽然間多了一個人,輕聲的喊了一句:「報告。」

郝帥往門口一看,頓時一愣,隨即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睛,這才敢確認下來:擦,這不是上次在校門口用詠春拳跟小爺我過過招的人嗎?叫,叫什麼來著?謝東?對,謝東!

他,他跟小爺我是一個班的?

不是這麼巧吧?

冤家路窄啊!

怎麼開學第一天沒見到他?

郝帥心中正震驚的時候,卻見講台上的老師對他點了點頭,不冷不熱的關心了一句,道:「你來了?家裡面還好?」

經過上次的打擊,謝東似乎整個人都便得蔫兒了,他低著頭,微微的點了點腦袋,老師也沒有心思去搭理他,用下巴指了指教室後面角落中的位置,道:「回座位吧,遲了幾天課,這幾天要努力補回來。」

謝東也不做聲,悶聲不響的便往自己座位走,也像是根本沒有看見郝帥的樣子。

他旁若無人,郝帥看著他卻是兩眼放光。

我靠,真是想什麼來什麼,缺功德值,就來了一個小boss給我刷功德!

老天待我不薄啊!

謝東啊謝東,快,快來挑釁小爺,這樣小爺就能刷功德了!

由於乾坤如意鏡的規定,郝帥不能無緣無故的去找謝東的麻煩,因為他和那些毒梟和縱火犯是不一樣的,充其量就是個不良少年,在沒有惡跡的情況下去找人麻煩,根本不會加功德。

因此,郝帥的表情變得賤兮兮的,那模樣簡直就像是一張天生嘲諷臉,渾身的嘲諷光環輻射範圍達到方圓九十里。

來打我吧,求你啦,快來打我吧!我保證不還手!

郝帥心中無聲的吶喊著,他腦海中回放的全是《東成西就》裡面張學友同學求梁朝偉痛扁自己,卻每每到頭來反扁梁朝偉時的情形。

但殘酷的事實再一次教育了郝帥:理想是楊貴妃,現實是骷髏媽。

謝東目不斜視,低眉順眼的就從郝帥身邊走過去了,只把郝帥鬱悶得淚流滿面:尼瑪,以前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比我強n倍的人找著老子來打,現在老子求人來打,居然被人紅果果的無視啊!

這尼瑪是個什麼世道啊?

=======================================

明天有更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