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32章轉了性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章轉了性子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由於謝東的返學,郝帥考試中原本能做出來的題目,也被攪合得無心做題,一門心思就想著怎麼刷功德,怎麼讓謝東這個傢伙「配合著」自己刷功德。

等到下課鈴聲響起,老師催促快要交考卷,王婧起身幫老師收試卷的時候,郝帥這才發現,自己試卷上一片空白。

這一下郝帥可有些傻眼了,他剛要拿起筆不管三七二十一提起筆在試卷上一陣亂選填,可等要落筆的時候,王婧已經走到了他跟前,一臉無語的看著他,眼神要多鄙視就有多鄙視。

王婧道:「拜託,不會做,好歹選擇題也填一下吧?你起碼a、b、c、d隨便看哪個順眼填一下吧?」

這時候副班長解元走了過來,他瞥了一眼郝帥的試卷,見上面光溜溜的,頓時嗤笑了一聲,道:「我們的學習委員真是好樣的,第一次考試就發揮了模範帶頭作用埃」

郝帥原本想按照王婧所說這樣做來著,可解元一嘲諷,他就不樂意了,索性大大方方的交了白卷,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笑嘻嘻道:「那是,我怕我考了高分,你們到時候面子上不過去嘛,要不然有同學要說我言而無信。」

王婧氣得笑了出來,道:「喂,你還真是臉皮厚啊,你還以為我們每個人成績比學習委員成績好,這很光彩是不是?」

郝帥臉皮厚如城牆,他笑嘻嘻道:「你們也別感激我啦,以後評語上寫幾句:高風亮節,一心為公什麼的,我就死而無憾了。」

饒是王婧生氣,此時也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解元在一旁冷笑連連,正所謂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碰到這麼一個不要臉的貨,他能說啥?

論考試成績,他完爆郝帥一條街,可論臉皮和口才,郝帥完爆他十萬光年。

郝帥大咧咧的將試卷交給王婧,這時候王婧旁邊的閨蜜歐陽晴雨湊了過來,好奇的一看郝帥試卷,登時撲哧笑道:「郝帥,你還真敢交啊?」

郝帥還沒來得及說話,一旁的解元冷笑道:「這有什麼不敢交的?老師也沒規定不能交白卷嘛1

郝帥一本正經的對歐陽晴雨說道:「你說得對,我們做學生的,還是不能交白卷,到時候老師臉上不好看。」

歐陽晴雨有些臉紅,王婧卻是大大的翻了個白眼,心道:你還惦記著老師?

解元冷笑道:「現在還想著寫試卷?來不及啦,該交試卷了1

郝帥看也不看他,盯著歐陽晴雨看了一眼,然後他提起筆,在試卷上筆走龍蛇,龍飛鳳舞的寫了兩個字:郝帥!然後他笑嘻嘻的將試卷交給王婧,說道:「吶,至少要把名字寫上嘛1

王婧和歐陽晴雨互相對視了一眼,歐陽晴雨哈哈大笑了起來,王婧苦笑連連,一旁的解元臉色有些難看,覺得郝帥這個傢伙似乎要跟他故意做對似的,怒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郝帥卻是從始至終都沒有留意過他,他眼角的餘光一直盯著謝東,見他交了試卷后,便朝著教室外面走去,他心中惦記著刷功德的事情,也沒來得及跟王婧和歐陽晴雨打招呼,自己便快步走了出去。

歐陽晴雨笑嘻嘻的看著他出去,忍不住對王婧擠眉弄眼道:「哎,他這個人蠻好玩的嘛1

王婧似笑非笑道:「怎麼?看上眼了?去追啊,追到了,你可就賺大發了,這可是超級富二代埃」

歐陽晴雨果然兩眼放光,有些花痴的說道:「是啊,長得又這麼帥,家裡面又這麼有錢,要是追到了,這輩子都不愁吃喝了。」

王婧冷笑連連,道:「是啊,就算你能追到手,你能守得住嗎?」

歐陽晴雨臉色一垮,嗔道:「討厭,讓我想想還不行啊?」

王婧冷哼了一聲,繼續走到其他還在奮筆疾書的同學跟前收試卷,一旁的歐陽晴雨寸步不離,攬著她的胳膊,嘻嘻笑道:「哎,是不是吃醋了?安啦安啦,我不會跟你搶男人的啦,我承認我搶不過你的啦1

王婧打了個哈哈,道:「我?吃醋?你覺得我這個樣子像吃醋的樣子嗎?」

歐陽晴雨很是認真的看了王婧一眼,道:「像1

王婧拿著手中的試卷一拍歐陽晴雨的腦袋,嗔道:「我看你的樣子像是吃屎啊!嘴巴裡面都說些什麼,真是的1

她們兩人打鬧交談著,郝帥卻是出了教室,目光一直遠遠的盯著謝東,心中不停的念叨著:打,打,打!快動手打人!求你了,快點動手打人吧!你不是很能打嗎?行行好,快動手打人,成全成全小爺我吧!

他在這頭胡思亂想,一旁冷不丁走過來一個倩影,輕聲一呼,道:「郝帥。」

郝帥回頭看了一眼,卻見葉霜霜面帶淺淺的微笑,站在自己跟前,如蘭如芷,說不出的清秀怡人,惹得旁邊不少男生看過來,滿眼都是仰慕,滿臉都是艷羨。

可惜郝帥此時心面揣著其他的事情,他只是有些敷衍的點了點頭,便繼續向謝東看去,唯恐錯過了他的「做惡」事。

葉霜霜順著他的目光一看,頓時嚇了一跳,道:「這,這人不是跟你在以前我們班教室打過架的男生嗎?他,他怎麼在這裡?」

葉霜霜有些緊張,道:「他不會又是來找你打架的吧。」

郝帥打了個哈哈,道:「那我可求之不得。」

葉霜霜哪裡知道郝帥心中所想,她還以為郝帥就是純粹喜歡好勇鬥狠,她很是認真的勸道:「郝帥,我們剛到學校沒多久,有些事情能低調就低調一點,你說呢?」

葉霜霜極為聰明,她知道郝帥是一個外表看起來十分和氣好相處的人,但是他內心極有主見,若是硬勸,說不定會惹得他心生反感,因此她故意將自己和郝帥一塊兒說了進去,既勸得委婉,又包含了一個潛台詞:你要是被開除了,那我怎麼辦?

只可惜郝帥現在壓根就沒留意這個潛台詞,但他的回答卻歪打正著,他笑道:「放心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這個傢伙不惹事兒,我不會找他麻煩的啦。」

葉霜霜也知道,要郝帥這個傢伙完全不生事,那是不可能的,能這麼說,已經是很聽她的話了,哪個女生不喜歡自己愛慕的男生能夠因為在乎自己而聽她的話呢?

葉霜霜心中一喜,笑容越發的甜了幾分,只把一旁的男生們看得心中滴血:好容易新來了一個這麼清秀漂亮的女生,卻這麼快被這個混蛋給勾搭上了,天理何在啊!

很快上課鈴聲響起,謝東也從教室外面往回走,回來的時候,他終於看見了郝帥,兩人目光一對,郝帥的眼神中充滿了期待,嘲諷光環全開,那表情要多賤有多賤。

謝東眼神裡面先是閃過了一絲憤怒,他雙拳瞬間握緊。

一旁的葉霜霜本來要離開回教室,眼見他們兩人在教室門口對峙,頓時緊張了起來,擔憂的看著他們,生怕下一秒鐘兩人就打起來。

但謝東很快雙拳鬆開來,目光變得一片黯然,他低著頭,沉默不語的走了進去。

郝帥很是驚訝的看著他,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會吧,這傢伙居然慫了?不會,這一定是幻覺!要麼就是他迷惑人的!

葉霜霜見謝東回了教室,她便鬆了一口氣,轉身往自己教室走去,心中卻惦記著剛才對峙的兩人,總覺得有些不安,心道:郝帥脾氣大,容易衝動,我可得看著他一點,別讓他又跟人打起來了,鄒阿姨會生氣的。

幾個人各懷心思回到了自己的教室,郝帥則打定了主意認為狗改不了吃屎,這個傢伙當初能毫無理由的就來找自己麻煩,想必是個刺兒頭,這種人你要想讓他安份,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肯定會有炸毛的一天,自己只要盯著就行了!

揣著這樣的心思,郝帥一時間簡直成了謝東的影子,連他上廁所都在後面跟著,只是盡量不讓他發現就是了。

等到了下午放學,姚夢枕來找郝帥,見他這古怪模樣,打聽之下,登時也興奮了起來,連聲稱讚,這是一個刷功德的好主意。

乾坤如意鏡的規矩是: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

但如果是除惡揚善,雖然是有心,但該獎的功德還是會獎賞的,因為懲惡揚善是有風險的,有風險的事情還毫不考慮就衝上去做,那是聖人心思,正常人的心思必定是有猶豫的,上蒼為了鼓勵人們為善,因此才定下這樣的規矩。

換句話說,只要謝東為惡,郝帥上前暴打一頓謝東,必定有功德值進賬,於是事情變成了郝帥一個人心面嘀咕念叨著謝東趕緊干點什麼壞事,變成了他跟姚夢枕一塊兒嘀咕。

但偏偏不如意的是,謝東像是換了個人兒似的,無比的低調,他這天來上學,幾乎一個人都沒有交談過,下了課便拎著書包自己往回走,弄得跟在後面的郝帥和姚夢枕好生鬱悶。

姚夢枕看著他出了校門,嗔道:「這傢伙變了性了?要做好人了?」

郝帥滿心不甘的說道:「走,跟著他,看看他放學以後都幹些什麼,我就不信他這樣一個以前混黑社會的人能這樣快轉好。」

姚夢枕點了點頭,兩人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便跟了上去。

一路跟來,兩人見謝東進了一條衚衕,郝帥認得路,這是東吳市一條頗為老舊的衚衕,裡面是死路,他如果不是到了家,就一定是別有目的。

郝帥正想著,忽然間聽見裡面一陣喧囂聲傳來,緊接著當一聲響,怒吼聲,哭喊聲,人群熙熙攘攘的聲音如同波浪一樣傳了過來。

郝帥和姚夢枕互相對視一眼,兩人同時大喜:好哇,這個傢伙終於忍不住動手了,刷功德的機會來了!

兩人毫不猶豫便衝進了衚衕,可剛衝進去一看,郝帥和姚夢枕便目瞪口呆的呆在了原地。

=================================

明天有更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