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35章下馬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章下馬威?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古麗夏娜的這把小刀對她來說極為珍貴,自己一時衝動下作為貨物交換了出去,事後想去找人也沒找到,真是急得她一晚上都沒睡著覺,等到第二天好容易找著人了,一問之下才知道被人給偷走了,這真是氣得古麗夏娜險些當場發飆。

古麗夏娜找到郝帥,原本只是詐一詐他,誰料居然一詐之下,郝帥承認了!但很快郝帥說的話,卻是讓古麗夏娜險些氣得一佛升天,二佛出竅!

之前在食堂抓胸也就算了,作為真主的僕人,我,我忍了,在東吳市的文廟市場,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訛詐自己一頓,害得自己大大的丟臉,念及多年來爺爺的教誨,我,我也忍了!

可是今天在校門口,當著這麼多同學的面,居然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來,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個混蛋居然敢調戲自己,真是老壽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

古麗夏娜一怒之下,哪裡還想得到什麼真主不真主,爺爺不爺爺的,抬腿就是一腳朝著郝帥踢去。

郝帥雖然沒想到古麗夏娜居然在校門口動腳踢人,但他反應極快,身子往後一縮,手下意識的一個海底撈月,一下便將古麗夏娜的腳撈在了手心之中。

古麗夏娜只覺得自己的腳被郝帥撈在了手心之中,身子猛的向前一傾,嘩啦一下便結結實實的在地上拉出一個大劈叉,她本人更是因為失去平衡,一聲尖叫,身子歪倒在地上,連白色底褲都露了出來。

旁邊四周的學生們看得眼睛都直了,簡直不敢相信在校門口居然能發生這樣一幕。

古麗夏娜和王婧可是東吳市一中有名的校花,這種校花指的不是普通意義上的校花,而指的是……那種只能遠觀,不能褻玩的玫瑰花。

後者是王婧實在是太強勢,一般的男生根本搞不定她,而後者是民族關係實在是讓人有點望而生畏,還有一點就是她混血美女的優勢實在太大,異域風情令人全校男生神魂顛倒。

新疆女生像混血兒,但也有混得不怎麼好的,相貌不是太剛,就是皮膚太糙,但古麗夏娜完全沒有這些缺點,她的皮膚不僅白皙,而且細膩,同時她的相貌立體深邃還十分符合東方人的審美觀,柔美而動人。

偏偏這樣相貌的女生是一個火爆脾氣,那就讓全校的學生們除了新疆本族的人能與她說上話,其他人基本上只能是隔著老遠偷偷看上一眼,這就已經算是膽子大的了,更不用說……像郝帥這樣,讓她在校門口練劈叉了!

這一下,校門口的學生們一陣嘩然,他們像是感覺到了危險的動物一樣,如同退潮一樣朝兩邊退去,離得郝帥越遠越好,彷彿那是一個瘟疫源頭。

郝帥也察覺到有些不對勁,他訕訕的鬆開了手,陪笑道:「失手失手。」

姚夢枕在一旁很是幸災樂禍,惟恐天下不亂的捧腹大笑起來,那笑聲真是笑得古麗夏娜真是氣得恨不得當場就暈過去才好。

古麗夏娜臉漲得幾乎要滴出血來似的,她眼淚水不停的在眼眶裡面打轉,這時候連討要小刀的想法都沒了,只是目光恨恨如刀的剜了郝帥一眼后,一抹眼淚,扭頭就朝著學校裡面跑了進去。

郝帥看著她離去,有些惴惴不安的對姚夢枕道:「我剛才是不是過分了一點?」

姚夢枕很是認真的點頭道:「不1

郝帥一愣:「啊?這還不過分啊?」

姚夢枕道:「不是過分了一點,是太過分了1

郝帥訕笑道:「那我是不是把這把刀還給她算了?」

姚夢枕嗤笑道:「當初也不知道是誰說的要把這把刀掛在書包上,讓她看見一次就生氣一次來著?」

郝帥忽然一拍巴掌,道:「哎呀,我想到了1

姚夢枕嗔道:「你一驚一乍的幹嘛呢?」

郝帥驚喜道:「我可以把這把小刀賣給古麗夏娜,這樣我們不就有錢去吳江市刷……咳咳,就有錢去吳江市玩兒了么?」

姚夢枕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了,她道:「你,你真做得出啊?太狠了吧?虧你說得出來啊1

姚夢枕雖恨之前古麗夏娜橫插一腳險些壞了他們搶奪番天印的好事,但……郝帥這也太誇張了,實在是沒下限,沒節操到了極點,讓人家冤枉花了1000塊不說,還貼上了一把小刀,現在又拿這把本來該屬於她的小刀,再賣給她自己!

真是老太太喝稀粥,無恥下流,老太太到北極喝稀粥,無恥下流到極點!

郝帥撇了撇嘴,說道:「我就這麼說說嘛,不過如果不這樣,上哪兒弄錢去?」

姚夢枕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道:「你做得出的話,我沒意見。」

郝帥想了想,終究還是將這個想法按捺了下去,自己若是真這樣做了,只怕古麗夏娜殺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兩人說著話,很快回到了教室之中。

上課鈴聲一響,老師們便捧著卷子走了進來,郝帥一瞧見試卷,登時覺得頭皮都麻了,比見金身高手還覺得恐怖。

「不會昨天考完,今天又考吧?」郝帥心中哀鳴,只覺得來到一中實在是人生中最錯誤的選擇。

但萬幸的是,老師很快便說了這些試卷是昨天的考試試卷,等到老師念名字,將學生們的分數一個個報下去的時候,學生們都豎起了耳朵,緊張了起來。

畢竟再神經大條的學生,也不能完全做到無視考試成績,成績好又好面子的關心自己考了多少分,排多少名,成績差的則關心自己排倒數多少名,在家長那裡該怎麼交代。

當然了,郝帥這樣的學生是個例外,這是一個「超凡脫俗」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壓根就不知道什麼叫做緊張和擔心,反正只要不是考試,怎麼都行!

而且……自己那試卷多少分,還用老師說么?

老師從高分念到低分,第一名自然是王婧,班上的學生們用一副理所當然的目光看著她上台領下了自己的試卷,又是羨慕又是佩服,班長就是班長,不考第一才是奇怪。

老師一路念下來,一直沒有郝帥的名字,一些有心的同學便留意到了這一點,他們也很好奇,這個剛剛轉學過來的學生、他們的學習委員,究竟學習成績怎麼樣?

講台下有些學生嘰嘰喳喳,議論紛紛,有說學習成績不錯的,有說學習成績很爛的,也有人說是考零分的,但這個結果沒人相信。

本來么,隨便亂填幾個選擇題都能拿幾分吧!

考零分,這難度和魄力也太大了吧?

但是……他們就有了答案,隨著老師念的人越來越多,分數越來越低,很快分數便奔著六十分以下去了,上台的學生們一個個低眉順眼,含羞帶臊的,或苦大仇深狀,或低頭認罪狀,那模樣真不像是上去領試卷,倒像是動亂時期上去挨批鬥的。

老師念到最後一份試卷之前時,考試的最低分成績已經定格在二十七分這個慘絕人寰滅絕人性的分數上,班上的學生們已經出離的驚詫了,還沒到郝帥的試卷?

這貨到底考多低啊!

事實證明,郝帥這貨的魄力不是他們能想象的。

老師在講台上皮笑肉不笑的念出了郝帥考試成績時,班上登時翻了天,一陣嘩然。

「我靠,真是零分?」

「擦,牛了個逼啊1

「真敢考啊,第一次考試就考零分?」

「完了,咱們班以後平均分高不了了1

「帥哥,牛逼,你是我偶像1

學生們在講台下幸災樂禍的鼓噪著,這位老師則鐵青著臉一拍講台,瞪了他們一眼,鎮住了這些學生后,他才似笑非笑的看著郝帥,道:「郝帥同學,作為班級的學習委員,上來發表一下感言吧?給大家介紹一下你是怎麼考出這個分數的。」

班上的學生們聽老師說得譏諷嘲弄,有些人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

郝帥也絲毫不覺得丟臉,居然一臉靦腆的上了講台,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只要膽大心寬,誰都能考出我這個成績的啦,沒什麼好驕傲的。」

班上的學生們哄堂大笑,王婧更是撲哧一聲,笑得直搖腦袋,歐陽晴雨更是笑得直拍桌子,講台旁邊的老師真是臉黑如鍋底,他怒道:「郝帥,認真一點!你為什麼考零分!說1

郝帥乾咳了一聲,著臉,一本正經的說道:「老師,我既然之前說過,要讓全班同學以後都有可以炫耀的話題,我自然必不可免的要犧牲一下自己,說話要算話嘛1

郝帥競選學習委員的演講早就在老師當中傳了個遍,有的老師義憤填膺,有的老師啞然失笑,但毫無疑問,這位老師便是那義憤填膺的一種。

在他看來,今天他好容易逮著了可以給郝帥一個下馬威的機會,可對方居然油鹽不進,水火不侵,臉皮厚到把自己氣死,對方也照樣嬉皮笑臉的程度!

班上的學生們聽了更是鼓噪,他們平日里在學校被壓抑得久了,頭一回碰到有這樣敢做仗馬之鳴的活寶,一個個調皮搗蛋的因子都被激發了出來,有的人甚至高聲大喊:「帥哥,我支持你一直當學習委員1

這下可真是適得其反,老師的臉青一陣紅一陣,他怒喝一聲,鎮住了全班學生后,卻是不敢再讓郝帥在台上講什麼了,誰知道他狗嘴裡面一會又吐出什麼來?

老師原本興沖衝來,誰想到被郝帥弄得心中鬱悶憋氣,一堂課很快消磨下去,下課鈴聲剛想他便夾著課本,逃難一樣逃離開來。

四周的學生們剛嘻嘻哈哈的圍在郝帥周圍,誰料教室門口忽然傳來砰的一聲巨響,緊接著卻是一群新疆學生黑壓壓的沖了進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