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36章場面話不能亂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章場面話不能亂說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一班的學生們瞧見新疆學生氣沖沖的闖了進來,無不嚇了一大跳,女生們一個個尖叫起來,男生們嚇得心驚膽戰,沒一個敢出頭。

郝帥卻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動不動,苦笑的看著這幫群情激奮的新疆學生們,他心道:這個古麗夏娜的護花使者太多了吧?是她先抬腿踢我的礙…

穆拉帝立的確是因為這件事情來找郝帥的,古麗夏娜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是他一直追求的對象,雖然古麗夏娜一直對他不假於色,但他卻是將古麗夏娜看成了自己的禁臠,哪怕是自己同族的同胞多看她一眼,他都會生氣,更不用說像郝帥這樣,三番兩次的「占古麗夏娜便宜」了。

穆拉帝立怒氣沖沖的衝進教室,他鷹視狼顧的左右看了一眼,然後徑直朝著郝帥走來,頭也不回的朝著身後怒喝了一句新疆話:「把門關上1

很快新疆學生們將門關上,他們一下將門口堵得嚴嚴實實,一班的學生們想跑都跑不出去,女生們尖叫聲此起彼伏,男生們有幾個見過這樣的陣仗,嚇得兩股顫慄,差點尿出來。

郝帥自然是鎮定自若,開什麼玩笑,他可是在佤邦連火神炮都用過的人,經過戰爭一樣的場景,他會怵這種學生打群架?

只不過郝帥暗自叫苦的是,自己看來今天必不可少要動手了,雖說這事情起因是因為自己而起,但自己一開始該道歉的也道歉了,對方不原諒,那自己也沒辦法,而且古麗夏娜那小刀的事情,是她先攪合的,上來如果好好討要,郝帥指不定就還給她了,態度不好還見面就踢人,這種討要方法,除了天生賤骨頭和懦弱軟骨仔之外,基本上是沒有人會把小刀還給她的。

因此讓郝帥老老實實的站住挨打,那顯然也是不現實的。

他冷冷的看著這些學生們氣勢洶洶而來,自己屁股都沒有挪動一寸半分,而在他周圍,已經空出了一大片地方,四周的學生們如同潮水一樣散開,怕得屁滾尿流。

但除了郝帥之外,還有一個面不改色的學生,這人便是王婧。

王婧拍案而起,像一頭守護著自己領地的母獅一樣,怒氣勃發的喝道:「穆拉帝立,你幹什麼?」

穆拉帝立看了她一眼,他也知道這個女孩兒很不好惹,也不想跟她起直接衝突,便操持著生硬的普通話說道:「不關你的事,你讓開1

王婧攔在他跟前,寸步不讓的說道:「這是我的班,怎麼不關我的事!你出去1說著,她一指門口。

穆拉帝立怒道:「你們漢人欺負人,怎麼,還不准我們討個公道嗎?」

王婧不由自主的回頭看了一眼郝帥,郝帥卻是嗤笑一聲,道:「如果你把『見面就氣勢洶洶的找人要東西,一言不合就抬腿踢人』這種行為叫做欺負人的話,的確,是很欺負人,但不是我欺負人,是別人欺負我。」

穆拉帝立的漢語水平相當一般,他被郝帥這番話繞得有點暈,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瞪著牛眼,怒道:「是你先騙走她的小刀的1

郝帥冷笑道:「你怎麼不去問問她之前做了什麼?」

穆拉帝立聞言一窒,他的確是沒有打聽清楚就怒氣沖沖而來,但事實上……新疆的哥們兒們處理這種事情,又有幾件是問是非曲直的?

不管你有理沒理,反正你們欺負了我們新疆同胞,那就是你們錯!

這個思維蠻橫霸道,但……客觀存在,曾經在東南城市發生過一起民族衝突事件,當中回人和漢人起了衝突,結果全國各地的回人都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幾乎全部都是自己掏錢買票,有坐車的,有坐飛機的,來了以後助拳打贏了漢人,然後又自己掏錢坐車坐飛機回去。

從這以後,大城市的漢人們都知道了回民難惹,惹了一個跟捅馬蜂窩一樣,抱團的情況實在是可怕。

回族如此,維族同樣也是如此,抱團程度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也正因為這樣,這些新疆學生們在學校裡面橫著走,只要不過分,老師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慢慢的他們也覺得漢人軟弱可欺,眼裡面壓根就沒有把他們瞧在眼裡過。

因此穆拉帝立一怒之下,就衝到了一班的教室,可兩言三語被郝帥一擠兌,登時就有點回答不上來

穆拉帝立惱羞成怒,伸手就朝著郝帥抓去,郝帥眉頭一皺,冷笑著正要反制對方,誰料王婧忽然一手抓住了穆拉帝立的胳膊,厲聲道:「穆拉帝立,我警告你,這裡是學校!你們……」

她話沒說完,忽然間教室門的一聲被人猛的一撞,眾人只覺得地板一震,似乎被一頭野獸撞了一下似的,大門帶門框一塊兒飛了出去,緊接著從門口就衝進來兩個人高馬大,小山一樣的人進來。

這兩個人黑西裝黑西褲黑皮鞋黑墨鏡,一水兒的黑裝,手都不約而同的按在腰間位置,有離得近的學生眼尖,瞧見那裡按著的卻是一把手槍!

這兩人自然便是郝帥的保鏢,他們在學校外面瞧見一群學生直衝進郝帥教室,便立刻沖了進去,生怕出什麼事情,之前的事情剛剛塵埃落定,沒幾天郝帥又出事,那他們就真不要繼續混下去了。

因此他們來到教室門口,一見大門關上,也敲門,二話不說便衝撞了進去,一進去就下意識想要拔槍,可槍還沒拔出來,便見一教室的學生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

連穆拉帝立和教室裡面的新疆學生都傻眼了,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兩個黑衣人,又看了看他們跟前倒在地上的門框,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兩名保鏢第一時間衝到了郝帥跟前,個高的保鏢緊張的操著濃重廣東口音的普通話說道:「你沒事吧?」

郝帥無奈的看了他們一眼,道:「本來沒事,你們一來,現在就有事了。」

這一句話說得他們真叫一個鬱悶吶!

他們給各種政要人物、富豪大亨做過保鏢,就壓根沒碰到過這樣過這樣跟他們說話的人!

魂淡啊,別拿保鏢不當人啊!你這個撲街仔啊!

當然這些話只是這兩名保鏢在心面發泄的牢騷,自然是不能說出口的!

高個保鏢滿臉委屈的看了郝帥一眼,老老實實的跟自己的同伴打了個眼色,兩人很快放下按在腰間手槍上的手,退了出去。

雖然他們只有兩個人,但一退出去,這裡所有人都覺得四周彷彿一空,一塊壓在自己頭頂上的烏雲已經離開了,穆拉帝立都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看著郝帥的目光都變得古怪了起來。

剛才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出,這兩個人是沖著郝帥來的,而白痴也猜得到,他們八成就是傳說中的……保鏢。

「這個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上個學居然還有保鏢?居然還是兩名保鏢?」穆拉帝立臉色陰晴不定,走吧,氣洶洶而來,灰溜溜而走,實在是丟不起這個人,不走吧……明顯這不是一個好惹的茬。

穆拉帝立正進退失據,忽然間外面衝進來一個人,正是聞訊而來的古麗夏娜。

古麗夏娜剛衝進教室,便朝著穆拉帝立里啪啦的說著新疆話,旁邊人也聽不懂古麗夏娜說什麼,只見穆拉帝立被她說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然後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郝帥,咬牙切齒道:「有本事今天放學后一個人到教學樓後面來1說完扭頭就走。

旁人都看出了穆拉帝立有點色厲內荏,郝帥也沒將這話往心面去,很快新疆學生們呼啦啦的跟了出去,來的快,去的也快,剩下大門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古麗夏娜像是看著生死仇人一樣,惡狠狠的瞪了郝帥一眼,扭頭就走,一旁的王婧很是無奈的看著郝帥,說道:「你啥時候能消停一點啊?」

郝帥也一臉無奈的看著她,長嘆一聲,道:「樹欲靜而風不止啊1一臉唏噓滄桑的模樣,就差點伸手在胸前做著捋鬍鬚的手勢了。

王婧翻了個白眼,哼了一聲,作為一個官二代,她實在是有點受不了郝帥這富二代的做派了,天天這樣惹麻煩,那還要不要上學了?

新疆學生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等學生們報告老師,一場突如其來的衝突便很快化解,因此老師們還壓根不知道發生的事情,等到上課鈴聲響起,李曉欣抱著備課本走到教室門口的時候,那眼珠子瞪得幾乎要從眼眶中奪眶而出。

這是什麼情況?

王婧用一種暗帶嘲諷的語氣向李曉欣說了剛才發生的事情,李曉欣心中暗自嘆了一口氣,道:這可怎麼得了?這麼一個混世魔王,誰能教得好他?聽說他第一次考試就考了零分,天吶,以後班級平均分別想拿第一了!

不想當將軍的班主任不是好廚子,李曉欣自然也是有理想的,可她看著郝帥,左看右看,怎麼看都覺得這貨是那種粉碎她夢想的人。

可偏偏自己對付這貨又沒有什麼辦法,這真是讓人好生鬱悶!

李曉欣暗自叫苦,處理了教室門的事情后,硬著頭皮上完課,也不對郝帥的所作所為多說什麼,便轉身離去。

很快一天便過去,等到了下午放學的時候,王婧臨走前像是想起了什麼,對郝帥認真的叮囑道:「郝帥,你別去教學樓後面啊,沒必要招惹這些人,他們不壞,只是很麻煩,有誤會改天說個清楚就行了。」

郝帥壓根就沒往心面去,他現在一門心思想的就是怎樣能在哪兒刷點功德出來?這沒功德的日子實在是太難受了,就像出門口袋裡面不揣錢一樣,太沒安全感。

郝帥擺了擺手,很是敷衍的打發了王婧,王婧也看出他根本沒往心面去,心中暗自不樂,但也無法多管,哼了一聲便轉身離開。

王婧剛走出教室門口,姚夢粘宄宓拇沉私來,一把抓著郝帥,興奮的說道:「走走走,快跟我走1

郝帥道:「幹嘛啊?去哪兒?」

姚夢枕左右看看,壓低了聲音,用極小的聲音道:「我剛才來的時候看見佟歡跟幾個人到教學樓後面去了,好像是要教訓人的樣子,你快去,說不定能刷到功德1

郝帥大喜,拎著書包便連忙沖了出去,這一會兒將穆拉帝立說的話忘得乾乾淨淨。

他與姚夢枕很快來到了穆拉帝立,果然遠遠的便看見佟歡幾個人打得一個男生在地上滿地打滾,一邊喊還一邊罵罵咧咧。

郝帥冷笑一聲,一挽袖子,正要上前,忽然間眼角餘光一掃,發現旁邊站著一群人,為首的人,一臉意外而驚怒交加的看著他,正是穆拉帝立。

穆拉帝立現在可真是尷尬極了,他之前的確是放狠話,但……那是場面話啊,他雖然算是很能打的人了,但……他不是傻子啊,誰會去招惹身邊隨時配兩個保鏢的人啊?

穆拉帝立心中破口大罵:魂淡啊,你還真來啊!我是上去呢,還是上去呢,還是上去呢?

===========================================

這是25號更新,今晚開會開得太晚了,不好意思。

26號有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