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38章疑神疑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章疑神疑鬼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很早的時候聽到過一句話,這句話是這樣說的:當你渴求一件東西並瘋狂追求的時候,它會像是吊在你前面的胡蘿蔔,永遠離你那麼近,可永遠都拿不到。

郝帥現在就很有這種感覺,他心中不停的詛咒乾坤如意鏡的創造者,這個傢伙把幾乎所有能作弊的路都全部堵死了,讓他想刷功德的時候,無從下手。

有時候有一樣東西的時候,不懂得去珍惜,可當失去它的時候,才知道它的寶貴,郝帥想起自己築基的時候,隨手扔出去的那條火龍,真是後悔得腸子都青了,四十點功德啊!

當時看起來不多,但現在看起來,簡直就是天文數字啊!

當初咋就這麼敗家呢?

郝帥忍不住唏噓長嘆,卻也無可奈何,他看了看旁邊的姚夢枕,小丫頭也是耷拉著腦袋,如同霜打的茄子似的,無精打采。

郝帥勉強振作了一下精神,說道:「別想啦,我算是明白了,這玩意你越是想要,越是沒有,說不定啥時候不想要了,它就自己湊上門了呢?」

姚夢枕意興闌珊道:「那誰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兩人在校園裡面正走著,忽然間郝帥瞅見一個有點兒熟悉的身影從不遠處經過,他定睛一看,卻見正是古麗夏娜。

古麗夏娜沒有瞧見郝帥,此時背著書包正往學生宿舍的方向走,同時身邊還有幾個新疆班的女生,個頭一樣的高挑,皮膚白皙,眼窩深陷,但容貌卻沒有古麗夏娜這樣深得東方女子的神韻,略顯剛硬。

郝帥瞧見古麗夏娜,忽然開口喊了一聲,道:「古麗夏娜1

古麗夏娜聽見聲音一回頭,頓時柳眉倒豎,目光惡狠狠的瞪著郝帥,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旁邊她的幾個同學也好奇的向郝帥看過來,她們跟郝帥可沒有什麼直接衝突,而且瞧見郝帥眉清目秀,唇紅齒白,端的是一個俊俏的美男子,忍不住都私底下嘰嘰喳喳的交談了起來,笑嘻嘻的說成一團。

一個高挑的女孩兒笑嘻嘻的說道:「古麗夏娜,這就是你說的那個男生啊?」

旁邊一個有些豐滿的女孩兒笑道:「長得很漂亮啊,你看上他了?」

古麗夏娜回頭惡狠狠的瞪了她們一眼,似乎很是氣憤自己的朋友同伴居然臨陣倒戈,她轉過臉來對郝帥時,一副革命烈士橫眉冷對漢奸叛徒的表情,道:「幹什麼?」

郝帥走到她面前,取出她的小刀,道:「吶,還給你。」

古麗夏娜一愣,她看著郝帥手中這把鑲著寶石的精美小刀,有些轉不過彎來,這,這個傢伙,又想搞什麼鬼?他是不是又想害我?

古麗夏娜算是被郝帥給整怕了,她雖然做夢都想把這把小刀拿回來,因此早上找到郝帥去要去討,結果丟臉丟得她現在想想都臉皮發燙,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可就在她以為這把小刀要不回來的時候,這個傢伙居然又還給自己了。

這個場景……好熟悉啊!

不就是當初在文廟時候的情形嗎?那時候他跟自己抬杠,弄得自己現在後悔得腸子都青了,他用的就是這種欲擒故縱之計!

是了,漢人最狡猾了,他一定又是什麼詭計!

古麗夏娜眼睛死死的盯著郝帥,手卻不去接這把小刀,她道:「你想幹什麼?」

郝帥愣住了,奇道:「你不要?」

古麗夏娜伸出手,想去拿,但又怕中了郝帥的圈套,當著自己的朋友同學的面再次出醜,一時間她進退失據,惱羞成怒道:「是你想要幹什麼?為什麼三番兩次羞辱我!你現在又想幹什麼?」

郝帥哭笑不得,這娘們敢情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他很是誠懇的看著古麗夏娜,道:「沒什麼啦,我只是來還你的刀。」

古麗夏娜瞪著眼睛,心道:要還的話,今天早上為什麼不還?為什麼早上的時候要羞辱我?

她從小被人捧壞了,對男生說話從來都是頤指氣使,根本沒有想過自己今早顴時,她的態度有沒有什麼問題,卻只是覺得這個男生不給自己面子,實在可惡可恨得很。

古麗夏娜念及於此,越發的確認郝帥肯定是想要捉弄自己,自己如果接了,指不定又有什麼羞辱的事情會發生。

古麗夏娜下意柿肆講劍她惡狠狠的瞪了郝帥一眼,道:「你以為我還會上當嗎!我,我就當我從來沒有過這把刀好了1說完,她扭頭就走,似乎生怕自己多看一眼,就會忍不住要衝過去把這把刀奪過來似的。

郝帥見她嘴上說得狠,但眼睛卻是一直盯著這把刀,眼角裡面滿是不甘和不舍,他苦笑了一下,大聲道:「古麗夏娜1

古麗夏娜腳步一停,回頭怒視郝帥,卻見他忽然手一揚,將手中的小刀扔了過來。

古麗夏娜一愣,下意識的伸手一接,將小刀接在了手中,她立刻緊緊攢住,警惕的盯著郝帥,似乎生怕郝帥接下來要做什麼。

郝帥卻是一直站在原地,笑了笑,道:「還給你了啊!對了,你那一千塊錢,我先借用兩天,回頭再還給你。」說著,他對姚夢枕打了個眼色,兩人轉身離開。

古麗夏娜站在原地有些發獃,她雙手緊緊握著手中的小刀,像是不敢相信郝帥就這樣將這把小刀還給了自己,她抬頭看了看郝帥,咬了咬嘴唇,忍不住大聲道:「喂,你等下1

郝帥回過頭來,奇怪的看著她,卻見這位漂亮得冒泡的女孩兒像一頭警惕的小鹿一樣看著自己,她大聲道:「你又要搞什麼鬼?為什麼把刀還我?你想要幹什麼?」

郝帥啼笑皆非,低聲道:「靠,這娘們有病啊,疑神疑鬼的。」

一旁的姚夢枕翻了個白眼,道:「當初是誰說的,要讓她以後看見你就躲嗎?你已經快成功了1

郝帥佯怒的瞪了她一眼,道:「別鬧1他對古麗夏娜招了招手,道:「你不想要啊?還我1

古麗夏娜連忙將刀揣在懷裡面,可不敢像扔番天印一樣再扔出去了,她惡狠狠的瞪了郝帥一眼,扭頭就跑,弄得旁邊她的同學們一陣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們當中有人追了上去,拉著古麗夏娜道:「喂,你怎麼把你媽媽給你的禮物都給他了?還說不是看上他了?」

「是啊,這把刀平時我們摸一下都不肯,今天怎麼肯讓一個男生碰了?」

「古麗夏娜,在真主面前,你可要說實話1

古麗夏娜被她們騷擾得不勝其煩,她腦海中轉動的都是一個念頭:這個傢伙為什麼突發善心把刀還給我了?是不是還有什麼後續的陰謀詭計?對了,一定還有,他肯定不是什麼好人,一定還有事情要發生!可是,會是什麼事情呢?

古麗夏娜越想越不得其所以然,旁邊又是自己同學朋友的各種調侃,想要發作都發作不了,她心中越發的焦躁,暗自恨恨道:漢人就是狡猾,可惡,這個傢伙是漢人裡面最狡猾的傢伙!跟他多說一句話,連靈魂都會被騙了去。

郝帥哪裡知道古麗夏娜疑神疑鬼,他只是瞧見古麗夏娜,又想起今早她在校門口出醜的模樣,再念及她之前衝到教室來制止穆拉帝立,心中覺得這個女孩兒本質倒是不壞,沒必要跟她結下什麼解不開的梁子,之前雖說古麗夏娜氣勢洶洶的討要自己沒給,但那是因為他是吃軟不吃硬的脾氣,現在古麗夏娜放棄了討要小刀的想法,郝帥倒反而覺得過意不去了,因此主動交還,他自不會去管別人想什麼,反正自己做得無愧於心便行了。

郝帥還了小刀,與姚夢枕一路回家,到了樓下,卻見一輛女士單車停在樓下,郝帥瞧了一眼,扭頭上樓,剛到家門口,便忽然間聽見裡面傳來了一個聲音,分明是自己老媽,那聲音義憤填膺:「這個傢伙太不象話了!等他回來,我一定好好教訓他!還把不把自己當成學生了,混蛋1

很快又傳出來一個聲音,道:「也不能這樣說,郝帥只是正處在青春逆反期,調皮一些是可以理解的,只是畢竟他還是一個學生,而且是處在班級之中,他這樣的做法不僅影響到他的學業和將來,還會影響到其他學生。」

鄒靜秋忿忿的說道:「李老師,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訓他1

李曉欣道:「不不,以教育為主就好。」

鄒靜秋道:「李老師,你不知道,我家小帥這個人,你不好好教訓他,他根本不知道怕。」

郝帥在門口聽得兩眼發直,他心道:老媽啊老媽,你還真是不向著我啊,感情胳膊肘也能朝外拐啊?

郝帥扭頭對姚夢枕無奈道:「聽見了,我老媽不向著我。」

姚夢枕幸災樂禍道:「活該1

郝帥嘆了一口氣,道:「得,不能回家了,走吧,出去避避風頭1

姚夢枕見他扭頭下樓,忍不住追了上去,低聲道:「去哪兒?」

郝帥一臉唏噓,道:「我也不知道,有家難歸啊1

兩人下樓后一路毫無目的的往外遛達,兩名保鏢很是訝異的看著他們又從樓上下來,只好又遠遠的跟在後面。

郝帥也不搭理他們,自己在街上無聊的溜街壓馬路,等到發現四周車流漸多,喧囂聲減強后,他們才發現自己走到了人民路的主幹道上來了。

姚夢枕遠遠看見一群人朝著觀前街涌去,熱鬧的商業街中人頭涌動,她好奇的問道:「這些人幹什麼啊?」

郝帥看了一眼,道:「哦,今天廟會嘛1

姚夢枕忽然心中一動,她一拍巴掌,驚喜的大聲道:「哎呀,我知道了1

郝帥見她一驚一乍,道:「你知道啥了?」

姚夢枕激動的拉著他的手,壓低了聲音道:「我知道上哪裡弄功德了1

郝帥一聽也激動了起來,道:「哪兒?」

姚夢枕一指觀前街裡面的方向,郝帥一眼看去,卻見街道深處有一個牌樓屹立遠方,上面寫著幾個字:玄妙觀!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