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40章老師家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章老師家訪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所謂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指的就是張流芳這樣的情況,張流芳大嘴一張,旁邊的遊客頓時心生警惕,他個頭中等,長相平平,大約四十來歲的樣子,眼神也渾濁昏黃,往人群裡面一扔,立刻就能消失得無影無蹤,簡直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可他此時向張流芳看去的那一眼,當真是銳利如劍,犀利似刀,一下戳在張流芳背上,讓她下意識的回頭一看。

在修行界中,和頂尖的修行人比起來,張流芳的修為不值一提,只不過是陽神頂級的水平,但除開金身高手以外,她算得上是了不得的高手了,因此有人目光一瞧她,她自然而然就起了反應,可回頭一看時,卻並沒有看到什麼異常,只是看見人群中的遊客往來,或燒香祭神,或購買商品。

張流芳心中奇怪,暗自嘀咕了一句:「奇怪,剛才好像有人看我的樣子。」

旁邊的小道士笑著說道:「小師叔這麼漂亮,當然有人看你了。」

張流芳心中歡喜高興,哼了一聲,高高的揚起了下巴,用手拍了拍他的腦袋,大咧咧的說道:「算你會說話,獎你繼續在門口看著1

這個小道士頓時臉就垮了下來,叫苦道:「啊?還是我啊?」

張流芳嗔道:「不是你,難道還是我啊?」說完,揚長而去。

小道士只好苦著臉,繼續在門口逢迎往來,只不過他們誰都沒有留意到,在大殿的角落中不聲不響的消失了一個人影,彷彿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似的。

張流芳和小道士沒有察覺到這個異狀,郝帥和姚夢枕自然就更加的察覺不到了。

雖說好容易終於刷出來功德,但去吳江市的路費又沒有了,這實在是讓郝帥有些蛋疼,讓姚夢枕心懷沮喪。

郝帥在外面閑逛了一陣后,天色也漸漸的暗了下來,實在是沒辦法再拖下去了,他便只好與姚夢枕回到家中。

剛進家門,便被鄒靜秋給逮個正著,讓郝帥叫苦連天的是,他在外面耽擱了這麼久,李曉欣居然還沒走!

郝帥哭喪著臉,被鄒靜秋揪著耳朵拎進了房間,低眉順眼的做俯首認罪狀:「李老師,你好,歡迎你到我們家來家訪,為了表示歡迎,我們家決定向你表演一個節目,這個節目叫做慈母訓兒,表演者,郝帥,鄒靜秋……」

他話沒說完,旁邊的鄒靜秋就氣得笑了起來,一巴掌拍在他頭皮上,嗔怒道:「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李曉欣在郝帥家等了三個多小時,等得天都黑了才見郝帥回來,饒是她脾氣好,也有些生氣,可此時聽到郝帥插科打諢,嘴角一翹,險些笑了出來,但她反應得快,好懸沒有露餡。

李曉欣忍著笑,對鄒靜秋道:「鄒姐別生氣,郝帥……真是咳咳,幽默,調皮……」

郝帥見她稱呼自己老媽為姐姐,立刻打蛇隨棍上,嬉皮笑臉,厚顏無恥道:「都姐妹相稱了,那李老師,你就是我姨了吧?李姨,以後有事情儘管直說,你侄兒我……」他話沒說完,鄒靜秋氣不打一處來,又是一頭皮拍了過塞這叫幽默?他這叫沒臉沒皮1

郝帥抱著頭,對鄒靜秋怒目而視,道:「老媽,你不知道這樣會把孩子打傻的啊?你想讓我變成痴獃啊?」

鄒靜秋抬起手瞪著他,但手好歹是沒有再落下去了,倒讓旁邊幸災樂禍,笑得沒鼻子沒眼睛的姚夢枕好生失望。

鄒靜秋怒道:「讓你變痴獃也好過你整天惹我生氣!你說說你自己,上學才幾天,就鬧騰得雞犬不寧!你還是學生嗎?」

郝帥低著頭,做低頭認罪狀,他道:「哦,我知道了,我以後會表現好的,請領導們看我將來表現。」

李曉欣眼瞅著郝帥如此低眉順眼,心中這個暢快啊,彷彿之前的大仇終於得報,她見郝帥認錯,自己目的便已經達到,便笑著對鄒靜秋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郝帥知道錯了就行,鄒姐也不用過多的苛責他。」

鄒靜秋怒道:「李老師,你哪裡知道他啊?他哪次被我教訓不是這個模樣?他呀,是知錯不改,屢教屢犯1

郝帥立刻抬頭叫起撞天屈來,道:「老媽,哪有!我這次很虔誠,很認真的好不好1

鄒靜秋瞪眼道:「哪裡認真了?」

郝帥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打從五臟六腑,奇經八脈,大小周天和上下丹田深處明白了我的錯誤,我一定痛改前非,做一個有用的人,有利於社會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鄒靜秋大怒,抬手便打:「你這叫認真啊?混蛋,我打死你1

郝帥跳起來便跑,他住的地方本來就小,兩人一個打一個躲,頓時雞飛狗跳,再加上姚夢枕在一旁惟恐天下不亂的拍掌大笑,場面真是混亂不堪。

李曉欣笑容頓時一僵,她到現在算是看明白了,讓郝帥改改他的德行,那真是比韓國羅老號登天還難,她勉強笑了笑,勸道:「鄒姐,我們還是看郝帥表現吧。」

鄒靜秋氣喘吁吁,她被郝帥實在是氣得真火直冒,這熊孩子,當著老師的面都不給自己面子,回頭飛好好收拾他不可!

鄒靜秋怒道:「不行,今天我非要讓他知道錯1

郝帥一邊躲,一邊大喊:「老媽,你怎麼知道我不知道錯啊?」

鄒靜秋怒道:「瞧你油嘴滑舌的,那像是認錯的樣子嗎?」

郝帥大聲道:「難道認錯一定要跪在地上,三扣九磕,端茶倒水才算嗎?」

這一句話可太犀利了,李曉欣有些神色不自然,她心道:感情自己變成逼郝帥下跪的壞人了?

李曉欣拉住了鄒靜秋,好言相勸道:「郝帥說得沒錯,認錯不在於形式,而在於內心,郝帥知不知錯,我們以後可以觀其言,看其形,鄒姐,你說呢?」

鄒靜秋只是在老師面前拉不下臉來,實際上她能管郝帥的手段也非常有限,自己這孩子,聰明得嚇人,遠超自己,而且油滑狡詐,軟硬不吃,不怕打也不怕罵,自己要是能管住他,就不會變成今天這樣子。

鄒靜秋見李曉欣這樣說話,她也借坡打滾,氣吁吁的瞪著郝帥,道:「你聽見沒有?今天是李老師心好,要不然我非打斷你的腿不可1

郝帥也趁機下台,口中高呼:「老媽聖明,李姨聖明1

李曉欣哭笑不得,鄒靜秋喝道:「什麼李姨不李姨的?沒大沒小,喊李老師1

郝帥嬉皮笑臉道:「是是,李姨老師,我以後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李曉欣無奈,只好向鄒靜秋笑了一下,向她告辭后,轉身離開,待出了門后,李曉欣忽然想起:自己這一趟來家訪,也不知道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

李曉欣念及於此,面露苦笑,忍不住頭大如斗,如果以後郝帥還是這樣,這日子可要怎麼過?難道真的要辭去班主任一職不成?

李曉欣離開后,鄒靜秋也沒精力和心思再去教訓郝帥,瞪了郝帥一眼后,喝令他自己和姚夢枕去吃已經冷了的殘羹冷炙,自己轉身進了裡屋。

姚夢枕吃著涼飯冷盤,口中一陣抱怨:「都怪你,害得我吃涼的,你知不知道吃涼食對修行很不好啊?」

郝帥拿筷子朝著姚夢枕腦袋敲去,佯怒道:「那你就別吃了1

姚夢枕端著飯碗一躲,嗔道:「不吃對修行更不好1

郝帥打了個哈哈,繼續埋頭苦幹,一陣風捲殘雲,兩人吃完晚飯後,回到裡屋,鄒靜秋生氣在裡屋靠外的地方看電視,也不搭理郝帥,郝帥則和姚夢枕窩在了陽台上說著悄悄話,說到夜深了準備睡覺時,郝帥往陽台下面瞅了一眼,卻見兩名保鏢的車依舊停在不遠處,車上面還亮著燈。

姚夢枕不由得一陣感嘆:「這些人還真是盡職盡責啊,去哪裡都跟著。」

這一句話說得郝帥忽然心中一動,他猛地脫口道:「哎,我有辦法了1

姚夢枕奇道:「什麼?」

郝帥神秘兮兮的朝著姚夢枕打了個眼色,道:「我有辦法免費去吳江了1

姚夢枕大奇,連忙追問,道:「快說快說1

郝帥看著下面兩名保鏢的車,嘿嘿笑了起來,在姚夢枕耳邊耳語了幾句,姚夢枕一聽,眼睛頓時一亮,忍不住誇讚道:「不錯啊,好主意1

兩人商量了一下細節后,很快便各自睡去,在下面的保鏢和在家中的鄒靜秋哪裡知道,郝帥心中的心思和想法,更想不到很快一場波折就會洶湧而來。

郝帥第二天上學,和姚夢枕一塊兒表現得十分優異,除了上課還是有點兒走神之外,簡直就是一個三好學生和乖寶寶,倒是讓王婧和李曉欣很是詫異,其他老師們也紛紛誇讚李曉欣的家訪起到了奇效,讓李曉欣暗自得意了好一陣。

但很快,星期六補課的時候,李曉欣便發現好了沒兩天的郝帥故態萌發,他曠課了……

========================================

明天有更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