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非凡洪荒>第兩千六百九十六章 拖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千六百九十六章 拖延

小說:非凡洪荒| 作者:我自非凡| 類別:武俠修真

聽到羅帆這話,那第五師兄眼中顯現出後悔之色。

他方才之所以說這麼一句話,只是因為在自己開闢的某個世界之中見到凡俗之間的一番對話的緣故而已。那一場對話,正是類似此時這樣的情況,某一名反派已經是將正派對手逼迫到了盡頭,到了隨時可能將對方解決的地步,之後,那反派便問那正派想要怎麼死。

而那正派的回答,正是此時此刻他所回答的這句話……

這句話,顯然給了這第五師兄相當深刻的印象。使得他偶爾間便會拿出來回味。

之後,在這時候,在受到羅帆這樣強力的逼迫,自己似乎下一瞬間就有可能完全崩滅,完全被抹去的情況下,他心中一片空白,本能的,就將這種自己偶爾拿出來回味的對話給拿了出來。

最終,也就造成了此時此刻他對羅帆的這麼一個回答了。

而這時候,他聽到羅帆這話,方才感覺情況有些不對。

在凡俗之間,這種對話,自然是沒問題,一旦說出來,那反派必然會惱羞成怒。但,在這個時候,在面對羅帆這個等級的存在的時候,卻就不一樣了。

要了知道,羅帆這等層次的存在,想要讓一名修士老死,那是一件多麼簡單的事情?!

哪怕是,這修士本身已經是超越了壽數的限制,不再受到衰老的威脅,也是如此。

在這樣的存在面前,說自己想要老死,那就似乎真的在申請老死了……

在這時候,第五師兄只能夠苦笑一聲,道:「只是開個玩笑而已,道友何必這麼認真?」

這種話語,也只有這第五師兄能夠說得出來。

他本身便是這種人,若不是這種人,他怎麼可能會作為道尊門下之中在這第五層道尊之路的最強者居然並不自己去當這第五師兄,而是在這之前推出幾個道尊門下來一次次的輪換這個位置?!

「你覺得,我該相信你前面那句話還是相信現在這句話?」羅帆這時候只是微微一笑,道。

他的這話,讓那第五師兄苦笑起來,道:「我覺得,是後面這句話。」

「老死是吧,很容易的。」羅帆這時候卻是搖搖頭,笑道。

說話間,他身體周圍便多了某個維度。這個維度,瞬間改變了他身體周圍一定範圍之內的時空,或者說,改變了這方圓一定範圍之內的道尊之路第五層!

隨著這種改變,那第五師兄便直接被吞入這一片區域之中。

隨著他被吞入這一片區域之中,他的身體開始產生一種詭異的氣息,就像是經歷了無窮歲月,承受了無限歲月的侵蝕了一般!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那第五師兄顯現出苦笑之色。

「道友卻是有些小題大做了。對付我,何必用處這樣的手段?」那第五師兄這時候只是嘆息一聲,道。

聽到這話,其他道尊門下這時候卻是面上顯現出驚駭與憤恨之色。

「放開第五師兄1一聲聲怒吼在這時候不斷的從四面八方向著羅帆傳過來,如同鋪天蓋地的海浪一般,要將他完全淹沒。

聽到這樣的聲音,羅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看起來,你在他們之中還是很有人氣的。他們居然敢於為了你和我這樣說話。」

聽到這話,第五師兄只是苦笑,道:「只是為他們做了一些小事而已,甚至之前還很不負責任的將事情丟給他們,他們居然這麼對我,這讓我實在是慚愧。」

說著這個,他的神色之中卻居然有著幾分欣慰,幾分欣喜。

很顯然,話語雖然是這樣,但他顯然並不是對於這些修士對他的好完全無視。

聽到這個,羅帆只是一笑,道:「原來如此,看來,這個第五層的第五師兄一直以來都是你,只是,你將另外的人擺在明面上而已。而且,他們也都是心知肚明埃」

這時候,那第五師兄的身上已經是出現了衰老的氣息,面上的皺紋開始一點點的增加,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青年以跑步向著衰老,向著死亡狂奔而去一般。

看到這樣的第五師兄,那眾多道尊門下一個個的睚眥欲裂,看向羅帆的目光充滿了殺意。

若不是他們這時候動彈不得,這時候說不定已經是盡皆撲上來與羅帆同歸於盡了。

當下,卻是有著修士大吼出來,不斷的想要提醒在那上方維度混亂區域之中的那青年模樣的道尊門下與孩童模樣的道尊門下!

想要將他們喚醒過來。

只要他們之中有著任何一個清醒過來,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那麼,哪怕是無法將羅帆輕鬆解決,救下那第五師兄,也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只是,可惜的是,他們雖然意志堅決,雖然每一個都願意為了第五師兄付出自己的性命,至少也是極大的代價,但有些事情卻不是意志所能夠決定的。

那維度的混亂區域,顯然便是其中一種不是意志所能夠決定的存在!

在這時候,哪怕是他們已經是將自己的意志都附加在上面,哪怕是他們耗費了自身所能夠調動的一切心力,一切力量,都根本無法衝破那維度混亂區域的阻隔,無法真正的進入那兩名道尊門下的耳中!

在這時候,他們,依然是在不斷的進行著,那種肉搏方式的戰鬥!

那戰鬥之中所透出的**運用技巧,甚至是武學技巧,都遠遠超過了一般六劫強者的想象之外。

若是這時候那眾多道尊門下有著心思來領悟這些的話,他們必然能夠從他們兩人的戰鬥之中體會出許多東西。說不定能夠讓一些修士在這過程之中道行大進也說不定。

當然,這只是若是而已。

顯然的,事實上,這種若是並沒有發生。

這時候,眾多道尊門下所能夠關注的,顯然只有他們自己的性命,只有,那第五師兄的性命而已!

性命沒有了,其他的再多,都是一場空。

所以,在這時候,哪怕是明明知道在那維度混亂區域之中所正在進行的那一場戰鬥對他們有著極大的好處,足以讓他們領悟到許多不可思議的奧妙,得到許多無法想象的道理,他們,也依然只能將那一場戰鬥視而不見,甚至極力的想要打斷這一場戰鬥,想要讓那兩名道尊門下之中有著一名能夠清醒過來,將這一場他們道尊門下的厄運給解決掉!

對於這樣的情況,羅帆看在眼裡,心中卻相當淡定,完全沒有因為他們的努力,他們的付出而有任何動容。

只是靜靜的看著在他面前眼中雖然有著恐懼之色,但神色卻居然依然表現得相當淡定,似乎已經是掌握了某種底氣,有著某種把握自己絕不會身死道消的那一名第五師兄之上。

「你在拖延時間?」羅帆看著這漸漸變得衰老的第五師兄,面上顯現出一種好奇之色,問道。

「當然,這不是很明顯的嗎?這時候,我除了拖延時間,還能夠做什麼?」那第五師兄神色依然是淡定,相當坦然的這樣說道。

「哦,你居然敢這樣說出來,難道不怕我會直接破壞你的目的,將你直接殺死嗎?」羅帆只是笑道。

「當然不怕。雖然你能夠做到,但我知道,你絕不會這樣做的。」那第五師兄只是道。

「為什麼?」羅帆明明知道對方在拖延時間,故意將一句話分出幾句話來說,但居然也是相當配合的問了出來。

「因為,我在你的眼中不過是螻蟻而已。甚至,我們所有人,在你眼中,都不過是螻蟻而已。你想要殺死我們,只是因為這個時候想了,而並不是當真有著多大的必要要殺死我們。對於你來說,更加重要的,或許便是那兩位師兄而已。這個時候明知道我在拖延時間,也會配合我,那只是為了看看兩位師兄有沒有機會清醒過來,同時給你帶來一些壓力而已。」那第五師兄這樣笑道。

他的神色之中完全沒有半點不確定,似乎自己說出來的話語就是真理,自己這樣看羅帆,那羅帆便必然是這樣一個人!

那種絕對的自信,讓羅帆忽然明白過來,為何這整個道尊之路第五層之中的道尊門下會這麼信服他,會這麼希望他活下去了。

心智如此強大,心志如此堅定的存在,不管是在什麼世界,不管是在什麼樣的情況,都必然會出人頭地的。

在這個道尊之路第五層之中,他的存在,更是可能給這道尊門下帶來極為光明的前途!

當然,此時此刻,這道尊門下所遭遇的窘況,對於他們來說,雖然是相當的憋屈,但顯然乃是因為他的緣故,因為不可抗力的因素而已,那些道尊門下,顯然並沒有真的將怨恨放在這第五師兄身上。

不過,想想。若是沒有羅帆的存在,那第五師兄想要解決夢落他們這麼一個散修聯盟,那當真是玩耍一樣輕鬆。

甚至,一開始,這第五師兄,怕都不用現身出來,光是藉助自身的傀儡來遙控,都能夠輕鬆的將這散修聯盟之中的所有存在完全解決掉了!

哪裡用得著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而且,即便是羅帆出現在這裡,即便是羅帆參與了這一件事,事實上也並不代表著第五師兄完全沒有辦法。

事實上,若不是羅帆的手段高明,有著許多道尊門下所不知道的能力,比如那層面之間的溝通,說不定連羅帆也已經是早早的就被算計死了!

即便是這樣,羅帆在這過程之中,也有著幾次差點就真的完蛋了。

這一切,歸根結底,其實都是這第五師兄的手段。

從這方面來說,足以看出這第五師兄到底是多麼不凡,足以看出他作為道尊門下給其他道尊門下所帶來的安全感到底有多強了。

「沒想到只是這麼短的時間,你居然便已經這麼了解我了。」羅帆只是微微一笑,道。

那第五師兄長呼出一口氣,道:「看來,我的猜測是正確的了。」

「沒錯,一切都是正確的。對於我來說,你們這所有人,其實都只是添頭而已。我的真正目標,便是他們。」羅帆只是抬手向上一指,目標直指此時此刻正在那維度混亂區域之中進行著無比慘烈爭鬥的那兩命道尊門下。

「好吧,那麼,你現在能不能放開我,讓我想辦法去提醒他們,讓他們快點結束內訌來與你戰鬥一番?」第五師兄這樣道。

聽到這個,羅帆呵呵一笑,道:「你覺得這可能嗎?哦,不用回答。我知道你必然要說可能的。我就明確的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我雖然想要與他們交手,想要通過他們領悟更多修行的奧妙。但並不代表我真的就對你們毫無芥蒂。真的就完全不在意你在我面前逃脫升天。對我來說,你們雖然只是添頭,但也是頗有分量的添頭,在你們差點將我弄死兩次之後。」

第五師兄苦笑起來,道:「那就可惜了。原本我還有著一些辦法來讓他們醒轉過來的呢。」

羅帆一笑,道:「放心,我不會讓你施展的。對於我來說,現在這樣的壓迫,就是對他們的一次考驗。若是他們能夠在你身死之前醒轉過來,那麼,他們的強大,我便承認。你們,也能夠因為我所承認的強大而逃出生天。不然的話,你們全部都要死。」

「難道我們是道尊門下,有著那麼多的靠山,你也不考慮考慮?」第五師兄很是誠懇的問道。

羅帆只是一笑,道:「當然不在意。這個時候我都已經是做到這一步了,難道還會在意你的什麼靠山不成?別說是八劫九劫的強者不是那麼容易出手,至少不是那麼容易對這第五層之中的我出手,便是他們有這樣的手段,我也必然要將你們都解決掉再說。至於身死道消還是什麼,那就只是將你們解決掉之後的事情了。」

第五師兄看著神色無比堅決的羅帆,面上顯現出一種無奈之色,這時候他卻也已經是有些無計可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