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百鍊飛升錄>第四千七百四十五章 迫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千七百四十五章 迫離

小說:百鍊飛升錄| 作者:| 類別:

白色霧氣席捲,猛然自數百丈高的高大山峰之上噴涌而出。

如同一座不知沉寂了多少萬年的巨大火山,猛然解除了壓制,其內被禁錮了不知多少年的噴薄之力乍然得到釋放,如天河倒卷,猛烈的向著天際噴涌而去。

霧氣激涌,先前與白霧相互征伐的冰寒氣息,在恐怖白霧噴涌之下,頓時沒有了先前之威。被霧氣一劈而開,急速向著四周退避而去。

白色霧氣激涌天際,頃刻間,便瀰漫了數百丈範圍。

一個巨大的蘑菇雲,頓時出現在了高大的神殿山峰峰頂之上。

一股浩瀚恐怖的能量氣息,隨著白色霧氣急速凝聚,也驟然自巨大白色霧氣之中瀰漫而出。

氣息極為渾厚,始一顯現,先前冰寒漫天的能量波動,頓時好像失去了能量,支撐,頓時彌散在了碩大的山峰四周。

白色霧氣凝聚急速,頃刻間,一個巨大的人面頭顱,展現在了濃稠的白色霧氣之內。

霧氣依舊噴涌,巨大的人面頭顱,急速凝實。頃刻間,一個足有三四十丈高大的巨大面孔真實的出現在了霧氣之中。

巨大面孔雙目閉合,好像在閉目打坐。

但是一股睥睨天下的恐怖氣息,已然從碩大的頭顱之上彌散而出。

站立在白色霧氣之中的秦鳳鳴,看到白色霧氣激涌而起,他心中已經知曉杳惜仙子在施展何種恐怖攻擊。

當初在頜陽宮之時,他曾經感應到過此種恐怖氣息威壓。

此種難以言說的恐怖氣息威壓,比大乘存在所釋放的氣息,不知強大了多少。似乎那氣息只要隨意揮出,就足可將大乘存在滅殺當常

「天相星祖!你怎麼可以在弒神界域之中凝聚出星祖之容?你難道不怕被星祖覺察,徹底將你滅殺不成?」

巨大面孔陡一出現,一聲驚恐的呼喝之聲也隨之響起了。

聲音響徹,剛剛還瀰漫空中的冰寒雲霧,猛然席捲而起,一道身影激閃,在恐怖濃稠雲霧之中,猛然向著遠處已經趴伏在地的赤發老者翻滾而去。

一個捲動,當場已經消失不見了那已經失去抵抗之力的赤發老者。

「寒霄道友慢走,有時間可以去到陽夷族做客,到時老夫自是會熱情款待的。」看著急速遠處的一團青色雲霧,站立在碩大蓮台之上的逸陽真人,壓下T內悸動的神魂能量激蕩,強自平穩語氣,高聲呼喊道。

「仙子前輩,既然激發了神殿最強威能,因何不一鼓作氣全力催發,將那寒霄帝尊的神念分身徹底滅殺於此?」看著寒霄帝尊神念分身急速遠去,秦鳳鳴眉頭不由一皺,沖空中巨大頭顱一躬身,口中開口道。

秦鳳鳴非常確信,只要杳惜仙子願意出手全力催動神殿,要滅殺此具帝尊神念分身,可以說是十拿九穩之事。

然而杳惜仙子已經激發了神殿最強攻擊,但卻並未出手攻擊,這讓秦鳳鳴心中大呼可惜。

如果真的滅殺了那神念分身,他大有可能得到那件已經被雷隕收起的混沌靈寶靈體。

「哼,你知道什麼,要想全力激發神殿最強一擊,是需要消耗本仙子本源神魂能量的。僅憑本仙子要恢複本源之力,是一件極為耗時之事。就算我催動神殿,滅殺了那寒霄帝尊的神念分身,又有何種好處可拿。」

碩大面孔猛然消失,磅白霧席捲而回,杳惜仙子身形一閃,重新出現在了秦鳳鳴身旁。聽聞秦鳳鳴所言,女修輕哼一聲,沒好氣的開口道。

「能夠毫髮無損的迫那寒霄帝尊神念分身離去,也算是一件好處之事。真要激發了神殿最強攻擊,是否能夠引動天相星祖,那可是極為難料之事。要知道,這裡是弒神界域,屬於元神才能進入的特殊界面,仙界大能對於元神界面,是足可感應到的。」

逸陽真人身形一閃,重新回到了二人身旁,其面色略顯蒼白,眼中閃現出一縷堅韌之色。

很明顯,剛才與寒霄帝尊神念分身一戰,對他此刻是一件極為艱難之事。

「多謝逸陽道友牽制那寒霄帝尊分身,如果讓其針對我,要將之迫離,還真的要損耗不小精元才可。」

看視逸陽真人,杳惜仙子沖其微微頷首,開口道。

「什麼?前輩是說,這裡與彌羅界相連嗎?」

聽聞逸陽真人所言,秦鳳鳴面色陡然驚變,他還是首次聽到,這弒神界域,會與仙界扯上關係。

「天外魔域,是與我等靈界等位界面對應的一個界面存在。說的簡單一點,天外魔域與我等存在的靈界,就相當於手掌的手心手背一般的存在。雙方間有一堅固的空間壁壘,就是大乘存在,都難以逾越。

而弒神界域,本是天外魔域相通的一個特殊界面,魔域修士可以憑藉特殊天地法則之力,可以在我等界面之上修士在遭受重大變故時的元神氣息感應到,並使用特殊方法,將我等界面修士的元神攝入到弒神界域之中。

我等元神進入弒神界域,如果能夠不被滅殺,那會得到一些奇異好處。雖然我等修士一般感應不到什麼,但只要出離,自身精魂,會比尋常渡劫之人要凝實一些。可以說遇到天外魔頭,對我等修士而言,是好處與危險並存的。

而弒神界域此種只准許元神進入的界面,在仙界之中有一個稱呼,名為神獄界。乃是仙界大能放任元神的一處奇異空間存在。而在神獄界,天地法則與其他界面不同,修士自身的因果感應極為強大,如果與仙界大能有因果存在,勢必會被其感應到。

而我等進入的弒神界域,雖然只是神獄界下的一個小界面,可是如果大能尋借感應,還是能夠鎖定我等存在的。」

逸陽真人這一次對秦鳳鳴所問,顯得非常耐心,極為詳細的對其介紹了一番天外魔域與弒神界域的由來與關聯。

聽著逸陽真人所言,秦鳳鳴表情急速忽變不已。

他雖然閱讀了不少典籍,可是終究修仙年月太短,底蘊難以與逸陽真人此種存在不知多少萬年的存在相比。

他原先只是認為弒神界域是天外魔域的一處神秘空間,哪裡想到,這其中竟然還涉及到了仙界。

「多謝前輩解惑,但不知靈界之中可有從弒神界域飛升仙界的記載嗎?」秦鳳鳴面色忽閃,慢慢變得平穩下來,表情凝重的再次開口問道。

「你還真敢想,從弒神界域飛升仙界?此種哪裡能夠可能。要知道,仙界能夠感應到下界修士元神的,都是一些真仙以上存在,別說是其本體,就是一分身,怕也是金仙之境了。下界修士元神遇到,哪裡會有好處存在。」

秦鳳鳴所問,讓逸陽真人大是鄙夷了一番。

通過弒神界域,當然存在偷升仙界可能。只要能夠擒拿一名仙界修士的元神,就足可奪舍其在仙界的R身。

這與天外魔域修士奪舍靈界修士道理一般。

可是仙界存在不是靈界修士,那是無比強大存在,靈界中的頂尖大乘,在人家面前,怕是提鞋都不配。

「晚輩受教了。」秦鳳鳴表情平靜,並未因為逸陽真人奚落而有什麼不快。

「沒有想到,小友短短時間之內,竟然又進階了。能夠進入是弒神界域,想來你已經融合了精魂與丹嬰。只要出離弒神界域,就足可真正成為玄階修士了。不錯,非常不錯。」

杳惜仙子看視秦鳳鳴,臻首輕點,語氣平和的開口道。

雖然她沒有顯露出任何錶情,可是其一雙秀目之中,卻有精芒激閃不斷。

「多謝仙子謬讚,也是晚輩機緣。」秦鳳鳴並不想在此事上多做解釋,故此一句虛言略過了。

「這一次與寒霄的神念分身爭鬥,雖然通過煉化那些材料,讓精魂越發凝實,可還是感覺自身實力不足了。小友,老夫R身之事,還是需要加快才好。」

逸陽真人眉頭微皺的接過話音,再次開口道。

當初他曾經要秦鳳鳴尋找一些極其逆天的珍惜之物,用於修鍊精魂。那些材料,秦鳳鳴大部分已經交給了逸陽真人。

然而這一次與一名帝尊神念分身爭鬥,還是讓其大處在了下風,這讓逸陽真人對於恢復R身,自然要更加迫切了。

始聞逸陽真人之言,秦鳳鳴表情略是一怔。轉而顯露出了一絲笑意。

「逸陽前輩,R身晚輩已經尋到了一些眉目,不過那具R身實力極為強大,已經達到了玄階後期之境,憑晚輩實力,實在難以勝之……」

「什麼?你已經遇到了一名符合老夫R身條件之人。但不知其是何種體質?」始聞秦鳳鳴之言,逸陽真人猛然身軀一震,臉上顯露出驚喜之色。

「那人是何體質,晚輩並未探聽清楚……」

「你不知其是何體質,怎麼確定其符合老夫R身要求?」逸陽真人聽到秦鳳鳴話語,臉上的歡喜之色猛然一滯。

「晚輩雖然不知其體質具體,但晚輩知曉其身份來歷,其乃是逸陽真人的一具玄靈後期分身。」秦鳳鳴沒有絲毫異樣,看視逸陽真人分魂一眼,口中平靜開口道。

「啊,你是說,逸陽又祭煉了分身?」

這一次,逸陽真人始聞之下,面色陡然大變,一股凶戾氣息噴涌而出,讓站立其身前的秦鳳鳴身形不由急速倒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