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那無限的世界>第四十五章:天敵(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天敵(一)

小說:那無限的世界| 作者:baka夢雲| 類別:網遊動漫

「是嗎,你也找到了自己重要的那個人了啊,就像我遇到了綴空哥哥一樣,你終究也遇到了自己的那個他……」

對於趙櫻空認真而又堅定的回答,另一個趙櫻空突然笑了起來,那笑容中摻雜了很多複雜的東西:「我們作為被製造出來的存在,天生就是不完整的,可以說天生就在某種地方存在著空洞,這空洞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變大,不僅會吞噬了自己,還會傷害到身邊的人。」

「我,綴空哥哥,蕊空妹妹,都找到了自己重要的人,將這個空洞填補上,從而才獲得了存在的意義與勇氣。而淋姐妹們,他們的下場相信你也看到了,有的沉迷於力量,最終被心魔吞噬,化作了力量的奴隸,就像趙籬空一樣;也有的則是痛恨著自己出生的事實,痛恨著命運的不公,從而做出了衝動的行為,就像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那名刺客一樣。一次小小的刺殺,卻成了世界大戰的導火索……刺客,刺客世家,哈。」

第二個趙櫻空的話語里有著說不出的疲憊與無助,雖然她好像是在說著自己的事情,但話里話外都明顯藏著些什麼內情。聽到這裡,趙櫻空皺了皺眉頭問道:「有話直接說吧……你到底想說什麼?」

第二個趙櫻空頓時笑了笑道:「你真的想知道嗎?也罷,既然進入了主神空間,又通過自己的力量到達了現在程度,而且也有了自己的愛人,不會迷失在仇恨與命運的漩渦中,那麼這件事情你也有資格聽了。」

「你的話太多了,我有沒有愛……愛人,和你有什麼關係1

雖然趙櫻空臉上還是一片冰冷,但她說到一半時微微有些泛紅的耳根還是映出了內心的波瀾:「剛剛一直都是你在問我問題,也該輪到我問你了。」

說到這裡,趙櫻空望了一眼周圍的環境,道:「你會選擇這個地方來和我見面,絕不是毫無理由的……那一次的事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明明只是一次追殺納碎餘黨的任務,卻需要以趙綴空為隊長,刺客世家新一代最優秀的十名刺客的陣容去完成。雖說消息有說對方和歐洲的刺客世家勾結在了一起,但他們的最高戰力也不過是那個財狼醫生阿羅特而已。按照你的說法,以趙綴空的實力完全可以一人去完成任務,為什麼最後傳來的消息卻是他殺光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后叛逃,而刺客世家的所有人都對這件事諱莫如深?」

「這次的任務,究竟有什麼內幕?」

「看來還是瞞不過你啊,也罷,虛假的記憶終究是虛假,與真實的記憶稍微一對比,就能夠很容易的分辨出來。蕊空妹妹當時只是憑藉自己的心靈之光強行封印了我們在那座島上面的記憶,但隨著大家實力的逐漸增強,這封印也會越來越脆弱,就像你現在見到我一樣。」

「該來的終究要來……我就直說了吧,另一個我。」

「趙綴空,我的哥哥,他的確屠殺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們,就在那一次的任務當中。」

第二個趙櫻空沉默了半天,終究還是說出了這些話來,而在聽到這些話的瞬間,趙櫻空的臉色霎的一下變白了,但她還是艱難的道:「是因為心魔的原因嗎?趙綴空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被自己的心魔控制了,從而殺光了御空哥哥,茗空姐姐,妮空妹妹,還有血空,冥空他們……」

「……那是出於他自己的意志。」

第二個趙櫻空臉色同樣難看,即便如此,她還是一字一頓的道:「綴空哥哥他是在清醒的狀態下,殺光了茗空,妮空他們……與他的心魔無關。或者換種說法,正因為他殺光了自己的兄弟姐妹,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變成你之前在生化危機以及魔戒中看到的他……」

即便以趙櫻空的堅韌心性,也接受不了這樣的反轉,先前無比痛恨的人依然是那個和藹可親的哥哥,大開殺戒的反而是『趙櫻空』與不存在的妹妹『趙蕊空』,現在的自己只是一個虛構出來的第二人格;好不容易稍稍放下仇恨,現在卻又得知趙綴空的的確確做出了那種血案……這一連串的消息砸下,幾乎讓趙櫻空無所適從。

但就在趙櫻空即將爆發的一剎那,楊雲的話語又在心中響起,彷彿給過載的大腦降了溫,讓她不可思議的冷靜了下來,用第二個趙櫻空難以想象的冷靜聲音道:「不,我相信那段時間的感情絕不是虛假,就像我現在站在這裡,而並非成為一段被你吸收的記憶……」

「記憶可以被偽造,過往可以被封印,但是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感情與心靈,是絕對做不了假的1

第二個趙櫻空渾身一震,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趙櫻空,這個自己的第二人格。原本只是自己接受不了現實從而創造出來代管身體的虛擬人格,但是在自己沉睡的這些年裡,她背負的東西可能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與自己遇到挫折只會懦弱的封閉自我相比,趙櫻空此時展現出的這份氣魄與話語,以及勇於面對痛苦的過去,更是讓她心中生出了一種別樣的情緒……

這種情緒只是轉瞬即逝,第二個趙櫻空再次將自己的手指貼在了趙櫻空的眉心,頓時,一段記憶流入她的腦海……

————————————分割線————————————

中洲隊從變形金剛歸來后的一天夜裡……

「在香港那次行動的全部情報,以及前因後果?」

楚軒從一堆圖紙里抬起身,望著眼前的趙櫻空,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你問那次行動幹什麼?」

由於此時的中洲隊還沒有從凌空懸閣中獲得修真技術以及東皇鍾和造化玉碟,所以楚軒的房間也不像日後那麼危險,動不動就會產生核爆之類的實驗事故,所以趙櫻空目前也沒有察覺楚軒的房間在將來會變成一個多麼恐怖的地方。此時,借著趙櫻空睡下偷偷替換了身體的第二個趙櫻空模仿著平時說話的語氣,冷冷的道:「沒錯,就是那次的行動。據我所知,那場棋局應該有三個棋手在背後,而你應該就是贏到最後的那個……這件事對我來說很重要,很可能關係到我的心魔。」

楚軒盯著第二個趙櫻空看了半天,直把這個小女孩看的心裡發毛,心中暗暗嘀咕自己是不是哪裡露出了破綻,畢竟在趙櫻空的記憶中楚軒可是個多智近妖的存在。但就在她快忍受不住楚軒平靜的目光,想要拿出碧落黃泉對著他來一發閃靈真空波的時候,楚軒卻轉過身去,走向了房間的深處:「跟我來吧,你會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第二個趙櫻空一喜,連忙跟了上去,卻聽得楚軒遠遠又飄來一句話……

「……另外,那場棋局,我只是半個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