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合體雙修>第1202章 第二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02章 第二個!

小說:合體雙修| 作者:我是墨水| 類別:武俠修真

「此女居然可以召喚業火傷敵1

寧凡面色微變,實在是業火的名頭太大了。他身上的厄獸之火,號稱天下無雙,但那終究還是在火的範疇。

業火則不同,此物只存在於傳說中,已超脫了火之存在,和火焰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東西。

業火不是第二步修士可以駕馭的東西,紅蓮當然也做不到這一點。若寧凡沒有看錯,紅蓮只能使用極為少量的業火力量。

業火是消弭罪業的火焰,遇善則弱,遇惡則強,是佛宗的至高絕學,也是佛宗聖人們降服古魔的常用手段之一。

寧凡從來都不是良善之輩,他的修真路堪稱是血腥之路,一身惡業滔天。他有殺人不沾因果的手段,但這並不代表,他可以擺脫業力纏身。

殺人不沾因果,只是欺瞞天道輪迴,只是斬斷天機感應,但那終究只是瞞,而不是無。自桑不會隨著欺瞞而洗凈。

且,業火也不是單純的業力傷人,而是以業力為燃料、卻高於業力的存在。寧凡縱然不懼業力加身,也不敢說自己絕對不懼業火。倘若真有取巧面對業火的方法,古往今來的佛修也就不會懼怕觸犯戒律的業火焚身刑罰了。

面對業火臨身,寧凡再度有了被克制的感覺。

他的逆海劍被紅蓮克制!

他的一身罪業同樣被此女克制!

從來都是他剋制別人,這一會兒卻處處被克,這種弱勢的感覺,他不喜!

「若此女是聖人,以無量數目的業火來攻,或許我真的只能認命了。可惜她不是聖人,她召喚的業火,數量太少1

寧凡一躍騰空而起,面露無情之色,迎著紅蓮沖了過去!

十字光環,開!

萬古真身,現!

虛幻滅神盾影幻化於真身左手,心念一動,盾影無限變大,滾滾業火竟被滅神盾影生生擋了回去。

倘若業火臨身會給自己造成傷害,那麼…便不讓業火臨身吧!

「不可能!我召喚的業火雖少,但即便是先天中品法寶,也不可能阻擋業火的,你那盾影分明連法寶都不是,如此虛幻之物,怎可能直接擋回業火1

紅蓮驚得無以復加。

她本打算一上來就給寧凡個下馬威,是以方一交手,就使用了業火底牌,殊不料,她的業火竟無法穿透寧凡的防禦!

「這不是盾影,這是盾魂,你不會明白的1

寧凡眼神微微一暗,金身握著虛幻巨盾,好似又回到了當初滅神盾大殺四方的歲月。

盾,為主人而亡,其魂尚在!就算只是一縷盾魂,那也是開天之魂!更是開天榜上赫赫凶名的魂!如此少量的業火,豈能焚其魂,滅其存在!

持盾衝撞!

寧凡化作一道金光,頂著滅神盾的虛影,整個人好似炮彈一般,直接朝紅蓮撞了過去。

這是他從前常用的招數,此刻既然以滅神盾來主防主攻,這一招自然順勢用了出來。

業火的火海,被一道橫衝而至的金光輕易貫穿,絲毫阻擋不了他的腳步!

紅蓮下意識想要避開寧凡的撞擊,沒有人願意被一頭蠻牛迎面撞上。可,她的驕傲不容許她退縮,哪怕只是閃避都不行!

她要以硬碰硬,以剛克剛,要和寧凡撞個頭破血流,方能消心頭之恨!

「業火聚1

紅蓮柔掌一招,漫天業火頓時倒卷而回,既然燒不到寧凡,那便不燒了,省得白白浪費火焰!

業火開始在紅蓮掌中凝聚,頃刻間,竟凝聚成了一朵鏤刻著八瓣蓮花圖案的風燈,原來紅蓮召喚的業火,只是那風燈中的小小燈火罷了,難怪數量如此少!

這風燈的造型,有很多佛宗的裝飾,看起來就像是寺廟僧人用來照明的燈籠,也不知紅蓮從哪裡搞來這東西的。

燈籠本身不是法寶,只是以業火來照明的工具——當然,為了不被業火燒穿,打造燈籠的材料無不是世間罕有材料,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竟是不在五行的材料。

以業火照明,以五行外的材料打造燈籠,如此大的手筆,末法時代絕對沒有哪間寺廟拿得出來,多半是真界才有的東西。

紅蓮神通一展,那燈籠立刻迎風而長,挑燈籠的竿子一瞬間伸縮到了千丈之長——這恰恰是十字光環的鎖敵距離,她才不想再給寧凡任何近身的機會。她就這般持著竿子,掄著燈籠,狠狠掄向了寧凡,姿態沒有半點仙風道骨,反而充滿了粗狠。

轟!

一擊之下,二人皆是倒飛而回,紅蓮被寧凡的衝撞之力震退了百步不到,暗暗心驚於寧凡的氣力之強,和表面的柔弱完全不符。

寧凡金身倒飛了幾百步,高下立判。

他的肉身力量不如紅蓮!並不是滅神盾輸給了這個破燈籠,而是寧凡輸了。

「你的左道手段,我已經全部看破,想借這一撞欺近我身前暗使魅術?想得倒美!你不會再有偷襲我的機會1

紅蓮得意一笑,神通一展,同樣開啟了萬古真身!

這一次她不會再有任何輕敵!

她要以最強、最強的實力,徹底碾碎寧凡!

紅蓮的真身不是人形,而是一隻猩紅、千足、數十萬丈長的巨蟻,巨蟻的口中,銜著那業火燈籠。

真身一現,紅蓮氣息頓時暴漲,一身法力生生千劫,直奔一萬五千劫而去。

這,並不是終點。緊隨其後,她將二段真身發動,真身模樣再度有了變化,變得更加猙獰、兇惡,身上纏繞著熊熊火焰,成了一個火蟻。

二段真身之下,紅蓮的氣息再度暴漲,堪比一萬六千劫的准聖!

「二段真身么…此女真身如此巨型,以我十字光環千丈鎖敵,根本鎖不了她整個身體,即便近身交手,我也無法佔到任何便宜…此女真身甲殼更是堅固,似乎還能防禦魅術一類的左道侵入體內…」

寧凡眉頭一皺,他知道,這一戰無法有任何取巧了。

只能來硬的!

「你以為這就是我的最強姿態嗎,你,錯了!蟻之祖力,發動1

紅蓮冷笑,她居然還能繼續變強!

她的巨蟻之身上,出現了金色甲胄,那甲胄不是實體,而是道魂族的魂力凝聚而成!

此為…魂甲!

寧凡目光登時一變。冥界鬼花之前給他講了古魔返祖之術的秘聞,同時也提到了一些其他族群的最高秘術。

返祖術是古魔一族的最高秘術,與之類似的,古神一族的最高秘術是封神術,古妖一族的最高秘術是靈甲術,道魂族與古妖族陰陽對立,他們的最高秘術和古妖族身份類似,名曰魂甲。

身為最高秘族,魂甲自然不是隨便哪個道魂族都能修成的。此刻紅蓮完全是借著祖先的力量殘留,強行召出了魂甲,而不是她自身的手段。

這樣的半吊子魂甲,自然也不會強得逆天,但也足以令紅蓮的實力進一步提升了。

魂甲加身之下,紅蓮不僅防禦大漲,且能夠免疫更多左道偷襲了!

魅術之流的自不必提,可以直接借魂甲的力量反彈了。定身、眩暈、劇毒等一系列左道神通,對她的傷害都會大大下降,這下子,寧凡的定天術徹底對紅蓮沒有威脅了。

「這就是真正的准聖全力爆發的結果么!我戰過吸魂樹,戰過光蟻族融合準聖,戰過光蟻族皇女,戰過屍奴王,這些人不是不強,但他們都有各自的缺陷,給了我種種取巧勝利的機會。屍奴王不必說,實力雖強,卻限於靈智太低,手段缺乏,只能以蠻力戰鬥;光蟻族的融合準聖,和紅蓮一比,完全就不應該算是准聖;至於吸魂樹和光蟻族皇女,則都是半吊子的准聖…紅蓮和他們不同,她代表了末法時代中游層次的一階准聖實力,這才是…真正的准聖實力。」

面對紅蓮得意衝天的笑聲,寧凡的心反而越來越清醒,以往戰勝准聖的戰績似乎都不值一提了。

只有戰勝紅蓮,他才算真正擁有和准聖平起平坐的資格!

他個人實力不如紅蓮,好在召喚鬼卒,同樣是他整體實力的一部分,他也有勝過紅蓮的地方!

「不錯,比起之前,此刻的你聰明了不少,知道一開場就全力出手了,可你還是和之前一樣大意,你似乎沒有察覺到,此地的天地被我動了手腳。」

隨著寧凡話音一落,此地天地之間,忽然出現了成百上千億的封印符文,將紅蓮周圍的天地徹底封死!

「封天鎖地!你卑鄙!你竟封鎖了此地天地,故意等我來臨!難怪,難怪你原地不走,等我前來,我本以為你是狂妄,原來…如此!你可敢光明正大和我打一場1

紅蓮一見周圍天地被封鎖,登時大怒。

她知道,她這次莽莽撞撞的殺至,又著了寧凡的道!

封天鎖地,不僅是斷了她的逃遁之路,更切斷了她與整個十三脊椎界面的聯繫!

紅蓮當然不覺得自己對付寧凡,還需要逃跑,但切斷界面聯繫一事,卻真的切中了她的要害!

她之所以有信心幹掉寧凡復仇,最大的依仗,並不是自身的強大實力,而是整個十三脊椎的界面之力!

十三脊椎的存在,類似於蟻主巢穴,她可以借用巢穴的龐大力量,輕易弄死寧凡。

可偏偏,寧凡太過狡猾,居然切斷了她與此地界面的聯繫,使得這種借用界面之力的優勢,頃刻間蕩然無存…

她失去了地利!

她怎麼也沒想到,寧凡居然對蟻主巢穴之事如此了解,分明不是第一次見到蟻主巢穴了…

「你封天鎖地又如何!我照樣可以殺你!業之光絲,射殺他1

紅蓮竟將燈籠中的業火光芒抽了出來,化作成百上千億業火光絲,朝寧凡射殺而至。這等抽取光芒演化神通的本領,倒真不負她光蟻族之名了。

對方以光來攻,寧凡自然以暗應對,暗陰陽的力量在這一刻發動,可他的暗,完全敵不過紅蓮的光。

這並不是因為暗被光克制,應該說,這世間本就沒有真正的剋制。水可以滅火,火同樣可以將水燒乾;斬命人劍號稱可以壓制不死生靈,但若是不死之力強到一定程度,斬命人劍可能就要反過來被壓制了。剋制的關鍵,是打碎力量的平衡,並佔據其中的優勢。倘若沒有優勢,則只能被克!精研陰陽之道多年,這種道理寧凡早已領悟。

他的暗,打不過紅蓮的光!

他使出古魔破山擊,借數千連擊之勢猛攻紅蓮,但也只在紅蓮的魂甲上打出少量裂痕,她的魂甲防禦太強大了!

逆海劍,詭異地被紅蓮的業火燈籠壓制著,輕易就能化去逆海劍的大半力量。

太古雷鼎,定海神針,七寶妙樹,炎雷之火,日月星辰碑…達到先天中品的手段,被寧凡全部用了出來,這一打,便打了兩天兩夜!

兩天兩夜的交戰,寧凡所展現的攻擊力,讓紅蓮越打越驚,心中逐漸有了不妙之感。

毫無疑問,眼前這個狗男人實力不如她,可他的底牌手段為何這麼多!單獨一種先天中品攻擊,不至於讓紅蓮忌憚,但多種先天中品攻擊疊加在一起,紅蓮就有些吃不消了。

她的半吊子魂甲又不是無敵的,被寧凡猛攻了兩天兩夜之後,已經有了中量裂痕。不過,只要魂甲沒有真真碎掉,她就能一直無傷。反觀寧凡就慘了,滅神盾終究只剩下一道影子,無法守護他毫髮不損。兩天兩夜的交手,寧凡早就被打得…

被打得…

被打得沒了人形???

這不可能!這狗男人不是被她的二段真身打得重傷垂死了嗎,怎麼抽身咬了幾口冥界鬼花的根液,就傷勢痊癒了!

等等!什麼時候開始,這狗男人身上冒出了如此可怕的血蒸氣!這不是古魔返祖之術的一階段形態嗎!這小子…竟有如此可怕的療傷術!

再等等!這狗男人什麼時候召喚的冥界鬼花!他居然能召喚這種禁忌植物!身為混鯤聖宗的弟子,怎麼敢無視三界律令,私自與冥界鬼花勾結!

紅蓮剛來的時候,寧凡早就解除了冥界鬼花的召喚,他可不想一上來就讓紅蓮知道,他還有這種強大底牌。

兩天兩夜的苦戰,寧凡始終落在下風,所受傷勢越來越重,不得已,寧凡最終還是現學現賣,將剛剛學成不久的返祖術一階段使了出來,借著冥界鬼花傳輸的聖人血,一次又一次治好了身上的重傷。

他和紅蓮打了兩天兩夜,始終沒有召喚鬼卒,最多也只是使用返祖汲血來療傷,這是為了衡量自己與紅蓮的實力差距。

他要把這次的實力差距永遠記在心頭,以此為警醒!

此地有足夠的聖人血可以給他超速療傷,照著這個勢頭打下去,他再磨個十天半月,就能徹底磨碎紅蓮的魂甲;之後再磨幾個月,應該就能重創紅蓮的萬古真身…他雖說實力不如紅蓮,卻不代表他會打輸。

可惜,寧凡沒有那麼多時間和紅蓮慢慢磨蹭,所謂夜長夢多,倘若時間磨得太長,難免會有變故發生,或是光蟻族那邊有了支援,或是紅蓮同樣磨碎了此地所有天地封鎖,逃之夭夭了…

寧凡一直纏鬥著紅蓮,不給她擊碎此地天地封鎖的機會,可他二人鬥法波動何其猛烈,只那些鬥法衝擊就足夠不斷削弱周圍的天地封鎖了…

「我不得不承認,你很厲害,實力雖說弱的可憐,一身手段偏偏抵消了你我實力差距!看起來,我想憑本身實力殺你,是有些不太現實。既如此,便索性打碎你這天地封鎖,重新和天地獲得聯繫好了1

紅蓮打累了!

寧凡瞬間傷勢痊癒的事情,重重打擊了她。她知道,再和寧凡磨下去,吃虧的肯定是她自己。於是,她決定連最後一個底牌也用掉。

「蓮子分身,現1

她竟忽得召喚出三具蓮子分身,朝寧凡夾攻而來,試圖以分身拖住寧凡的腳步。

這三具蓮子分身,只是半聖修為,實力遠遠不如之前自爆的准聖分聖,不過突襲之下,用來拖延寧凡的腳步,還是可以做到的。

只需三具分身拖住寧凡片刻,她就能打碎此地的天地封鎖,重新獲得界面聯繫,以整個十三脊椎的力量,殺死寧凡!

「召喚分身么…」寧凡冷笑一聲,對於紅蓮這一招,他早有防備。

幾乎在紅蓮三具蓮子分身出現的同時,寧凡一聲令下,四個兇悍的不滅鬼卒撕碎虛空,現出身形,再度將紅蓮圍祝

在他召喚冥界鬼花療傷的同時,已經暗中召喚出了不滅鬼卒,藏於無盡虛空,隨時待命。鬼卒不一定要光明正大召喚,以鬼卒來偷襲,有時候更能奏奇效。

「屍奴王!你竟連屍奴王都做成了鬼卒!且你居然還有一隻吸魂樹的准聖手下1

這一次,紅蓮是真的感覺不妙了!吸魂樹也就罷了,可屍奴王的存在,真真嚇到了她。屍奴王有多強,她身為光蟻族的掌權者之一,不可能不知道。連這等氣血怪物都被寧凡殺死做成鬼卒了,她真的能戰勝寧凡嗎!

啊啊啊!

三聲慘叫忽然傳出,赫然竟是寧凡使用了太古雨夜的幻術,秒殺了紅蓮的三具分身。

半聖分身,或許能拖延其他准聖的腳步,卻拖延不了寧凡的腳步!只要不是准聖,他殺起來,一點也不困難!

「你、你竟能一招秒殺三名半聖!這不可能!半聖又不是垃圾,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做到此事1

紅蓮被寧凡展現出了彪悍秒殺手段震懾了!

她心頭開始發冷,她感覺寧凡隱藏了自己的真實實力,之前的戰鬥,故意偽裝成了弱小實力和她打,此刻才真正展露獠牙!

「紅蓮,我說過,你是我的鼎爐,你,跑不掉1

滅了紅蓮的三具分身,寧凡掉過頭來,和四個鬼卒一起,圍攻起紅蓮。

一日後,紅蓮的魂甲被擊碎!

又一日過去,紅蓮的二段真身被打退到一段真身,而後,一段真身也被打散。

奄奄一息的紅蓮,已經無力反抗寧凡的生擒,被寧凡召喚出的神靈樹木關入到木籠子里。

紅蓮悲憤地發現,原來寧凡仍舊留了一手,直到最後才使用!

掌位!這絕對是掌位祭則!否則她縱然奄奄一息,也不至於打不碎這木頭籠子!這籠子連法術都不算好嗎!僅僅是本身堅韌異常好嗎!

「你…卑鄙1

伴隨著紅蓮的怒罵聲,寧凡給紅蓮種下重重禁制,關入玄陰界。

第二具准聖鼎爐,終於還是到手了!

「又、又擒了一個準聖1雷澤老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這才過了多久?寧凡已經干翻多少個光蟻族准聖了!站在末法頂峰的准聖,在寧凡面前這麼不堪一擊嗎!這小子好像真的不是遠古大修,但實力卻是真的強大!

沒有任何投機取巧,僅憑種種手段,將高高在上的紅蓮打到奄奄一息生擒…雷澤老祖還能說什麼?他自問是做不到此事的。

「太好了!英雄哥哥將紅蓮狗賊拿下了!這下子,我們可以去更深處的脊椎冒險了1軟泥怪歡呼雀躍了。

「更深處的脊椎,什麼意思…你對此地似乎很了解礙」

寧凡微微一詫,退回本相,降落於地,對軟泥怪問道。

「誒?英雄哥哥不知道這裡是蟻主脊椎所在?那你是如何闖入此地前來救我的?」軟泥怪大萌眼睜得圓溜溜,大惑不解。

「若我說我是意外闖入此地的,你可信?」寧凡苦笑道。

「這、這難道就是那些功德聖人們說的行善不留名!英雄哥哥明明跋山涉水來救我,卻不願得到我的感謝,故而撒了善意的謊言…」軟泥怪更崇拜寧凡了,開始瘋狂腦補寧凡的偉岸人格。

「…算了,你愛怎麼想隨你。先給我講講此地究竟是何處。還有,不要再叫我英雄哥哥了…」

「好的!英雄哥哥!遵命!英雄哥哥!我叫鳳沼,有鳳來儀的鳳,有鳳來儀的沼…」

所以,你只想強調有鳳來儀對吧?將自己比喻成高貴美麗的鳳鳥,這坨泥巴還真是自戀…

「說重點。」

「哦,此地名為十三脊椎,說起這十三脊椎,話可就長了…」

「那就長話短說…」

「好的!英雄哥哥!遵命!英雄哥哥1

  • (快捷鍵:←)
  • 合體雙修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