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我就一陰陽先生>第九十五章我就一陰陽先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我就一陰陽先生

小說:我就一陰陽先生| 作者:邪鴉妖雀| 類別:恐怖靈異

七叔公還在揪著那個老頭子不放,趙凌安勸不住,我只得走上前,掏出陰曹帝都璽,對著這個老頭子的腦門子拍一下,頃刻間,這個老頭的虛假的身影頓時被打成碎片,然後化成一道黑光,消失殆荊レ&spades思&hearts路&clubs客レ七叔公這才鬆了手,愣了一下,然後嘆口氣:「這一切,原來都是心性作怪。」

我收走了七叔公的鏡子,揣在懷裡:「這東西,還是還給地府,還有這混沌之境,這倒是上古妖混沌留下來的最後的東西,只是這個地方,那也只是個虛妄的空間,還是一起用鏡子包起來,給地府解決。」

七叔公不說話,但是精神有所好轉,四下一打量,沒出聲。

老莊湊到我跟前來,沖我問道:「老陳,這事情,就這麼結束了?」

我說:「可不是結束了么,怎麼,你還嫌這事情不夠亂?難不成你還想讓我跟我七叔公兵戎相見,最後來個你死我活?」我揉揉腦門,哼出聲來:「這樣就挺好,皆大歡喜,現在出去交了差,這事情,我就不管了,我一個陰陽先生,管這管那的,我累不累啊,還真想打死我埃」

我不耐煩的沖著還站在這裡面的人喊:「走了,走了,都別在這站著了,事情還沒完呢,出去以後,我免不了又得跟閻王那邊費一番口舌,不過前面事情都談妥了,地府這麼大個地方,那肯定也不能反悔,讓他們說去。」

走到了進來的地方。我們都排著隊往外走,我站在最後面看著,等到他們都出去了,我再把這地方用這鏡子的虛假實像包起來,然後再順帶著一起收進去,一打包,給地府送過去。

人都出去了,就差七叔公了和趙凌安了。

他倆還離著我老遠,慢悠悠的往這裡靠過來,一邊走。倆人不知道在那嘀咕什麼。

磨磨唧唧的。幹什麼呢!

我嗖一下就站到倆人跟前,然後瞪著眼睛看,原來是趙凌安和七叔公這時候正順著這裡看外面的情形,他們這麼一番鬧騰。外面可真是亂了套。這時候他們清醒過來。不知道看到這情形,作何感想。

七叔公看到外面情形,連連搖著頭:「想不到。我居然因為這個混沌之術壞了心性,把外面弄成了這番模樣,就算地府不追究我,我這心裡也是不安埃」

我嗤一聲道:「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管怎麼說,現在事情結束了,也算是亡羊補牢了,雖然這個窟窿有點大,但是勉勉強強,還補得上,我看老頭子你也別惆悵了,再怎麼惆悵,那也沒用埃」

七叔公抬頭看向我:「是啊,一錯再錯,現在看破了這事情,混沌的內心平復,那也是於事無補。」

七叔公眼神變得有些複雜,我猜不透他這時候的心理,興許是老頭子心裡有愧,我沒必要去猜他要做什麼,只是一個勁的催促他趕緊出了這地方,混沌之境一打包,陰召鬼鏡一歸還,管他想什麼去。

走到出口處,老莊抻著腦袋往這裡看:「老陳,你快著點,我們都在下水道擠著等你出來呢。」

我喊一聲別催,然後站在這面等七叔公過來,趙凌安抬腳走出去,七叔公也出了這地方,我這才如釋重負,也一抬腿跳了出來,眼前瞬間一黑,變得昏暗,在這地方,那還真亮堂不起來。

人都出來了,我掏出陰召鬼鏡,就準備把這個混沌之境用陰召鬼鏡映出一個空間包起來,然後打包收起來。

我手一甩,鏡面一翻,像是變出一個口袋一般,把混沌之境慢慢的聚攏起來,一點一點的收起來。我正收著,七叔公突然走到我眼前,跟我說了句話:「我們陳家侃門陰陽,就全擔在你身上了,你雖然對自身的道行並不看重,但是如此甚好,省得你和我一樣,這山望向那山高,反而丟了我陰陽一門最初的目的,迷失心性,我陳家侃門可就全看你的了。」

老頭子莫名其妙的沖我說的這話,讓我沒回過神來,以至於停下了手裡的動作,詫異的盯著七叔公看。

我還沒回過神來,七叔公又沖我一笑,然後突然推了我一把,我這才大叫一聲不好,趕緊去抓老頭子的手,結果卻被趙凌安攔在身前,七叔公居然縱身一躍,蹭一下又跳回到了尚未被我收起的混沌之境之中。

我看得一驚,停下手裡的動作就要再把混沌之境放出來,卻被趙凌安伸手抓住,然後他手一擰,整個混沌之境瞬間被陰召鬼鏡映出的空間包了進去,緊接著收回到了鏡子中。

老頭子搞什麼呢?!

趙凌安這是又在玩什麼呢?!

我沖著趙凌安一瞪眼:「趙凌安,你幹什麼呢,沒看見我七叔公進去了1

趙凌安不說話,使勁推了我一把,順勢還奪走了我的兩個鏡子和那陰曹帝都璽,然後往後退了一大步:「算命的,七爺這是為了你好,況且這外面被弄得一團糟,七爺心裡根本過意不去,他要留在這混沌之境中,這樣的話,你也就不必和地府如此相對了,陰陽侃門和我陰陽天門,那也就會在你手中得以保留1

我罵道:「趙凌安,你幹什麼呢1

趙凌安一推手,一道火神符打在我腳下,頓時擋住了我上前奪回鏡子的腳步,我一抬胳膊擋住臉,瞪著眼睛盯著他看。

趙凌安用另一個鏡子把這個包裹住混沌之境的鏡子如出一轍的包起來,然後收進去,再然後,他舉起陰曹帝都璽,猛然一磕,那陰召鬼鏡頓時被打碎,落了一地的碎片,混沌之境連同我七叔公算是沒了蹤跡。

他做完這一切,又沖著我抿嘴一笑:「算命的,七爺和我雖然都只是因為對混沌之術的好奇而迷失心性,但是這事情我們終究還是難逃其咎,七爺只有如此做法。」他說完,把陰曹帝都璽給我扔了回來,然後身子一仰,整個人頓時消失不見。

我瞪著眼睛盯著他看,一時之間腦子裡空白一片。

狐狸跳到剛才趙凌安站的地方,巡視了一下,然後搖著頭靠過來:「他剛才所站的地方,是下水口呢,很深,這個時候,怕是找不到他了,估計已經被沖走了呢,怕是永遠找不到他了。」

老莊他們趕緊圍上我,一把攙住我:「老陳,你沒事?」

我愣了半響,扭頭看看周圍,嘆口氣:「都上去,別擠在下水道里了,老頭子既然這麼做,那就讓他帶著混沌之境一起消失,如果真的要讓他這樣坦然面對自己的錯誤,我覺得依著老頭子的脾氣,那還不如這樣,還有趙凌安,他願意躺在這下水道里的污水裡,就讓他躺著,他們逃避,那總得有人面對,把這個爛攤子收了不是,老頭子說到底,還是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埃」

出了井口,外面已經是放晴了的天。

我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然後睜開眼,就看到閻王站在我身前,沖著我樂呵呵的笑:「小陳啊,你把事情都辦好了?」

我應一聲,把一把的鏡子碎片遞給閻王:「就這樣,我們就撿回了這麼多,你要是還覺得不夠的話,可以再下去找找。」

閻王詫異的看著手裡的鏡子碎片,一皺眉頭看向我:「陳景玄那個老頭子……」

我說:「就這樣,也算是老頭子那邊有所交代。」

閻王盯著我遲疑了片刻,把手裡的鏡子碎片收起來,拍拍我肩膀,默不作聲的轉身離去。

一切似乎塵埃落定。

次日,我站在街上,聽著幾個鬼拿著一份地府日報在那嘀咕,「誒?那什麼混沌的事情,地府怎麼一點表示都沒有,這麼一個大事件,怎麼連點聲響都沒有?」

一個鬼說:「機密事件?」

另一個鬼喊道:「陳先生來了,這事情,得問問陳先生啊1

我見那幾個鬼都望向我,咳一聲:「這事情,根本上不了頭條嘛,你們看看頭條是什麼,那才是關鍵,研究這些沒用的東西幹什麼。」

那幾個鬼點著頭說是,然後翻兩下,沖著我一樂:「誒有,我們說呢,原來頭條是陳先生啊,那這樣的話,那就說得過去了嘛,陳先生要上頭條,那些破事肯定要扔到一邊去嘛!你看看,陰陽先生陳壺底力挽狂瀾,拯救三界於水火之中,閻王特賞賜大獎狀一個1

我拍拍那幾個鬼的肩膀:「你看,這事情也不是沒有提及,不過我的這事情才是主要介紹的,相比之下,那事情,就不叫事了嘛,只是為了襯托我而存在的。」

幾個鬼點頭應和,我沖他們一樂,一扭頭,走了。

這事情,地府倒是沒追究什麼,就這麼揭過去了,我本來以為閻王會有什麼別的打算,結果,他的打算還就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事情過去的第三天,閻王又發了文書,聘請我為地府專業陰陽先生顧問團,別說,這待遇還挺高,地府還真是客氣埃

雖然不管怎麼說,我再怎麼謙虛,這事情,其實還真就是我力挽狂瀾,這都是我應得的。

不過,我心意已決,最後還是毅然決然地把這事情連帶我的地府執事官推掉了——我就一陰陽先生,這種事情,那還是找別人去,地府的爛攤子,可別找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