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榮華富貴>終章狗狗一家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終章狗狗一家親

小說:榮華富貴| 作者:晚歌清雅| 類別:女生小說

馬車轆轆地行駛在回城的路上,剛剛獲得比賽勝利的夫妻倆卻不但沒有因此而歡欣慶幸,反而相背而坐,誰也不理誰。溫玉橫了宋懿行一眼,心裡不免忿忿。這傢伙,需要她幫他解圍之時,便甜言蜜語,如今大局定了,倒又與她計較起來了?

溫玉輕哼了一聲,傾身過去,伸手將車簾起了一條縫,柔聲說道:「張叔,先去下瑞王府。」話音剛落,宋懿行果然立即掀了另一邊的帘子,說道:「直接回家。」

溫玉瞥了他一眼,並不說話。宋懿行自然明白過來她是故意的,心中暗暗不爽。現在她倒是明白他的心意了,卻也知道用劉宜光的事來堵他了。不過,這裡的事情告了一段落,劉宜光也呆不了多久了。他暫且再忍幾天,等劉宜光回去了,就是他揚眉吐氣的時候了,看她怎麼「囂張」

暗暗打定主意,便欺近身去,攬過溫玉柔軟的腰肢,軟聲說道:「娘子,我們好不容易才重新在一起,今後我們真心相對、好好相處,就別再故意給對方添堵了。」

溫玉看了他一眼,問道:「真的?」

「呃,難道被看穿了?」宋懿行雖然心裡起了嘀咕,但面上卻是無比堅定地點點頭。

溫玉想了想,勉強答應道:「那好吧。」

宋懿行溫香軟玉在抱,又想到她聽完琴后說出「安心」二字那一刻自己心中的動容,不由心頭一熱,便想溫存一番。溫玉拍開他的手,責道:「注意場合,別亂來。現在我們還沒成親呢,這是不合法的」

於是,宋懿行也只能親兩下解解饞了。見溫玉一副淡定的模樣,心中不免鬱悶:「娘子就不想么……我們都這麼久都沒有溫存過了……」

「一點都不想。」溫玉毫不猶豫的回答,讓宋懿行大受打擊。溫玉回眸看看他,看他的神情,估摸著他是誤會她一點也不想著他,便解釋說道:「誰讓你一點都不溫柔,痛死人了我又不是受虐狂,當然不想」

溫玉這麼一解釋,宋懿行卻是更受打擊了,暗暗咬著牙下決定,回頭的新婚之夜,一定要好好表現,找回自己的場子

婚禮的一切準備是事先做好的,只是新娘換了人。而溫家方面,由於是再婚,所以也沒有什麼好特別準備的,只是將之前從宋家退回來的東西,悉數再度送了過去。由於原本是按照皇家婚禮準備的,格外盛大。因為新娘的更換,去除了一些祭祀之類的繁縟禮節,倒是與第一次成婚時要省心省力一些。

外面賓客滿堂,宋懿行還在外面接待客人,溫玉獨自坐在熟悉的新房裡,啃著一早就藏在袖袋裡的糕點。這成婚,她可是一回生二回熟了,自然不會讓自己被餓到。只是沒想到,兩次成婚,居然嫁的是同一個人,這也是挺囧的一件事情。不過所謂事不過三,既然還是決定了這一個人,今後便好好過日子,不再想其他了。

夜到中宵,宋懿行才回得房來,帶著一身的酒氣,步履也有些不穩。溫玉咕囔了一聲:「酒量差,就不要喝那麼多。」宋懿行「呵呵」笑笑,說道:「大喜之日,別人的敬酒總是要喝的。」

宋懿行搖搖晃晃的過來,掀了溫玉的喜帕。溫玉見他躬著身子,來回搖擺,不由「噗哧」笑了一聲。作為新嫁娘的溫玉,今天自然是精心打扮過的,一笑之下,自是百媚橫生。宋懿行看得心中一盪,便欺身抱了過來。溫玉連忙攔住他,說道:「臉上的妝還沒卸呢,你想吃胭脂啊?」

「呃……」宋懿行微微一頓,繼而笑著說。「嘗嘗也好。」

「沒正經交杯酒還沒喝呢」溫玉輕責一聲,率先起身坐去桌前。宋懿行乖乖地跟過去喝了交杯酒,酒杯還沒放下,卻見自己的小妻子又不知道從哪摸出了幾張紙,推到了他的面前,順道將筆墨也挪了過來,溫聲說道:「先把這個簽了。」

宋懿行低眉一看,好啊,竟然又是一份婚姻協議。不過內容上,與之前那一份完全不同。第一條,真心相待,誠信婚姻。要忠於對方,不得有任何欺瞞。第二條,女士優先,做丈夫的要多讓著妻子一點,不得與妻子吵架,若是冷戰了,要主動做先道歉的那一方。第三條,妻妾不共存,要納妾,先休妻。倘若有了孩子,孩子悉數歸女方所有……

看到這裡,宋懿行不由蹙了蹙眉:「娘子,這也太不公平了吧?」雖然他有些初醉微醺,但腦子還清醒著呢「前面兩條就不說了,第三條,如果兩個孩子的話,至少也應該是一人一個吧?」

「我生的,當然全是我的。」溫玉輕哼了一聲。「有本事,你生一個,我不跟你搶。」

在這件事上,宋懿行辨不過她,乾脆借酒裝瘋。溫玉抿著嘴笑笑,說道:「不簽啊,也行。」說著,她便提筆醮墨,模仿著宋懿行的筆跡在落款處徐徐地寫上了他的大名。然後還當著他的面,堂而皇之取出一方小巧的印鑒,呵了兩下氣,蓋上,赫然正是她假造的那枚盛陽侯的櫻

「你……」宋懿行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見她笑盈盈地將和約折起來,準備收好。「給我」宋懿行連忙撲過去要搶,溫玉自然躲著藏著不肯給他,一來二去的,兩人便在新房裡你追我趕地打鬧了起來。鬧著鬧著,便鬧到床上去了。紅綃帳下,洞房一夜春暖。

婚後,不幾日,便是新年。因為知道劉宜光他們尚未回國,在準備年禮的時候,溫玉還特地往瑞王府送了一份。宋懿行得知后,雖然沒有阻止,但溫玉卻也看得出來,他盯著分明緊了些,連送了些什麼東西,都一一探查過。瑞王府的回禮很快就回來了,除了一些胡盧國的特產之外,還有一封信,是劉宜光寫給溫玉的。

信上說他們正月初五就啟程回國,瓊姬公主也會一併回國,會換一位公主前來和親。和親對象也已經議定了,是為福安王世子劉宜清。還有就是,這兩年間,他的病,已經基本上治好了。

在旁邊偷看的宋懿行頓時變了臉色,溫玉似乎有所察覺,回頭看了看他,說道:「既然這樣,應該多送一份禮,慶賀宜光身體早日康劍不過宜光現在身份絕密,此事不能走漏風聲,還是得親自走一趟才行。」

宋懿行連忙說道:「娘子去瑞王府有些不太合理,還是由為夫去吧。」

溫玉自然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點點頭說道:「我再寫封信,一道兒送去。」

宋懿行遲疑了一下,應了。

溫玉準備了些禮物,大多是本地的特產,還有些自己制的玩偶和遊戲道具,胡盧王、劉宜光、瓊姬公主三人都有,另外還寫了封信,交給宋懿行,囑咐他親手交給劉宜光。

宋懿行義不容辭地應了,坐上車,駛出一段路后,便毫不猶豫摸了信出來,拆了開偷看。卻只見上面只寫了一行字:小狗,去五福樓買些水晶肘花,早些回來。

看著清秀端麗的一行字,宋懿行不由地哂然失笑。或許他與她之間情份,從他當初拿到那封寫著「偷看是小狗」的時候,便已經開始了,只是誰也沒有覺察到。

盛陽侯府里,溫玉坐在窗前,看著宋懿行拎著五福樓的油袋子進來,不由抿嘴輕笑。果然啊,這生性多疑的傢伙還是偷看了。這可是違反了他們之間的「婚姻法」的,是不是該罰他去跪搓板呢?

正月初五,胡盧國一眾人離京回國。溫玉坐在五福樓三樓的雅間里,目送著那隊浩浩蕩蕩的車馬出城。那車隊里,有著她曾經深深喜歡著的人,只是如果卻是越離越遠了。這不能怪天意弄人,怪只怪她不夠愛他。若是當初她可以為了他拋下這邊的一切,追去胡盧國的話,或許,他們也能很好在一起吧?

只是,她拋不下。而他,也回不來。

見溫玉出神,宋懿行攬上她的腰,彷彿在昭告他的所有權。溫玉回過頭,看著他笑,說道:「小狗,有用得著你的地方了想想有沒有什麼法子,可以撮合緒哥哥和小凝?」

「嗯……」宋懿行指指自己的臉頰,溫玉會意在他手指之處輕啄了一下,宋懿行這才心滿意足地說道。「方法多的是,比如……」

「比如什麼?」溫玉問道。

宋懿行揚揚下巴,用手輕點自己的唇,示意溫玉獻上香吻,他才肯繼續往下說。溫玉見他得逞一次,居然還得寸進尺了,便一下子撲過去,咬住他的下唇一頓啃。

「有這麼咬人的么,你才是小狗」宋懿行雖然這麼叫著,但很顯然他還是很受用的,很快就將主動權掌握了過來。

「喂,窗沒關。」

「關上」

溫玉掙出身來,朝著車隊遠去的方向用力地揮了揮手,然後退回身,將窗關上。「吱」的一聲輕響,格外悠遠綿長……

。.。

  • (快捷鍵:←)
  • 榮華富貴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