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章一定要上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一定要上她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0-24

劉翠已經兩手捏著紅內褲的兩端,然後快速的脫下去,他還沒看清楚,劉翠已經下蹲了。

圓滾滾的大屁股被看個正著。

和三級片上的不同,這樣的更真實,更噴血。

劉翠的屁股滾圓,是性感的小麥色,甚至在陽光的照射下,兩瓣臀瓣脫離褲子的時候還彈跳一下,泛出微微的光暈。

滾圓充滿彈性的大屁股啊!

陳楚的一隻手已經搭在堅挺的小弟上,隨後解開褲鏈,小弟彈跳而出,他的手已經抓住小弟開始抽動起來。

他知道一會兒劉翠還要站起來,那屁股還會出現一次,最好在她起身的瞬間,一切水到渠成。

現在能看到劉翠的容貌,那有些害羞和忍耐如廁的表情……

「陳楚!陳楚……」

這時,一個身高要有一米七的少年在大門外喊了起來。

陳楚嚇了一跳,而且正蹲著如廁的劉翠也波動了一下,身子更往下蹲了蹲,他看的有些費勁了。

「陳楚,你倒是出來啊!」

那少年繼續喊著。

那少年叫馬小河,是他的初中同學,腦筋反應有些慢。馬小河二嬸在村裡很有名,誰給二十塊和誰睡。

本來還想等劉翠起身,露出屁股自己射一把呢,看來要泡湯了。

馬小河已經打開大門鐵栓進來了。

「這個混球!」他暗罵一聲:「怎麼這麼會挑時候,自己的小秘密不能被他知道了,不然這小子肯定會亂說話的。」

看了劉翠的大屁股,陳楚心中升起一個念頭,自己一定要把她給操了。

這個想法把他自己都嚇了一跳,不過,卻是越來越強烈,其他書友正在看:。

「一定要干!一定要好好的干!」

在劉翠褪掉褲子雖然只一瞬間,那滾圓的屁股卻已經深深的印在陳楚的腦海里,根深蒂固,無法抹去了。

此時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和這女人上床,把傢伙從劉翠的後面狠狠的插進去,然後狠狠的戳那個圓鼓鼓的大屁股。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一定會想出辦法來的。

這時,小河已經走進了屋內。

陳楚早就已經躺在土炕上裝睡。

「陳楚,你還在睡覺啊?」

小河有點憨憨傻傻,身體倒是挺壯。

他裝著剛醒過來,抬頭問道:「啥事啊?」

「你前幾天不是說和我去撿垃圾么?今天我有時間。」馬小河身後還別著絲袋子,袋子里有一根小耙子。

「嗯。」陳楚翻身下了土炕。想起自己前幾天還真說過。

正是暑假,揀點破爛換點零花錢。

父親是不會給他錢的,也沒錢給他。

「好吧,現在就走!」陳楚也同樣拎著絲袋子和馬小河走了出去。

他心裡自然有打算,現在的身體是不行的,得補充營養,就需要錢,還有身上的衣服腳下的鞋,都是窟窿,想買新的也需要錢。

幹什麼能賺來錢?他還真不知道。

很快,兩人來到離家兩公裡外的一處垃圾點。

垃圾點很大,有不少人也在撿垃圾。

一股股難聞的氣息吹過來,不過這些氣息當中就有他們的寶貝。

時不時的也會有一些垃圾車過來倒垃圾。

醫院的垃圾一般沒人去碰,裡面經常有打胎丟棄的嬰兒,呲牙咧嘴的很是駭人……

馬小河很賣力,他身體很壯,傻人傻福,而且從來沒得過病。

手裡的耙子四處亂撓。

他們撿的大多是銅、鐵、鋁,然後放進袋子里去賣錢。

小河的破爛直接賣個陳楚他爸,雖然給的價格給的不高,但是因為他和陳楚是好朋友,是同學,所以價格低他也願意賣。

陳楚家的地不多,父親農閑的時候便收點破爛。他的破爛父親也會給他錢,算是當做零花錢了。

這時,又有兩輛垃圾車過來倒垃圾,小河和陳楚腿快,先過去撓。

撓了一陣,小河撓到了一個綠瑩瑩的東西拿在手裡看,隨後又往手指上比量了幾下。

陳楚的眼睛卻亮了。

那正是一個玉扳指。

天哪!怎麼會撿到這東西?陳楚沒事的時候總去村裡張大爺家裡玩,那老頭兒挺迷信,總是神叨叨的,沒人願意和他說話。

陳楚算個例外,其他書友正在看:。因為沒有孩子和他玩,他就聽張老頭神神叨叨的嘀咕。

講這個風水,講那個宿命,也說一些什麼樣的東西值錢。

耳濡目染,現在陳楚一見馬小河手上的東西,直覺告訴他那就是一見古董……

「什麼破玩意兒!」馬小河嘀咕了一句,把玉扳指隨手扔了。

他要的是銅鐵鋁,這玩意顯然像是瓷器一樣的,在他眼裡根本是不值錢的。

陳楚馬上快走幾步到跟前,把這東西撿了起來,隨後四下看了看,見沒人發現揣進兜里。

「小河,我們回去吧!」

「再撿一會兒吧,我還沒撿多少?」

陳楚搖搖頭說:「我家裡還有事,我們改天再來撿垃圾,這樣吧,我把撿來的分你一半!」

「是你說的啊!別反悔!」馬小河笑了。

陳楚把袋子里的銅鐵鋁分給他一半,兩人隨後朝家走去。

陳楚明白,撿到這麼值錢的東西得快點離開,那兩個垃圾車倒的是新垃圾,說不準這東西是剛丟的,人家順藤摸瓜,很可能會找到垃圾點的。

當然,不能讓馬小河知道。

這個玉扳指賣的錢算是自己的第一桶金,以後發達了,再報答馬小河好了。

……

兩人到了村子,許多家已經升起了炊煙。

陳楚不禁嘴角挑起一絲微笑,天色還沒有暗淡下去,回去洗把臉,還是有機會看到劉翠上廁所露出滾圓的大屁股的。老子不禁要看,有一天也一定爆抱著那大屁股狠狠的插。

但是他到家就傻了,父親今天回家很早,正往下卸收購上來的破爛。

看來偷看劉翠大屁股的想法是不成了,老爹不得把自己打成八段啊!

「看啥那?還不快過來幹活?」父親陳德江沖他喊。

「啊!來了!」陳楚答應了一聲,過來往下卸貨。

馬小河本來是要回家的,見陳楚幹活,也跟著過來忙活。

這小子身體有勁,乾的滿頭大汗。

陳德江點頭誇道:「你看人家馬小河,你再看看你,和人家比差遠了!」

陳楚嘿嘿一笑,忙活完便進屋做飯,他是單親,父親沒說他母親怎麼了,他也不問,反正這麼多年都過來了,也習慣了。

陳父雖然挽留馬小河在家吃飯,不過他還是嘿嘿笑,要回家吃。

陳父索性給他稱完破爛又多給了他兩毛錢,馬小河樂顛顛的走了。

……

吃罷飯,天色已經擦黑。

陳楚見父親睡著了,一個人在院子里遛彎,見到劉翠飯後一個小時走出大門,和鄰居聊了一陣,隨後進入當院的廁所。

他忙小心沂子看,不過外面模模糊糊,什麼都瞧不清出了。

從凳子上下來,聽到父親的呼嚕聲,心想也只能明天看劉翠的屁股了,。

仔細想了想又不成,明天得去市裡,找一個好的地方把玉扳指拍賣了,現在需要錢。

至於被劉翠撩撥起來的**,大不了有錢了去歌舞廳找個小姐放一炮。

不過,他又想自己可是一個處男啊,第一次給小姐了太吃虧了吧?

想到這裡他自己都笑了,一個大男人算什麼吃虧。

找個小姐玩玩。哪怕第二天死了也是個男人了。

再說,自己要上劉翠,現在還啥都不懂呢,怎麼上?別看那巴掌大小的地方,第一次就算人家把洞口撐大,你都不知道該怎麼運動。

得先找個女人練練才行。

第二天,陳楚騎著自行車到了市裡,他家在郊區,離市裡二十里。他逛了一上午,玉扳指也沒賣。

他只是觀察,看哪家收購古董的地方靠譜。

轉了一圈,感覺都不太靠譜。

最後他還是把東西拿回來了。

反正有貨不愁客,等以後有機會再把它賣掉吧。

白海市只是一個小市,九八年更是落後了一些,像這樣的地方,收購古董的人也不明白什麼,反正是瞎收瞎賣,瞎貓碰到死耗子就掏上一把。

而收購的價格壓得很低,這樣即便賠錢也賠不多少。

陳楚憑直覺覺得這東西不會很便宜。

騎著二八大杠自行車,陳楚往回走。

快到家時,路過一片荒地,這地勢較低,四周地勢高,中間較為平坦。

陳楚點點頭,這正是一個非常好的演武場。

農村人一般氣得都很早,三四點鐘便起來了。

所以陳楚不想讓人看到他練武,做人要低調,唱歌也要低調。

低調做人,悶頭髮財,悶騷才是王道。

當然,這功夫也是張老頭說和他投緣教他的。

陳楚停好了二八自行車,在這片空地上又演練了一遍少林小洪拳,完畢后收招,汗水淋淋。

他皺了皺眉,硬著頭皮又把一套大洪拳打完,累的上氣不接下氣。

會練武的人一套拳打下來,渾身骨節穴位都會舒展開,打出的是力道,是氣流,自然汗水淋淋。

不會武的人那是瞎比劃,根本打不出啥來。

打完一套大洪拳,陳楚並沒有休息,而是圍著這處空地慢跑了兩圈,等消汗之後這才停下來休息。如果汗不消除被冷風吹動,很容易生病。

坐在一塊石頭上,擦了擦額頭還有些細密的汗珠,不禁嘆了口氣。

現在這樣的體質,就算劉翠脫了褲子,撅著屁股讓自己干,自己也干不動啊。陳楚雖然是處男,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張老頭有的時候和他也蹦出幾句騷嗑。

比如,什麼樣的女人生兒子,什麼樣的女人騷,什麼樣的女人水多……

  • (快捷鍵:←)
  • 男歡女愛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