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章朱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朱娜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0-25

陳楚耳朵都起繭子了。

而按照陳老頭說的,劉翠這樣屁股大的女人**很強,一般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都被形容男人,其實不然,女人比男人這個年齡更為饑渴。

像劉翠這樣的年齡正三十歲的年齡,一般男人是伺候不了的。

看了自己要干她,必須得增強體力了。

而男人最猛的時候是十**歲的時候,一旦超過二十五胯下的功能也便越來越下降了。劉翠的男人孫五整天喝酒,那胯下的玩意兒對煙酒很敏感,而且三十多了,陳楚覺得這男人一半是廢了。

當然這也是張老頭說的。

陳楚鍛煉了一陣,感覺渾身汗黏在身體上很難受。

便騎著二八自行車準備回家洗個涼水澡。

路過村中老王家的小賣店,他摸了摸兜,還有五塊錢,準備買一塊雪糕解解渴。

在小賣店前停好了自行車,他大步走了進去。

老王家的兒媳婦正往電子稱上放雞蛋,其他書友正在看:。

兒子是上個月結的婚,兒媳剛滿二十,相貌一般,臉皮白皙,見到陳楚一個半大小子還有點不好意思。

低頭問:「買啥?」

「唔,買塊雪糕!」陳楚剛鍛煉完,說話的聲音也比以前大了不少。

鼻子一緊聞到了一股香味兒,這是香水的味道。

「啥味這麼香?」陳楚不經意的說了一句。

王家兒媳臉紅了半邊。

這時,外面的門帘子挑開,一個有些中性的聲音問道:「小蓮姐,雞蛋裝好了嗎?我來取了。」

與此同時,身材修長的朱娜走了進來。

夏天熱,朱娜穿了一套短袖短褲的運動裝。在農村來說,這種衣服很扎眼。

朱娜的父母都是農村人,但是在城裡上班,所以她的打扮和城市裡的孩子差不多。

加上她長得白,眉清目秀,身高已經一米六五了,在農村女孩兒當中足以鶴立雞群。

陳楚和她是同學。

像朱娜這種漂亮清高的女生誰不喜歡,別說年輕人情竇初開,就算六十多歲的老頭子都願意多看她幾眼。

陳楚比較懦弱而且內向,平時都是遠遠的偷窺看她,在班級的時候也是偷偷的看,面對面他可不敢,更談不上和人說話了。

見朱娜進來,陳楚緊張起來,下面的又硬了。

朱娜見到他,便一皺眉,她很討厭這個邋邋遢遢的陳楚,他不禁家裡窮,父親是收破爛的,他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不是胳肢窩有個口子,就是鞋腳尖有個洞。

並且給她的感覺這人很猥瑣,總覺得每次經過這人身旁,那雙眼睛在身後死死的盯著自己。

「你笑啥?」朱娜白了他一眼,伸手去取雞蛋,一股陳楚的汗臭味鑽入她的鼻孔。

朱娜伸手往旁邊扇了扇風,臉上的表情更是不好看,秀眉緊皺,紅彤彤的小嘴都快拴頭驢了。

他看到朱娜這樣的表情,心裡忽的升起一團火來,**之火不斷蔓延,接過劉小蓮遞過來的雪糕,咬了一口,看著朱娜咽了下去。

此時十七歲的朱娜已經發育完全,雖然胸脯沒有過多的豐腴,但是圓潤的屁股已經非常挺翹了。

加上齊劉海的短頭髮,中性美讓人砰然心動,想疲軟都不能。

朱娜討厭他身上的汗臭味,白皙如玉的小手往兩旁扇風,更讓陳楚心動。

汗臭味怎麼了?老子一定想辦法把你壓在身下,你越煩,老子越讓你聞個夠。陳楚狠狠的想。

朱娜接過雞蛋,給了錢,挑開帘子剛走兩步回身問:「陳楚,你的暑假作業寫完了么?」

「嗯?」

「你嗯什麼?我問你寫沒寫完?放假的時候你先走了,班主任讓我負責咱們村幾個同學的暑假作業,你如果寫完了就交給我,還有半個月就開學了,我不想到時候因為你這種人挨老師批!」

朱娜說著臉冷了下來。

「呵呵,朱娜,我作業做完了自己就交個老師,不用你費心了,。」陳娜的語氣一下另陳楚很不爽。

「陳楚!我看你是破罐子破摔了!死豬不怕開水燙!你是什麼人?咱們同學都清楚,你有幾回按時交作業?咱們班的成績也都是你這樣的人拉下分數來的,我告訴你,你要是不把作業交給我,咱們開學走著瞧!」

朱娜冷哼一聲,撩開門帘走了。

陳楚卻不以為然。

咬了一口雪糕,心想走著瞧就走著瞧。老子開學等著你。等老子把玉扳指賣了好價錢,看吧把你娶到手,好好的上你!

看著朱娜扭動圓圓挺翹的屁股,他咽了口口水。

那運動褲有些緊,朱娜的兩瓣臀瓣把運動褲夾在了屁股溝里,極為的誘人。

陳楚真有些受不了了。

三兩下吃了雪糕,跟著朱娜走了一段,真想上去把她放倒,好好捏扒幾下那屁股。

走過一個衚衕,陳楚快速的跑回家。

滿腦子都是陳娜走路的背影。

他家三間泥草房,一間是倉房。

倉房沒有裝燈,有些灰暗,也是陳楚自擼的最佳地方。

關好了倉房門,一隻手搭在滿是灰土的泥巴牆上。

陳楚解開褲子,掏出傢伙。那傢伙已經忍不住的挺了老大。

下面已經腫脹的猙獰起來。

陳楚閉上眼,腦海中浮現出朱娜圓鼓鼓一翹一翹的小屁股,開始擼了起來。

本來挺翹的傢伙沒擼幾下,又擴張了不少,一股極為興奮的感覺直衝陳楚腦頂。

不過,腦海中朱娜的背影慢慢消散,陳楚集中精力,再次幻想,並且手上動作加快。

口中穿著粗氣低聲呼喚道:「朱娜,朱娜,我要上你,我要把你的13上的出血……我要狠狠的上……老子要你舔我的下面……」

硬邦邦的傢伙又腫脹了一圈,在最後衝刺的時候,陳楚睜開眼,趴著倉房門縫往外瞅,似乎要想象著朱娜就在面前走過似的,而且還扭動著她那兩瓣滾圓的屁股。

這時,他猛然發現劉翠從廁所里站了起來。

這麼巧?陳楚更興奮了。

這時,劉翠四下張望了一下,快速的提上了自己的紅褲衩。

不過,他還是看到了,在劉翠快提上褲子的一瞬間,兩條有些黑亮的大腿根兒之間有一抹黑黑的小絨毛。

看著那東西,他的興奮一下子達到了頂點,嗯嗯額額的發出了幾聲叫喚,一股液體噴射了出去。

他兩眼直勾勾的盯著劉翠已經系好的褲子,心裡特別的舒爽,就像把那東西射到了劉翠的黑黑的絨毛上面一樣。

爽了十幾秒,這才深呼吸一口氣,劉翠已經從廁所出來咯咯咯的喚著自家的小雞了。

「太爽了!」陳楚穿著粗氣,真想點上一支煙,吸幾口。

不過,吸煙對肺活量沒有好處,他現在想增強體質,不能這麼干,其他書友正在看:。

雖然這麼擼對身體也不好,但這**之火也需要澆滅。沒辦法的事。沒老婆哪個男人不擼。

在倉房裡喘息了幾分鐘,下面差不多幹了,又甩了甩,這才放進了褲子里。

不過,想起了剛才的舒爽,這東西在褲子里又腫脹了起來,而且比剛才好像又大了點。

有些心虛,陳楚輕輕的推開倉房門,走進了正房。

本來想意淫朱娜射出去的,沒想到最後一刻卻是對著劉翠射兩腿間的絨毛毛射的。

不過這樣的感覺更爽。

比較一下劉翠和朱娜,覺得兩個女人各有千秋。

從相貌氣質上看,還是朱娜好,白白凈凈的,而且嫩操。

但劉翠卻是熟透了的那種,小麥色的屁股,還有豐腴大腿中間那一小啜容貌同樣吸引陳楚。

兩個女人都好,自己都要上。

正想著,大門響動,父親趕著驢車回來了,車上裝了不少破爛。

原來父親一大早出去,生意不錯,收購了不少,便先送家裡一趟,卸完了車,便又要出去。

臨走時告訴陳楚把院子里的草拔一拔。

……

中午的太陽很烈,陳楚拔草沒多久已經渾身濕漉漉的。

進屋用涼水沖了沖。再出來沒拔多久便又是一身汗。

而且陳楚邊拔草邊注意劉翠家的廁所,剛才射了一把,不過下面卻更硬了。

十六七歲成年不久,下面正是生猛的時候。那時候一連乾女人六七次都是可能的。不過,大多數男人的十六七歲都是懵懂的擼過的。

陳楚現在做的也只能是擼。

不過,他不想幻想著擼了,至少要盯著一個女人擼,而這個女人露出屁股讓自己擼就更好了。

男人都有一些癖好,比如喜歡在廁所里弄,捆綁著弄,還有護士制服,老師制服等等,當然,強姦這種感覺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卻沒有人敢做的。

這種偷窺自擼更是讓人刺激和興奮。

箇中滋味,自然不用多介紹。

陳楚拔了一陣子草,自己都快被冒油了。

他算計了一下時間,感覺劉翠差不多要出來撒尿了,如果這時候走開,很可能錯過了好機會。

又拔了一陣草,他抬頭看了看太陽,心想能來點雲彩涼快涼快就好了。

忽然,他發現自家泥草房的房頂也全是草。

而且長得很歡,看樣子蓋過膝蓋不成問題。

農村是泥草房經常長草,當然,長草的房子也讓人笑話。陳楚忽然靈機一動。

對啊!我可以去房頂拔草,這樣居高臨下可以把劉翠上廁所看的很清楚啊!

想到這裡陳楚滿眼放光,極為的興奮。

  • (快捷鍵:←)
  • 男歡女愛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