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章偷窺和領悟(今天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偷窺和領悟(今天四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0-28

陳楚身材不高,但動作挺靈活,尤其是張老頭兒沒事教了他少林的大洪拳和小洪拳,他學會沒事就練,腳落地也輕不少,而且腿腳兒也快了不少。

沒多少工夫就追上了前面那兩人。

只見掐面那兩位一前一後,轉眼鑽進了一片綠油油一人高的玉米地。

七月份,玉米形成了青紗帳,兩人鑽進去,就像是石頭落進海里。

已經消失不見了。

只有風吹苞米葉嘩啦啦的亂響。陳楚也貓著腰跟著鑽了進去。

他身材瘦小,鑽這種地壟溝兒極為的適合,他鑽了一陣便停下聽聽動靜,根據玉米葉的響動辨別兩人的方位。

過了一陣,聽到了說話聲,像是離著不遠。陳楚便蹲在那裡不動了。

「小鳳啊!我可想死你了,快,讓我親親!」

「哎呀,你這個死鬼,先給錢!」

「咱都多少次了,你咋不念一點感情,咋把錢看的那麼重哪?」

「俺不管,你不給錢,咱就別干!」

「都進苞米地了,你說不幹就不幹啊?先佘一回!」苞米葉又是一陣嘩嘩響,而又傳來叭叭的聲音。而且還伴隨著喘粗氣的聲兒。

顯然,那男的有些受不了了。想要強來。

「老娘不賒!你有錢咱就干,沒錢就別碰我,你要是敢亂來,我就到派出所告你強姦!」

「我……你他媽個死娘們!老子今兒就硬來了!有種你去告!」

……

一陣響聲劇烈,兩人像是撕扯起來。

那女聲大叫道:「強姦啊!來人啊!村幹部徐國忠強姦人啦!」

……

她這一喊,徐國忠軟和了,其他書友正在看:。

「妹子你別喊了,我錯了行不?我給錢!」

「你早給錢不就沒事了么!」

「我的鳳妹子,你咋那樣呢!咱又不是一回兩回了,這回我先跟你說啊,別幹完了就提上褲子走人,咱哥倆嘮會……」

……

陳楚俯下身,朝前爬了一段。

他只能聽到聲音,看不到人。如果蹲著靠近容易被發現,他用玉米葉扎了一個帽子。

戴在頭上慢慢朝前爬。

過了十幾個壟溝,終於看到兩個人在地上纏繞著。

旁邊的玉米桿兒被絆倒了好幾顆。

那個在上面的男人說:「妹子,咱把衣服脫了墊在下面,然後讓我好好的干你!」

「這……不行,苞米葉子擦在身上太癢,還疼。」

陳楚抬頭能看那女的肩膀白花花的露出一大片。

徐國忠爬了上去,在那女的肩膀一頓咬。

「鳳啊,等我把這苞米踹斷幾根,咱平整平整……」

徐國忠說道這裡就要站起來踹苞米。

「別的!都是咱村的地,誰家種點苞米都不容易!」

「鳳,那你說咋整?」

「這麼吧,咱再往前走一段,有片空地,那地界不大,有兩棵樹,所以旁邊沒種上地,咱去那吧……」

徐國忠點點頭。

「好,就依你,鳳真好!」

馬小河他二嬸兒要站起身,徐國忠忙抱住她的大屁股,直接抗在肩膀上了。

然後哈哈大笑朝前走。

「別的,快放我下來,你抗我一會兒就沒勁兒幹了。」

徐國忠笑的更厲害。

「哈哈,沒事,大哥我有的是勁兒,一會兒肯定把你乾的下面的肉都翻翻了!」

他說著大巴掌拍了拍馬小河二嬸兒的大屁股。

而馬小河他二嬸兒則被扛著,在徐國忠的腰眼上狠狠的扭了一把。

兩人來到一片空地。

四面都是苞米地,中間這地方因為長了兩根碗口多粗的楊樹。

這地方一般人不來。

陳楚此時也來到地頭,躲在苞米地壟溝里,把他倆看的一清二楚。

馬小河的老嬸兒叫潘鳳。

三十三歲,掉稍眉,臉挺長,五官都挺大。陳楚不喜歡這樣的,他喜歡劉翠那樣瓜子臉,小麥色的皮膚和屁股。

都同樣生了孩子,潘鳳比劉翠只大三歲,但卻像是老了十多歲似的。

徐國忠算是村裡的一個副村長,其他書友正在看:。表面為人很正派,但也沒想到能幹這種事。

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鳳啊!我要忍不住了!」徐國忠抱著潘鳳又要又啃的。

陳楚感覺有些噁心,主要他不喜歡潘鳳這類型的,所以不想去看。但好奇,也是為了學一學男人和女人到底是咋乾的。

學會之後,也和劉翠用上。他這幾天也正琢磨,不能總是自己擼,想什麼辦法把劉翠給上了。

這時,潘鳳已經被徐國忠把褲子給扒了。

而徐國忠像是種豬似的把她騎上了,嘴巴還往她懷裡拱著。

開始潘鳳推了他兩把就讓他和自己這麼干。

褲子都脫了,就這樣得了。

但徐國忠不同意,又是對著潘鳳又啃又咬的,然後把腦袋伸進她的衣服里。

潘鳳的上衣是系著扣子的,怕扣子被這貨給供斷了。乾脆伸手解開。

農村女人一般都不戴胸罩,再說都三十多歲了,也不是那剛結婚的小媳婦。時興戴個胸罩,穿個白色絲襪啥的。

那時候黑色絲襪在農村還不多。

衣服被解開,兩隻雪白的大奶便漏了出來。

只是那大奶一點也不挺,上面的頭挺黑的。

陳楚有點噁心,想起張老頭兒說的,生過孩子的女人總干那事兒,那頭就黑。

而徐國忠卻不管這些,抓住兩隻大奶使勁兒揉了一會兒,隨後嘴就含住了一個頭兒,使勁兒的吸了起來。

而兩隻手揉著另外一個。

本來,潘鳳有點煩這個傢伙。

但是,被這貨一頓折騰,有是拱,又是揉,現在又放在嘴裡吸,潘鳳也受不住的嗯嗯啊啊的呻吟起來。

潘鳳人長得不咋地,但是這交換的卻很歡,不是在自己家,而是在苞米地里,她便是放開了。

這叫聲像極了那小貓,太招人了。

徐國忠聽見她這麼叫喚,嘴上吸著和手裡抓著的更是賣力。屁股也一拱一拱的用力朝前頂。

陳楚本來很討厭這潘鳳的,但也架不住這聲音的叫喚,整個人跟沒魂兒了似的。

下面的瞬間硬了。

但是陳楚可不想對著這娘們去擼,二十塊錢就能幹的貨,老子給二十塊也能幹,老子才不擼!

能花錢買來的女人就不值錢,那樣的誰有錢都好使。不像劉翠這樣的,讓人惦記著,心裡總是痒痒的。

又親又啃過去了五六分鐘。

潘鳳的黃膠鞋都被蹬掉了。農村那時候也一般都穿黃膠鞋,結實抗用。男女都喜歡。

徐國忠也感覺前奏差不多了。這才把潘鳳的褲子全扒下來。

「鳳啊!你的腿可真白!」

此時,陳楚也不得不承認,這潘鳳長得一般人,但是這兩條大腿又長又白,好看:。看著真性感。

褲子和襪子都被徐國忠脫掉,潘鳳裡面穿著的是一件白色的小內褲。

那小內褲竟然是絲狀的,徐國忠一瞬間眼裡充滿了血絲,馬上把鬍子拉碴的臉往潘鳳兩腿之間蹭。

「你幹啥?快脫下干吧,一會兒給我蹭出水來,我回去還得洗褲衩!」潘鳳白了他一眼,有些不樂意的說。

「哎!」徐國忠雖然嘴裡答應著,但是眼睛還是沒有離開那絲狀白色的小內褲。還有裡面那隱隱約約的黑色茸毛。

「你看啥?有種就給老娘舔舔……」潘鳳兩條大腿一下分開,那白色狀內褲裡面的茸毛更顯露出來。

「那……妹子,我沒那個意思……」徐國忠憨憨的笑了笑。

「滾!你就他媽的直接說不願意給老娘舔13得了!不願意舔就給老娘快點干!」

徐國忠被說的滿臉通紅,撓撓頭,他還真下不得勇氣去舔,只把臉又朝著潘鳳內褲裡面的13蹭了一會兒。

潘鳳兩手抓住內褲兩端,然後褪掉。

裡面黑黑的一片茸毛,徐國忠伸手抓了兩把,然後脫掉大褲衩,隨後壓了上去。

「啊……」潘鳳呻吟的叫了一聲,兩隻細細的胳膊繞住徐國忠的脖子。

一白一黑兩個身體重疊在一起。

如果不看臉,這潘鳳的身體真心不錯。

兩條大腿隨後被徐國忠抗在肩膀上,這黑小子下面不停的聳動起來。

大黑屁股一下下用力朝著潘鳳的兩腿之間的腿窩子用力拍過去。

發出啪啪的聲音。

陳楚也看的很仔細,在潘鳳那片巴掌大小的茸毛中,被徐國忠的下面給頂出了一個小洞。

那小洞就像是有鬆緊帶似的,含住了他的下面,隨著鬼頭的進出而變換大小,總是把那下面含住。

看的他也是熱血沸騰的。

啪啪啪的拍擊了將近十分鐘,這徐國忠站了起來,把潘鳳也扶了起來。

潘鳳隨後抓住了一顆小樹,撅著大白屁股,那輪廓極為的誘人。

陳楚終於受不了的解開了褲帶,手在裡面摸著自己的堅硬如鐵的鬼頭開始上下抽動了起來。

「啊,啊!用力啊!快點,快點!再快點!」潘鳳呻吟的叫著。

而徐國忠已經在她的屁股上拍了幾把,下面從後面插了進去,開始啪啪的聳動了起來。

他兩手抓著潘鳳的小蠻腰,胯下不停的往前挺著,拍擊著。

陳楚悄悄換個位置,看到潘鳳大屁股下面也在往下流著東西,那東西也挺粘稠的,和劉翠自己摳出來的很像。

那東西是啥?女人也流出東西嗎?這些疑問,他也只能去問張老頭兒了,而他在小學的時候曾經發過一本書,叫什麼人與自然,上面有幾章介紹說,男性在成年之後長出鬍鬚,陰毛和腋毛,身體也在不斷長高。

而女孩兒在成年之時身體也會長高,屁股變圓,同時也會長出腋毛和陰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