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九章那小蓮(今日四更,第三更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那小蓮(今日四更,第三更到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0-28

只是陳楚內向,身體羸弱,也經常受其他人欺負,所以沒事的時候便愛往張老頭兒那跑,其他的地方也沒地兒去。

一來二去,兩個多月,陳楚從張老頭兒絮絮叨叨當中也明白了一點東西,例如古董,例如大小洪拳,還有雜耍的一些秘密。

現在,他要去弄明白女人下面流淌的水是啥玩意兒。肯定不是尿了,那東西挺粘稠的……

來到張老頭兒門前,這破房子房屋緊閉,在木質大門上還貼著『有病喝三株的廣告』。

那幾年三株口服液異常的火,跟聖水似的,啥都能治。不知道後來咋沒的。

「老傢伙!開門啊!老傢伙……」這老傢伙三個字是張老頭兒讓他這麼叫的。開始的時候陳楚感覺有些不禮貌。

但是叫習慣了,也順嘴了。

「小兔崽子,你吵啥吵?給你五塊錢,先給我打一壺酒去!」

門還沒開,一個有些滄桑沙啞的聲音響起,隨後從門縫兒里塞出五塊錢。

而塑料酒桶就掛在房椽子上,陳楚一蹦就摘了下來。

本來有更近一些的小賣店……

但陳楚就喜歡去老王家的小店,原因很簡單,王家的兒子結婚一個多月,那兒媳婦雖然長得一般,但卻經常穿白色絲襪。

這東西在那個年代農村很少見。一來乍眼,二來性感,不少半大小子和老爺們盯著王家兒媳婦的絲襪看。

只要這王家兒媳婦一出門,總會有些吸血鬼一樣的目光。

陳楚腿腳快,來到小賣店。

王家兒媳婦正在裡屋看電視。出來的時候腳下穿著涼鞋,陳楚故意往她的腿上看了看,可惜沒穿絲襪,不過白皙的大腿亦然很性感。

光滑的腳踝直接到大腿根兒都裸露在外面。

扎著的馬尾辮也是一搖一擺的。

配著下面的短裙,顯得清純中帶著某種的誘惑,陳楚有種想法,想把這小媳婦按到在床上,粗暴的把手伸進她的裙內,那裡面的小內褲里也一定有褶皺的肉肉。

隨後,自己蹬掉褲子,把鬼頭狠狠的插進去……

「打酒啊?」王家兒媳婦問了一句。

「打五塊錢的……」陳楚把錢遞過去,好看:。

那時候酒水才一塊錢一斤,如果在酒廠賣才**毛。

見她把錢接過去。

小心的擰開瓶蓋,那張老頭兒的酒壺都啥時候都是一層灰。

打好了酒,王家兒媳把酒壺遞了過來。

「你叫啥?」王家兒媳問他。

如果平時陳楚臉肯定會紅的。但最近這段時間,他的膽子越來越大,從偷窺,到了跟蹤了。

見過了女人真實的大屁股,還有男女干那事,現在在他眼裡,女人彷彿沒那樣神秘了。

他見王家媳婦下身的短裙,露著許多大腿,上身的白色短袖襯衫,把胸脯挺得鼓鼓的,白皙脖頸下面開著兩枚扣子,如果仔細看,竟然能看到裡面有條溝壑。

尤其是剛才她打酒彎腰的時候,陳楚掃了幾眼,那條乳溝看的更是深了。

「我叫陳楚,村南面老陳家的,你叫啥名?」陳楚目光不輟的盯著她問道。

「我……我叫……」顯然,她只把陳楚當成小屁孩兒,沒想到這小屁孩兒還問了自己名字。

王家媳婦畢竟剛為人妻,和那些百鍊成鋼的騷老娘們還有很長一段的距離要走。

不禁有些羞澀說道:「我叫那小蓮……」

「哪個那?又是哪個小蓮?」陳楚淡淡一笑繼續問。

那小蓮見這半大小子有點意思,便要用筆寫。

陳楚忙伸手過去。

「寫我手心裡吧,我記得快!」陳楚說著還兩邊看了看,見有沒有人。

那小蓮剛結婚一個多月,男人在外面種地,家裡開個小賣店便讓她看管。

雖然這活不累,就是賣個貨,然後做個飯啥的,但卻挺寂寞。

每天對著電視也沒勁兒。

晚上男人回來也說不幾句話,脫光衣服便壓在她身上,一頓馳騁之後就昏昏睡去。

這樣的日子,她過的有些彆扭。

雖然,農村家都是這樣的過日子方法,但她總想著要多點什麼,而多點什麼,她也不知道。

不過,總不是這樣一天天的閑著。太沒勁兒了!

「嗯,我給你寫。」那小蓮說完。

點了一點撒在櫃檯上的酒水,便在陳楚手心裡寫了自己的名字。

那小蓮的手指白皙,入手如無物,似乎碰觸到雲端一樣。

這樣細膩的感覺陳楚感覺渾身發振。

而且,從那小蓮的身體裡面散發出一股氣味,是一種香噴噴的香水的味道。

「那小蓮?這名字真好聽。」

「是嗎?你的名字也挺好聽的。」

……

陳楚這是第一次和女人離得這麼近說話,而且這個女人是個熟女,其他書友正在看:。

陳楚下面就又硬了。

「那小蓮……我要,要幹了你!」陳楚腦海中莫名其妙的冒出這樣一句話。

那小蓮是屬於那種溫柔的女孩兒,而且渾身像是豆腐做的,給人一種溫暖可人的感覺。

如果說劉翠身上吸引他的是那種成熟了的知性美。

而那小蓮卻是溫柔似水,勾引男人去壓她的這種感覺讓陳楚著迷。

這種溫柔女人或許就是讓男人充滿著**去佔有和壓迫。

總想在身下干一個女人。把身體里的這股慾火澆滅。

都說女人是水做的,如果真是水,那麼男人便是需要這水來止渴。

「小……小蓮姐,你的手真好看……」

「啊!」那小蓮連紅潤起來,像是熟透了的紅柿子。

「你別瞎說。小心讓人聽見。」

本來陳楚有些膽虛。聽那小蓮這聲並不像是埋怨他。

這小子膽子大起來了。

手一翻抓住那小蓮的小手。

「啊……你……」那小蓮楞住了。

「小……小蓮姐,我,我想和你……和你好……」陳楚也不知道怎麼就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啊……你別瞎說了……」那小蓮哪見過這個。

「你,你快走吧……」

「好!」陳楚吧嗒一下親了那小蓮一下手,拿起酒壺跑了。

他是走了。

不過那小蓮渾身火燒火燎的。

怔怔的看著陳楚的背影出神發獃。被他親的那隻手就那樣停留在半空中。

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了。

心裡也像有隻小鹿來回亂撞。羞臊的她連忙躲進屋裡,拿被子蓋住頭。

「小蓮!小蓮!」

一個大黑個子扛著鋤頭走進了屋,喊了幾聲小蓮才出來。

「你,你回來了?」那小蓮見是自己男人王大勝。

想起剛才被陳楚那個半大小子親了一口手背,她不敢看自己男人的眼睛。

「小蓮你咋了?是不是誰欺負你了?」王大勝長的挺高,說到這一瞪眼睛。

那眼睛跟牛似的。

「沒,沒有……」那小蓮一看他這樣子就怕了,王大勝有一米八了,要是知道陳楚耍流氓不得把那孩子腿打斷了啊!

聽見小蓮說沒有。

王大勝就放心了,上來一把抓住小蓮的兩隻小手塞進懷裡,嘴就往小蓮脖子上拱。

「小蓮,我想你了……」

剛鏟地回來,王大勝身上一股子的汗味,好看:。

小蓮覺得很不自在。

「哎呀,你幹啥啊,門還沒關呢,再說你還沒吃飯呢!」小蓮掙扎一下。

王大勝嘿嘿一笑。

撓撓頭說:「你看,我就顧著疼你了,忘了這茬了。」

王大勝說著去關門,然後把窗戶都擋上了帘子。

「哎呀,你這是幹啥啊,天還沒黑透你關啥門啊,還能賣點貨呢!」

「蓮子,我就是想你啊!咱今天不賣貨了,那倆錢咱還是不在乎的……」王大勝說著一把抱住小臉,就開始在她脖子上又拱有啃的。

小蓮頭往旁邊歪歪著,盡量躲避。

他身上的汗味和嘴上的臭烘烘的,讓她十分的反感。

但也沒辦法,這人畢竟是自己男人。

結婚前王大勝收拾的很乾凈的,總喜歡往頭髮上弄髮膠啥的。

但結婚後才發現這人邋遢的很,抽煙喝酒,就臭烘烘的。

那時候的農村一般都是相親,兩人處對象的時間很少,也看不出啥來。

都見對方是過日子人家就很像配牲口的意思,結合在一起,很少有感情。

所以那小蓮很少讓王大勝親嘴,他的嘴太臭了,一親那小蓮就直噁心。

王大勝就嘿嘿笑說不親也行,但是給那小蓮親下面。

他是太喜歡那小蓮了。

農村男人一般不會給媳婦親13的。

但是王大勝不在乎,不禁給她親13,還給她舔腳,舔屁股。

這要是傳出去,他大老爺們的臉可丟盡了。

但是王大勝樂意。

親13,舔腳,讓那小蓮很有快感。

不過今天,王大勝身上的汗味實在讓她受不了,她只想讓這事兒快點的結束。

……

兩個人脫得白花花的。

然後王大勝壓著小臉,吭哧吭哧和種豬差不多。

下面小蓮是白花花的,不過王大勝卻黝黑黝黑,帶著汗味和汗臭,就在小蓮的身上拱起來。

但不到一分鐘,滿頭大汗的王大勝就出溜下來了。

累的呼哧呼哧的躺在了一邊。

放著渾身像是玉器一樣的那小蓮,他也無能為力了。

王大勝人長得人高馬大,下面的東西卻不大,而且時間也短。

那小蓮起初不知道這事兒,不過她回門子的時候聽二姐說男人那東西有一尺長的,能幹一個多小時。

那小蓮就懵了,瞪著貓眼說哪有那麼長,就半掌多長,也就一兩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