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十章用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用手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0-29

她二姐那小櫻就笑,說那是男人有病,你男人多長?

那小蓮不傻,精明的很,馬上反應過來說十多分鐘。

那小櫻說那還算是正常。

……

兩人停了一會兒,王大勝就出去找飯吃。那小蓮拽了一個小被蓋在玉一樣的身體上。

忽然想起陳楚這個半大小子來。

她二姐說過,男人最能幹的時候就是半大小夥子,十七八歲,那時候跟剛出生的小牛犢子似的。

那玩意兒也硬得很,能把磚牆捅一個窟窿。

那小蓮倒是不信能捅破磚牆,但至少能讓她好好的舒服舒服。

而且,剛才陳楚來打酒的時候,那小子身上一點汗味都沒有,大脖子白白凈凈的。

那小蓮不禁悄悄的把手放在兩腿之間,隔著小被,摸了起來,腦中想象著陳楚的模樣,。不禁有了些感覺。

……

陳楚其實沒走多遠,就看見王大勝扛著鋤頭回來了。

他還真怕那小蓮把剛才的事兒說出去。

有些做賊心虛的躲在人家後窗戶偷聽。

他雖然身材不高,也有點偏瘦,不過張老頭兒教他兩套拳法,動作還是麻利的很了。

落地也沒多少聲響,加上天色也有點擦黑,他躲在那,別人還很難發現。

而屋子裡發生的一切他都聽見了。

包括兩人幹事的聲音,聽的他下面邦邦的硬了。

陳楚想看看他倆幹事的時候是啥樣的,主要是想看看那小蓮白絲襪脫掉后的身子。

急的他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轉了幾圈也沒找到地方。

忽然見到窗帘的上方有些縫隙。沒有擋嚴實。

陳楚從窗戶偷窺劉翠撒尿都輕車熟路了。這會兒也爬上了人家窗戶往裡面瞅。

可人家倆人都幹完了,就看見那小蓮自己躺在炕頭上。

露出白白的兩條小腿兒,還有白白的肩膀。

「嗯?不對?」陳楚看那小蓮的露出的部分也想擼,但見那小蓮蓋住被子的地方聳動。

仔細聽好像還有聲音發出,而且那小蓮時不時下巴揚起來,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這讓他又想起了白天廁所里的劉翠。

「那小蓮也是在摳?」陳楚腦頂嗡的一聲,下面又有了些硬度。

夏天都是紗窗,聲音斷斷續續的傳出來,開始有些不清楚,後來兩個字,怎麼聽怎麼像是陳楚。

陳楚忙又仔細聽,那小蓮雖然很壓抑的呻吟出聲,不過還是像是陳楚……這不是在喊自己嗎?

這時,裡屋門當一聲。

王大勝端著飯碗進來了。

陳楚馬上跳下人家窗戶,拎著酒壺跑了。

腦子現在亂亂的,得把看到的事兒和張老頭說一說了。好好問問他。

「混蛋小子!打個酒也這麼半天!完蛋貨!」

陳楚剛回來,張老頭兒就罵開了。

「老傢伙你嫌慢幾自己打酒,我還不願意伺候你哪!」陳楚把酒壺遞過去。

這老頭兒一把抓過來,擰開黑乎乎的瓶蓋,然後直接對著塑料酒壺,大口喝了一口。

好像很過癮的樣子,看的陳楚直咧嘴。

「這他媽的王小眼,往這酒里兌了多少水!」張老頭兒罵了一句,還又喝了起來。

王小眼就是王大勝的爹,很小氣的,所以外號就叫王小眼了。

「臭小子,我問你,你打酒打這麼半天,是不是相中人家老王家的媳婦了?那姑娘圓是圓,但不夠大,以後肯定生的是姑娘,。還有啊,那媳婦柳葉眉,眉梢往下耷拉,以後肯定給她男人戴綠帽子……」

張老頭兒說著又喝了一口酒,嘴也跟著呷了呷。

陳楚聽了這話。才湊了過去。

「老傢伙,你咋知道?那啥,你給我講講唄。」

「切!」張老頭兒白了他一眼。

「你這小子,完犢子玩意,我教你那些東西,你都不學,一聽我說女人咋地,你就來勁兒了,真他媽的像老子。不如你給我當乾兒子得了。」

「你先說!」陳楚眼巴巴的看著他。

張老頭兒不止一次要收他當乾兒子了,說的次數多了,也就習慣了。

「我和你說啊,女人這東西,是不是雛,你看眉毛,我告訴你啊,那小蓮肯定要背著她男人偷漢子你信不信?」

「老傢伙,你從人家眉毛長的啥樣就知道人啥樣了?」陳楚不信。

「那要是我去偷那小蓮,你說能偷來嗎?」陳楚又問。

「你偷?你不行!」

「我咋不行?剛才我爬她家窗戶,看見那小蓮手捂著褲襠那兒,一邊揉,還一邊小聲喊我的名字哪!」

「我噗!」張老頭兒一口酒噴出去,連帶著咳咳咳的咳嗽起來。

「你這他媽的混小子,能不能別在我喝酒的時候說這話!那小蓮真沒眼光,不喊老子的名字,喊你的……咳咳……」

等張老頭兒咳嗽完。陳楚又問。

「老傢伙,那女人也出東西嗎?今天我偷看劉翠嬸子撒尿了,她躺在廁所里,一邊摸下面,又摳了進去,然後揉著揉著,那裡面就出水了。那水還黏的很,你說那是啥東西?」

「你小子少吹!劉翠那女人好的很,她能脫光了讓你看下面?還能當著你的面摳?」

陳楚就把這些天的經過說了一遍。

等最後才說:「因為今天他們都去看馬戲去了,劉翠嬸子以為沒人,所以才摳的,我還看見潘鳳和咱村徐國忠搞一起去了……」

張老頭兒破口大罵。

「這他媽的徐國忠,表面上假正經,總來找老子的麻煩,讓老子搬家,這回好了,他再來裝犢子,老子就把這事兒搞的滿村都知道,看他副村長還想幹不了。」

張老頭又灌了口酒拍拍陳楚腦瓜說:「好小子,你乾的不錯,來,老子給你打一套醉拳,你好好看著……」

陳楚捂著眼睛直嚷嚷。

「不看,不看,你教我怎麼偷那小蓮我就看,不教我偷女人,我就不看!」

張老頭樂了,他喝了不少酒,又開始說瘋話了。

「老子以前人家給多少錢都不會教人拳的,現在死急白臉教人拳,還得倒貼教人偷女人才行,哈哈,這他媽什麼世道。」

「好!小子,你只要把我這醉八仙今天學會,我就教你偷女人,保證能把那個那小蓮給睡了。」

「好好好,!」陳楚一聽到能睡了那小蓮。別說讓他學什麼醉八仙了,就是讓他踢他老爹屁股一腳他都干。

不過踢完他肯定會挨一頓暴揍是肯定的了。

張老頭兒這時也開始打了。

「呂洞賓醉酒提壺力千鈞,曹國舅仙人敬酒鎖喉扣,張果老醉步拋杯踢連環;鐵拐李旋肘膝撞醉還真;漢中離醉步抱壇窩心頂;藍采和單提敬酒攔腰破!韓湘子擒腕擊胸醉吹簫;何仙姑彈腰獻酒醉盪步……

「這醉八仙原本出自民間,有很強的實戰性,『醉八仙』的長處便是在於寓拳法於醉形中,看似醉非醉,以醉態、便以醉意來迷惑對方.以『拳本無拳,意本無意,無拳之中是才真意』為其宗旨,做到醉中藏其法.法內似醉,形醉而意千醉,步醉而心不醉。醉八仙的打發要要求忽左忽右,行蹤飄忽不定,身形如狂似癲,步法東扯西牽,拳法剛柔並相濟,快速靈活似人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對方擊敗。要虛守實發,逢擊而避,乘隙而入,指東打西……」

張老頭兒一邊講解,一邊先是快速打了一遍,隨後又放慢了動作打。

每一個動作要領講的都十分的仔細。

他打拳的時候,陳楚也在旁邊看的仔細。

張老頭兒嘆息一聲。

這小子真不知學成了,是福是好事,還是女人的禍害。

因為陳楚已經依葫蘆畫瓢,打的有些模樣了。

以偷人家老婆為誘餌,張老頭兒又開始指點。

「給老子好好打,給老子好好練,你只要練好了,才能去偷人家老婆,即使讓人家堵住門口了,你跑不了,也要打的過人家,要不多給我老人家丟人?」

……

從擦黑一直練到十一點多,過去四個多小時了。

這看似簡迪上攘返幕本合格。

陳楚累的胳膊腿直酸痛。

「老傢伙,我練得差不多了,你快告訴我怎麼偷,還有,那女人下面流的東西,你還沒告訴我是啥呢?」

張老頭兒笑了。

「混小子,你別小瞧了這簡單的幾個動作,能練出點名堂來,沒個十年八年的功底是不成的。但我老人家也不食言,我先告訴你一個對付女人的絕招。」

陳楚剛才還渾身酸痛的要命,一聽這個,眼睛頓時放光了。

「啥?快說啊!」

張老頭兒四下看了看,然後放低聲音說:「女人分好幾種,有的是天生邋遢的,也有天生有潔癖的,你不是說那個那小蓮喜歡穿白色的絲襪嗎?那她就是有潔癖的那種……」

陳楚打斷問:「啥叫潔癖啊?」

「笨蛋!你上學念書都念到哪去了?潔癖都不懂?潔癖就是乾淨的屁股。懂了嗎!?」

陳楚點了點頭。

張老頭這才又說。

「我想那小蓮的屁股一定很乾凈,咱們上完廁所都用報紙擦,那小蓮得用紙巾擦,擦完了還得洗,你懂嗎,所以,你平時也要給老子乾淨點,農村大老爺們都不在乎這個,你小夥子可不行,另外買瓶香水,噴一噴,那小蓮肯定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