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十三章偷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偷腥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0-30

「現在才十點鐘,王大勝這麼也得十一點半回來,小蓮姐你就讓我好好親一親,我真的好喜歡你,我親了你,然後我就放開你,要不,咱倆就這麼抱著,抱到十一點肯定會被別人看見的。」

陳楚聞著那小蓮的吐氣如芳,而此時他摟著那小蓮的腰,下面已經抵住了她的小腹以下。

下面邦邦硬的又氧又難受,就像是要找到一個突破口把裡面的力量,發泄出去一樣。

「我,我讓你親,你就放開我……」那小蓮又柔聲說。

「嗯,小蓮姐我不騙你,我喜歡你,我好想親親你。」

「那,那著把臉湊到陳楚跟前。

感受著他身上那股香水的味道,想起自己男人一身的臭汗,不禁對陳楚有了一點點的喜歡。

陳楚張開嘴,**的在她臉上狠狠親了幾口。

然後一下咬住了那小蓮的小嘴兒。

開始陳楚不懂啥,只是用力裹著那小蓮紅紅的小嘴唇。

她的嘴很小,陳楚幾乎蓋住了。

而那小蓮被堵住小嘴兒,感受一股甜絲絲的感覺。

一點不像自己男人又抽煙又喝酒,而且不刷牙。一嘴的大黃牙和惡臭。

所以那小蓮只讓她干下半身,親下半身,親哪裡都行。就是不許親她的上半身,親奶不行,親嘴就更不行。

因為在她認為,下半身,尤其是女性的下體是髒的,親就親了,但嘴是吃飯的,不能被弄髒了。

但是陳楚很乾凈,親嘴的時候很甜,牙齒也白凈,口腔中也有一股香水的味道。

親著親著,那小蓮自己便張開嘴巴,伸出舌頭去舔了一下陳楚的嘴唇。

陳楚直接就把舌頭伸進來了,裹住她的小舌一陣的吸允。

而他的兩隻手也開始不老實,開始在那小蓮的後背上遊走,不一會兒就往下,並且伸進那小蓮的衣服,摸著她滑膩膩還有些粘黏的後背。

這讓陳楚的下面更堅挺了。

頂的那小蓮直往後退,最後她一屁股坐到那捆苞米桿兒上,陳楚整個人爬到了她的身上,又啃又咬,手又在她背後亂摸,亂抓,。

下面那根大棍子又隔著衣服亂戳。

那小蓮被挑逗得開始低低的呻吟起來。

「啊,啊,嗯啊……」

陳楚以為自己的時機成熟,手有些慌亂的要解那小蓮的褲子。

農村的褲帶,尤其是剛結婚的女人,都是用布條系著的。

劉翠的就是。

陳楚以為她的也是布條,摸了半天也沒找到頭緒,低頭一看見是一縱黃色卡通褲帶的。

忙伸手去拉。

不過手卻被那小蓮抓住了。

「別……陳楚,你說過的,我讓你親,你就鬆開我,我……我已經讓你親了,也讓你摸了……」

陳楚笑了。

笑的有點邪惡。

「小蓮姐,你讓我親了,但是沒讓我摸啊,我摸摸你下面。」

「陳楚,不行,我不能做對不起我男人的事兒。」

「小蓮姐,我就摸一下,這樣吧,我摸摸你的奶,就摸一下。」

「陳楚,要不改天我讓你摸吧,現在都快到中午了,我得做飯去,萬一我男人要是提前回來,看見咱倆那成啥了。」

陳楚想了想也對,折騰這半天也有二十多分鐘了。

快十一點了,王大勝那混蛋要是早回來半個小時,正好把自己堵到柴禾垛這裡了。

那以後就不好偷人家女人了。

老張頭也說過,什麼事適可而止,偷人家女人更是如此了。

再說這才是第一次下手,能占這麼多便宜也不錯了。

陳楚把那小蓮拉了起來,然後幫她整理整理頭髮。

偷女人還有一個竅門,那就是幫她整理頭髮。

女人總喜歡男人給她們梳頭,那這種事兒一般男人不在意的。

張老頭兒傳授過陳楚這麼給女人梳頭,只是今天沒帶梳子,以後偷人家老婆也要帶個梳子,完事兒了給人家梳梳頭,女人其實就這麼點小心眼。

總是希望你細心的關心她。

那小蓮一動不動的等著陳楚給她整理完頭髮,陳楚又在她紅彤彤的嘴唇上親了親。發出滋滋的聲音。

「小蓮姐,你的嘴唇真甜,我晚上再來吃你的嘴唇吧。」

「你,你晚上別來了,還是明天中午來吧。」那小蓮說完臉刷的一下紅了。

陳楚下面好不容易軟的,被她這句話又說硬了。

不過不能戀戰了。

陳楚給她拋了一個媚眼,然後跳出牆頭,貼著牆根走了。

……

看著陳楚走了,其他書友正在看:。

那小蓮一屁股坐到柴垛里。

胸部起起伏伏的。

剛才就像是做夢一樣。不過,這種感覺卻很刺激。

她不敢往下想了。

想到此為止了。

她先回屋對著鏡子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嘴角全是陳楚的口水。

她又洗了洗毛巾,然後把臉上口水的印記擦掉。

重新提了提褲子。

再去院子里抱柴禾,開始做飯。

農村的飯一般也很簡單。

大多是一鍋出。

飯菜一起來了。

飯剛剛好,王大勝扛著鋤頭回來了。看見正在灶膛忙活的那小蓮。

下面又有些痒痒了。

「小蓮,飯好了嗎?」王大勝問道。

「嗯,差不多好了,得再唔一會兒。」

「行啊,小蓮你進來一下,也歇會。」王大勝說著又關上門,拉帘子。

那小蓮知道他想幹啥,心裡有點不高興。不過想起剛才自己和陳楚親親抱抱,有點對不起自己的男人,還是跟著進了屋子。

剛一進屋,王大勝就把小蓮推倒在炕上,然後就壓了上去。

「小蓮,你想死我了……」王大勝說著就往她脖子上啃。嘴巴也在她胸脯上拱來拱去的。

大熱的天,王大勝剛鏟地回來,渾身的一股汗臭讓那小蓮直禁著鼻子。

她剛和陳楚親熱完,香噴噴,甜絲絲的感覺還在遊盪在鼻尖。

這回輪到了王大勝,一股臭烘烘的,不禁讓她眉頭一皺,有些不耐煩起來。

想要推開王大勝,可他已經脫了褲子,還給自己扒著褲子。

而且嘴巴又放在她的兩腿間開始拱起來了。

並且發出滋滋滋的聲音。

那小蓮有點騎虎難下,不知道該不該把他推到一邊去。

這時,外面有人敲窗戶。

「裡面有人嗎?買鹽啊!沒鹽下鍋了。」

那小蓮趁機踹了王大勝一腳。

這傢伙正趴伏著親的正來勁。沒防備,還真被這一腳給踹了個墩。

「你幹啥?」王大勝問。

「你幹啥?」那小蓮一瞪眼睛。

「有人來買貨了你沒聽見啊?一天到晚就尋思那點逼事兒!這日子按你這麼干還過不過了!」

王大勝被罵的一愣一愣的,好看:。

那小蓮這時站起來提起褲子沖外面喊。

「哎!馬上來了,稍等一會兒!」

王大勝也邊提褲子邊嘿嘿笑道:「嗯,小蓮,你說的對,也做的對,要不我爸爸一門讓我娶你,說你家是過日子人家,姑娘也錯不了,我真是有福氣,才有你這樣的好老婆!」

「王大勝,你知道就好,一會兒吃完飯趕緊去地上幹活!這都啥時候了,就咱家地比別人鏟的慢,挺多家二遍地都鏟完了……」

王大勝點頭跟雞啄小米似的。

「哎,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乾活。」

其實人家其他家都是兩口子去一起鏟地。

農村女人不比男人乾的少,鏟地之後回家還照樣做飯洗衣,帶孩子,餵豬打狗的。

王大勝再能幹一個人也幹不成兩個人的活了。

不過他願意,他可捨不得讓那小蓮下地。

而那小蓮在家的時候就是老姑娘,家裡三個姑娘,她是老,介紹對象的時候她就說要不嫁個城裡人,嫁給農村人她就一輩子不下地幹活。

王大勝那是點頭同意的,不管幹啥,只要能結婚就行。

賣完了鹽,那小蓮就讓王大勝趕緊吃飯,吃晚飯就把他趕走去幹活去了。

一下午時間,她就坐在小賣店裡,心裡火燒火燎的想著和陳楚親嘴那事兒。

有人來買貨她就賣,沒有人她就想那每一個細節。

想到明天中午和陳楚約好還在後院柴禾垛見面,她的臉上就一陣陣的發燒。

她有種感覺,和王大勝干那事兒都沒有剛才和陳楚親嘴有感覺。

想到這裡,她悄悄的摸了摸自己的下面,臉紅撲撲的輕輕的壓抑的呻吟。

……

陳楚心裡也特別的爽。

張老頭兒說的真沒錯,孩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別人的好,那王大勝積了哪輩子的德,娶了那小蓮這樣的好老婆。

他自己還不會好好的曰,正好老子幫幫他。

想起剛才和那小蓮的鏡頭,他還是跟做夢似的。

嘴裡現在還甜絲絲的,像是含著白糖了一樣。

這種甜蜜讓他走路都直發飄。

心想這要是能曰了那小蓮一把,那該是更美了。

屁顛屁顛的快走到家,見朱娜又從老孫家院子出來了。

陳楚心裡高興,而且他親了那小蓮,也摸了,以為自己就是半個男人了,見到朱娜也沒剛才那麼害臊了。

不就是女人嗎?那小蓮都夠裝緊的了,整天聽見村裡的老爺們說她洋性,被誇的跟仙女兒似的,剛才不還被自己按倒在柴禾垛上。又親又騎了么。

這朱娜也不算啥。

「朱娜幹啥去啊?」陳楚笑了笑問。

  • (快捷鍵:←)
  • 男歡女愛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