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十五章讓摸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讓摸摸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0-31

「大妹子,和你說,你是自己脫還是讓我脫,你要是再這樣,我可扯你衣服了!」

閆三說著手抓住她的裙子就要扯。

「別的閆哥,你這麼干就不怕我男人孫五么?」

「你男人孫五?」閆三笑了。

「就算現在你男人孫五看著咱倆,我都照樣和你好,孫五他算個屁!敢和我說個不字我弄死他,大不了老子再進去這些年。」

「閆哥,你別這樣,咱都是鄉里鄉親的,你咋能對我這樣?」劉翠哭了。

「大妹子,你別這麼說,我就是喜歡你,七年前我就想和你好了,就像多弄點錢,然後和你好,再把你帶走,和你過好日子去,沒想到進去了,他孫五算什麼東西,憑啥有你這麼好的媳婦?」

閆三說著又要撕她的裙子。

現在劉翠被身子被騎,地壟溝狹小,有力氣也使不上,再說就算使上了,她的那點力氣和閆三比可差遠了。

她只能呼喊,不要。

她這麼一喊,閆三更是獸性大發,從兜里掏出一團布,一下就把劉翠的嘴給堵住了。

閆三以前搶劫,都干慣了這買賣了,自然做事情前都是有計算的。

堵住了劉翠的嘴,他的兩隻粗而有力的大手,像是老虎鉗子似的緊緊的抓住劉翠的兩隻手腕子,然後死死按在壟溝下面。

兩條大腿一劈,就把劉翠兩腿分開。

下面的鬼頭就已經抵住了她的腿窩子。

「大妹子,我就是喜歡你,我都知道,孫五那熊火好久沒幹你了,放著你這麼好的媳婦他不伺候,他還算是一個男人嗎?你放心,以後你這塊好地,我來種!」

閆三說著張開大嘴就在劉翠脖子上啃了起來。

劉翠嘴被堵住,身體也動彈不了。

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眼淚順著眼眶淌了下來,她拚命掙扎也只能是無能為力。

閆三在她脖子上啃了一陣,又在她胸脯上拱了拱。

然後把劉翠的兩隻手用一隻手按在。

人還死死壓在劉翠身上。

另外騰出的手,給自己解褲帶。

掏出了鬼頭,然後就伸進劉翠的裙子。

這時劉翠更掙扎了,兩條腿拚命的亂蹬。

閆三笑了笑,在劉翠大腿根兒掐了兩把,然後一拉,就把劉翠白色的小褲衩拽了下來。

手也把她的裙上的扣子解開了,。

見劉翠裡面穿的便是胸罩,而是一個小紅布兜兜。

閆三眼睛一下發直了,嘴巴又在上面拱了拱,屁股挪了挪位置,往裡面一鬆動,就要進去。

不過劉翠屁股用力往後挪,不過卻無法抵禦這次侵襲。

眼看劉翠就要被人弄進去了。

閆三也笑了。

這時他卻沒發現,身後的鋤頭已經高高的舉起。

陳楚已經觀察半天了,真想這一鋤頭砸在他的後腦上。

張老頭兒說過人體的一些要害,後腦非常重要,如果打正了,一下就能讓他腦瓜開瓢。

陳楚冷靜了一下,搖了搖頭。

真要是把這小子打死了,自己也要受到連累,最起碼要判個十年八年的。

這個可不行。

他眼睛眯縫一下。

忽然看到閆三撅起來的大屁股,正要用力往劉翠的腿窩子頂。

尾椎?

也就是尾巴跟。

那也是一處重要穴位,容易致死,但不容易打准。

陳楚不再猶豫,一鋤頭狠狠的朝那地方砸了過去。

鏟地的出頭像是刀鋒一樣,很是鋒利的。

這下落去。

閆三像是被間斷尾巴的貓似的,身體一蹦多高,捂著屁股喊叫著跳出了三四米。

「我cao你媽的!」

陳楚輪著鋤頭過去趁機啪啪啪又是幾下子。

閆三的大脖子,光著的胸口上都被砍出了口子。

「你媽比的閆三,你他媽還是人嗎?老子今天弄死你!」

陳楚橫掃一下鋤頭,閆三畢竟在監獄呆過這麼多年,也不是吃素的,雖然身上疼的要命,還是拿胳膊擋住了一下,鋤頭被打斷了。

陳楚一個錯步,上去抓住斷開的鋤頭,拿在手裡又要衝上去。

「別打了!」

這時劉翠反應過來,捂著自己的胸口喊。

陳楚停住了,手裡的鋤頭還指著閆三。

閆三以為是劉翠的男人孫五來了。

回頭一看是陳楚。

「我cao尼瑪的陳楚,這他媽有你啥事?」

閆三說著話,已經快速穿上褲子,把衣服也披上了,檢查身上的口子。

「我cao尼瑪的!劉翠是我嬸子,我們兩家十年鄰居了,我cao尼瑪,你說有沒有我的事兒,你欺負我嬸子,老子現在就去派出所報案,你這他媽的叫強姦,夠再判你七八年的。」

閆三一下傻了,好看:。

他不怕陳楚,畢竟這是一個把大小子,個頭也不高。

但是他怕警察。

進過監獄的人都懂法,甚至比警察都懂法。

那年頭刑法重。真要是把事兒鬧大了,一報案,自己再進去七八年倒是不能,三四年正常了。

「行,你小子行!今天我孫五認栽。」孫五冷哼一聲,一瘸一拐的走了。

心裡嘀咕,小逼崽子下手挺狠啊!看我不他媽弄死你。

等閆三走遠了。

陳楚低下身問:「嬸子,你,你沒事了吧……」

「我沒事。」

劉翠擦了擦眼淚。

「陳楚,這事兒你別和你孫五叔說。」

「嬸子,我哪能呢。」

「對了,你咋在這呢。」劉翠把衣服收拾一下,並沒有坐起身,兩條大腿還露在外面。

「我……嬸子你頭髮亂了,我幫你弄弄吧……」陳楚這時想起來張老頭兒的話。

沒等劉翠答應,他就伸手去撫弄她的頭髮。

劉翠躲了一下,不過還是被陳楚弄了。

這還是他這麼近距離的跟劉翠在一塊,看著眼前的劉翠,他更覺得迷人了。

小麥色的皮膚,那皮膚像是無比的彈性一樣,胸口飽滿,面頰也像是人工休整的,那樣的完美。

怪不得閆三那混球忍不住,現在他都忍不住有種要把她當場按倒的衝動。

陳楚剛上手整理頭髮的時候,劉翠還抵禦,不過,他的手很輕柔,很細心。

劉翠也就不動了。

這輩子還沒有男人給她整理過頭髮,現在她忽然有種小女孩兒的感覺。

而且,陳楚給她整理好凌亂的髮絲,又抓過她的手。

她的手上有了一些繭子,但還是掩蓋不住曾經的細嫩光滑。

陳楚把她的手握在手裡,來回的揉著。

嘴裡說:「嬸子,剛才他抓你的手疼了吧,我給你揉揉。」

其實陳楚就是為了占點便宜。

握住劉翠手的一霎那,他下面就硬邦邦的了。

偷看劉翠這麼久撒尿,終於靠的這麼近,腦中一下就浮現出她如廁的情景,那圓滾滾的屁股。陳楚不禁呼吸有些重了。

揉著手,陳楚又過去揉她的腳脖子。

入手又是滑膩。

這時,劉翠看著他說。

「陳楚,你為啥要偷看嬸兒撒尿?」

猶如一道晴天霹靂。

陳楚手一哆嗦,。把人家的腳也鬆開了。

「嬸子,你,我沒有了。」

「撲哧!」劉翠忽然破涕為笑。

「你這孩子,你還說沒有,你站在窗戶上看,爬上房頂看,還……還躲進院子里的苞米縫兒看嬸子,你和說我嬸子的身子好看么?」

陳楚懵了,臉紅的跟猴子屁股似的。

「嬸兒,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喜歡嬸兒。」陳楚說完這句話就不知聲了。

這些天終於把心裡話說出去了。他覺得輕鬆了,也痛快了。

抬起頭看著劉翠。

「劉翠嬸兒,我就是喜歡你,我就是想你和好,為了你我怎麼都行,閆三欺負你,你不要怕,有我呢。」

劉翠有些迷茫。

嘴唇輕輕咬了咬。一時不知道該說啥。

過了一會兒,她才說。

「你還小,嬸兒比你大的多,嬸兒是有男人的女人,而且有孩子了,嬸兒的姑娘才比你小五歲,等你長大了,嬸兒答應你,把孫穎給你做媳婦好不?」

「不,我不要,我就要嬸兒做我的媳婦。」陳楚說著一把抱住了劉翠。

他渾身有些顫抖,似乎想哭出來,做夢也想不到,想了這麼久的女人,終於被自己抱在了懷裡。

「你放開嬸兒,嬸兒和你好好說會話。」

陳楚不動,就這麼抱住她,身體像是有些僵硬。

劉翠像要掙扎,但見陳楚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只是抱著她,並沒有親她,和脫她的衣服。

也就任憑他抱一會了。

劉翠覺得陳楚是沒碰過女人,所以才這樣,並不是真的喜歡自己。再說,自己孩子都十一歲了,已經是三十歲的女人了。

抱了好一會兒,陳楚才放鬆了下來。聞著劉翠身上的體香,他的下面一直硬邦邦的。

「嬸兒,你和我好吧,我還是第一回。」

劉翠板著臉。

「啥?你這樣和閆三有啥區別?」

劉翠推開他,整理了下裙子。

陳楚沒動,還是頹廢的坐在地壟溝里。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旁邊放著那根斷成兩半的鋤頭。

劉翠嘆了口氣。

「陳楚,你跟嬸子進小樹林來,嬸子讓你摸摸吧。」

劉翠心想,今天要是沒有陳楚這孩子,自己就被閆三給糟蹋了,那以後還怎麼做人了。

想一想都后怕。

自己聲張了,下半輩子沒法見人了,不聲張,那閆三更是沒玩沒了的糾纏自己。

劉翠往小樹林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