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十七章深閨小媳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深閨小媳婦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1

陳楚停了停。

還是把那扳指遞了過去。

張老頭兒看了好一會兒。

然後在火爐中拿出一根燒柴。

他這屋子很潮濕,即使夏天,後半夜也得燒些東西。

也奇怪,那本來墨綠色的扳指,被這火一燒,變成有些血色了。

那血色不算太明顯,像是血絲一樣。

「哪來的?」張老頭兒喝口酒問。

「垃圾堆撿的。」

「老傢伙,這玩意兒值錢么?」陳楚問。

「應該值點錢,你留著玩吧,別給別人看就行,。」張老頭兒扔給他。繼續喝酒。

等陳楚走後。

他才搖頭。

「血色扳指?呵呵,怎麼能到這個小子手上。巧合成這樣,讓老子死都不瞑目。」

那小蓮這一夜都魂不守舍的。

男人王大勝半夜總想碰她兩下。

翻過身壓在她身上,又被她推開了。

「小蓮你咋了?」

「不咋?」

「那咱咋不玩了。」

「玩啥啊?你玩白天還有力氣鏟地嗎?趕緊把地鏟完在說。」

王大勝心裡這個鬱悶。但咂砸嘴也覺得媳婦說的有道理。

晚上一蒸騰到半夜,白天還真是沒有力氣幹活了,眼瞅著人家的地都快鏟完了,他的地還有一大半呢。

白天在地頭上,總是盼著時間快點到中午,然後回家和小蓮放一炮。

根本也沒啥心思鏟地了。

再說現在太陽也毒辣,總想找一個涼快的地方歇一會。

現在那小蓮一說,他也啞口無言。

心想聽媳婦的,好好乾活,等把活幹完了,再回來好好的曰她。

他呼呼的睡了。

那小蓮卻是睡不著。

滿腦子都是和陳楚約在中午柴禾垛那見面。

心裡跳跳的,還有些激動和興奮。

主要是看陳楚長得乾淨,再看看旁邊睡著的自家男人,就跟一頭豬似的。

當初怎麼瞎眼了找上他了。

第二天一早,那小蓮就早早起來,收拾好了屋子,然後開始生火做飯。

早上王小眼也來了一趟,見媳婦正忙裡忙外的做飯,而兒子卻躺在被窩裡呼呼的睡大覺。

氣不打一處來把王大勝臭罵了一頓。

「你他媽的看看你這熊德興!你媳婦一天忙裡忙外的伺候著你,白天還看著買賣,你看你天天鏟那點破地,老秋前能不能鏟完了!狗日的你!」

王小眼在他們結婚前的一個月內經常過來,見媳婦守婦道,老實巴交的。

他也就放心了。作為老公公,總來看兒媳婦也不好,所以也就一早上來溜達一圈了。

把兒子臭罵了一通,然後他就回去了。

王大勝也覺得自己不對,吃晚飯就早早上地幹活去了。

留下那小蓮,她心裡跟長草了似的。

時不時的走到後院,看看柴禾垛那有沒有人。

心想自己咋這麼笨了,早應該和那小子約個時間了。

想到這又不禁狠狠的唾了自己幾聲,其他書友正在看:。暗罵自己不要臉。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混到了十點。

一連串過來不少賣貨的人,那小蓮忙活得心裡也有些焦急了。心想陳楚現在是不是到柴禾垛那邊了。

有個老太太還坐在她這裡那意思是要和她嘮嗑。

把她急的,忙說自己要去解手。

那老太太就說你解手我給你看店。

好不容易那個老太太走了,已經十點二十了。

那小蓮四處看看,馬上關門,又撂下了帘子。

又在屋裡沖鏡子照了照,這才走到柴垛那裡。

今天,她穿著肉色的絲襪,小巧的白色高跟鞋。這雙鞋還是她結婚那天穿的。

平常都捨不得拿出來穿。

而且身上穿著一件雪白雪白的連衣裙。

頭髮也變成了細細的鞭子,朝後面梳攏著。就像一個十七**歲的小姑娘。

她今年也只有二十歲。長得娃娃臉,這麼一收拾也顯得特別的清純了。

走到柴垛後面,那小蓮不禁皺了皺秀眉。有些失望的嘆口氣。

心想這小子還沒來。

正打算往回走。

忽然身後傳來了笑聲。

「小蓮姐,你這是在等哪個情人哪!」

那小蓮回過頭,見正是陳楚。

這傢伙正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不禁嘴撅起來說道:「死陳楚,你瞎說啥?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說著話,她臉上也紅撲撲的。

陳楚一個箭步走過來,一隻手伸過去摟她的肩膀。

那小蓮沒躲,被陳楚摟進懷裡,隨後吧嗒一聲親了臉蛋兒一口。

那小蓮今天還化了點妝,陳楚親了一下咂砸嘴說。

「小蓮姐,你可真香。」

「你,你被瞎說。」

「呵呵,那我說小蓮姐今天真臭!」陳楚說著,手摸了一把那小蓮的臉蛋兒。

「哎呀,你煩人不煩人啊!」

陳楚嘿嘿一笑。

抱著那小蓮的臉,開始啃上了。

那小蓮嗯嗯的叫了兩聲。

陳楚的下面就硬了。

「小蓮姐,你可想死我了……」說這話,就要把那小蓮放在苞米桿兒上。

那小蓮忙推了他一把。

「被瞎弄,把我衣服都弄髒了。」

陳楚這才發現,她今天穿的衣服很特別,整個人也更有味道了,其他書友正在看:。

「那咱去哪裡弄?」陳楚問。

「你……你和我進屋,只允許你摸摸我……」

「行啊!」陳楚又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手也放在她屁股上摸了兩把。

感覺熱乎乎的。

那小蓮的屁股不像劉翠那樣大,不過柔柔的,很像棉花那種,又挺翹的。

陳楚要抱著她進屋,那小蓮不幹,怕被人看見。

忙自己先進屋了,又給他留著門了。

陳楚一閃身,也跟著進了屋。

她和王大勝的房間收拾的很利索。

那小蓮一直喜歡乾淨,屋裡自然收拾的好。

炕上有一床小被褥,床上鋪著床單。

陳楚進屋一把就把那小蓮按在炕上了。身體也隨後壓了上去。

今天他身上的香水又放了不少,那小蓮聞著噴香噴香的特別的好受。

「你輕點,和你說,現在十點半了,十一點你必須走。」

陳楚點點頭。然後一口就把那小蓮的小嘴兒給堵住了。

狠狠的吸允裡面的津液。

那小蓮也嗯嗯的回應著,自己的小舌與陳楚的糾纏到一起。

「小蓮姐,我要上你……」陳楚說著開始去解那小蓮的衣服。

卻被她擋著。

「不,不行,我們不能那樣,我們就親親,就抱抱……」

陳楚腦袋一乍,心想老子已經騎上了,還能容你?

張老頭兒說過這妞兒,即使自己不上,她也要被別人偷的。

他一下想起昨天劉翠的事兒來。

閆三也沒有把劉翠全脫光,而是直接扒她褲子了。

陳楚直接手從那小蓮的小裙子里伸了進去。

一摸,那裡都濕了。

心想那小蓮你還和我裝什麼裝。你這**都這樣了,還不讓干。

陳楚在裡面抓了兩把,抓住她白色的小內褲就要往下拉。

「陳……楚,幫幫我,幫我親親。」

「親那裡?」陳楚一愣。

想起張老頭兒也和他說過。

女人有一個按鈕,就是腿窩子那裡。

一般女人只要碰到那個按鈕,她或許就是你的了。

至於親女人的13,那有什麼。都是身體的一部分。再說房事這種事花樣很多,總是單調的弄進裡面抽出插入,活塞運動就沒意思了。

陳楚腦袋靈光一閃。

想起偷窺劉翠撒尿的時候,恨不得去給人家舔屁股,去張嘴接尿,其他書友正在看:。

現在那小蓮自己要的他舔。

他真沒嘗過女人那裡是啥滋味了。

抬頭看看那小蓮臉上紅潤的很,像是喝多了一樣的酡紅色。

手也感覺她那裡越來越濕。

是干還是去舔?

陳楚不知道干會不會成功,但舔肯定會的。

手裡摸著那濕潤的方寸之地。

陳楚猶豫了一下,有些緊張的伸著鼻子去聞了聞。

一般女人那裡都是發騷的,但是那小蓮那裡還有些香水味,肯定是噴了香水了。

張老頭兒那意思,女人下面那東西能舔的,也能喝。

陳楚豁出去了,先用舌頭舔了一下,沒有品嘗味覺,但這一舔,炕上的那小蓮更是叫喚起來。

這還是隔著內褲。

陳楚用手弄了弄,弄出了一些毛茸茸來,然後舌頭就開始在那裡舔了舔去。

那小蓮非常乾淨,那東西除了有些騷,還有些鹹鹹的汗液。

陳楚舔了幾下,沒有品嘗。

把她的內褲隨後脫了下來。

那小蓮就像是一隻等待宰割的羔羊一樣,老老實實的躺在炕上開始呻吟。

身體蜷縮而扭曲,像是一條剛剛要去冬眠的蛇一樣,盡量的傴僂蜷縮。

陳楚脫掉她的內褲,又分開她的雙腿。

終於看清了女人的那東西,以前都是離遠處看,只看像是一團褶皺的肉,現在看的近了,就像是一個豁口。

豁口裡面還有好幾層。

陳楚摸了摸她的兩瓣臀瓣,然後再次附身下去,開始親吻她的下面。

此時,那裡面的水緩緩的竟然流出,像是小溪。

張老頭兒以前就總叨咕幾句順口溜,也是謎語。

離地三尺一溜溝,

一年四季水長流。

只見道士來洗澡,

不見和尚來洗頭。

陳楚現在琢磨了琢磨,心想還真是這麼回事。

這小小的泉眼裡還真的往外流水啊。

他越是親,那小蓮卻越是叫喚的歡。

兩手抓著他的頭,用力往自己下面頂。

「親,快,快用舌頭舔,快,求你了……」那小蓮激動的滿臉紅暈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