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十八章被打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被打了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1

陳楚被她挑逗的張開嘴開始大力的舔了起來,越舔感覺越好,不經意的喝了一口那東西,感覺酸酸的,味道還算可以。

但他不想喝了,怕一會兒噁心。

沿著那東西往下,陳楚舔到了那小蓮的菊花上。

張老頭兒總管屁眼叫菊花。

現在看,那些褶皺的地方還真像了。

那小蓮那裡非常乾淨,好像每次方便完,都真用水洗過了。

陳楚開始舔了那裡。

「啊……不行了,太,太癢了,別舔那裡了……」

那小蓮越說不行,陳楚越是舔。

而且,他下面已經硬的不能再硬了,再看一看時間,已經到了十點五十了。

還有十分鐘,爭取把那小蓮給幹了。

夏天穿的衣服都不多。

陳楚褲子蹬掉了,把上衣也脫了。

下面邦邦硬的鬼頭,像是一個憤怒的惡獸一樣。讓那小蓮嚇了一跳。

那小蓮臉上火辣辣的,二姐沒有騙她了。

二姐說男人那東西有一尺來長的,二姐的男人才12公分。玩的很不盡興。

而自己的男人王大勝,才半掌多長,也就七八公分了。

每次都沒什麼感覺,下面正痒痒的,他就不行了。

即使來個第二次,也堅持不了幾分鐘。

那小蓮再見陳楚這玩意,挺胸昂頭,大的嚇人,至少有十七八公分長了。

和二姐說的有些差距,不過這長度和粗度,已經抵擋住王大勝三個了。

而且,王大勝那東西一股臭味,每次她都讓洗乾淨再放進去。

但不管怎麼洗都是那樣。

陳楚這個也有些香水的味道。

其實陳楚真沒往上面噴香水,而是身上的香水噴多了。

這東西掏了出來也帶來了。

「小蓮姐,給我舔舔不?」

小蓮咽了口唾沫,忙說不。

「我都給你舔了,你也給我舔舔吧。」

那小蓮還要搖頭,陳楚已經把這玩意兒放在她的嘴邊。

她二姐也曾說過男人這東西很好吃。

她沒吃過,看著陳楚這個大傢伙,心驚肉跳的。但還是有不少興奮,心想這東西要是放在自己下面,那干起事來,還能癢么?

那小蓮稍微的張開嘴。

陳楚就又往前湊了一下,好看:。

那猙獰的鬼頭已經暴露而出,正怒視著她。

她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一下。

陳楚舒服的深吸了一口氣。

馬上把鬼頭塞進她的嘴裡。

一股濕濕熱熱的感覺,讓陳楚跟著又舒服的呻吟了幾聲。

陳楚站起來,那小蓮跪著在他的胯間,已經嘗到了這東西的確和二姐說的有些好吃。

又開始吞吐起來。

並不是發出嗚嗚和噗噗的聲音。

陳楚這個舒服,不禁感謝起張老頭兒來,這老傢伙真是神算啊,說那小蓮容易拿下,真就是容易拿下了。

而且這用嘴也太舒服了。

那小蓮動作越做越快,而且身上已經自己脫的光溜溜的了。

陳楚摸著那兩隻白花花的兔子,又捏著那兩粒小小的可愛的相思豆。

把那小蓮弄疼了,又狠狠的又吸又擼了他那幾下。

陳楚被這幾下弄的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一下沒忍住,終於開閘防洪了。

一連串的噴射,全進了那小蓮嘴裡。

陳楚抱著她的頭,啊啊的低低叫了好幾聲。

渾身也緊繃的跟龍蝦似的。

那小蓮也嗚嗚的抱住陳楚的胯下。

把這些東西都一點不剩的吸進了嘴裡。

她二姐說過男人那東西是可以喝的。

她雖然感覺這東西有些噁心,但畢竟是陳楚的,如果是王大勝的,她碰都不會碰的。

而現在,她把這些東西全咽了下去。

感覺有些腥味,不過她抬頭看著陳楚一副享受的模樣,貼著那根已經軟下來的巨物,臉上紅撲撲的,心裡也一陣歡喜的很。

不過,她小臉往牆上的掛鐘一看,見已經十一點零五分了。

忙慌了。

「哎呀,來不及了,陳楚你快點穿衣服,我男人快回來了!」

陳楚本來想歇一會,真槍實彈的干她一把,那小蓮一著急,他隨後想想也對的。

萬一讓人家男人堵住,可不是什麼好事,丟人不說,以後想干那小蓮也沒機會了。

然後收拾著穿好衣服褲子,主要是下面也軟了。

「小蓮姐,那我們什麼時候還見面?」

那小蓮一愣,光著屁股停在那想了想,然後撅著下地,找來一張紙和比,寫了一個電話說。

「這是我家電話,到時候你給我打,等過一陣我買了手機,你就往這號裡面打。」她說著小臉又紅了。

陳楚看著她下面光溜溜的,伸手摸了把她的大腿,又在她下面摳了摳,好看:。

那小蓮沒有躲,而是嗯嗯了呻吟兩聲。

「小蓮姐,你讓我給你打,我也沒電話啊。」

「嗯,你笨啊,汝打唄。就說你家貨到沒到什麼的,別人也不會誤會。」那小蓮臉上紅撲撲的,雖然被弄的很好受。

她還是推開陳楚的手。

「別弄了,一會兒真來不及了。」

陳楚嘻嘻一笑,抱著她的頭,在她紅紅的小嘴兒上狠狠的親了兩口。

這才從後門出來,然後跳牆走了。

放了一炮,陳楚心裡美滋滋的。

只是可惜沒弄進去。

還是不知道弄進去,真正幹起來是啥味。

他心裡高興,心想反正沒事兒,去劉翠的地里看看她正幹啥呢。

最好也能這麼的干她一次。

陳楚先回家,見劉翠沒有回來。就自己洗了把臉。

然後就朝劉翠家地理走去。

剛走到半路。

斜對面閆三走了過來。

「真他媽的巧啊!」閆三冷笑一聲。

陳楚沒說話,想繞過去。

「小逼崽子,你他媽把我弄出血了,今天老子也要給你放放血!」

閆三說著沖身後摸出一把刀就狠狠扎過來。

陳楚懵了,他也沒打過幾回架,就昨天一氣之下才摸起鋤頭打了幾下閆三。

畢竟他年齡小一些,而且閆三手上還有刀。

陳楚利用步伐躲閃了幾下,兩手抓住他手上的刀。

這時閆三另外一隻手握著拳頭,對著他一頓暴風驟雨的拳頭。

打了一陣,見陳楚已經被打趴下了。

閆三搶過刀,遠遠的扔出去。

然後直接趴在地上的陳楚麻罵道:「麻痹的!今天爺爺先給你個教訓!你他媽的以後給老子記著,少他媽的管閑事!你是個**!」

閆三跑了。

陳楚想掙扎的站起來,不過又倒下了,眼前迷迷糊糊的,顯然他受的傷不輕。

正如張老頭兒說的,這小子下手真黑啊。打他那幾下子都是往要害,往死里整。

他雖然恨恨的直咬牙,發誓一定要弄死閆三。

不過這時候,還是支撐不住倒下了。

冥冥中,他感覺有個人跑過來,然後把他背起……

昏迷中,有許多的片段。一會兒是他偷看人家劉翠撒尿,一會兒又和張老頭兒練拳,繼而又變成了和那小蓮在做那事兒,。

等陳楚頭腦絞痛,睜開眼。

發現自己在床上,四周雪白的牆壁。

一個醫生在給他擺弄著點滴。

「你醒了?」那個醫生問。

「嗯,我這是在醫院?」陳楚感覺全身挺疼,眼睛有些睜不開。

「你昏迷一天一夜了,現在沒事兒了。你爸剛走。」

陳楚點點頭。

心裡更恨閆三。心想狗日的,等老子出院了一定弄死你!

「你這孩子也是的!和閆三那人結仇幹什麼?」那大夫嘆了口氣,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閆三顯然很出名了。

陳楚四下張望了一下,見枕頭旁邊寫著縣第一人民醫院等字樣。

才明白自己是在縣醫院。

他感覺頭還有些痛,就躺在枕頭上慢慢睡去。

直到中午,有人敲門進來。

陳楚睜開眼,立馬精神了起來。

「劉翠嬸兒,你咋來了?」

身後還跟著一個醫生。

那醫生呵呵笑著說:「還人家咋來了?二十里地,人家給你背來的!要不是來的即使,你現在還醒不過來呢!」

「醫生,你說這個幹啥,他一個孩子。」

劉翠走到床沿,坐在等著上。

「陳楚,你餓了吧,嬸兒給你做的雞蛋粥。」

劉翠說著把手裡的保溫飯盒拿出來,盛了一小碗粥,拿湯勺盛了一點,在嘴上吹了吹,又試探了一下。

才餵給他。

陳楚喝了口粥,感覺好多了。

見醫生看了看他身上的傷,然後走了出去。他才問:「嬸兒,我爸呢。」

「沒事的,你爸要和閆三打官司,不過你不用擔心,閆三肯定要賠錢,不然……不然嬸兒就把事兒全說出去,看他不再蹲監獄。」

「嬸兒,那事兒你不能說啊,說了你以後咋做人啊?」

劉翠笑了。

「說了嬸兒有啥做不了人的,即使孫五不要我,不還有你么?你不說過要對嬸兒好,好一輩子么?」劉翠說著給他拋了一個媚眼。

「嬸兒,你放心,你要是現在離婚,我現在就……哎呦。」

「哎呀,你亂動啥,嬸兒不是和你鬧著玩么?我和那閆三說了,他要是不賠錢,我就去公安局告他,你放心好了。」

劉翠又舀了一口粥,放嘴邊吹了會兒喂他。

「你現在就別想太多了,好好養病,其餘的事兒有你爸,還有我呢。對了,昨天聽說你出事兒了,王家小賣店的兒媳婦還來看你了,今天早上還來了,給你拿了一百個雞蛋。」